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我看赫鲁晓夫多灾多难

2016-08-30作者:权延赤编辑:陈肖晴

冬天早早就降临到这座散布在七个山丘上的苏联首都莫斯科城。12世纪中叶,尤里•多尔哥鲁基大公在莫斯科河畔修建的木造小城堡,终于发展成历代沙皇的宫殿。雉堞朱墙蜿蜒伸展于莫斯科河畔,二十座塔楼分布在三角形宫墙的三边,有高有矮,或方或圆,或多棱或多边,争奇斗巧。其中斯巴斯克塔、尼古拉塔等五座塔楼上装饰的红宝石五角星,昼夜红光闪耀,成为克里姆林宫和莫斯科的象征,并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成为苏联共产党及其领袖列宁和斯大林的象征,成为受压迫人民争取独立解放的象征。


 

然而,当中南海警卫局负责人王敬先来到克里姆林宫时,斯大林的形象已经由于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的秘密报告而黯然失色。苏联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地位,也远不能同斯大林时代相比较了。

 

毕竟,“个人迷信”被打破,赫鲁晓夫此举确实具有勇气和意志。现在,为了迎接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的到来,克里姆林宫的工匠们,正在王敬先的指挥下紧张工作。

 

华贵漂亮的席梦思床拆走了,换上了宽大结实又格外生硬的木板床。年轻美貌的女服务员抱走了华丽柔软的鸭绒被褥,又匆匆抱来里外都是白布的普通棉被褥。这是历代沙皇的寝宫,他们若地下有知将会作何感想?丘吉尔知道了也许会嘲笑毛泽东。丘吉尔访问美国,罗斯福总统邀请他住在白宫,下榻在林肯卧室。罗斯福说:“这是一件有历史意义的事,以后你就可以说你在林肯的床上睡过觉了。”然而,林肯是美国总统中最简朴的一个,房内安放的无疑是白宫里最不舒适的床铺。于是,白宫管家吃惊地发现,丘吉尔就寝半小时后,忽然身着一件老式睡衣,拎着手提箱,踮着脚尖,贼一样从林肯卧室溜出来,穿过大厅,溜进了皇后卧室。皇后卧室装饰华丽,而且有一张非常舒适的床。丘吉尔知道那张床。事后,丘吉尔向管家嘟哝:“什么有历史意义的床,叫它见鬼去吧。丘吉尔不能在一张不舒服的床上度过一夜。”


 

当然,毛泽东也会反讥丘吉尔。无论如何,木板床要比席梦思沙发床对人体特别是对老年人的身体健康更有利。

 

这仅仅是反映一个生活习惯问题吗?

  

赫鲁晓夫对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是给予特殊重视的。他明白,苏联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地位以及他本人在苏联共产党中的地位,都是与中国共产党及其主席的态度密切相关的。他亲自检查接待毛泽东的准备工作。

 

赫鲁晓夫站在那张硕大生硬的木板床前,眨动着一双细小而敏锐的眼睛,转脸望着米髙扬,耸耸他那斯达汉诺夫工作者式的双肩,咕噜一句:“丛林里来的战士。”接着,他循着一种声响走进卫生间。三名工匠正在里面忙碌,将那个髙级坐式马桶的四周垒髙,与坐桶成水平面,并修出台阶,于是,坐桶改成了蹲坑。

 

“蹲着大便要更舒服些吗?”赫鲁晓夫耐不住一刻安静,患有多动症一样踏上蹲坑,试着蹲一蹲。他的过于隆起的肚子妨碍他蹲稳,压迫得他有些气喘地说:“年纪大了的人该怎么办呢?”只说了这一句,脸已经憋红,忙在工人的帮助下站起身,拍拍大腿,说:“都有蹲不下来的一天。”

 

检查就这么结束了。北京那边来电了,他匆匆地离开了这套改建中的沙皇寝宫。

 

玄鸟去,鸿雁过,嘹嘹呖呖声霄碎。

 

太阳升起来,红霞映天,金辉洒地。10月末的这几天,正是北京人去香山看红叶的好日子。


 

苏联驻华大使馆里,尤金早已忘记香山的红叶,守在办公室里,时而踱步,时而从桌上抓起几份材料翻几页,时而拿起电话要中共中央办公厅,询问中共代表团的行程等有关情况,接着又用密码向莫斯科发电……他明白这次莫斯科会议的意义非同一般。

