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法官嫖娼那点事儿

2016-08-31作者:许石林编辑:陈肖晴

唐宋以来,均设有妓乐,分宫妓、官妓、营妓、家妓,分别服务于宫廷、官府、军队和私人家庭,明朝至宣德帝时,依然保留着。此处所谓妓,是指在乐籍的乐妓,不是卖淫的,其功能主要是表演歌舞、奏乐,类似文工团。但是,比文工团团员惨的是,乐妓地位非常卑贱,属于牛马一样的财产。既如此,作为妓,主人或官员老爷要让你侑酒陪睡,一般妓女很高兴从,因为这样有好处,甚至能改变地位一宋孝宗的杨皇后就出身乐妓,她的妈妈张氏就是宫妓,后来外出嫁人。这女孩出生后,长得非常漂亮,又聪明懂事,被皇太后看上了,养在身边,长大了,就配给孝宗,后来当了皇后。


五代时期的名画《韩熙载夜宴图》,等于是皇帝派人偷拍大臣韩熙载家里饮宴的情景。韩熙载当时遭朝廷猜忌。他无奈,只好夸张地饮酒作乐,每饮酒必有官妓佐酒。那些喝多了的官员客人,看上了某个妓女,要跟这个妓女睡觉,韩熙载还给妓女与这些官员睡觉提供方便,不仅提供方便,他还变态地带着其他官员和妓女,隔着窗户看别的官员与妓女做好事。可以说,韩熙载家就是个淫窝。韩熙载以此自污求保,皇帝看了侦査员顾闳中偷拍(画)的《韩熙载夜宴图》,对韩熙载这种没出息的放纵非常放心,因为他显然已经彻底堕落,自暴自弃了,没有政治抱负和人生理想了。


 

大宋的死敌金朝,也有官妓金朝的大法官、御史大夫合住,有一次出差路过宿州,当地官员牙虎忽招待合住,让歌妓侑酒伺候,晚上还让这个妓女陪大法官睡觉。大法官通常嫖妓都不花钱,自然有人埋单,或是嫖霸王娼,不给钱。但是,这次大法官合住次日清早起来,吃完早餐就要告辞,牙虎忽带着人来了,说:大法官,你昨晚睡了我们的歌妓,还没给钱就要走啊?合住很愕然。牙虎忽说:大法官你愣着干什么?没钱是不?不可能啊!说着,就动手翻大法官的行李,拿了几件值钱的丝绸衣服,说:得!这个就当大人给歌妓的嫖资吧。大人今后外出,一定记得带钱啊!不要睡了人家女孩还不给钱,作为一个有身份的人,这样太掉链子了!牙虎忽一顿侮辱,气得合住说不出话来。不过,至此,朝廷的官员路过宿州,都不敢住宿,甚至能不去宿州就不去。这样,宿州少了很多政府接待的麻烦。

 

明朝初期,那个非常有名又非常有才的大学士解绪就给朱元璋上书,要求撤销官妓,以其“非人道所为”。但是,朱元谭没有听他的。到了明朝第五代皇帝宣宗朱瞻基即宣德皇帝在位的时候,官场的风气已经很坏了,官员宴饮聚会,没有妓女三陪,就不算时尚,不算体面。至于官员集体狎妓、买春,那是很普遍的。狎妓、嫖娼,还都在政府公务接待的酒楼、宾馆。


 

明代有个叫谢肇浙的记录了明代娼妓的情况,他写道:“今时娼妓满布天下,其大都会之地,动以千百计。其他偏州僻邑,往往有之。终日倚门卖笑,卖淫为活。”妓女十分活跃,有的甚至都搞到寺院里去了。

 

宣德年间,都御史刘观因为和其他衙门的法官们集体买春、嫖娼,以贪淫之罪,被撤职査办。

 

都御史是干什么的?权力非常大,其“职专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凡大臣奸邪、小人构党、作威福乱政者,劾;凡百官猥茸贪冒官纪者,劾;凡学术不正,上述陈言变乱成宪、希进用者,劾”。简单地说,其权力就相当于现在的中纪委兼最高检察院。作为皇帝的耳目,不仅管官员,可以说京城的各种风气都归他管,当然,他的职责是管官员,百姓是看官员的样子的,管好官,百姓就自然风从向化了。所以,天下官员闻都御史之名无不两股战栗,魂飞齿震。

