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之下的绝望 | 你没穷过,所以你不懂

2016-09-13作者:阎海军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


贫穷对于个体来说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儿,安贫乐道的精神魔法根本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一场来自甘肃农村的悲剧故事几乎让整个社会从股票、房价、户口和中产阶级的美梦里抬起头来,再次痛苦地审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并充满焦虑地回望着自己的历史(毕竟这片国土之上,哪个人退三代都身居农村),自问:我们离贫困到底有多远?


20世纪末,李昌平写信给总理,大声疾呼:“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农村的真实情况绕开主流语境跃入人们的视线。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经济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并仍然保持着较高的活力,然而农民的真实生活状况的改善程度却远没有预期的那么好,贫困依然困扰着当今中国的大半乡土。


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于16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习近平主席以亲身经历表达了对贫困的深刻体会,并对下一阶段国家的扶贫规划和政策进行了指导建议,当我们身处快节奏的城市生活、沉醉在无边际的诗和远方中时,很难想象还有两亿多中国人正在为生存担忧、为生活苟且,贫困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



1.真实的贫困就在我们身边


2011年阎明就家庭的收入进行了较细的梳理:2010年,收获小麦1000斤、谷1000斤、豆子300斤、胡麻200斤、玉麦60斤,总计2600斤左右。这些收成是所有土地不分成分好坏所取得的收成。2010年,甘肃大旱。在化肥方面总共投资了600元,上肥、耕种、收割一系列工序让两个老人忙了整整一年。应付了平日的电费、食盐、蔬菜、看病等花销,一年下来的经济收入几乎是零。


马尕红,51岁,甘肃宕昌县车拉乡茹树村人。全家3口人,人均收入100元,人均占有粮食100公斤。无牲畜,住三间茅草房。30岁的儿子至今娶不起媳妇。


2.农民的境遇并没有好转


2012年中国官方公布的贫困线是人均纯收入2300元,按照这个标准测算,全国有贫困人口9899万人。而崖边人均纯收入2100元,属于绝对的贫困人口。但是按照国际标准计算,中国仍有2.54亿人处在贫困线以下。这2.54亿人必然包含全部的崖边人。


“有专家测算,公元1000年时,北宋都城汴京的一个民工一年的收入可购买的大米数量,如果按照2009年的粮价折算相当于3200美元,正好等于2008年我们的人均GDP。历史前进了1008年,农民工的收入不升反而下降里许多倍。


才仁巴毛,52岁,青海玉树州结隆乡杂年村人。一家5口人。家有18头(只)牛羊。其夫2000年因病离世,口粮主要靠政府救济。经济来源靠采挖虫草,去年有500元收入。二女儿巴青才仁,12岁,没读过书,三年前患胆囊炎病无钱医治。


3.城乡发展水平的差距逐年拉大


《中国农村扶贫发展纲要(2011-2020)》显示:201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达到1.3万元,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扩大到3.23:1。据全国人大教科文卫专委会委员马力测算,中国农村和城市福利待遇人均相差33万元。另一个关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数据则显示,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高达3倍,全世界平均差距只有1.5倍,超过2倍的国家仅有十几个。


引引,31岁,甘肃陇西县福星乡鹿鹤村人。全家6口人,8亩地。去年大旱颗粒无收,其夫外出打工贴补家用。陇西县地处干旱、半干旱的黄土高原丘陵地区,吃水靠雨水。家穷建不起水窖,她每天要到2里地以外的大山沟中挑水吃,挑一担水需要一个小时。


4.医疗成本增加:看不起病


医疗市场化改革之后,80%的医疗资源为20%的城市人口服务,而80%的农村人口只享有20%的医疗资源。农村私人诊所遍地开花导致乡镇卫生院凋敝。城市医院抢市场、搞创收,药价不断上涨。农民小病找诊所,大病上城市,近20年间,农村人看病难、看病贵的可怕程度不言而喻,往往一人患病,拖垮整个家庭


谢芳玲,37岁,宁夏固原县大湾乡马场村人。全家4口人,山坡地1.6亩。每年只有半年粮,丈夫外出打工。她是全家的支柱,病了无钱医治,丈夫无法外出,女儿停学在家。


5.教育负担重:上不起学


1986年施行《义务教育法》,但直到2004年也没有实现真正的义务教育。教育收费和物价一样,一直在上涨,到2004年,农村小学生每生每学期的收费达到了100多接近200元。而初中生则更高,接近400到500元,这对很多农村的家庭来说都是一笔额外的不愿意负担的开支。


熊昌碧,34岁,重庆城口县蓼子乡长元村人。全家5口人。丈夫患病卧床不起,欠债7000多元,16岁的儿子春节后到河南煤窖挖煤,至今没有音信。


6.农资上涨:种粮食还亏钱


农民所需的农资产品全部是经过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运转而来的,但农民生产的农产品农民并没有自由的定价权,这对农民而言是极其不公平的,农民在买和卖的时候,面对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价格运行体系,几乎很难从国家的统一定价中以农业生产的方式获得收益,因而越来越多的农民选择外出打工。


云南邱北,两个年过花甲的老妇人在劳作。对贫困地区的母亲而言,“退休”这个词是不存在的。


7.扶贫力度仍需加大


2004年以来,我国逐步建立了以粮食直补、农资综合补贴、农作物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等四项补贴为代表的农业补贴政策,对于调动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央“四补贴”总量2006年只有306亿元,2014年已达到1784亿元。除了直接补贴,国家还实行教育“两免一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等一系列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惠民措施。


贝拉,27岁,青海玉树州结隆乡杂年村人。全家4口人,家里牲畜全部死于1995年底的一场雪灾。生活靠政府救济。


8.消灭贫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2012年,国家确定六盘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计划,将宁夏西海固地区、陕西桥山西部地区、甘肃中东地区及青海海东地区61个县、15.27万平方公里、2031.8万人、乡村人口1837.7万人纳入其中。国家还确定了秦巴山区、武陵山区、乌蒙山区、吕梁山区、大别山区、罗霄山区等区域的连片特困地区,与已明确实施特殊政策的西藏、四川藏区、新疆南疆三地州是扶贫攻坚主战场,也是中国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啃下来的“硬骨头”。


薛小霞,30岁,陕西延安宝塔区万花乡花园头村人。全家4口人,两个女儿的学费由政府支付。她家的石窑洞已有二十年的历史。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阎海军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数据不说谎:大数据之下的世界

城市数据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1

疯狂的站长——从穷站长到富站长

温世豪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中国式育儿4——用力太猛没好处

钱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你可以不浮躁

郑一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8

财务没有“潜规则”——读懂财务 把握财富

任小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懂艺术的牛(小布老虎丛书)

常新港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