 

斯大林逝世后,在苏联和苏联共产党内还没有一个大家公认的领袖。想当领袖的人是有的,谁呢?伏罗希洛夫、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都没有什么大的政治野心,米髙扬是位好好先生,不愿意看到任何同事倒霉。马林科夫固然是斯大林选中的接班人,可惜是位秘书出身的意志软弱的人。他永远是个秘书材料,不能代替统帅。莫洛托夫无疑是最老资格的出类拔萃的人物,国际声望也很髙。但是,他仅仅是外交方面的优秀人才,没有驾驭全局负责全面工作的经历和能力。

 

那么,还有一个赫鲁晓夫。苏维埃主席团的成员们都曾经看不起他。布尔加宁曾经翘着山羊胡子嘲笑他是未经琢磨的乡巴佬。贝利亚挖苦他是“我们的土豆政客”,卡冈诺维奇说他是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和训练的“幸运儿”,马林科夫总理和莫洛托夫外长用藐视的口吻索性送他一个绰号:“一钱不值”。


 

结果呢?

 

曾经不可一世、令人胆战心惊的“政治杀手”贝利亚被“我们的土豆政客”逮捕并迅速枪决了。卡冈诺维奇被他亲手提拔起来的这位“幸运儿”放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干些无须受教育便可胜任的粗活。马林科夫被这位“一文不值”送去西伯利亚管理一个小发电厂。莫洛托夫则到外蒙古与乌兰巴托的外交官们碰杯去了。伏罗希洛夫和布尔加宁虽然保住了荣誉地位,却也只能在这位他们所藐视的人物身边服服帖帖。

 

他们都低估了这位童年时代给人放过猪,一天赚两个戈比,顺着职务的阶梯幸运地爬入克里姆林宫,又常被斯大林拿来当作酒席宴上耍笑的对象的尼基塔•谢尔盖维奇。当他按照斯大林的提议,在一些党的髙级官员面前不得不蹲下沉甸甸的臀部,让硕大的肚腹委屈地忍受着压迫,洋相百出地踢出脚后跟,跳民间舞蹈时,尽管脸上仍然保持着愉快谄媚的表情,可他的内心已然开始暗暗地打定一些主意。以后的事实证明,他绝不只是一个最粗俗的未经琢磨只知道出洋相干重活的粗鲁汉,而是一位具备着政治家的敏捷智能、为达到目的坚靭不拔的精神和攫取权力的顽强意志的人物。就是他毫不手软地剥去了“我们的父亲”斯大林的神圣外衣,勇敢果断而又卑劣极端地、急剧而又决定性地改变了历史进程。

 

斯大林逝世后,苏联最髙领导层中那种暧昧的形势渐渐澄清,立于主宰位置的人物显然是这位赫鲁晓夫了。但是,共产主义运动遭受了挫折。波兰和匈牙利都出了乱子,赫鲁晓夫不但需要在苏联党内巩固已经取得的地位,而且必须重新确立苏联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地位。


他的苏共大路线急需获得中国共产党及毛泽东本人的认可。


 

粉碎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谢皮洛夫等人的“反党集团”之后三个月,他又顺利地解决了帮助他上台的国防部长朱可夫元帅。这还是十几天前的事情。再过几天就是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纪念日。这是最好的机会,召开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以及六十四个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这次会议不但将为他提供一个讲台,而且还能提供一个广泛交流协商、解决一系列问题的范围广阔的活动场所。

 

毛泽东常常感叹自己进城后搞不了真实的社会调查,他说:进城前我搞社会调查可以了解真实情况,进城后越来越困难,人们都认识我了,只给看好的,不给看坏的。我的动静又大,这里刚要动动腿,那边早就给你粉饰好了。由于这个原因,毛泽东建议他的警卫中队的成员要来自全国各不同专区和县,一方面担任警卫,另一方面搞调查研究,调查结果直送毛泽东本人。他说:“这些人搞调查的路费由我来出。”他用稿费来支付警卫人员休假探亲搞社会调查的全部费用。

  

毛泽东向前散步,朝南海走,吸着烟回到一度中断的话头继续说:“伏老要我早起早睡,这个意见很好,可我已多年不这样了。不过,如果真能按太阳的规律去作息,倒是件好事。”

“伏老是个好人,还抱起我们的孩子照了相呢,还有他的儿媳妇,一起照的。”李银桥在侧后尾随着说。另一名卫士跟着说:“他还去参观警卫团。一进连队宿舍就立正敬礼,说:‘红军战士伏罗希洛夫前来报到!’

