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潘金莲这个苦命的毒妇

2016-08-25作者:刘心武编辑:书问

我不信有人没听说过《金瓶梅》,但知道《金瓶梅》讲了怎么一回事,能说出一二三的,这样的人恐怕就少之又少了。《金瓶梅》的名声的确不怎么样,很多没看过《金瓶梅》,也没听过《金瓶梅》介绍跟评论的人,仅仅依靠道听途说,凭着脑袋里的那么点印象,就觉得《金瓶梅》是一部大黄书、毒瘤,是低级文字的代名词。刘心武先生就曾说,他听见过别人这样的揶揄,“哎唷,你把你的东西写成《金瓶梅》啦!”


其实掐指算算,《金瓶梅》里的色情文字往多了说也只占整个文本的百分之一,严格地算,就只占全书文字的二百五十分之一。而文学作品写人的七情六欲,涉及性爱,是很正常的。我们也应该分清色情文学跟情色文学的区别:色情文学直白露骨,情色文学尽管写“性”,然而意在唤起阅读者对健康的性关系的审美愉悦。


那,《金瓶梅》这个书名,是什么意思呢?


按字面,你可以理解成“金色的瓶子里插着梅花”,金子打成的瓶子,自然是财大气粗的象征。梅花,则是早春娇嫩之花,是情色的象征。这部书也的确充斥着脂粉气跟财气。可实际上,《金瓶梅》的书名是从书里三位重要的女性角色的名字里各自取出一个字,这么组合而成的。这三位女性角色就是在书里跟西门庆关系最密切的潘金莲、李瓶儿跟庞春梅。


今天我主要跟你说说在《金瓶梅》里占篇幅最多,被刻画得最生动的潘金莲。


潘金莲她爹是个小裁缝,在她九岁时得病死了,她娘带着她度日艰难,就把她卖到了王招宣府里去,潘金莲排行第六,被称为六姐,这个称呼可一直延续到她成为西门庆的小老婆。



招宣府买走了潘金莲,教她学弹唱不说,读书识字也一并教给她了。这可不是有钱人发善心啊,这是为了让潘金莲以后能更好地娱乐跟服务主子。潘金莲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成为西门庆的小老婆之后,文化水平不但远高于其他妻妾,甚至超过了西门庆。潘金莲能写情书,还不是一般的那种,人家用词曲的形式写。


说回来,潘金莲在王招宣府里长到十二三岁,已经会描眉画眼了。都说现在的孩子早熟,小学生脖子上挂着手机,书包里揣着粉饼儿,可你看看古代的小姑娘,才知道好多现象自古以来本就该是这样的。


不巧过了两年,王招宣死了,潘金莲她娘就把她从府上领了出来,一转手,三十两银子,又把潘金莲卖给了县里的土大款,张大户。王招宣活着时到底有没有染指潘金莲呢?《金瓶梅》讲到第七十九回,说,王招宣的遗孀林太太,元宵节到西门庆家做客,来时认出了潘金莲,说潘金莲打小儿在她家使唤来使唤去,潘金莲听了,“把脸掣耳朵带脖子都红了”,立刻“辟谣”。这就让读者觉得,少女时期的潘金莲在王招宣府里,必有难言之隐,否则潘金莲她娘去把她领出来,林太太也未必能痛快答应。



被转卖到张大户家以后,十八岁的潘金莲这时已经出落得脸衬桃花,眉弯新月,眼看着张大户要把她收做小老婆,只怪这主家婆,余氏,脾性特别厉害,才没得手。“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席不在,大户暗把潘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了”。最终,事情败露,主家婆苦打潘金莲,张大户一赌气,把潘金莲嫁给了隔壁卖炊饼的武大郎。


等到了潘金莲二十五岁,《金瓶梅》这故事,才算开始。就是这一年,她先是意外邂逅了小叔子武松,接着又遇到了西门庆这个贵人。


在二十五岁之前,可以说,潘金莲的身心没一样属于自己。试想一下,小姑娘十三岁时就知道打扮自己了,所谓“做张做致、乔模乔样”,就是少女身心趋于成熟的标志啊。人家已经有了清楚的性别意识,有了希望获得身体享受的需求,可偏偏落到张大户这个老色鬼手上,而张大户迫于主家婆的淫威,又将她白嫁给鳏夫武大郎。把鲜花插到了牛粪上不说,时不时的,自己还要再去蹂躏。对于潘金莲这么一个样貌出众的女性来说,无法自主选择性伴侣,还要被迫接受令自己厌恶的丑恶男子,这简直是比挨饿受冻还不人道的遭遇。



