你真的了解潘金莲吗?

2016-08-17作者:刘心武编辑:赵玉烁

《金瓶梅》为潘金莲列出一个时间表:

 

九岁时:父亲——清河县南门外裁缝——得病死了,她母亲——后来时不时到西门庆家去,被称为潘姥姥——度日艰难,就把她卖到了王招宣府里,她排行第六,被称为六姐,这个称呼(后转化为六儿)一直延续到她成为西门庆的小老婆,但是书里后来没有出现过她另外的五个兄弟姊妹,可能是她父母都没把那些孩子养大,只活了她一个,但还未成年,她就被卖去官宦府邸为奴婢。那招宣府买去她,让她习学弹唱,还教她读书识字,这种培训,目的当然是让她以后能更好地娱乐、服务主子,所以后来潘金莲成为西门庆的第五房小老婆。我们发现她的文化水平不但高居于其他妻妾之上,也超过西门庆很多,她能写情书,而且用词曲的形式来写。

 

十二三岁:在王招宣府中,她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着一件扣身衫子,做张做致,乔模乔样。按这样的说法,是她自己生性轻浮。

 


十五岁:王招宣死了,她母亲去把她领了出来,三十两银子卖给了县里有万贯家财的张大户。王招宣活着时是否染指与她?作者没说。但到第七十九回,西门庆暴亡前,有一笔写到,王招宣遗孀林太太,元宵节期间还化浓妆乘大轿到西门庆家做客,事后吴月娘知道了丈夫和林太太私通的事情,禁不住背地后骂她“老浪货”,潘金莲搭腔,吴月娘就想起来,林太太来时认出了潘金莲,告诉吴月娘潘金莲是从小儿在她家使唤来,潘金莲听了,“把脸掣耳朵带脖子都红了”,立刻“辟谣”,这就让读者觉得,少女时期的潘金莲在王招宣府里,应有难言之隐,否则她母亲去把她领出来,林太太也未必能痛快地答应。转卖到张大户家以后,潘金莲弹得一手好琵琶。

 

十八岁:出落得脸衬桃花,眉弯新月,张大户要把她收为小老婆,主家婆余氏厉害,不得到手。“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席不在,大户暗把潘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了”。事情败露,主家婆将她百般苦打,张大户便赌气将她白白地嫁给了隔壁卖炊饼的武植,也就是武大郎。张大户并没有从此放过潘金莲,在武大郎外出卖炊饼时,已经腰填疼、眼添泪、耳已聋、鼻添涕、尿添滴的张大户便蛰入武大家来强占潘金莲。后来又被主家婆发现,把武大和潘金莲夫妇从他们大宅院隔壁撵走,先迁至紫石街,再移居县门前上下两层四房两院的居所。

 

二十五岁:这是《金瓶梅》故事开始时潘金莲的年龄。就在这一年,她先是意外邂逅了武松这个小叔子,再巧遇到西门庆这个大财主。

 


二十五岁之前的潘金莲,被侮辱与被损害,其中最悲苦的一点,就是不能自主地把握支配自己的身体。她十三岁时就注意把自己精心打扮起来,所谓“做张做致、乔模乔样”,就是她生理上心理上都趋于成熟,有了明朗的性别认同意识,有了希望获得性爱的需求。但是她却落入张大户这个老色鬼的魔爪之中。张大户迫于主家婆的淫威,将她白嫁给鳏夫武大郎,这其实是一种性虐待,而且即使把鲜花插到了牛粪上,张大户还要趁机去掐弄花瓣。对于潘金莲这样一个美貌而且性觉醒很早的女性来说,无法自主选择性伙伴,还要时时承受令她恶心的男子的蹂躏,是比饿饭挨冻还要痛苦万分的人生遭际。

 

有个年轻人跟我讨论潘金莲,他问:潘金莲为什么非得跟武大郎过呢?她为什么不跟武大郎离婚?她为什么不私奔逃离?我就告诉他,那个时代,官方以封建礼教治国,礼教要求妇女遵守三从四德的戒律:三从就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也叫四行,指妇德、妇颜、妇容、妇功。当然通过《金瓶梅》的故事,越往后读,我们越会发现,实际上在明朝那个时期,已经是“礼崩乐坏”,封建礼教已经玩不大转了,但是其基本面还是比较固话的。基本面之核心,就是男权。那是一个神权社会、皇权社会、男权社会。神权和皇权都是男权的支柱。妇女嫁了人,男人可以不要她,把她休掉,她却不能提出离婚,把男人休掉。书里写潘金莲嫁给武大郎之后自唱《山坡羊》发泄苦闷,有“他乌鸦怎配鸾凤对,奴真金子埋在土里”的心声,但无论是官府还是宗族都不可能允许她自主离异,她只能在愤懑中受岁月煎熬。私奔逃离呢?就她的情况来说,她跟谁去私奔?往哪里逃逸?在遇到武松之前,她只能是隐忍着,胡乱地度日。

 