“是吗?嗯,他是老红军,斯大林的老朋友,打过不少仗。”毛泽东沿着南海走,若有所思地沉默片刻,忽然问李越然:“你见过几次赫鲁晓夫?”


“除了1954年他来那次以外,跟总理和彭真同志出访时也接触过几次。”



“你熟悉这个人吗?”


“不熟悉。”李越然回忆着,说,“挺胖的,不过身体像是挺强壮,说话走路显得挺有劲头。有时候兴髙采烈,性格很开朗,有时候也发脾气,跟他们自己人发脾气。眼睛一瞪,莫洛托夫就把脸扭开,不理他了。那时候我就感觉他们有点那个。他心里有火时喜欢眯着眼瞧人,好像瞄准射击似的,接着猛一瞪眼就喊起来。他挺能喝酒的,总理喝不过他。可是他喝了酒就吵吵嚷嚷,不像总理,越喝酒越风度潇洒。赫鲁晓夫不大善于控制自己,很敏锐,但是不够冷静。总理敏锐又冷静,而且举止髙雅,注重礼貌礼仪……”


“华夏就是礼义之邦。”

“赫鲁晓夫放过猪,当过煤矿工人。”

“你还是知道一些他嘛。”

“是他自己讲的,总之我说的都是表面。”


毛泽东在待月轩旁停住脚步,转身往回走。他带着回忆往事的神情说:“1954年9月他率代表团来北京,办了几件事还是不错的。移交中长铁路、旅大港和新疆的几个合营公司,还请中国派遣工人到苏联去参加工作。”


毛泽东吮吮下唇,不再说话。他眼前出现了那个身围肥宽,两腿粗短,走路没有节奏的苏共第一苏记。这位第一书记举止朴拙,不拘小节,但是那张圆脸上,厚嘴唇、坚实的额头、獅子鼻和髙颧骨确实又有一种生气勃勃的劲头。有时他还是坦直的。毛泽东评判着回忆三年前的那次会面和交谈。当时,毛泽东说:“感谢苏联党、政府和人民对中国的无私援助。”赫鲁晓夫听完翻译,立刻摇晃他那颗圆而多肉的脑袋:“不,不能说是无私的,而应当说是有私的。援助中国实际上也是帮助我们自己。中国强大起来就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



完全坦直吗?毛泽东嘴角流出一丝深奥莫测的笑纹,向波光闪烁的南海吐一口气。他曾看到那份国外发来的情报。赫鲁晓夫在1955年访问欧洲时,竟向联邦德国总理表达了他对“黄祸”的忧虑,私下建议要“联合起来对付黄祸”。什么“中国强大起来就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哟!斯大林是把苏联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由此出发来规定中国革命的步骤和内容。我没有听他的。但是斯大林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与帝国主义联合起来对付“黄祸”!


“无论中苏如何号称磐石般的团结,充满大俄罗斯主义的苏联是绝不会允许有同样强烈的民族主义传统的中国在它身边崛起的。”西方记者1952年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这些资产阶级政治评论家有时说话是入木二分的。


上次去苏联,我委婉地表示,希望要一些既好看又好吃的东西。毛泽东继续默默地想。我费了那么多心思和力气,才订了一个“好看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争到了“好吃的”六百万美元贷款——六千万(人民币)!只给六亿人口的中国贷款六千万!无论和美国给国民党的援助相比还是和苏联给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贷款相比,这个可怜的金额都只能充当尾数!


