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代天骄,更是世界历史上版图最大帝国的缔造者

2016-08-26作者:[德]约阿西姆·布克汉森 著编辑:新世界悦读


当一个游牧民族里的一个小部落的年轻首领每天还在为生计发愁时,某一天,在亚细亚广大荒原的某一地点,他忽然下定了决心,要为他本人及其民族出发,向世界进军。五十年后,他双目瞑闭,为几个儿子留下了空前绝后的任何人都未曾有过的广大帝国。事实上,当年成吉思汗开始建功立业的时候,他所在的那个未来将取得世界的民族还未真正形成。身为孤儿,且还在半童年时代,他除了卓绝的意志、坚忍的毅力,以及对其使命不可动摇的信心之外,一无所有。然而,他却受到了大家的攻击:从他的乡邻到部落的同伴,个个都像对待牲畜似的侮辱他,他的年轻妻子被掳走了,他仅有的几头羊马也被偷走了,即便拥有数百万臣民的强大的皇帝、王公,都不会对他留情。这个小子,这个荒原中被人轻侮的没出息的人物,那时还不知道那些后来成为其属部的王国及它们的名称,未来他却使它们一一降伏了。许多知名的王公贵族,往往是在他们的王位即将倾覆的时候,才知道了他的名字。


没有哪一个被冠以“世界征服者”的人物的成功,比成吉思汗更艰难了。阿提拉(Attila),这位被成吉思汗尊崇为祖先并成为他后来争取统治权的合法凭据的人物,曾带领大量人马涌入西方,但最终被别人所征服。凯撒曾利用罗马政府国家机器,运行绝佳的组织,但一到他染指皇冠的时候,国家机器便反过来把他打倒了。拿破仑跨上革命的战马冲锋陷阵,但武装他的最精锐队伍的头脑的,是一七八九年的思想,那并不是由他创造出来的,败北后的他只能以俘虏的身份残存世间。亚历山大是最类似于成吉思汗的,他从其父亲手里承袭了世界上最精良的军队,但他自己不过是一介武夫,且短命而死,在他死后,他的帝国不过维持了百年即告颠覆。而成吉思汗的子孙,在成吉思汗死后一百年里,依然无可否认地统治着当时已知世界的五分之四的土地。


战败的拿破仑说过一句名言:“亚细亚需要一个人物。”这句话在六百年前已经被成吉思汗实践过了。



事实上,历史上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奇事。这并不是宽大的上帝愿将地球奉送给这个伟大的蒙古人。在一个天资卓越的人看来,政治不过是玩弄某些技术手腕而已。那些有野心的、有美好理想的,又有着不平凡的偏好的人物,往往就能成就非凡的功业。如果我们只看表象,或许会觉得成吉思汗所遵循的攫取强权的路径是不合理和不可思议的。但事实上,它比任何事物都合乎逻辑,都有计划。成吉思汗的成功秘诀正是着眼于可能的条件,他的一切计划都是建立在可能存在的条件的基础上的。


成吉思汗几乎是白手起家开始创业的。他仅靠着最贫乏的土地锻炼了他的子民,并逐渐取得了主宰的地位。他起先并没有扩张的行动,最初也没有复杂的理想,更没有完整的军队和国家的建制。但是他的创业也并不是凭空而来的。他绝不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和一个侥幸行险的人。


的确,成吉思汗是创造历史的人物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其中最伟大的人物。成吉思汗明白,时势造英雄。他感谢历史的赐予,而且力求顺应历史,去诠解它的意义。他自我定位为历史的传承人和历史的执行人。时势延展了他的根基,培养了他的力量,他并不是一个毫无来历的篡夺者,历史是靠他来维持的。必然,他的创业根基比寻常的更深远、更深邃。而他追溯源这种根源所能遵循的路径也必然是更难于认识的。如要寻觅统治世界的锁钥——这个锁钥是为知道如何应用它的人而设的——则必须靠一个非常的人物。越是有着高强手段和灵敏脑筋的人,越是需要借用某些幻术者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有时足以明察宝藏的深穴和不可见的暗流。


亚细亚大地上的“宝藏”与“暗流”,在开始的时候,不过只是梦幻而已,并不十分确切。那是伟大过去的半神秘的传统观念,人们认为中亚细亚游牧民族的“千年王国”确实存在过,并且应当重新实现。传统观念与梦想便成为成吉思汗天才政治的可能条件,他顺应民心,要将这一理想付诸实践。已死的过去与将生的未来成了他为之奋斗的现实依据。


