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间真的存在“纯友谊”吗?

2016-08-23作者:夏烈编辑:陈肖晴

Hello,夏烈!我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你知道,有时候女生之间不好说话,但和男生说话就没有那么多顾虑,可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所以很多时候,我更愿意和男孩子打成一片。但是在很多人眼里,男女之间是不存在纯友谊的。

 

隔壁班的麻子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小时候我俩就经常抱团打架,长大后,除了一块儿恶作剧,有时候我也会把心里的烦恼跟他说,像是我喜欢上学长了怎么办、考试没考好怎么才能不被老爸老妈“严刑拷打”之类的。他总是会一边骂我“白痴”,一边出着各种馊主意。当然,他也有要我帮忙的时候,比如他在学校惹事了,会要我帮忙瞒住他的爸爸妈妈,或者要我帮忙接近班上的女神。你看,他就是我的“男闺密”。

 

今年,我们一起考到了这所高中,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我俩在走廊上碰见了还是会打打闹闹,有什么事也会互相照应一把,周末放假也常常一起回家(我们住得很近)……就因为这样,周围的人总爱拿我们开玩笑。他来找我借书,会被我的同学起哄,我去他们班找他也一样。

 

前几天,我被班主任叫去谈话,她让我不要和别班的男孩子来往太密切。我当然知道班主任说的就是麻子,可是,他只是我的“男闺密”啊!我解释了,可班主任只是说:总之注意一下。

 

我不想就此疏远麻子,因为我们之间光明磊落,不需要刻意避开。但是,同学们的起哄、老师的怀疑真的让我很难受。为什么?在我看来纯净如水的友谊,在别人眼里,却成了早恋,这究竟是为什么?

 

抹茶大王


抹茶大王吉祥!

 

好霸气的署名。虽然抹茶很清雅。

 

既然是大王,有点大大咧咧很正常;有那么多大事情要处理,拘泥小节岂不浪费生命?从人生大义来讲,那些婆婆妈妈、鸡零狗碎的人和事都是浮云,还亏得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计较,活得小肚鸡肠。

 

你读过《逍遥游》吗?“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说这个鲲鹏大得不像话,它一飞,光翅膀就像天边密集的云层。它要迁徙,却被知了和小鸠取笑,说你这个傻瓜,干吗要飞九万里去南海呢?所以庄子说:“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小智不能了解大智,寿命短的不能了解寿命长的。

 

举这个例子是想告诉你:像我们这样自封为大王的人物,总要领略来自知了和小鸠的取笑,反正我们有鲲鹏之志。此正如李商隐诗云:“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不过也正如王安石诗云:“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所以,大王,加油!

 

先掉个书袋,一方面是古代的文学艺术真有意思,可以让我们学习、体味;另一方面,请你放松情绪、笑对现实,古来皆如此,不独我困惑。

 

从你的来信看,我想有几个问题我们可以聊聊。


 

▲ 男女之间不存在纯友谊吗?

 

事实上是存在的,而大家不相信它的存在是因为男女纯友谊的比例相对不高。社会中的男女关系,最常见的自然是为恋爱和婚姻走到一起,从两性关系总量来讲,这无疑是大头,是主流,是常态。

 

说婚恋男女是常态并不是说纯友谊男女是变态,他们也是常态,是人类关系的基本模式。很多人不相信男女有纯友谊,是因为现实中如果没有婚恋的可能,很多男女就不会选择相识、相知,他们宁愿独处,不太看好或者不太在乎异性间的纯友谊。也就是说,很多男女归根结底是非A即B的两性关系选择模式,要么在一起,要么没关系。这样生活比较简洁,也没有错,但却可能错过一些重要的人生信息和可能性。

 

此外,男女纯友谊也很难经受时间的考验。比如说一对在读书求学阶段非常“哥们”“闺密”的异性朋友,等到各自飞赴不同的城市乃至国度工作,尤其是结婚、生子之后,联系通常会减少甚至中断。不同时间节点交给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功课似乎真的很不同,过去十来年可能是两个异性朋友一起痛并快乐着的岁月,但接着的十年却要把你们各自交付给别的时空和异性,很难说进入下一阶段了还能保留着上一阶段的友谊。



