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女性的正当权利,还是赤裸裸的谋杀

2016-08-23作者:[美]布鲁斯·N·沃勒 (Bruce N.Waller) 著编辑:谢爽

时下, 再也没有什么问题能比堕胎引起更加深刻和激烈的争论了。在警戒线两边, 对立双方的言论极具煽动性。“它与选择无关, 它与孩子有关”。“如果男人也能怀孕, 堕胎将是一道圣餐”。反堕胎示威者手持印有血腥的死去胎儿的海报, 谴责他们的对手简直就是杀人犯。支持合法堕胎的示威者则宣称他们的对手正在剥夺女性掌控自己身体的权利, 并将那些反对合法堕胎权利的人等同于强奸犯。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远离这些截然对立的观点呢?



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妥协是可能的, 但双方很少有人会觉得满意。例如, 我们可以通过法律, 只允许在怀孕的前三个月堕胎, 或者为了保护母亲的生命和健康可以堕胎, 或者仅在强奸和乱伦的案件中可以堕胎。尽管政治交易也许会促成这种妥协, 但这些立场并没有建立任何共识, 双方还是极为不满。


在堕胎辩论中, 敌对双方往往会妖魔化对手, 将最卑鄙的动机强加于对方。但是, 当他们真正了解对方的时候, 通常发现对手并没有他们想的那样邪恶。一些在堕胎支持者和反堕胎者的集会上大肆辱骂的人发现他们会携起手来反对死刑、抗议战争, 甚至一起在收容所工作。毕竟, 在死刑问题上, 一些最反对堕胎的人和一些最支持堕胎的人联合起来了。



支持合法堕胎的常见理由


支持合法堕胎的一个常见理由是, 如果堕胎被认定为非法, 堕胎也不会停止, 它会仍将被实施, 而且会更危险。当然, 有钱人有条件在无菌的环境下由专业人士帮助安全的堕胎; 穷人则要受苦了。反对者声称———很有可能是正确的,堕胎的数量将大幅减少; 并且因为他们认为堕胎如此可怕(如同杀死一个“未出生的” 孩子), 以至于他们相信堕胎应该被禁止, 尽管一些女性会受伤或死亡, 因为原本她们可以在合法的诊所安全地实施堕胎。


堕胎的反对者认为这样很不幸, 但这一悲剧不太可能动摇那些将堕胎看作是严重罪行的人(或许一些堕胎的反对者把因堕胎而死亡的人看作是罪有应得。这不是大多数反对合法堕胎的人的观点; 相反, 他们把因非法堕胎手术失败而造成的母亲的死亡看作双重悲剧, 因为母亲和未出生的孩子都死了。声称反堕胎者将母亲的死亡看作是一件好事和应得的报应, 就是将残酷的稻草人谬误强加于那些赞成禁止堕胎的人)。简而言之, 禁止合法堕胎将导致贫穷的女性特别痛苦。一个人是否认为堕胎数量的减少足以超越增加的痛苦很可能取决于他是合法堕胎的支持者还是反堕胎者。



合法堕胎的支持者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胎儿(当然是在妊娠的最初阶段, 当大多数堕胎发生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因此, 女性堕胎不是在伤害另一个人。相反, 被剥夺了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包括控制自己的生殖系统的权利, 将伤害一个人(那个堕胎权利被剥夺的人)。胎儿/未出生的孩子的地位(它真的是人吗) 一直是大多数堕胎辩论的中心问题。这个问题很棘手, 争议很大, 与多年前相比, 我们距离解决它似乎更远了。


