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本叫《红与黑》的书有点绿?

2016-08-18作者:[法]司汤达编辑:书问

上个周末,大家都被王宝强的家务事刷屏了吧?社会对公众人物在婚姻生活里的爱情与阴谋,仿佛有着非同一般的热情,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这本书,说不定能让你从其中悟出些许。


这本书堪称青少年必读书,可很多孩子囫囵翻翻,看过算过,我觉得这样很不好。为什么呢?不是这本书的内容多黄暴,而是我觉得,孩子恐怕不能理解书中人物的感情,它的社会意义没达到。无论你先前看没看过这本书,我都希望现在你能跟我一起,阅读这本司汤达的佳作,相信你已经猜到了,什么书呢?就是《红与黑》了。


小说的主人公于连是个木匠的儿子,长相英俊,小伙子十八九岁,文弱清秀,两只小动物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说白了,就是有点小白脸,不对,小鲜肉;为人呢,精明能干,有野心,打小就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通过奋斗跻身上流社会。这时候他得到了一个机会——到市长家里当家庭教师。



市长是个贵族,年过五十,放在今天,就是典型的土大款,有房有车,没脑子没才智。为了显示自己高人一等,才决定请个家庭教师,给孩子辅导功课。于连得偿所愿,走入了上流社会的生活。


于连坚持人跟人拼的是智力,不是体力,不愿干粗活,这令他遭到了一家老小的嫌弃,经常被他爸和两个哥哥暴打。被打得多了,于连开始疯狂崇拜拿破仑,再之后是神父,因为“如今我们眼见四十岁左右的神父,能拿到十万法郎的薪俸。这就是说,他们能拿到十万法郎,三倍于拿破仑当时手下著名大将的收入。”凭着对金钱和权力的执着,于连一个人跑去西朗神父门下学习神学去了。仗着记性好,于连把一本拉丁文的《圣经》背了下来,这事轰动了全城。这要是今天发生的事儿,于连争取上一期《最强大脑》,不然《非你莫属》之类的节目,八成早都火了。



说回于连到市长家当家教这件事上来。市长的老婆年轻漂亮,在修道院长大,对于像自己丈夫那样庸俗粗鲁的男人,其实是打心底里看不上的。夫妻之间没有爱情,她把心思全放在三个孩子上。其实市长老婆对于男人早有偏见,她觉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除了金钱、权势、勋章的贪欲以外,对于一切都是麻木不仁”。一开始,她把于连也想象成这样,可谁知道呢?见面之后的意外远大于期望值,于连可真温柔,真好看啊。市长夫人甚至觉得他是小姑娘假扮的,就这样对于连产生了好感,一下就少女心泛滥了。


不过,好男人,人人都爱。夫人的女仆爱丽沙也爱上了于连,却被于连拒绝了。市长夫人又侥幸又开心,这个时候她意识到,自己对于连的感情不太平常。趁着全家一起去乡下度假,市长夫人和于连这两个人就互通心意了。


可市长夫人毕竟是个传统的女性,被爱情与理智同时折磨,很是发愁。一方面,不想感情出轨,一方面,又受不了爱情的折磨。可于连呢?尝到甜头之后变得更大胆。他的心思很复杂,想着通过征服市长的女人,进而获得征服权力本身的快感。



不久之后,因为市长夫人的帮助,于连当上了皇帝仪仗队的队员,大出风头。可市长夫人的儿子病重,她开始觉得这是上帝在惩罚对婚姻不忠的自己了,由此陷入忏悔中。屋漏偏逢连夜雨,爱丽沙又从中捣鬼,把市长夫人的事暗中告诉了另一个人——哇列诺先生,他早先曾贪恋瑞那夫人的美色,不巧碰了一鼻子灰,趁机报复,便给市长写了一封告密信。可市长担心啊,要是把妻子赶出家门,自己将失去一大笔遗产,不是都说吗,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人言可畏,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市长夫人跟于连,空前绝后的程度比起这两天宝宝的家事,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西朗神父还是看好于连的,要他到省城的神学院进修避风头。神学院的学生大多十分平庸,于连有自信能脱颖而出。由于成绩名列前茅,院长破格让他当新约旧约全书课程的辅导教师。



可神学院里的人际关系相当复杂,你想想职场政治,就知道于连不好过了。院长受到排挤,干脆撂挑子走人,临走把于连介绍给木尔侯爵当秘书。在贵族的熏陶下,于连很快学会了巴黎上流社会的那一套,变成了一个花花公子,在木尔小姐的眼里,于连甚至已经摆脱了外省青年的乡村风主流,摇身一变成男神了。


这个木尔小姐,就是于连的第二个女人,名叫马蒂尔德,小姑娘长得挺好看,但书中说她,“这双眼睛透露出一种内心可怕的冷酷”。于连对马蒂尔德那股子清高傲慢的劲头儿并不来电,但一想到“她却能够把社会上的好地位带给她丈夫”时,就开始热烈地追求她了。马蒂尔德呢?也清楚于连心里的小九九,可她怀着“我敢于跟一个社会地位离我那样遥远的人恋爱,已算是伟大和勇敢了”的浪漫主义情怀,主动挽着于连的胳膊逛花园,还主动写信示爱。所以姑娘们啊,听我一句劝,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之前,一定想清楚自己是真心爱对方,还是自己根本爱上了爱情本身。为了考验于连的胆量,马蒂尔德要于连半夜用梯子爬到她房间去。于连照做了,当晚马蒂尔德就心甘情愿委身于他,可过后马蒂尔德很快就后悔了。你说,妹子你这是何苦呢?



