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作出了他平生最困难的一个决定

2016-08-18作者:王湘穗, 乔良编辑:陈肖晴

“解放台湾”是毛泽东打算在1950年内完成的任务。5月13日,刚从苏联访问归来的金日成到广北京。他告诉毛泽东,斯大林支持统一朝鲜的战争。对金日成的话,毛泽东将信将疑。因为苏联已经间意支持中国解放台湾的军事准备,而且他在年初访问苏联时也没有听过斯大林有这个打算。直到苏联驻华大使罗申拿来了斯大林的电报,“由于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同意朝鲜人着手重新统一的建议”。毛泽东才明白,他在这件事上实际上已成了局外人。事已至此,毛泽东也不便多说。他问金日成,如果美国人介入怎么办?金日成回答,“那几乎不可能”,斯大林已经告诉他,帝国主义不会干涉朝鲜事务。毛泽东提醒他,我们当不了帝国主义的家,也不是他们的参谋长,凡事还是要有个准备。金日成表示感谢后告辞。毛泽东心里明白,朝鲜内战一开,解放台湾的事就只能推迟了。

 

在支持中国解放台湾还是支持金日成统一朝鲜的问题上,斯大林一直顾虑重重。他主要担心美国的干涉。1950年1月,在杜鲁门和艾奇逊公开声明朝鲜和台湾不在美国的防御圈内之后,斯大林最大的顾虑解除了。经过权衡利弊,他觉得支持北朝鲜统一朝鲜比支持中国解放台湾要划算得多。要拉住中国,就必须被迫放弃苏联在中国东北的权益。如果支持朝鲜统一,可以使苏联获得取代旅顺的、新的不冻港,也可对企图单独媾和的美国和日本保持威慑,同时统一朝鲜主要是地面作战,这与必须渡海作战的解放台湾相比把握要大得多。因此,在与毛泽东、周恩来协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具体条款的日子里,斯大林已悄悄给金日成发报,请他来谈统一问题。而这一切都未告知还在莫斯科的毛泽东。


斯大林


朝鲜战争爆发后,斯大林对战争的估计十分乐观,他并不认为有必要采取适当行动阻止美国扩大干涉的企图。7月1日,斯大林指示苏联驻北朝鲜大使转告金日成,不要被美国人的介入吓坏,不要停止推进,苏联将迅速满足朝鲜关于供应弹药和其他军需要求,“我们认为必须坚决继续进攻,南朝鲜解放得越快,美国武装干涉的机会就越少”。

 

眼看美国代表正在鼓动联合国组成“联合国军”介入朝鲜战争,斯大林几乎无动于衷,丝毫不想派苏联代表返回安理会去行使否决权。斯大林没有想到美国会如此之快地进入到朝鲜战争中来,对美国利用联合国对朝鲜内战干涉的严重性也估计不足。因为这毕竟是联合国成立后,遇到的第一件棘手事。

 

中国领导人对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从一开始就有充分估计。周恩来约见苏联大使罗申时,告诉他:毛泽东在与北朝鲜领导人的几次谈话中,都谈到了美国干涉的可能性,可惜没有引起朝鲜同志的重视。


金日成


8月底,人民军进攻釜山的作战严重受阻,毛泽东开始感到形势严峻,为此,他不得不一面提醒苏联,朝鲜统一战争将长期化;一面要求军委:为应付可能到来的战争,“现需集中12个军以便机动”。他同时两度会见北朝鲜代表,提醒他们美国多半需要在另一方向上实施登陆作战,北朝鲜必须有充分的预备力量,应付敌人可能在汉城地区和平壤地区采取的登陆行动。

 

而斯大林则寄希望于“最后五分钟的努力”。他在8月28日给金日成的电报中写道:“苏共中央祝贺金日成同志以及战友在伟大的朝鲜人民解放斗争中,在金日成同志领导下取得辉煌胜利,苏共中央毫不怀疑,外国干涉者将会很快被赶出朝鲜。”斯大林的鼓励使金日成倍感温暖,他复电,“我们被您的关注深深地打动,并对您的热情参与和忠告,向您,我亲爱的导师,表示感谢”。三天后,他下令实施釜山战役,对釜山之敌发动最猛烈的攻势,不惜一切代价把美国人赶下海去。

 

