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他们是最幸福的包办婚姻

2016-09-18作者:紫墨, 著编辑:新世界悦读


洞房昨夜停红烛


除去黄山,徽州大抵没有别的悬崖峭壁,反倒是由若干灵动的线条堆积起来的缠绵起伏,一如这个地方的女人,柔美而妖艳。要是非要在这青山绿水之中找出些多情仙妖的传说,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徽州的山缥缈却不虚无,水柔和却不深邃。留给这个地方最多的,是高大的城墙上留下的一道道历史。


沿着条幽深的小巷往前走,却意外碰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嫁。


红。


映入眼帘的只有这一个字。满目的红,红彤彤的花轿,红彤彤的衣裳,红彤彤的伞,将那条千年的小巷都染红了。


徽州是程朱理学影响最深的地方,民间历来十分注重礼数。不过这旧时的婚礼习俗,倒颇有些看头。


在成亲的当天,新娘要在天没亮之前洗个澡,换上结婚的礼服,并在迎娶新娘的轿子快要到来的时候,主事人会带着新娘去参拜祖宗,再由新娘的姑妈或舅妈用两根蓝白丝线将新娘脸上、额头上的汗毛绞去,此环节叫“开脸”,否则要被人讥笑为“毛脸”。开脸意味着姑娘的时代已经结束,开过脸的姑娘就要换上“离娘衣”,穿好婚鞋,坐在床上,脚不能落地,只等着花轿进门,兄弟来背了。


男方在迎娶新娘时,要用花轿去抬,谓之“接亲”。接亲人员一般为媒人、喜娘、舅舅、姑父以及与新郎、新娘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女,还有一对“金童玉女”。抬轿者为四人,富贵人家为八人,接亲人马到了女方家里,女方大门紧闭,要待男方在门缝中塞足了“喜包”,方才打开大门,鸣炮让轿子抬进去放在堂前事先准备好的大红毯上。然后就是开始“哭嫁”。据说是“不哭不发,哭哭发发,越哭越发”。所以,别看此时母女抱头痛哭,其实哭声中更多的是乐感而不是悲伤。


期间,突然听到三声炸雷般的爆竹声,那是催促新人上轿的招呼礼节,于是哭声进入高潮。然后,由新娘的哥哥或弟弟背着新娘从房间里出来,踩着麻袋,将新娘送进轿子中。寓意是不能让女儿自己走出来带走了娘家的财气。


花轿出门后,女方家人会偷偷盛一碗水,随着出门的花轿泼出去,象征“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同时会有人立即将簸箕朝里掀起,并随手将石磨、犁头、杵等压在停放轿子的地方,然后马上把大门闩上。


花轿到了男家村口即止步不前,新娘必须由新郎背进村子,据说这种习俗是来源于“婚后若是吵架,媳妇就可以声称‘又不是我自己走上门的,是你把我背进来的’典故”。


新娘背进屋,花轿至男宅落地,稍事休息,待时辰到时,即行拜堂礼:新娘披着红头盖与新郎官站在一起,在长辈、亲戚、朋友的众目睽睽之下,听着主婚人先是一串串赞声,由着主婚人一面唱一面拜,“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撒五谷、抛喜糖,而后掀起盖头,步入洞房。


接下来,花烛酒宴散席后,亲戚好友聚集新娘房里,用各种不同的方式逗新娘发笑或是出一些难题来捉弄他们,以此取乐,俗称“炒发”。这一天闹将下来,最累的当属新郎新娘,不过倒也累并快乐着,过了午夜,婚礼便在吵吵闹闹中结束了。


然而,有人却对这种婚礼旧习俗深恶痛绝,扬言要改革,并自创了自己的婚礼仪式,他就是胡适。



1917年12月30日,胡适在绩溪上庄老家与江冬秀结婚。


主婚人江耘圃,证婚人胡昭甫,女傧相叫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年方十六。胡适亲自写了两副对联:一副是“旧约十三年,环游七万里”;另一副上联是“三十夜大月亮”,下联一时没有想好。这时,他身旁一个绰号叫“疯子”的本家哥哥毓蛟,虽无功名,却有捷才。他脱口而出:“廿七岁老新郎”,巧妙而风趣地对了那幅上联。胡适认为很好,照着写了。


胡适身穿西装礼服,戴礼帽,着黑皮鞋;江冬秀穿花袄、花裙。双方交换金戒指,证婚人讲话,新郎讲话,没有拜天地,向长辈行礼和新夫妇交拜礼,都是以鞠躬代替叩头。这是胡适自创的婚礼仪式,在古老闭塞的深山里,是别具一格的。为此他还和母亲争执了好几天,最后母亲同意了他的改革,但前提是三天后要到祠堂向祖先牌位鞠三个躬。


月上中天,这对迟了十三年的伴侣终于同坐在了窗下,静夜如水,黑暗中仿佛有精灵在偷听他们的窃窃私语:


十三年没见面的相思,于今完结。

把一桩桩伤心旧事,从头细说。

你莫说你对不住我,

我也不说我对不住你,——

且牢牢记取这十二月三十夜的中天明月!



第二天收拾房间,胡适打开江冬秀的嫁妆,发现里面有一把剪刀,业已生锈,那是江母在1908年准备的,已有十多年了,可惜老人却最终没能等到此刻。那时的风俗是不允许换嫁妆的,所以江冬秀嫁过来时,依旧带着昔日的嫁妆。只见眼前物,却未曾与丈母娘见上一面,如何不教胡适心痛,而面对眼前这个苦苦等了自己十多年的娇娘,他心中却又充满了无尽的内疚:


记得那年

你家办了嫁妆,

我家备了新房,

只不曾捉到我这个新郎。

这十年来,

找了几朝帝王,

看了多少世态炎凉。

锈了你嫁妆剪刀,

改了你多少嫁衣新样,

更老了你和我人儿一双。

只有那十年的陈爆竹,

越陈便越响。


新婚蜜月中另一件大事,便是伴新娘子“回门”。江家此时实际已门庭冷落,这对新婚夫妇在江母坟前默默凭吊,恭恭敬敬行三鞠躬礼。胡适心中感触尤多,由于自己的坚持,由于自己的留学学业,使岳母不能如愿,抱憾终生。他因此写了一首诗告慰道:


回首十四年前,

初春冷雨,

中村箫鼓,

有个人来看女婿,

匆匆别后,便将爱女相许。

只恨我十年作客,归来迟暮,

到如今,待双双登堂拜母,

只剩得荒草孤坟,斜阳凄楚!

最伤心,不堪重听,灯前人诉,阿母临终语!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紫墨, 著
出版新世界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相守一生的秘密——幸福婚姻枕边书

陈素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幸福力:一生必读的七堂幸福课(修订本)

王薇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1

幸福女人的修炼秘笈——幸福就在拐角处

苏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最·手绘——圆珠笔的幸福时光

黎小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有朋友最幸福

Story Workshop, Carmen Lan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09] ¥16

“淡”是人生最浓的滋味

蔡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9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