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总是不彻底反省侵略历史?

2016-08-23作者:宁文平编辑:陈肖晴

曰本战败已经71年了,可是每到日本战败纪念日8月15日,总会因日本的“右翼”分子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引起日本周围诸国的抗议与反对。几十年来日本总是对抗议与反对置若罔闻,你抗议你的,我参拜我的。

 

为什么日本总是要那么做呢?为什么总是不肯真心实意地道歉?为什么总是对侵略历史反省不彻底?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日本民族和日耳曼德意志民族分属东西两半球,有着不同的种族、文化和历史背景,同时又有着某些极其相近的民族性格。翻开历史,拿德国和日本这两个战败国进行对比,找找原因,或许能对读者有所启迪,也能借此更进一步看清日本民族的庐山真面目。

 

投降前的形势


签署投降协议


当时战争已打到德国国内,希特勒的军队基本被歼灭,已无再抵抗的能力。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还拥有154个师团、136个独立旅团、533艘战舰及15886架飞机,总兵力698余万,仍有继续负隅顽抗的能力。

 

日本本土除了广岛和长崎挨了两颗原子弹和东京、大阪等城市受到了轰炸外,本土外围的岛屿虽被攻克,但是战争并未在日本本土进行,未给日本造成彻底毁灭。

 

日本虽然战败了、投降了,但是口服心不服,还在试图东山再起。

 

投降审判


东京审判


为了彻底铲除法西斯势力,国际军事法庭判处德国战犯12人死刑,3人无期徒刑,4人10~20年徒刑。希特勒,1945年4月底投降前畏罪自杀,戈培尔、希姆莱和戈林3个头目也在宣判前先后自杀身亡。德国是按所犯罪行将战犯分5类:严重犯罪者、犯罪者、轻度犯罪者、追随者、无罪者。最主要的审判是在各级地方法院的审判,一批纳粹大小头目被判刑或被处决。特别是在美占区的非纳粹化运动开展较深入,所有人都必须回答133个问题,并对此提供人证和无证。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党)、盖世太保(秘密警察)、保安处、党卫军在内的6个纳粹组织被宣布为犯罪组织,对其下属人员也进行了大规模清洗,大多数人被开除公职。

 

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上,考虑日本国内的政局比较多,只判处了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死刑,冈村宁次、梅津美治郎等重要的战犯被宣布无罪,后又陆续释放了一些被判了刑的战犯。日本的战犯得到了相对宽容的处理,特别是天皇没有受到东京审判,未受到惩罚,客观上等于为天皇开脱了战争罪责。天皇不倒,日本不败。

 

当时,英、苏等国都要求把日本天皇列为战犯名单的第一位,美国国内舆论也要求彻底根除日本皇室。然而,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国盟军考虑到若把天皇列为战犯,将会引起日本人情绪上的不满与反抗。保留天皇制在当时起到了稳定社会的作用。

 

若从另一个角度去考虑的话,保留天皇制实际上也是保留了日本的旧制度。无法与旧制度彻底决裂,可以说是一场不彻底的革命。虽说天皇制是作为日本民族的一种象征被保留的,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象征,使得日本的民主改革无法彻底进行,因此保留天皇制有利有弊。

 

国家统治


 

为了防止法西斯势力死灰复燃,德国被盟军分力4个占领区,分别由美、苏、英、法4国占领,德国必须听多国的话,实施的是非军事化、非工业化、非纳粹化和民主化的“四D”改造计划。德国的非纳粹化运动对铲除专制独裁思想,对德国政治生活民主化以及对德国人的战争自我反省具有重要意义,沉重打击了法西斯主义的势力。

 

日本实际上是由美国一国单独占领的,日本只要听美国一国的话就可以。日本不仅自己从来没开展过清除日本军国主义的运动,也没有来自外部的清除日本军国主义的运动。

 

占领结构的差别也使得两国民主改革不一样。德国是在彻底打破旧的制度后新建的,日本是在保有旧制度的基础上修建的。德国的制度改革较为彻底,日本却是留有封建尾巴的制度改革。美苏“冷战”发生后,德国东西分裂,而日本民族的单一性和国土的完整性都得以保存,两国人民对战争后果的直接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慰安妇