武松出现,而且搬到了哥哥家居住,虽然武松和潘金莲是叔嫂关系,二者若发生关系有悖道德,但是《水浒传》的读者,多有在心底里同情潘金莲的。据之改编的戏剧、电影、电视连续剧,也多有将潘金莲一派真情遇冷遭拒流露出遗憾的。那个和我讨论的年轻人就说,其实潘金莲不必和武大郎离婚,武松也不必娶走潘金莲,他们两个,一位是那么美貌灵动,一位是那么雄壮威风,他们实在是最佳的性爱拍档,他们在维系表面伦常关系的前提下,互为情妇情夫,或者仅仅是发生了一夜情,有段露水姻缘,也是人世间应该容纳,而且有美感的事情啊。

 

但是无论《水浒传》还是《金瓶梅》,里面写到的武松,都是那么令人失望,他还不是不爱潘金莲,他是任何女人都不爱,这种男人在《水浒传》里不止一位,在另外的传统文学艺术作品中也还不少。这种男人还不是“坐怀不乱”,“坐怀不乱”是男子能在女子坐到其怀中时,分明感觉到异性的肉体特征与气息,却能克制住自己的性欲,武松这类的英雄豪杰却是对女性的肉体特征和气息全然没有感觉,他们用不着克制,是天然的性冷感。一个美貌的性欲强烈的如一团火的女子,偏遇到一个雄壮的毫无性欲的如一块冰的男子,这是人世间最凄惨的话剧之一。

 


人是复杂的生命表现,潘金莲在邂逅武松后的种种表现,已经显示出她人性的复杂深沉。武松严拒她并搬走之后,潘金莲一度也只好顺命苟活,武大早出晚归卖炊饼,她每日约莫武大归来时分,就习惯性地收簾子、关大门。

 

《水浒传》和《金瓶梅》里,都写到潘金莲命运中遭遇的偶然,这当然也是西门庆命运中的偶然。三月春光明媚,潘金莲傍晚用叉杆放簾子,忽然一阵风吹过来,潘金莲没拿稳叉杆,那叉杆落下,便不端不正恰打一个路人头上,那人便是西门庆。当时武大和潘金莲住的是上下两层四房两院的居所,我们可以把潘金莲手中的叉杆想象成是从二楼落下。潘金莲和西门庆就这样在明媚的春日偶然遭遇了。潘金莲赔笑道歉,西门庆顿时惊艳。这是很美好的瞬间,是一幅画,一首诗,一首歌,可以拍成曼妙的MTV或者微电影。

 


底下的情节流动我们都很熟悉。潘金莲从西门庆那里获得了真正舒畅美妙的性快乐。但是接下来的情节却是潘金莲杀夫。《水浒传》和《金瓶梅》的作者都把潘金莲杀夫的情景写得非常冷酷残暴,为了让已经灌了毒药的武大速死,潘金莲拿两床被子捂住他,怕他挣扎,就跳上床去,骑在武大身上,用手紧紧按住被角,终于令武大呜呼哀哉。虽然鸠杀武大是王婆教唆,但杀夫的过程是潘金莲独立操作的。为潘金莲翻案的人士绕不过这个难点。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作者在揭示潘金莲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面。无论如何,她不该对武大那样一个善良懦弱的生命下那样的毒手。

 

排除了武大这个障碍,潘金莲总算可以自主支配自己的身体和情欲了。《金瓶梅》的作者比《水浒传》的作者高明,他增添出一个角色迎儿,武大死后,迎儿实际上也还是潘金莲自主生活的一个赘物,于是写了潘金莲对迎儿的虐待。他对潘金莲人性中的恶毫不掩饰。到第七十八回,他写潘金莲的母亲,书里叙述文本有时称潘妈妈,有时称潘姥姥,坐轿子到西门府来,轿夫讨要六分银子,潘姥姥拿不出,潘金莲竟执意不付,还申斥母亲:“今后你看,有轿子便来他家,没轿钱别要来!”那天是府里为潘金莲上寿,她母亲是来为她贺寿的,她却当众让其生母难堪,这就把潘金莲人性中的恶写到极点了。虽然她母亲在她父亲潘裁缝过世后,几次将她卖掉,造成她人生始于耻辱卑贱的起点,嫁给西门庆以后,她的本钱只是姿色而已,经济上仍是拮据的,比起李娇儿,简直是穷酸,就是孟玉楼也比不上,那天的轿钱,到头来还是孟玉楼掏出一钱银子,打发了轿夫,春梅后来为潘金莲打圆场,跟潘姥姥说,“俺娘是争强不伏弱的性儿,比不得六娘,银钱自有”。但是,你潘金莲在西门府上经济上处于弱势,你苦闷,也不该就对亲妈如此发作啊?而她就那样发作了。《金瓶梅》的作者对潘金莲没有什么事先预定的前提,他就是写出一个可信的生命存在,这个女子就那么在她的人生旅途上跋涉。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心武
出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营养配餐:你真的会吃吗?

万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0

给你一家微企,你能赚钱吗?——创业策划

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难道我们又要搬家吗?

李海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创业实战笔记:教你掌握创业下半场的生存要诀

孙志超,郑可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9

欢乐品数学――爱上你眼中的魔鬼学科

唐小谦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5

你必须掌握的Entity Framework 6.x与Core 2.0

汪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5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