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的感情博弈中,胜利者靠的是肉体还是真心?

2016-09-01作者:刘心武编辑:书问

我们都知道了《金瓶梅》中的潘金莲,这个艺术形象塑造得好,可她毕竟是从《水浒传》里挪移过来的,在《水浒传》里,她的个性已经鲜明地展现了出来,这才叫《金瓶梅》里的潘金莲形象更加扎实。可咱们也说到,《金瓶梅》有三个女主角——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今天咱们说说李瓶儿。作为《金瓶梅》里的第二女主角,李瓶儿完全是笑笑生的独创。尽管论书中的篇幅,李瓶儿只能算个第二,可论在西门庆心里的地位,李瓶儿可是当仁不让的“第一”。没有“瓶”,整部《金瓶梅》是撑不起来的。



作者在书里是这么交代李瓶儿的:她生在正月十五,来贺喜的送了一对鱼瓶,故小字瓶姐。李瓶儿先是被送去梁中书府上当小妾,可他老婆好妒,动不动就给妻妾打死,她老婆的爹又是朝廷大官儿,这事谁敢吱声?不过,算李瓶儿命好,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当小妾,没被打死。怎么回事?倒不是梁中书他老婆格外开恩,而是还没妒忌到李瓶儿头上,半路杀出一个李逵,把梁中书全家一锅端了,杀个干净,府里剩下的人各自跑路,李瓶儿这才安全脱身,跟着养娘上东京投亲了。


要说这李瓶儿怪有脑子的,临危不乱,别人都想着保命为大,可李瓶儿不啊,她人走的同时,还从梁中书府上带走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到了东京,李瓶儿嫁给了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这花太监后来任广南镇守,就一并把花子虚夫妇带去,后来告老还乡,所还之乡,就是清河,还恰好住西门庆隔壁,你说这事赶巧的。等花太监死了,花子虚整个就变成了一NEET,烂泥扶不上墙,仗着有花太监的遗产,成天吃喝嫖赌,泡在妓院里不回家,这不等于叫李瓶儿守活寡吗?


再说西门庆,他在清河县“热结十弟兄”,花子虚就是其中之一。“朋友妻,不可欺”这事儿,可是连小屁孩都懂的道理,但西门庆跟李瓶儿不管这些。趁花子虚泡在妓院的空档儿,西门庆就翻墙到他们家,跟李瓶儿私通。这还不算,他把李瓶儿的两个小丫头迎春、绣春也一并都收了。李瓶儿甚至拿出花太监留下的,宫中传出来的春宫图,跟西门庆看着照办。



这你该问了,西门庆如此放肆,把潘金莲放不放在眼里啊?奇的是,西门庆对潘金莲根本不保密,因为,想瞒也瞒不住啊——潘金莲就住在花园里,西门庆要从这边花园翻墙到隔壁,就在潘金莲眼皮子底下。人家不但不瞒着,西门庆还跟潘金莲讲述他跟李瓶儿幽会的种种细节,甚至把春宫图拿回来,跟潘金莲共同欣赏。拜托,这又不是毕加索的画作,值得你们再三传阅,真是够了。潘金莲这时候为什么不嫉恨李瓶儿呢?李瓶儿此时还不成气候,更没有被西门庆娶进门;潘金莲也不傻,她知道就西门庆那个秉性,不可能不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与其让西门庆染指自己不知道底细的女人,不如就让西门庆跟邻居玩玩,况且每次幽会回来,西门庆还跟自己汇报呢不是?


再说后来,花家兄弟争夺花太监的遗产,这花子虚被拘押,李瓶儿没办法,只得求西门庆帮忙了。西门庆也爽快,路子挺实在,一来就找上东京开封府杨府尹,这人可是蔡太师的门生,蔡太师是当朝天子面前说得上话的人;李瓶儿呢?拿出六十锭大元宝,共计三千两,给西门庆去打点。事不从人愿啊,到头来花子虚的官司还是输了,把银两、房舍、庄田都赔掉,西门庆用李瓶儿提供的资余干脆买下了隔壁花宅,花子虚跟李瓶儿迁居狮子街,花子虚得了伤寒,就死在那里。



没了花子虚,李瓶儿和西门庆之间可算是没有了障碍。李瓶儿借为潘金莲庆生,主动到西门府上拜访;姑娘挺会来事,努力给西门府上的婆娘留下好印象。李瓶儿还特别笼络潘金莲,她注意到潘金莲房里有个叫春梅的丫头,这丫头不一般,是西门庆用过的,李瓶儿就主动送她首饰,春梅果然高兴。