剔除了上述几种情况之后,就留下了一些常态的纯友谊模式,他们之间因为太熟悉所以没有性憧憬,他们之间因为如亲人般亲近所以没有婚恋感,他们之间保留良好的沟通默契,但把另一份依赖给了各自的另一半。这样,即便因为时间的推移联系会有所减少,但彼此还能顺利沟通、互相帮助、友谊长存,甚至把这种友谊扩展为两组家庭的友谊。

 

当然,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也被一些人称作“纯友谊”,但实际上它是爱情的一种模式,讲究男女平等、摒弃肉体、注重精神、无私付出,这种精神的链接更加隐秘深邃,跟你所说的纯友谊无关。

 

就此我以为,纯友谊是有的。只要相信它存在,并且双方都是明白人,把握好尺度,甚至可以慢慢将它扩展为家庭间的友谊,最后即便淡下去,即便客观上联系不便,也都顺其自然。这样就好。



▲ 我们要调整异性“闺蜜”关系吗?

 

不需要调整,但需要比较强大的精神力量——你抹茶大王和隔壁班的麻子都要气场强大。

 

世俗的干预,其实也正常。庄子说“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并不是要否定“小知”“小年”,他们也有自己的观念、兴趣、善恶、生活逻辑,他们也是合理的。反过来说,“大知”“大年”也不应该取缔“小知”“小年”的发言权和合理性。比较靠谱的是,大家增进了解,互安天命。

 

所以如果同学“废话”多了,你可以一笑而过或者白眼“亮剑”。他们知道了你的淡定或者愤怒,一般就会收敛。至于老师,我觉得还是要给点面子,既解释清楚你们友谊的关系,也表个态说自己会注意尺度,请她放一百二十个心。

 

师长在这种事情上过度干预,我觉得是不明智的,这令人想到龚琳娜的神曲:“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我这里改一改的话,那就是:“老师你瞎干预,说不定就会变法海。”



▲ 关于当今的性别文化问题

 

这一部分基本上是我的废话了,你爱不爱听其实无所谓。我看到你在信中说:“有时候女生之间不好说话,但和男生说话就没有那么多顾虑,可以想到什么说什么,所以很多时候,我更愿意和男孩子打成一片。”我当然理解你是个爽快人,所以比较受不了小女人的那一套,不过,有朝一日你还是要与各种女人打交道,自己也要以女人的身份在社会上打拼,那么,我就乱弹两句。

 

男女固然在天然上有性别的分别,但后天性格上的性别塑造依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童年之初,常常有一个不太清楚自己性别的阶段——女孩子喜欢枪炮也好,男孩子喜欢芭比娃娃也罢,大人都不甚在意;到了青葱岁月,就经常会听到父母这样的训诫:“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像男生啊?!”“女生怎么可以这样?!”类似这种关于两性气质的归类,实际上在引导着我们成为后天意义上的男女,形成明确的性别意识,继而自觉地自我规训。

 

一般来说,女人像女人、男人像男人比较不会受到世俗社会的阻碍,相反的话,会多一些辛苦和不被理解。比如李宇春,她以独特的中性风在当年的选秀大战中杀出—片夭,引来争议一片,无数人喜欢她,也有无数人不喜欢她。


 

随着世界文明发展得越来越开放、包容,后天的性别塑造尺度被极大地宽容,人性的性别压抑因此减轻。“女汉子”“花样美男”这样的词语在当今大众流行文化的传播中也被人们所接受,这是好事。

 

说这些是希望你不要对“小女人”姿态报以绝对的排斥。每个人都有根据自己的意愿调整自己性格、气质的自由,只要是自己决定的,能够负责任的,都是合理与美好的。如果每个人都能理解他人的选择,我想大家都会不狭隘和更自由。

 

▲ tips 

 

▲内心坦荡胸怀开阔,以强大的气场和淡定的心态去面对周围人的眼光

 

▲根据自身意愿调整性格、气质,是合理与美好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夏烈
出版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
定价2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淘气包日记2-存在一千年的外号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营养配餐:你真的会吃吗?

万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0

无所不在的正能量:在自然和人类之间流动的能量

倪卫新、杨小蔓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6

基层司法——在探索、实践与争鸣之间

李广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5

给你一家微企,你能赚钱吗?——创业策划

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难道我们又要搬家吗?

李海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亚纯函数值分布理论

郑建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4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摆渡在有-无之间的哲学:第一哲学问题研究

黄裕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