德国历史学家披露,纳粹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1941年下令,住集中营中设立秘密“妓院”,德国的纳粹集中营中也存在“慰安妇”。1942~1945年期间曾在集中营的秘密角落设立有一些“特殊舍区”,强迫女囚犯为男囚犯提供性服务。大约有200~300名非犹太籍的女囚被强迫在德国、波兰和奥地利10个集中营“妓院”中卖淫。

 

德国人是自己把它从浩如烟海的档案中翻了出来,并公之于天下,让全世界再一次领教了德国人对历史的深刻反省和诚意。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军国主义犯下了三大反人类罪行,分别是恶名昭彰的拿细菌在活人身上做实验、南京大屠杀、日军“慰安妇”的军队性奴隶制度。

 

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在上海虹口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此后慰安妇制度蔓延到日军的整个战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征招的随军妓女和被强迫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大部分来自中国东北地区、台湾地区、朝鲜半岛地区、日本本土,也有部分琉球、东南亚、荷兰女性。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很难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数,一些研究人员依据已有的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日军在其侵占地区,前后共驱使40万左右的亚洲女性充当其性奴隶,被害女性中,朝鲜妇女、中国妇女人数最多,大约各20万,其中的大部分在战争结束之前被迫害致残、致死。


 

日本军国主义野蛮、残忍和暴虐的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阀违反人道主义、违反两性伦理、违反战争常规的制度化了的政府犯罪行为。

 

就慰安妇问题各国政府多次呼吁日本政府要正视国际社会正义的呼声,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认真对待并妥善处理慰安妇问题。日本政府虽有数次在各种外交场合表达过不同程度的谢罪和赔偿意愿,但是,不愿正视历史是政府一贯的技俩,不彻底反省,道歉、赔款时总要找些理由、设些条件,表态自相矛盾,出尔反尔。赔偿问题从未彻底解决,日本法院多以超过诉讼时效为借口,不是不受理就是驳回原告的诉讼,更无打赢官司的先例。

 

教育

 

德国制定了许多相关法律,防止纳粹沉渣泛起。德国的《柏林州報法》明确规定,学校的目的是使培养出的人有能力坚决抵制纳粹意识形态和其他追求暴力统治的政治学说,有能力塑造建立在民主、和平、自由、人类尊严、男女平等基础上并与自然和环境相和谐的国家和社会生活。培养学生与纳粹意识形态作斗争的思想观被明确列人学校教育的首要目的。

 

在德国国内历史教学中,纳粹的黑暗统治早已成为课程设置的重点之一,教科书中有大量揭露纳粹罪行的内容。战后德国法律禁止任何否认大屠杀及散布纳粹思想的言论,否则可能被判以挑起种族仇恨等罪名。在现在的网络时代,德国法律禁止在网络上发布否认两次世界大战大屠杀及散布纳粹思想的言论。

 

为了让年轻一代牢记历史,德国制定了系统完善的法律和规范,通过学校历史教育,培养学生正视历史、以史为鉴的人生观。德国几乎是年年都进行口头道歉和精神忏悔,承认、反省、铭记纳粹黑暗统治和大屠杀的那段历史,绝不允许悲剧重演早已成为主流社会的共识。为教育后人,德国政府将多处纳粹集中营遗址辟为纪念馆。

 

日本政府—直采取回避这段历史的态度,历史课本更是歪曲史、掩盖民族的罪行,编写的教材中时常采用模棱两可的文字游戏掩盖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把“侵略”写成“进入,否认有‘南京大屠杀”,把“大屠杀”说成是“事件”,就连战败投降也不敢说,始终用“终战”等字眼。


南京大屠杀

 

强掳劳工和强制劳动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时的一种主要劳动统制政策。日本在中国强掳劳工上千万人,被掳往日本的劳工约4万人。这类被掳中国劳工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工地在日本有多处,如西松组的广岛安野发电站工地,这些战俘集中营似的劳动工地从来就不会被日本人留作教育基地,他们对此多采用毁灭的手法,企图掩盖战争中的罪行。

 

在日本根本看不到揭露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的教育场所,更没有像“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之类的纪念馆,可以看到只有两颗原子弹的纪念馆,只讲日本受到的损害而不提日本侵略他国的罪行。读者若有机会去东京,可以去看—下江户东京博物馆,看看有多少侵略战争的实物展出,以证实我说的事实。