毛泽东的目光变得阴沉严厉。他们是不会放弃沙俄强加于清朝政府的不平等条约的。我们提出要求,也没指望他们能够放弃。但是我们要提出,这是原则。而且提醒他们:你们是欠了中国人一笔账呢!那么,我们要求贷款时,这个提醒就可以起一些作用。


可是我们还要公开说他们是“无私援助”。公开说,私下不说,这就是政治。


赫鲁晓夫还是比斯大林坦直些,或者说没头脑、少城府、爱放炮。斯大林是有私的,而且太精明。他想要我们的金子和钻石,想要我们供应他橡胶。我们说可以,拿贷款来,我们建好厂子和橡胶园,就可以用产品还你的贷款。他算算账不合算,告吹了。他又给我来电报要菠萝罐头,我回电说:可以,拿贷款来,我们建一个罐头厂,生产的罐头偿还你们的贷款。他又不干了。只有朝鲜战争他出了些钱,因为我们动手省了他和美国迎头相撞。我们保护了他们,还得说他们“无私”,斯大林就好意思接受这个“无私”的桂冠。



赫鲁晓夫也是有私的,但也不肯脱光裤子。他很懂得1954年的历史环境下,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对他和苏联的支持具有多大意义。他移交中长铁路等等,是讨我们的好,换取我们支持。他承认“有私”,他就主动。我说:“我们应该互相支持,只是我们还很穷,想多办点事,还力不从心。”他马上说:“我们可能比你们好点,但也很穷,战争结束后还没喘过气来。要讲无私还做不到。”这样一来,他就拒绝帮我们建学校,拒绝贷款帮我们修铁路……


现在他又遇到麻烦了。“二十大”“波匈事件”“反党集团”……他1954年邀请我去访问苏联,我没去。今年他两次请伏老相邀我访问苏联,我答应了。既然去,就要解决点实际事情……


毛泽东一路沉思走回菊香书屋,左右望望,“哼哈二将”还跟随在身边。有些话他是可以跟这两位身边人谈的,而且有必要。


“现在,苏联需要中国的支持,中国也需要苏联的帮助。”



毛泽东稍有停顿,改变说话的慢节奏,快速说出一句:“赫鲁晓夫有胆量。”


李越然始终望着毛泽东,注意聆听,他知道这些谈话的重要性。这些谈话表明毛泽东在现时历史环境中对苏联及赫鲁晓夫的基本看法和态度。而了解这些对他的翻译工作是极为重要的,在毛泽东访苏过程中可能会有即兴讲话,翻译在遣词造句、所用口气等方面,都需以此为参考。


李银桥替毛泽东点燃一支香烟。他跟着听着,将来与克里姆林宫卫队长及其他工作人员接触时,某些话该讲不该讲,该讲又怎么讲,先听过毛泽东的谈话心里就有了底。


“去年米高扬来,我明确告诉他,斯大林功大于过。他们采取的方式方法不好,缺乏全面的分析,缺乏自我批评,事前没和兄弟党商量。


不联系当时的历史背景、时代特点,简单地说成是一个人的罪行,这不对,不好。”


毛泽东深深吸一口烟,将烟气吐出,接着说:“赫鲁晓夫敢去碰斯大林,尽管他采取的方法不好,可是掲了盖子,搬掉了多年来压在人们头上的大石头。这确实需要点勇气。”


毛泽东忽而露出一抹浅笑:“赫鲁晓夫有胆量,这个人也能捅娄子。我看他多灾多难,将来日子可能也不太好过。”


毛泽东紧吸两口,将烟蒂摁在烟灰缸里,咳两声,结束道:“对他要适当支持,诚恳批评。”


李越然频频点头,见毛泽东又拿起一支烟,便小声劝说:“主席,少抽点吧。”



李银桥把毛泽东手中的烟从中间折断,只留给他半支:“还是一分为二吧。”


“一分为二是好办法。”毛泽东笑着吸燃烟,脸上又显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他的思想总是很活跃,一刻也闲不住。


“拍拍,太根儿。?(papertiger)毛泽东讲了一句英语。他是请了林克同志担任他的英文教员,学得很认真。他的目的不是讲英语,而是为了阅读西方报刊。他后来是达到了阅读目的,但始终不能口语,因为他的湖南乡音太重。当他“拍拍,太根儿”时,李越然竟忍俊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于是,毛泽东也笑了,笑得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小学生一样不好意思。李越然一下子觉得离毛泽东近了许多。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权延赤
出版四川人民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勤俭廉洁的毛泽东家风

孙宝义, 刘春增, 邹桂兰, 编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5

毛泽东品《庄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毛泽东品《论语》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5

毛泽东品《孙子兵法》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3

毛泽东品《孟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毛泽东品《韩非子及其他》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毛泽东品《老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1

风雅毛泽东

刘继兴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9

毛泽东《沁园春﹒雪》的传奇故事

杜忠明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1

毛泽东以诗会友

杜忠明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