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喝醉了酒当上的皇帝

2016-09-02作者:王立新编辑:陈肖晴

正月初四凌晨,赵匡胤还在呼呼大睡。据说他昨晚喝高了,到现在还没醒酒。作为三军统帅,带兵出征,似乎不应该这样。不过这倒符合赵匡胤喜欢喝酒的习惯,这不年还没过完嘛!把伟大领袖和杰出人物都当成完人,或者活着的石头,这是不应该的,也是不人道的。赵匡胤过年喝点酒,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过年要是喝点儿酒,都不希望别人说三道四吧!可是赵普和赵匡义,还有李处耘和楚昭辅等,好像都很清醒,没有明显的喝酒迹象。那么赵匡胤昨晚是跟谁一起喝的酒呢?自斟自饮,把自己灌醉了?一个人喝闷酒,似乎不太符合赵匡胤的性格。看来这件事,将来还确实需要考证一番。

 

赵匡义和赵普叫醒了赵匡胤,想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可是赵匡胤刚从床上爬起来,兵将们就已经拥到了临时帅府的卧室门口。

 

站在门外的兵将们异口同声地向里面高声大叫:“诸将无主,愿册太尉为天子!”还没等赵匡胤作出回应,兵将们已经忍不住,冲进屋里来了。不容分说,就把一件不知什么时候就已准备好了的黄色锦袍,强行套在了赵匡胤的身上。也不管穿得端正与否,全体将士就一起下跪,山呼万岁起来。紧接着,全体将士就像绑票一样,簇拥着赵匡胤,把他扶上马背,吵吵嚷嚷、闹闹哄哄,裹挟着赵匡胤,一路赶回汴京开封来。


 

赵匡胤见此情景,心里一阵惊悸,赶紧勒住马头,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大家一下子愣住了,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匡胤勒住马的缰绳,严厉地对大家说:“众位只为贪图富贵,把我撂在今天这个尴尬的地位。现在我有号令,你们愿意听从,我就当皇帝。如果不愿听从,我就不当这个皇帝,咱们都该干嘛干嘛去!”“愿意!”众人就像被训练好的小学生一样,异口同声地喊着。那好,赵匡胤说。太后和恭帝,都曾经是我的主子。朝廷的大臣们,也都是我的好同事。进城以后,不能惊扰皇宫;不得侵犯朝中大臣;不得乘机抢掠府库;不得骚扰京城百姓!听我将令的,厚加奖赏。不听将令的,严加惩处,绝不姑息!”大家大家又齐声喊道:“坚决服从命令!”赵匡胤这才命令部队,继续前行,是继续回返。一路上军容严整,秋毫无犯,虽然威武,但却文明地开回了汴梁城。

 

路上,赵匡义和赵普又代表赵匡胤下达命令,让潘美(就是后世评书《杨家将》里的潘仁美)作为客省使,率先赶回京城,向宰相通报情况。

 

刚好,早朝还没散。潘美来到朝堂,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宰相和朝臣们。当中一人愤然离去,一出皇宫,立即快马加鞭向家里奔去。这个人是马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可是他刚刚走进家中,还没有来得及关上院落的大门,后面就有人带兵追赶上来。咔嚓一刀,就把韩通当场砍死了。接着又带兵冲进韩通家中,把一家老小杀了个精光。这个领兵的将领,叫王彦升。


 

赵匡胤就在众兵将的簇拥下,回到了京城。他没有先回家,也没有去上朝,而是来到了自己的军帅府,就是办公室。

 

赵匡胤首先脱去了黄袍,因为一会儿宰相们就要来了。至少到现在为止,形式上他们还是同僚,而不是君臣。脱去黄袍,表达的是赵匡胤对他们的礼貌和尊重!

 

不一会儿,众将官就把宰相王溥和范质引到了赵匡胤的面前。两人刚一进门,赵匡胤就无可奈何地对两人说了如下一番话语:“我受世宗厚恩,现在竟然被将士所逼,到了如此的境地,真是无地自容,愧对天地神灵!”说罢,放声大哭起来。还没等两位宰相回话,散指挥都虞侯罗彦环就已经抽出了寒光闪闪的宝剑,厉声对两位宰相吼道:“我辈无主,今日须得天子!”