在从受孕的卵子到完全发育的胎儿的过程中, 人格地位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 中世纪最伟大的天主教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 声称, 男性胎儿在40天后会被赋予灵魂, 女性胎儿在90天后会被赋予灵魂, 但这似乎太过武断( 更不用说性别歧视了)。因为试图划清界限显得武断, 大多数反堕胎者坚持认为: 怀孕一发生, 人就存在( 因此他们强烈反对服用“紧急避孕药” 来阻止受孕的卵子附着在子宫的内壁上, 因为那个受孕的卵子——胚胎与新生婴儿或六岁孩子一样都是人)。但对大多数人而言, 很难把一个受孕的卵子——这个微小的、要用显微镜才能看见的细胞团看成是一个完整的人。



在将近1/3的受精卵中, 产生的胚胎无法附着在子宫壁上, 不能进一步发育。女性甚至永远不知道胚胎在体内, 如果认为当胚胎无法附着的时候, 女性已经饱受了“孩子死亡”的痛苦, 那就显得非常奇怪了。但是如果我们观察胚胎(在它附着在子宫壁之后) 继续发育, 我们永远观察不到任何标注此胚胎发育成人的清晰界限。我们划的任何线都是任意的;直到婴儿从母体分离的那一刻, 他才能独立于母亲生活(如果孩子是被领养的, 情况也是如此)。这不是任意的一条线,因为这条线标出了胎儿/未出生的孩子不再占据母体空间的时间点, 以及胎儿的持续存在不依靠母亲的时间点。


总之, 合法堕胎支持者坚持认为( 正如朱迪思• 贾维斯•汤姆森所说): “胎儿不是人, 如同橡子不是橡树一样。”或者使用另一个图像, 蝌蚪不是青蛙。在妊娠的最初几周,胚胎离一个真正的婴儿差得很远(实际上, 在这一阶段它根本不能与一个狗的胚胎相区分, 更不用说与黑猩猩的胚胎区分了)。毫无疑问, 在很多时候它会长成一个婴儿, 但在那一刻它不是一个“未出生的孩子”, 如同橡子不是一棵“被砍掉枝干的树”。



合法堕胎的支持者最重要的理由是基于女性想要掌控其自身生殖系统———她们身体的基本权利。想要迫使女性携带胎儿9个月, 如同声称最终女性不应掌控自己的身体。


反对合法堕胎的理由


只有一个反对堕胎的理由: 堕胎是有目的的杀人, 是谋杀(次要的理由取决于首要理由: 例如, 堕胎会削弱对生命的尊重并导致社会的分裂。这一说法取决于其出发点, 即堕胎是一个可怕的错误)。这簇细胞(早期的胎儿或胚胎) 是人吗? 它与许多近缘物种的胎儿很难区分: 没有脑干, 如果有任何意识的话, 那也是处于草履虫这类动物的水平。但是后来理由变成了: 它会发育成为一个人, 这话不假; 一颗橡子在适当的条件下也会长成一棵粗壮的橡树; 但是橡子不是橡树, 蝌蚪不是青蛙。防止一个潜在的人变成一个存在的人是另一回事。每次当一名健康的年轻女子和一名健康的年轻男子避免发生性关系(或使用避孕套) 时, 他们是在阻止一个潜在的人的发育; 但是如果我们禁止这种约束措施, 世界人口问题将比现在更加糟糕。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一个依靠分析生物学上的证据也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反堕胎者坚持要在怀孕问题上划清界限。否则, 选择的任何时间点看似都是随意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仅反对“紧急避孕药”, 也反对任何阻止受精卵附着在子宫壁上并发育成胎儿的节育装置的原因)。但实际上很少有人——甚至一些强烈的反堕胎者, 会把一颗无法进入子宫的受精卵看作一个人。毕竟据估计, 1/3的受精卵是无法着床的(即使不使用任何形式的避孕手段);我们当中很少有人会把那些受精卵的消失看作是孩子的死亡。