德国有一位浪漫作家曾说过:“没有梦想力的人,就没有生存力。”务实的政治家成吉思汗在一个没落的和自相摧残的民族当中,不仅有着将本民族统一与发扬光大的梦想,还有着逐步实现这些梦想的力量。成吉思汗的血液中,燃烧着他的民族特有的不屈的信念,最初以火与剑对待过他的民族,现在不得不承认他在这个民族中的伟大地位。他有着远大的梦想,又有着实现梦想的强大力量,所以,荒原上的无家可归者摇身一变成为了“成吉思汗”(即最强大的君主或万汗之汗)。他从血统中所得到的遗传,也极大地增加了其致力于本民族发展壮大的自觉性。


而且,成吉思汗一刻也不曾忘本,那是他可资创业的唯一条件。他一手推翻了世界,但唯一不敢丝毫更动的是:他的民族的习惯与法则。他曾冷酷地使亚洲服从于他的约束,犹如他自己服从于这个法则的约束一样,哪怕有时必须偿付肉与血的代价。出身于已延绵了千年的习惯的民族里,他是一个兼有热血与理性的保守者。在他弥留之际,他对儿子们所讲的最后几个字就是:“遵守法则!”他的儿子们遵守了法则,帝国便安如磐石,并且疆域得到扩展,国力强盛如旧。但一到他的孙子们那里,他们违背了法则,帝国便瓦解了。


如果我们撇开成吉思汗成长的自然环境和那里的民族习性,那么,我们就无法真正认识成吉思汗了。与其说他是一个个体,不如说他是一个种族和一种游牧生活下的超人的化身。在他身上,集合着——这当然是历史上的最后一次——纯正中央亚细亚游牧生活的所有精华,这种生活方式已经达到了很先进的程度,因而使整个世界的面目发生了巨变。世界的均衡从而一度中断,历史似乎要追随一条新的路径,即反对定居民族,反对农业民族,反对“文明民族”,而偏向于时刻行进的野蛮民族,偏向于游牧民族。


然而,已经太晚了。正是这个“失之太晚”便成了成吉思汗的计算里唯一的错误。实际上,这个错误也是他个人所不能纠正的。即使他成了像上帝那么强大的人物,唯一、独尊的志愿也只能一时掌控时代的车轮,而不能永远逆转时代的潮流。哪怕是最大的难关都渡过了,游牧者将整个大地变成遍布牧群和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人的帐篷的草原的梦想却不可能完成。蒙古人毕竟人数有限,随着征服地区的扩大,必然会精力分散。这样的结果是,一次次的远征最后变得似乎徒劳无功、空费心血。敌人在第一次奋击中所不能以武力得到的,却在蒙古人经过长久战争,精力被消耗后得到了。文明则作为更高级的武器攻击着成吉思汗的后人。此时,蒙古人的明哲精神却消泯于亚细亚各种宗教的纷争中了。纵欲和酗酒消耗了蒙古人的精髓,到最后,他们抛弃了法则,而这个法则恰是唯一赋予他们力量和在他们马蹄所到之处保护他们的祖国的法宝。到最后,成吉思汗的思想被违背了,他创业的根基不存在了,成吉思汗“必须区别蒙古人与被征服者,并使蒙古人稳居统治世界的地位”的原则必然只能是妄想了。此后,无论他们是当时就被打败、被赶走,还是如在印度和俄罗斯那样,还能在外国的宝座上维持好几个世纪,并从北冰洋到了赤道,还打了许多胜仗,实际上这两者是没有根本差异的。他们已不是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人了,他们丝毫不记得他们的大首领和创业人当初所嘱咐他们的伟大任务了。



成吉思汗及其后人的历史是中央亚细亚游牧民族所主演的惨剧的最后一幕。这个民族在前后一千多年中,曾离统治世界仅有一步之遥。在十三世纪,在一个天才领袖的超凡毅力的领导下,他们又一次进行了一番惊人的扩展。在他们的地位登峰造极的同时,他们自己也消耗殆尽了。他们征服了世界的广大地区,并使世界经济、文化、军事等得到催化,世界的格局和文化交融从此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这一出惨剧的演出地点在亚洲。白种人不过只感受了一番轻微的痛苦,颠摇于地狱的门口而不曾亲身经历。由于民族分化政策等点燃了亚洲各地人民的反抗烽火,成吉思汗缔造的世界帝国的命运,便在这场复杂的政治、宗教、文化斗争中确定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德]约阿西姆·布克汉森 著
出版新世界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最后的帝国:沉睡的与惊醒的“满周国”

(德)柯德士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9

日不落帝国金融战:伦敦金融城的前世今生

李俊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8

科学你我他

阿孜古丽·吾拉木,张德政,马月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智商只占七分之一——哈佛为什么录取他

朱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让历史有“实践”——历史人类学思想之旅

张小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世界是随机的——大数据时代的概率统计学

李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人生必读经典:涵盖经济、哲学、历史、文化等方面的知识点。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5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