但是,美国人并没有被赶下海去,相反,他们从海上登上了陆地。9月15曰,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战局急转直下。9月25日,汉城陷落。美军开始大举北进,三八线以南的人民军主力面临被悉数围歼的严重威胁。斯大林这时才意识到了朝鲜战局的严重性,开始焦虑不安。


抗美援朝战争

 

9月28日,金日成召集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与会领导人一致同意向苏联和中国请求直接的军事援助。10月1日凌晨3点,即斯大林接到金日成求援信十分钟后,就给苏联驻北京大使罗申发报,要求他尽快转告毛泽东。即使在这种情势下,斯大林仍不肯把全部情况都告诉中国领导人。10月1日中午,斯大林的电报送到毛泽东手中。同时,朝鲜党和政府关于中国给予援助的请求也传到了北京。

 

毛泽东召集书记处领导人周恩来、朱德和刘少奇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除毛泽东外,其他与会者都对迅速出兵感到没多大把握。但是,毛泽东仍然相信,出兵比不出兵好。

 

时任代理总参谋长聂荣臻后来回忆,当时大家在会上发言的基本倾向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打这一仗”。显然,原拟的给斯大林的电报已不能发了。考虑到必须给斯大林一个答复,毛泽东在10月3日约见苏联大使罗申,口述了一份电报:“我们原先曾计划当敌人向三八线以北推进时派几个师的志愿军到北朝鲜帮助朝鲜同志,但是经过全面考虑之后,我们现在认为采取这种行动可能会招致极其严重的后果。当然,我们不派兵援助,对于当前处于此种困难境地的朝鲜同志是很不利的,我们自己也深深地感到难过;如果我们派出几个师,而敌人会迫使我们后退;由此又引起中美之间的公开冲突,而我们的整个和平建设计划将完全被打断,国内许多人会对此不满(战争给人民带来的创伤尚未医治好,需要和平)。因此,现在最好是忍耐,不出兵,积极积蓄力量,与敌人发生战争时这样做更为有利。我们正在召集中央会议,各中央局负责同志将出席会议。关于这个问题尚未作出最后决定,这是我们的初步电报,我们希望与您商量。如果您同意,我们准备派周恩来同志和林彪同志乘飞机去您的休养地,同您讨论这个问题,并报告中国和朝鲜的形势。”毛泽东的答复让罗申大使感到意外。


 

毛泽东在持续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对不愿出兵的同志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么说,心里也难过。彭德怀赞同毛泽东的意见。他说,如让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如果让美国占领朝鲜半岛,将来的问题更复杂,所以晚打不如早打。如果苏联援助得多一些、快一些,我们的装备改善得好一些,这仗不是不能打。彭德怀的回答,让毛泽东感到很满意。10月5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志愿军,由彭德怀担任志愿军的司令兼政委。同时派遣周恩来、林彪到苏联,协商有关装备问题。7日,毛泽东请苏联大使转告斯大林,他同意斯大林来电的基本观点,初步决定出兵朝鲜,但不是6个师,而是9个师,不是马上派出,而是要经过一段时间。他请斯大林接待他的代表周恩来和林彪,同他们详细商谈。

 

10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通过“统一”朝鲜的决议。对此,中国中央政治局在24小时后终于作出了反应:10月8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签署命令,下令:“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


中国人民志愿空军


今天看来,导致中国出兵朝鲜的许多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敌意行动。朝鲜内战爆发后第二天,杜鲁即派第7舰队封锁台湾海峡,如此明目张胆地侵犯中国主权,当然使中国无法置身事外。仁川登陆后,美军越过三八线,美军飞机多次轰炸中国边境。这使中国切实感到了战争的威胁。美国著名学者邹谠说,“且不论苏联在北京发动对台湾的预定进攻之前就攻击南朝鲜是作了一些什么样的盘算,在朝鲜的入侵导致了台湾海峡的中立化。这就进一步激起了北京对美国的敌意。……它不能不影响北京的决定。它不能不使莫斯科劝说北京干涉,与劝说北京把美军逐出朝鲜的工作相比更轻松些,如果需要劝说的话。”“就这样,在1950年年末,政府对华政策的整个大厦变成了瓦砾堆。……它曾劝阻北京不要干涉朝鲜;但是,联合参谋长们所同意的、艾奇逊也犹犹豫豫地同意的麦克阿瑟越过三八线的挺进却把北京拉入了战争。”另一位美国著名学者艾伦•惠廷说得更实在:中国出兵朝鲜“并不是对外扩张,而是一种真正的对国家安全的危机感”。