等到了灯节,李瓶儿邀吴月娘与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到她家观灯,她家宅子虽然比不上西门庆隔壁的花宅,不过到底是门面四间,临街是楼,后墙外是乔皇亲花园;几位夫人在宅院临街的楼上看灯,气氛挺融洽的。在这种情况下,西门庆摆明了说要娶李瓶儿做六房,吴月娘等人也只淡淡劝他:不说李瓶儿孝服不满,又是朋友的老婆,你还买了人家房子,收了许多寄放的东西,“倒没的惹虱子头上搔”,“奴说但是好话,赵钱孙李,你依不依随你”。西门庆举棋不定,又去跟潘金莲商量,潘金莲就献出缓兵之计,让他跟李瓶儿说,花园合并,盖楼的事儿还没完工,现在挤过来住着,不是办法,还是等楼盖完了再过来为好。于是西门庆就跟在狮子街盼嫁的李瓶儿说,等房子盖好,装修完,一定来娶她,李瓶儿就这么眼巴巴地等着了。这事儿到了现在,超出了潘金莲的预料,原以为李瓶儿无非就是一个情妇,可这都要娶进门当老婆了,看来自己跟李瓶儿的宫斗戏码,只是早晚的事了。



笑笑生写的这个李瓶儿,尽管挺懂床上那点儿事,可她更渴望的,是一个好男人给自己归宿,所以在刻画上,李瓶儿跟潘金莲根本是截然不同的。提起潘金莲,大家直皱眉头,忒魔性了,可李瓶儿不一样,她身上有更多普通女人的特质,表现出来女性对于男性给予保护的期盼。可以见得,李瓶儿这样的女性一旦嫁对了人,必然温驯顺从,在夫妻之事上也不会过度索取,不争风头,是可以过日子的类型。


在言语方面,潘金莲跟李瓶儿的差别也是显而易见。潘金莲牙尖嘴利,听她说话跟吃了麻辣烫似的,还是加醋的那种,语速快不说,说起来还不带停的。李瓶儿不一样,谦让平和,甜糯温润,让人舒服。比如吴月娘一行人到她住处去看灯,吴月娘要先走一步,她挽留,却是先拿大银锺递给李娇儿,说道:“二娘好歹吃一盃儿。大娘,奴不敢奉大盃,只奉小盃儿罢。”于是满斟递给月娘。翻遍整本书,潘金莲也没给过李娇儿这种面子啊!李瓶儿就很周到,不薄二房敬大房,而且,既然吴月娘宣称过“我又不大十分用酒”,那当然还是一定要敬酒,但是细心地只奉小盃。



西门庆娶李瓶儿,必须是赚了,人财两得。李瓶儿从梁中书家逃出来,就顺走了不少珠宝,嫁给花子虚以后,又从花太监那里继承了许多宝贝,除了金银,书里还交代的财富包括: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沉香、水银、胡椒在那个时代都是稀罕物,用途也广。这些东西被写进书里,也证明了商品经济的繁荣,流通的畅达,以及社会需求的多样。


待李瓶儿熬到孝服期满,在狮子街盼来了西门庆,西门庆问她花大两口子来过时说了什么,李瓶儿说把亲事跟他们讲了,花大满口说好,一句闲话都没有。当时西门庆宅院的花园与原花家花园合并,接续潘金莲的三间房,给李瓶儿盖的三间楼房也已完工,真是万事齐备,只欠东风,剩下的事情,无非就是择一吉日,西门庆将李瓶儿人财两收,但是,笑笑生往下写,却突生跌宕,那李瓶儿没多久竟嫁给了别人——怎么回事呢?咱们下期再说。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心武
出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如果有来生 还是做记者

范敬宜新闻教育奖组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4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那一塊錢:為新一代老師和同學創作的感情故事

胡燕青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1] ¥23

这段感情只对你我有意义

凉月满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天黑请闭眼——生活中的博弈游戏

刘绍明、杨大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合作博弈与和谐治理——中国合和式民主研究

彭宗超、马奔、刘涛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我国假释制度的博弈分析

杨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5

基于随机博弈模型的网络安全分析与评价

林闯、王元卓、汪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0

中国流——改变中外企业博弈的格局

熊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信用的博弈演化研究

龙游宇, 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