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终端逐渐完备,文具是否会消亡?

2016-08-31作者:[英]詹姆斯•沃德 著编辑:Alphabooks

我们为何需要文具?为了记录、思考、联想,等等。然而,现在智能终端发展迅速,各种学习、记录类APP层出不穷。如小编常用这些——



其暗合了更加智能、便捷的趋势,节省下空间、成本。在这种趋势下,文具是否会消亡?


这个问题与纸质书是否消失有相似之处,詹姆斯·沃德(恋物癖的最高境界:他为文具写了本书)在《文具盒里的时空漫游》中给出他的答案,文具的不便捷性在这万物易逝的年代,不仅是怀旧,更代表了一种质感和可靠——


文具发展史就是人类文明史,这么说不算过分。两者的区别在于用沥青把木头黏在燧石上做手柄、形成一个简单的矛和百特胶棒胶水之间;存在于用来制作最早期岩画的颜料和圆珠笔墨水之间;存在于埃及莎草纸和A4纸之间;存在于在蜡板上写字的铁笔和铅笔之间。为了思考,为了创造,我们需要用笔记下东西,组织我们的思想。为了做那些事情,我们需要文具。

 


或者是——为了做那些事情,我们曾经需要文具。可现在呢?现在我们有电脑、因特网、电子邮件、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我们记录自己思想和想法的能力不再包括手写。我们可以在坐公交车时用手机打出快速便签,回到家打开笔记本电脑时就可同步查看便签。任何信息都可以在云端同步、索引、储存,并在无数的设备上即时检索出来,同时还有我们在旁边标记的东西。我们不会再翻箱倒柜只为了找到潦草记下一些东西的小纸片。不会再有潦草难辨的字迹、笔墨用尽、铅笔折断或者墨水污迹。只有一个流畅、无缝、高效的未来。

 

圆珠笔的前途如何?几年后,文具是否会消亡?似乎不可能。文具历史悠久,不会轻易消失。它只需重新调整,重新定义自己的用途。作家兼技术专家凯文·凯利曾称“技术的物种”是永生的;即使是看似灭绝的技术,在其他地方仍保持生机——不是与其他形式结合、改造成玩具或玩物,就是被业余爱好者和狂热人士保留下来。

 


电灯泡发明后,人们不再需要用蜡烛照明,但蜡烛并未消失——只是换了用途。它从技术转向艺术,如今,我们视之为浪漫之物而非可怕的火灾隐患。与CD或MP3相比,黑胶唱片容易破裂的缺点变成了温暖和魅力。想想拿着一本书、一叠纸、墨水和胶水的亲身体验与相应的电子书之间的区别。文具的缺陷——例如墨水可能留下污迹,笔记本上的纸容易撕坏——也是文具魅力的一部分。不像电脑上的文件,按个按钮便可不断复制分享,手写信件是独一无二的私人物品。即便只是在便利贴上写下一串电话号码,也是接触实物。实物很有意义。人们喜欢。

 

尽管我们正在步入数字时代,人们仍觉得实物可靠。软件设计师已使用拟物化设计——以另一种材料或形式复制一种物体的实体特征——很久了,用户能立刻明白如何操作新界面。视觉隐喻,例如放大镜代表“查找”或者螺母和螺栓表示“设置”都很容易理解。因为它们与我们真实世界的经历有联系,所以我们能理解。N. 凯瑟琳·海尔斯在她的《我们如何成为后人类》一书中将同形物描述成“临界设备,让一个概念集群到另一个概念集群之间的转换更加顺畅”。“桌面”这个词和它被人从传统办公空间复制到电脑屏幕是一个经典案例。1983年,苹果及其Lisa电脑系统提出了这个概念。在它发布之前,格雷格·威廉斯为《比特》杂志预测新电脑系统时,引用了一位电脑工程师的话,“电脑要处理文字、归档、收发电子邮件,要做所有事情”。之前,文档的建立、分发和存储都有不同的程序,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基础设备,但现在一个灰色的小盒子就能完成所有事情。

 


威廉斯这样描述桌面隐喻的价值以及它用“文件夹和报告之类可识别物体”来让用户确信他们的数据是安全的——它似乎在告诉你:“毕竟,电脑文件可能神秘消失,但文件夹、报告和工具不会。如果文件消失,还有符合逻辑的解释——你把它清理或者放到其他地方了。在两种可能中,情况仍然是可以掌控的。”

 

好吧,无论如何,通常是在你掌控下的。

 

除了桌面的隐喻,文具在拟物化设计之外也做得很好:回形针用来给电子邮件添加附件;信封用来表示有新信息;在图像处理软件Photoshop中会用到钢笔、笔刷、铅笔和橡皮;图钉在博客系统(Wordpress)中表示帖子;钢笔表示“写新邮件”;剪贴板和剪刀表示剪切和粘贴;记笔记的应用设计成像黄色拍纸本的样子;荧光笔和便利贴。不胜枚举。

 


这些视觉隐喻甚至能让某些过时的习惯以数字化的形式重生,让过时的形式延续下去——20世纪70年代,拉里·泰斯勒及其团队在施乐公司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创造了“剪切和粘贴”这种说法,我们现在仍在使用,尽管在现实办公生活中,从一页纸上剪下一段文字贴到另一张纸上的做法已经不复存在。类似的还有用一个老式电话听筒来表现智能手机中“打电话”的功能。

 

在史蒂夫·乔布斯的领导下,苹果公司的设计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拟物化设计。然而,随着乔纳森·伊夫取代史蒂夫·福斯托成为苹果人性化界面团队的领导,为了2013年IOS 7系统的发布,对真实世界设计元素的依赖有所缩减。微软的美俏设计语言用于Windows 8视窗操作系统和Window Phone手机操作系统,这一设计语言似乎有意与苹果过度使用的拟物化设计区分开来,转而致力于排版和干净、扁平的设计,这些才是“真正数字化的”。


 

我们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的拟物元素逐渐被更简单更扁平的设计取代,这其实致使我们更欣赏实物(真正的实物,不是披着皮革纹理的数码)。没有了拟物元素的支撑,在笔记本上书写和在平板电脑上输入的区别将更加明显。两者各有长处,但它们是为不同目的采取的不同行动。互不牵制,皆能繁荣。

 

所以,当人工智能打败人类智力的时候,那些急于宣告书写灭亡的人,或是期待技术取代传统书写的高科技拥趸,都不应兴奋过头。文具不会灭亡。文具产生于文明之初,不会在互联网之类勇敢的暴发户面前不战而败。而且,钢笔不会因为你进入隧道就突然写不出字来;没有人会因为铅笔没电而需要借充电器;在鼹鼠皮笔记本上写字,永远无须担心信号不好或本子会在你保存内容之前不慎摔碎。

 

钢笔未亡。钢笔永生。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英]詹姆斯•沃德 著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移动智能终端技术与测试

张睿 落红卫 李波 张沛 马群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84

夢想成真_人生是否有Take 2

桃默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0] ¥23

中国社会风习的百年变迁——百年中国社会风习变迁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九江学院社会系统学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6

营养配餐:你真的会吃吗?

万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0

会说话的植物

刘佳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4

会声会影视频编辑实战秘技250招

吕品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0

新思维作文55课——会说话就会写作文

刘殿学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