 

德国是真诚地忏悔、公开地反省、如实地教育;日本是虚伪地道歉、欠诚意地反省、欺骗地教育。

 

政治家

 

战后德国的纳粹党被彻底瓦解,国家的执政人物不仅与纳粹没有瓜葛,而且是反纳粹的。日本的政党在战时均不同程度地附和了天皇的侵略政策,战后日本历届内阁都有不少重要阁僚在军部担任过公职。东条内阁的工商大臣、战后以战犯嫌疑被关押过的岸信介,即当今首相安倍的祖父就在1957年出任首相,这种事在德国绝对不会发生。


安倍晋三

 

信仰与意识

 

最后再对比一下两国的宗教信仰及对战争的认识。

 

德国和日本分属“罪恶感文化”和“耻辱感文化”两种不同的文化阵营。德国70%左右的国民信仰基督教,基督教的信仰启发人的良知,通过忏悔和赎罪来减轻人内心的犯罪感,依靠内心的服罪行善。

 

日本人宗教信仰的混乱,导致了意识上的模糊不清。日本的“耻辱感文化”没有向神坦白的习惯,也没有赎罪的仪式,无法依靠人的良知去赎罪。

 

日本的“耻辱感文化”首先表现为一种“等级制文化”,“等级制文化”的两大支柱是“孝”与“忠”。但是,在德国,国民服从的是权威和秩序;在日本,国民服从的是特权与观念。

 

日本的等级观念源于他们的祖先崇拜,祖先立下的规矩必须遵守,否则就是不孝,“孝”要求家人必须遵从家长的特权,要求人人“恪守本分”。日本人“孝”的观念与中国人所理解的不同。



日本国民心中的神国观念和对天皇超常的忠诚意识也是日本民族对侵略战争反省不彻底的重要原因。近代日本在推行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教育中,有意识地加强培养了对天皇的“忠”它和日本民族固有的神教与祖先崇拜相结合,成了—般日本国民根深蒂固的思想意识。“右翼”势力就是利用了人们对天皇的崇拜意识,不断地回避侵略历史。

 

日本人是用“耻辱感文化”中模糊的善恶观念去处理历史问题和看待别人对他们的认识的。模糊的善恶观认为侵略战争不是一种罪恶,不应把他们的欲望看成是邪恶,给别人造成的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也不应受到责备。当年发动侵略战争是因为日本政府想建立一个由日本领导的国际等级社会,并不是侵略战争,只是世界不理解它们的观念。因此战争失败了,日本也不必受到谴责,也没有理由为发动战争而道歉。通观日本历史,日本人似乎在某种程度上缺乏辨别善恶的能力,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想解决这个善恶不分的问题。

 

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是无法修改的。

 

如今,德国有过深刻的反省和真诚的忏悔,已经不再有多少欧洲人对德国曾经给自己造成的伤害耿耿于怀了,倒是德国人自己牢记那段历史,不断反思并提高批判的层次。整个德国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都对历史进行了彻底、深入、全面的反省与赔罪,“勃兰特一人跪了下去,整个德国站了起来”。德国以实际行动告诉世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勇于自我反省、直面历史、以史为鉴、付诸行动,方能赢得国际社会的信任与尊重。

 

同是地球人,德国人能做到承认历史,日本人为什么做不到?为了世界的和平,日本应该像德国那样拿出勇气和决心,彻底解决对历史的认识问题,不再含糊其辞。只要日本真心诚意地做了,世界人民也不会揪住老账不放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宁文平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日本为什么与众不同

廉德瑰,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0

彻底玩转我的iPad(新一代)

唐海玥、金梦菡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100%彻底掌握After Effects CS5

王红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8

让历史有“实践”——历史人类学思想之旅

张小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为什么选你做HR经理

徐胜华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0

电商知识十万个为什么

黄飞杰, 薄赋徭,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2

活宝兄弟日记. 1,为什么我要有个弟弟

黄宇,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韩国为什么与众不同

詹小洪,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1

德国为什么要二战:来自德国人的反思档案

戴问天
华文出版社[2015] ¥1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