 

斯大林对美国与日本单独媾和十分警惕,这也是他支持金日成统一朝鲜的重要原因。但斯大林在处理朝鲜问题上力求做到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强人所难又力图不留把柄,今天,当这些电报都公布时,他在朝鲜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已一目了然。

 

斯大林在与周恩来会谈中一面肯定愿意提供16个志愿空军团进行空中掩护,一面又对立即出动空军表示困难,声明至少有两个月到两个半月时间才有可能给予掩护。斯大林明确告诉周恩来与林彪,在目前的局势下没有别的办法,或者你们出兵把美国人顶回去,或者你们让金日成的人撤到你们的东北去建立流亡政府。


 

在无法得到苏联提供空中掩护的明确承诺之前,周恩来倾向于采取不出兵方案,并向北京报告。毛泽东接电后,即下令暂停执行有关部队出动的计划,电召高岗和彭德怀来京会商。13日,高岗和彭德怀赶到北京,他们虽然对苏联暂时不能绐予空军支援感到意外和不满,但对让金日成到东北来建立流亡政府,把美国人放到鸭绿江边上来的前景,同样深感不安。

 

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讨论志愿军入朝作战问题。讨论的结果是,一致认为我军还是出兵朝鲜有利。毛泽东将讨论结果于当日通报周恩来:

 

一、 与政治局同志商量结果,一致认为我军还是出动到朝鲜为有利。在第一时期可以专打伪军,我军对付伪军是有把握的,可以在元山、平壤线以北大块山区打开朝鲜的根据地,可以振奋朝鲜人民。在第一时期,只要能歼灭几个伪军的师团,朝鲜局势即可起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变化。

 

二、 我们采取上述积极政策,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都极为有利;而我们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对东北更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将被吸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聂荣臻在回忆录中说,“对于打和不打的问题,毛泽东同志也是左思右想,想了很久。毛泽东同志对这件事确实是思之再三,煞费心血的,最后才下了决心。”13日,苏联大使将毛泽东的决定报告给斯大林,尽管斯大林对此将信将疑,但他还是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金日成,要金日成暂缓执行昨天要他北撤的电报。14日,斯大林得到了周恩来的正式通报。这回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几年后,当时在场的陈毅回忆说,斯大林被感动得掉下了眼泪。

 

10月14日,斯大林给金日成发报。“中国同志经过犹豫和作出了一些临时性决定之后,终于作出了派兵援助朝鲜的最后决定。我很高兴看到终于作出了最后的、有利于朝鲜的决定。有鉴于此,您所知道的中苏领导同志会晤时提出的建议,必须撤销。有关中国出兵的具体问题,您必须与中国同志共同商定。中国军队所需技术装备由苏联供应。”

 

整整半个月时间,在出兵与不出兵的问题上来回摇摆,足可以看出中国领导人一直是不希望介入朝鲜战争的,中国最后参战完全是被逼上梁山。迫使毛泽东作出这一决定的是年轻气盛的金日成、接受了冷战意识的杜鲁门和老谋深算的斯大林……而作出这一决定的最终考量,则基于中国领导人对国家利益的全面权衡。

 

停止摇摆之后,决策和行动便开始变得坚定。10月18日,毛泽东召集中央会议再度研究出兵问题,当日下定最后决心:入朝部队于次日出动。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湘穗, 乔良
出版国防大学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科学你我他

阿孜古丽·吾拉木,张德政,马月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智商只占七分之一——哈佛为什么录取他

朱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决定孩子命运的12个习惯(珍藏版)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决定学习成绩的三大习惯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勤俭廉洁的毛泽东家风

孙宝义, 刘春增, 邹桂兰, 编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5

毛泽东《沁园春﹒雪》的传奇故事

杜忠明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1

毛泽东的青少年时代

郑海峰编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7

告诉世界我能行3:掌控决定成败的38个处世细节

葛永慧编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8

一个梦一个家

中共沈阳市和平区委员会, 组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5

毛泽东和他的秘书田家英

董边,镡德山,曾自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