经历一番波折,于连心满意足地跟侯爵之女结婚了,被授予中尉的头衔和贵族称号,陶醉在梦想成真的快乐中。就在这时,他突然收到马蒂尔德寄来的急信。信中说:一切都完了。原来,市长夫人给木尔侯爵写信揭露了他们原先的关系。恼羞成怒的于连买了一支手枪,赶到教堂,向正在祷告的市长夫人连开两枪,夫人当场中枪倒地。于连也因开枪杀人被捕了。


入狱之后,于连冷静下来,市长夫人也并没有死,还买通狱吏,免除于连被虐待之苦。于连知道后痛哭流涕。马蒂尔德也从巴黎赶来探监,为营救于连四处奔走,于连对此并不感动,只觉得愤怒。公审时,于连宣称他不祈求任何人的恩赐,结果法庭宣布于连犯了蓄谋杀人罪,判处死刑。市长夫人不顾一切前去探监。这时于连才知道,她给侯爵的信,是由听她忏悔的教士起草并强迫她写的。于连和市长夫人彼此饶恕,同时拒绝上诉,也拒绝做临终祷告。最终于连走上了断头台,马蒂尔德买下他的头颅,亲自埋葬了自己的情人。至于市长夫人,也在于连死后的第三天离开了人间。



比起其他国家的小说,法国小说家的作品仿佛更能诠释出什么是“装腔作势”的浮夸:爱情、金钱、罪恶、谋杀⋯⋯这些偶像剧里流行的梗跟桥段,司汤达其实早在《红与黑》里写遍了。就像司汤达在书里说,“虚荣心差不多变成了这个城市的唯一热情,而这个城市的人是那么有才智。”这本书的主题应该叫做“一个法国凤凰男的发迹史”,或者“贵族教廷生活腐朽录”。


于连是彻彻底底的凤凰男,他勾引贵妇,最初的目的都是征服。通过征服她们来满足所谓的自尊,好像只要跟贵妇发生关系,他也变得高尚起来。上流社会严苛的礼仪让生活充满仪式感,但是人们却没有变得更高贵,而是用不动声色的方式中伤他人。例如觊觎女继承人财产而献媚的男人,为了教廷职位不惜践踏法律、打着“忏悔”名义收集别人不堪一面的教士、孤立名誉受到了损害妇女的贵族。时代背景下的法国跟如今生活中的阴暗没什么两样,罪恶照样被美化得开出了花。


对于于连来说,爱情只是手段,飞黄腾达才是目的;然而,于连的成功,在于他有野心,于连的失败,恰恰证实了他的野心不够。他不能在爱情中始终藏着心计,反而极易动情。可以说,于连的“成功”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反而是他的失败促使他走上幸福之路。正如他所认为的那样:在狼的社会里,他也必须把自己变成狼,然后去和他们相咬。如果我们指责他,那么在指责的同时,应更多地去指责他所身处的那个社会环境和社会道德观念,不是吗?



再说市长夫人,她在书里的处境跟今天的宝强老婆没什么两样,谁在乎你是“人妻出轨”还是成为“小三”,在男权主导的社会里,“放荡的女人”绝对比“风流的男人”更令人唏嘘感慨,喷子也最爱拿这样的女人做文章。


侃大山归侃大山,可男人们也应该明白,有哪一个女人是天生浪荡,情愿在一段感情里委身于他人呢?男性跟女性天生的心理差异告诉我们,女人向来比男人更重视爱情。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曾经这么说,“女人通过男人证明自己的存在”。因此,人们也才常说,“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所以,无论女人为人妻、为人母,跟这些毫无关系,她们的生命自始至终贯穿着爱情。和男人获得安全感的方式不同,女人的安全感不来自于事业,而几乎全部来自于他人的重视,即便是爱财如命的女人,本质上也是在索取爱。


这么说来,妻子出轨,大半和丈夫在婚后不能满足她们的爱情需要有关。也许在男人眼里,婚姻是爱情的终点,是地狱的起点;可对于女人来说,婚姻只是给爱情签了一份保险,令爱情在婚姻里会更稳妥、更牢靠,而不是减退。爱情怎么可以减退?这一点从市长夫人对于连旷日持久的感情里就能看得出来,爱情是相互的,有来有往,绝非一己之为。


从《红与黑》说到了社会,又从社会说到了男人跟女人,希望这些唠叨多少对你有所启发~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红与黑
作者[法]司汤达
出版上海文艺出版社
定价27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红与黑(中文导读英文版)

(法)司汤达原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4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德国为什么要二战:来自德国人的反思档案

戴问天
华文出版社[2015] ¥17

为什么选你做HR经理

徐胜华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0

电商知识十万个为什么

黄飞杰, 薄赋徭,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2

活宝兄弟日记. 1,为什么我要有个弟弟

黄宇,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日本为什么与众不同

廉德瑰,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0

韩国为什么与众不同

詹小洪,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1

我很善良,为什么会得癌症

华文出版社[2014] ¥23

我来当侦探:为什么出走啦?

任小霞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