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是贤妻,王小波则像个大爷

2016-08-23作者:丁学良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

王小波和李银河在美国匹兹堡大学的合影(摄于上世纪80年代)


和王小波一起受洋罪的日子(节选)


从经济状况来讲,在当时的中国大陆去匹兹堡大学的留学生中,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了,全额奖学金还包含每个月八百多美元的生活费,我完全不必打工,连助教和研究助手都不用做。


但是王小波就不同了,他是以陪读的身份来美国的。通常别人都是丈夫先出国去,妻子随后去陪读,他是反过来了,所以我们常常拿这个找他寻开心,挖苦他,说他是“随军家属”。他一听这话,就埋头抽烟。


匹兹堡大学


我曾经问过王小波,为什么烟瘾会那么大。他说当年下放在云南的边境地区,种橡胶,生活很苦,也很想家,更不知道以后自己有没有前途,内心非常压抑痛苦。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很多北京下放来的知识青年跟着当地的少数民族农民抽过大烟,他的烟瘾就是在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


我那时还不知道他在写小说,有几次去看他的时候,发现门窗都关得死死的,一敲开门,从门里透出来的烟味就把我呛得倒退三步。我劝他少抽点,他说少抽不就更没劲啦。他后来也上了匹兹堡大学的研究生班,大概读的是东亚史,读硕士。


匹兹堡大学


我们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候,他总是骂骂咧咧,常骂美国佬。他外语非常不好,我能够从自己的痛苦里体会他的痛苦,我在研究生班上因为语言不好,经常被两个美国同学嘲弄地凝视着,所以对他的处境深有同感。


后来他出去打工,在一家台湾人开的中餐馆洗盘子,还没两天,就不干了。我问他为什么炒了老板的鱿鱼,他阴着脸不吭声。后来李银河告诉我实情:老板说他洗一会儿碗就停下来抽枝烟,是有意偷懒。他一火就把老板骂翻了,说你他妈的老子抽口烟还不许,你以为老子是你的奴隶?操你妈,老子不干了!他那时刚从中国出去,和很多大陆出去的留学生一样,对资本家仇恨满怀,适应不了美国市场的雇佣关系。



我非常佩服李银河的吃苦耐劳,那时她既要读博士学位,又要做助教给美国本科生上课,周末还要到餐馆去打工。在美国读博士学位是非常累的,这一点我们都深有体会。以她那时的情况来说,真可谓是又贤又惠,而王小波自从跟那家中餐馆吵翻以后,大概就再也没有出去打过工。小汤跟我说李银河是贤妻,王小波则像个大爷。后来当我在美国《世界日报》上看到他得了台湾《联合报》文学大奖的时候,才知道他一直在写小说。真为他高兴,说老波的苦没白吃,终于熬出头来了!


匹兹堡


不过跟你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读过王小波的小说,到今天也没读过。我估计他也从来没有读过我写的论文,那可不是文人相轻,是太忙。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丁学良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操斧伐柯 取则不远 ——清华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学术论文写作备览

清华大学中文系选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53

丁则良文集

丁则勤、尚小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8

寓言三则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寓言三则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

德国城乡规划法定图则:方法与实例

殷成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慧玩科学:让学生着迷的200个科学游戏

马立涛,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15

100个关键词读懂经济学

聂小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