在某一时刻——不精确的和难以确定的时刻, 胎儿开始分化成了大脑、胳膊、腿和心脏。在某一时刻, 新生婴儿和发育良好的胚胎之间几乎没有差异, 除了在位置方面(的确,就早产而言, 足月的胎儿要比早产婴儿发育得更加完善一些)。现在这只任意的鞋子穿在另一只脚上: 如果判定正在发育的胎儿何时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是任意的, 那么判定一个发育良好的婴儿(无论是新生儿还是尚在子宫里的胎儿) 何时成为人也是任意的。婴儿什么时候成为真正的人呢? 一些人认为这只有通过不断的社会化才能发生。被遗弃的婴儿不会发育成人; 事实上, 如果他们有人抚养和保护, 但却没有受到关爱和呵护, 他们往往会变得更像动物而不是人类的孩子。但是这一论点有利也有弊: 它似乎允许杀婴, 但这不是合法堕胎的倡导者想要追求的方向。



这导致了滑坡论证: 如果我们不划定一条严格的界限,就没有办法阻止杀婴。当然, 我们甚至可以扩展该论证: 除非我们划定明确的界限, 否则就没有止点, 任何可恶的行为都将被允许。但是在这个例子中, 具有明确的止点——出生。它不是一个任意的点。无论胎儿/未出生的孩子、新生儿或是新出生的社会化的婴儿处在任何发育阶段, 一旦出生, 婴儿就与母亲分开了, 母亲可以毫无牵挂地独自放弃婴儿并交由他人领养。在那一刻之前, 母亲承担着怀孕的重担。如果是非意愿妊娠, 负担就更重了: 她失去了对自己身体以及身体内部变化的控制。



即使有人认为在胎儿的发育过程中没有明确的界限标明胎儿何时成了人, 也不能由此判断胎儿在发育的某一阶段没有成为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或人。白天和黑夜没有明确界限(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会说黄昏), 但这并不能说明黑夜和白天之间没有差别。无论划清界限的问题是什么, 一个微小的胚胎和一个发育7个月的胎儿/未出生的孩子都是不同的。橡子不是橡树, 但是还未长成大树的橡树苗也不再是橡子。无论一个人怎么看待堕胎问题, 无论他多么坚信女性有权控制自己的身体, 没有人会真的把怀孕七个月时的堕胎行为视为等同于服用紧急避孕药(以阻止可能已经受精的卵子着床)。即使有人认为女性必须有掌控自己身体的绝对权利, 如果一名女子因为怀孕晚期会影响她去海边度假而在怀孕7个月时堕胎, 人们很可能会断定该女子做错了事。因此, 即使从怀孕的那一刻起胚胎就是人这一说法有很大的问题, 即使我们无法详细说明在出生前胎儿什么时候成了人, 也不能由此推断胎儿/未出生的孩子永远没有权利得到道德关怀。



当你和别人发生不受保护的性关系时, 你是否已经对潜在的胎儿/婴儿承担了某些责任? 激情邂逅中的男性也许的确有法律强制的经济上的赡养义务, 但它与怀孕9个月的责任截然不同。一次轻松的怀孕会扰乱你的马拉松训练, 一次艰难的怀孕会让你大部分时间待在医院或长期卧床休息(更不用说令人痛苦的分娩了)。因此, 如果说这是一种责任, 那就是很大的责任了。当然一些女性喜欢谈起怀孕和分娩的经历,并且毫无疑问那有时是一种很满足和美好的经历, 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怀孕。如果是意外怀孕, 获得这种令人振奋的体验的机会就会大大降低。此外, 一个人欣然接受并同意的盼望已久的怀孕, 与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违背个人意愿的被迫怀孕是截然不同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布鲁斯·N·沃勒 (Bruce N.Waller) 著
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定价5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如果有来生 还是做记者

范敬宜新闻教育奖组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4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零容忍的权利

许身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8

自由与权利:宪政的中国言说

张佛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6

在线革命:网络空间的权利表达与正义实现

杨吉、张解放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4

20世纪英国女性文学探微

张蔚、常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2

女性与科学

范素华 李缨 等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财富赢家:女性理财技巧大全集-1000个理财常识与技巧

海天理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