 

王溥一时间像木头一样呆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范质只说了一句话:“仓促遣兵,是我等的疏失呀!”说话的时候,拿手指狠抠王溥,把王博的手都扣出血来了。接下去,王溥首先下拜,范质也跟着下拜,两人合唱了一首“万岁”歌。然后,立即回宫,安排禅代事宜。一直到下午三四点,把朝臣们都找来了,其实不用找,他们早就在那儿候着了。那王溥干什么去了?不得跟周世宗的遗孀符皇后和小皇帝说明吗?既不想杀害人家,总得安慰人家两句,允许人家抹抹眼泪,问问怎样安排自己吧?不是还得不断跟还在宫外的赵匡胤沟通消息,商量条件,安排具体禅代程序之类的嘛。


 

安排完了,朝臣们把赵匡胤请来,搀扶着先到了大殿前的阶梯上。本来打算先进屋换衣服,结果朝臣们等不及,就先让赵匡胤站在台阶上,大家就在台阶前面的空场地上集体跪拜,山呼万岁了。

 

之后才进到宫殿里面的小房间换衣服。换衣服干吗?娶媳妇还得穿身新衣服呢,何况当皇帝!宰相们给赵匡胤换上了真正的龙袍,再把他扶进正殿,群臣再次跪拜,山呼万岁之声响彻云霄。

 

禅代仪式就要正式开始了,全场肃静,鸦雀无声。

 

这时大家忽然发现,缺了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禅位的沼书。没准备呀,要是这样,这个禅让的礼仪可就得拖到半夜或者明天再接着举行了。大家正在担心,翰林学士承旨陶谷自豪而又得意地走上前来,向上抖了抖阔大的衣袖,从袖管里掏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范质。

 

首先由宰相范质宣读陶谷代后周小皇帝写的逊位诏书:

 

尧舜禅位,权归有德之人,这是中国历史的优良传统。我是个小孩,不懂治国安邦。父亲早逝,勉强充位。人心已去,国命有归。您再看看人家赵太尉,天賦上圣之姿,又有雄韬伟略,曾经佐助我们后周的太祖和世宗,立下了无与伦比的丰功伟绩。我只能把皇位让给人家,这才符合天意,这才顺应民心。

 

陶谷还算挺够意思,允许柴宗训在事先没看,将来也不用再看的诏书的末了,最后使用了一次汉语里那个最牛逼的词语:“钦此!”


 

跟着就是赵匡胤上前接沼,之后,范质、王溥等搀扶赵匡胤登上皇帝宝座。再之后,又由后周朝廷的宣徽使昝居润,主持朝拜仪式,一拜天地、二拜鬼神,三拜祖先,第四是接受众臣朝拜。然后宣布:尊周世宗的正夫人符皇后为周太后,奉周恭帝柴宗训为郑王。请他们先把正宫让出来,暂时搬到西宫居住。

 

虽然文辞说的是“奉”,其实就是贬降的意思。这样说是对人的尊重,让人听了心里好受些。

 

昝居润一点儿都没紧张,举动非常自如。不知是在那个朝秦暮楚的时代练出来的镇定自若,还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正月初五,新皇帝升殿:宣布新生王朝国号为宋,从明天起改元,就是改换纪年,不再叫显德七年,改叫建隆元年了。然后封赏众官,大赦天下,并向中央直属机关各部门、各地方节镇、州郡府县等,下发通知:自接到本通知之日起,奉赵匡胤同志为新皇帝,大家都不再是后周的官员,而是大宋朝的臣子了。通知指出:这是一个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决定,自此之后,中国将走向崭新的历史阶段。

 

通知还要求:各级各类部门,务必尽快将这个决定,下达到千家万户。所有人等,无论男女老幼,工农商学兵,必须认真学习文件,领会精神实质,坚决贯彻落实!

 

大宋朝已经建立了,而且所有新旧朝代更替需要做的重大事情,都在两三天之内就顺利完成了。事情做得够麻利丨这可真叫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啊!

 

开国大典结束了,大宋王朝就此诞生,赵匡胤当上了开国皇帝,马上就要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施展自己的盖世才华,实现自己的宏伟的人生抱负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立新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5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渔夫和皇帝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

五朝皇帝与圆明园

刘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9

大明亡国史:崇祯皇帝传

苗棣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4

我来当侦探:谁捡了野果子?

萍子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五粮液酒文化研究

郭五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9

釀酒專家教你認識葡萄酒

何昭明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2] ¥32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左手实现了右手的梦想

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我们误判了中国

谷棣,谢戎彬 主编
华文出版社[2015] ¥2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