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之后,我再也不需要小说防沉迷系统了

2016-08-19作者:南派三叔编辑:书问

昨天是《盗墓笔记》里的主人公之一张起灵从青铜门里活着出来的纪念日,今天又恰巧是《盗墓笔记》电影版本上映两周,我还没有看,可是也不打算看。因为听说某个女性朋友和她老公在结婚周年纪念日时一起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两个人打了一架,她骂她老公,你比这傻×电影还傻×。


这句流露出无尽失望的咒骂听起来好笑,想想其实蛮心酸的。我跟她一起长大,《盗墓笔记》的小说占据了我们愉快的青少年时光的半壁江山。


我们把《盗墓笔记》藏在课桌下面看,把它放在枕头底下,睡觉之前拿出来,塞在被窝里看;我们对白花花的试卷跟胀痛的荷尔蒙根本不关心,安稳地在另一个世界里沉沦,并且不屑于跟同班的小姑娘共同传阅一本某青春小说家明×溪的《会有天使替我×你》,即便知道盗墓的世界里鬼蜮缠身。



如果有哪个阅读APP首先推出阅读防沉迷系统,我希望第一个被该系统限制的就是《盗墓笔记》跟它的作者南派三叔。


正如广大《盗墓笔记》爱好者所言,这不是写得多好的问题,而是写得多、好、看,的问题。猎奇、三俗、没有文学价值的地摊儿小说多了去了,对于那样的民间故事,我的最高容忍程度是《故事会》的连载,三期到头儿了,可《盗墓笔记》叫人一追就追了小十年。


我们热衷于《盗墓笔记》里错综复杂的黑白势力,为吴邪跟闷油瓶张起灵又距离真相近了一步而激动失眠,恨南派三叔在每本书的结尾留悬念,为看不到接下去的故事急得抓耳挠腮。可以说,课桌就是盗洞,被窝就是海斗,好像只要带着一本《盗墓笔记》一头扎进其中,自己就同样也能拥有那个世界里不为人知的诡秘了。


“除了顺子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近乎狂热的兴奋。

盗墓代表着人类一种最原始的欲望,求得财富和探询死亡,这种刺激,恐怕是人就无法避免的。”


拿七星鲁王宫当作起点,把大结局写在长白雪山,这个外号三胖子的说书人给读者的线索散落在祖国大地的东西南北,几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军大衣,在公路上随地大小便的盗墓贼就这么在南派三叔的笔下神乎其神,上天入地。当年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把铁锹,我怨我妈没真给我搞到一把洛阳铲,不然小区里的几块地恐怕根本不能幸免。



从中规中矩的盗墓小说,到云顶天宫、蛇沼鬼城的大场面探险,再到将线索编织,织出了一张派系权谋斗争的图案。那些拼拼揍揍,洋洋洒洒,一个比一个奇幻诡异的解密考据,使我们把这个本来简单的故事脑补得越来越高深莫测、匪夷所思。


然而故事到了尾声,作者本人却让小说中的主人公对秘密的探求截然而止:王月半再也不想下斗,到小县城里归隐;张起灵主动道别,自行切断了与现实世界的任何联系;吴邪一身疲惫,终于对一直追寻的真相失去了兴趣。我也终于不再是一个万事追根究底,跟前任分手都要为了搞清楚缘由撕破脸皮的小屁孩,知道了怎么活着最舒服,那就是不较真、不追问、不强求,难得糊涂,在滚滚红尘里夹着尾巴做人。



不少人嫌南派三叔给《盗墓笔记》的结局草率,什么秘密都没给大家解开。难受劲儿过去了,反倒觉得这样最好,值得回味。世上哪有哪门子真正的不老不死啊,他们都只是普通人。从某种意义上讲,《盗墓笔记》有《老人与海》的影子。谁说只要坚持不放弃,老天爷就必须回应你的努力?谁承认你的坚持就一定有意义?人活着,说到底就没意义。


那意义究竟在哪里?


我们在没意义的生命里跟他人产生联结,发生这样那样的关系。这才有了潘子的“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莫回头”,有了张起灵的“再过十年,如果你还记得我,再来青铜门里换我”,有了《盗墓笔记》电影彩蛋里的那句歌词,“是不是你笑了,当我说记得是你的存在,鬼城的阴霾,风化的尸骸,这一路算不算共生死了?”



这个有关盗墓的故事,不像是故事,它更像真的。所谓的荡气回肠,恰恰是在归于平淡中发生的。从前我刨根问底的事儿,我现在都不想知道了。人生没有意义,我们为没意义的玩意儿赴汤蹈火,可为什么,我们对《盗墓笔记》恰恰那么放不下呢?


因为死亡太狡猾了,死了一了百了,死了的人可以不用再承担,不需要怀恋,不需要再用尽一生去回忆,去痛恨,他们永远地停顿在那一刻。


可在《盗墓笔记》里不是,不是这样的,他们都是倔性子,拉都拉不回来,简直像几头冥顽不化的老秃驴。他们顽固地活着,尽管他们知道:活着需要忍受的痛苦,远比死亡来得多。可惜他们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活下去,大家一起从墓里出去。


这是过了命的交情,他们相信,在今后漫漫、漫漫的岁月里,你总能给自己找点乐子,因为,只要活着,就保不齐会发生好事情。我不能让你死,不能让你比我先死,无论你自己决心如何处置自己的性命,就算这之后,你活得再没意义。



当一群为钱、为权、为身世、为真相的三俗盗墓贼聚齐在一起,临到分道扬镳,跟每个人的道别却都像是这个人物被从书里抠出来那样叫人难舍难分。这个时候真相是什么,好像真的不重要了。


我愿意相信,三叔对《盗墓笔记》有感情,绝不是心甘情愿拿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制片方去糟蹋,这一点,我相信自己作为一个《盗墓笔记》的忠实粉丝,已经从三叔极力要求安排放出的电影版《盗墓笔记》的彩蛋中看出来了。




我希望时间停留在2007年,那年《盗墓笔记》才刚刚出版了第一本七星鲁王宫。而我醉生梦死在《盗墓笔记》给我带来的阅读快感里,短暂地侥幸自己不用为故事里的友情、亲情、毕生的事业,诸如此类虚无缥缈,而换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无比真实和无奈的事故纠结,只唏嘘地窥看土夫子们被打上禁忌标签的人生。


也没有人会告诉我,朋友,《盗墓笔记》在2016年的夏天终于因为树大招风,被冠上了大IP之名,给翻拍成了一部卖尽了情怀,耗尽了读者情谊,然而仍被豆瓣4.9的评分盖棺的大烂片。



干脆就用小说结尾的这句话结束这篇文章吧。


“我居北海君南海,

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哦,不对,拿错剧本了。应该是下面这句。


“胖子最烦我这个样子,他说我就是个林黛玉,整天不知道琢磨什么东西,这人世间的东西哪有这么多好琢磨的,没心没肺地活着也是蹬腿死,你机关算尽也是蹬腿死,反正结局都一样,你管他妈的中间那个羁绊干什么。”


我听了有点意外,胖子竟然会用羁绊这个文绉绉的词

一回味才发现他说的是‘J巴蛋’。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南派三叔
出版上海文化出版社
定价3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体检之后在家改善血压

高天舒 赵书媛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8

体检之后在家改善血糖

高天舒 赵书媛 赖倚文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8

体检之后在家改善血脂

高天舒 赖倚文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8

父父子子:喊你只需要两个字,懂你却用了一生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N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1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几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精神也需要理财

陈德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人生有太多不需要

徐金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