这要是放在今天,潘金莲可以把他们告一个遍,之后跟武大郎离婚。可在书里,潘金莲为什么非得跟武大郎过呢?为什么不逃走?这又得说回中国古代以封建礼教治国这码子事上来,妇女必须遵从三从四德的戒律,三从,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妇德、妇颜、妇容、妇功。


实际上,明朝时期已经是“礼崩乐坏”,封建礼教不好使了,但核心还是固化的,那就是男权。女人嫁了人,丈夫觉得她不好,可以随意休掉,但是女人不能提出离婚。想休掉自己老公?门都没有。潘金莲嫁给武大郎之后,为了发泄苦闷,甚至唱出了“他乌鸦怎配鸾凤对,奴真金子埋在土里”,可无论官府还是宗族都不可能允许她选择,对不起,忍着吧!千万妇女当时过的都是一样的日子。那私奔逃走呢?可你说,潘金莲能跟谁私奔?往哪奔?



武松的出现,可谓令潘金莲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这可不是戏说。可无论《水浒传》还是《金瓶梅》,里面写到的武松都足够叫人匪夷所思,这位英雄不是不爱潘金莲,人家是什么女人都不爱,而这样的男人在《水浒传》里还不止一个,在数不胜数的中国传统文学艺术作品里更是能数出一大把。说这种男人“坐怀不乱”,那是小看他们了。“坐怀不乱”是什么?美女都坐到自己怀里了,还能克制得住;人家武松不一样啊,甭管你坐哪,我都没感觉,压根用不着克制。热情似火的潘金莲,在人生的最低谷遇上的偏偏是个性冷淡的武松,这不是叫人神共愤吗你说?


被武松拒绝之后,潘金莲就蔫了,可谁料想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呢?《水浒传》和《金瓶梅》都写到这一幕,春光正好,潘金莲傍晚用杆子关窗户,突然一阵风吹过,潘金莲没拿稳,那杆子从二楼掉下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一个路人头上,被砸中的就是西门庆。潘金莲和西门庆就这样偶然遭逢,一个赔笑道歉,一个就这么被惊艳到了。你想想这情景放在如今的偶像剧里,是不是也毫不违和?


接下去的情节就耳熟能详了,潘金莲可算在西门庆那里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快乐,紧接着画风一变,潘金莲开始算计杀夫了。《水浒传》和《金瓶梅》两部书的作者都把潘金莲杀夫的情景描写得格外凶残,光是给武大郎下了药不算完,为了让他再断气得快点儿,身娇体弱的潘金莲硬是拿了两床被子捂住他,怕他挣扎,干脆跳上床,骑在武大郎身上,闷死了他一了百了。虽然鸠杀武大是王婆教唆的,但整个过程可是潘金莲独立操作的。单这一点,潘金莲就没得洗白了。



把绊脚石都清理干净,潘金莲终于身心自由了。话说《金瓶梅》的作者比《水浒传》的作者高明,他增添出一个叫迎儿的角色,武大死后,迎儿成了潘金莲生活里唯一的累赘,所以潘金莲对迎儿极尽虐待,作者对潘金莲骨子里的恶可是毫不掩饰。《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潘金莲她娘坐轿子到府上,轿夫讨要六分银子,她娘拿不出来,潘金莲竟执意不付,还申斥道:“今后你看,有轿子便来他家,没轿钱别要来!”那天恰是府里为潘金莲上寿,她娘可是来给她贺寿的,这姑娘却当众让亲妈难堪,可算是恶劣到极致了。


嫁给西门庆以后,潘金莲的本钱也只有脸,也白也美,就是没有富,经济上拮据,比起李娇儿,根本是穷酸,孟玉楼也比不上。那天的轿钱,到头来就是孟玉楼掏的,春梅后来给潘金莲打圆场,“俺娘是争强不伏弱的性儿,比不得六娘,银钱自有”。你潘金莲在西门府上经济上处于弱势,你苦闷,也不该就对亲妈如此发作啊?而她就那样发作了。


《金瓶梅》虽然是部了不起的长篇小说,可作者没有塑造个性解放人物的动机,也没有那样的客观效果。潘金莲作为主人公之一,只是对肉有自觉性,灵,她还是蒙昧的。可她贵在鲜活生猛,也许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陷入给予潘金莲社会学评价的误区,更不应该尝试为她选择标签。她就是她,真实而独特。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心武
出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子宫的秘密:妇科医生手记

王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毒蜘蛛之死(国内大奖书系)

冰波,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基础与实践

刘沛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8

特警部隊4-緝毒猛犬

孫慧玲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1] ¥23

妇女保健(修订版)

宋鸿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0

最新妇科速查手册

陈志辽,张睿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8

妇产科临床实习攻略

冯力民、贾晓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妇产科临床常见疑难问题及对策

廖秦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20

实用妇产科护理疑难问答

陆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