 

这样的官员,应该是天下官员的道德风纪的楷模才对,就是说,你是执法者,别人犯错误,你不能犯错,或者说,你应该是最后一个犯错误的。比如,别的官员狎妓、嫖娼,你就算把持不住,也应该是最后一拨召妓的。

 

可是,这个刘观大人玩得很疯狂,吃饭必宴会,宴会必召妓,自己嫖妓不算,还带着其他法官一起嫖娼。


 

刘观的事被举报,告到皇帝处,皇帝命有司劾査。刘观开始狡辩说:我们没有发生性行为,就是按摩了一下。

 

宣德皇帝对此十分忧虑,很生气,他召开干部大会,做了重要讲话,说:喝酒,是人之常情,朕从前之所以没有禁止,正因为此。但是大家都是读书人出身的干部是士大夫士大夫最基本的修养还用朕说吗?你们各人心中应该有礼义廉耻管束着并且相互激励,不让彼此堕落。有了这些修养卑贱的妓女,你们怎么会去亲近?怎么会去集体买春、嫖娼?现在,这种风气非常坏,以刘观为典型,非常过分!你是纠察官员风纪的,你是执法者,怎么能带头干这种事情?看来,现在不彻底禁绝娼妓,整顿官场风气,天下的礼俗就要被刘观这种贪淫之人搞坏了。(“饮酒,人之常情,朕未尝禁。但君子当以廉耻相尚,倡优贱人,岂宜亵狎!近颇闻此风盛行,如刘观辈尤甚。每赴人邀请,辄以妓自随,故此辈仿效,若流而不返,岂不大坏礼俗!”)

 

宣德帝将刘观查办,让人推荐新的都御史,于是,一个中国文化史上相当重要的人登场了,他就是顾佐。顾佐为人刚棱不挠,守正嫉邪,吏民皆畏惧,贵戚为之敛手。他提出一个重要的建议,就是将全国的歌妓全部禁绝。从政令上禁绝之后,官员们就不敢明目张胆地叫歌妓侑酒侍宴,更不敢公开嫖娼了。同时产生了一个新玩意儿:中国戏曲开始迎来一个全盛的男旦时代。


 

宣德皇帝对百官进一步说:官员为人要洁身自好,办事要竭诚公正,公生明,廉生威,别怕别人举报你。现在官场的风气坏得令人害怕,大家不是比谁更廉洁,而是比谁更肮脏。别人是禽兽,自己非要禽兽不如,否则就吃亏了似的、很委屈似的。这是什么逻辑?这样下去怎么行?朕知道,现在不少官员也抱怨,说民间情绪对官员们有误解,民间有浓厚的仇官情绪,凡是官员干的事都说不好。官员往东,民间往西。这种情绪当然对官员是不公的。


但是,我们想想,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论语》中,子贝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意思是说:桀纣那样的残暴荒淫之君,他们未必做过像书上说的、戏里唱的那么多惨绝人寰的坏事,但是,大家把他们塑造成了千古残暴荒淫的形象代言人。这就是告诫读书人,要修养向上,当官要一心为国为民,夙兴夜寐,忠诚公正,不能甘居下流,不能做坏事,不能贪污荒怠,否则什么坏事,尽管你不一定做过,但是人们都会认为你一定做了,因为这种坏事就是你这种人才能做,你有条件做嘛,你有条件腐败嘛。到最后,连狗拉的屎都说是你拉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许石林
出版鹭江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法官行为与涉诉信访研究

宋心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管理会计那点事儿——用数据支撑决策

吴文学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Java程序员,上班那点事儿

钟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6

事业单位,那点事儿

倪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0

你是那人间四月天

林徽因,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0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 . 3 ,小阿卡那王国的十二天

李榕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1] ¥6

农业内部审计那些事儿

甘德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你不知道的美国那些事儿

一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澳洲留学的那些事儿

秦岭,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小七家的猫猫事儿2

杨小七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