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当户:陇中乡村的性与痛

2016-09-19作者:阎海军编辑:北大博雅讲坛浏览量:629


光棍当户:陇中乡村的性与痛


编者按:贫困和落后往往让一切理所应当的诉求变成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在崖边村,爱情和婚姻是太过奢侈的东西,但它们却又是生活的基本需求。越来越多的农村女孩在入城大流中一去不返,婚姻成为一种稀缺资源,而越来越多的单身男青年在寂寞的村子里守候甚至收买爱情,婚姻成为一种可以进行估价和谈判的买卖。今日,小编推送近期很火的一本书《崖边报告》中的一篇文章,看看崖边村里的光棍们面临的性与婚姻的困境。



长得丑就要用妹子换媳妇


厉会平长相丑陋,幼年丧父,这是他娶妻难的重大原因。一个30多快40岁的男人让娶老婆的事情操碎了心,他太需要女人了,但他的条件在大家看来根本没有得到女人的希望。当他真有了女人时,我在庆幸之余还倍感惊讶。我斜躺在厉会平堂屋靠窗户的墙根,问起了厉会平的婚事。“那女的不合适。”“怎么不合适?”“没有那东西。”我听得差点把口中的食物喷了出来。“就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人就走了。”这几句厉会平说得很释然。“你是不是硬要和她那个,搞生气了?”“忍了半辈子能不试吗?”“那你到底搞了没有?”“我给你说了,她没有那东西,咋能搞?”我很怀疑,厉会平居然能娶到一个不正常的女人,但我知道,再进行关于结婚的话题就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便识趣地岔到了其他的话题。


后来才得知,厉会平的婚事尽管以失败告终了,但有一点值得庆幸——那就是他的妹妹没有被对方接去当媳妇。厉会平的这桩婚事本来是以妹妹给对方的兄弟做媳妇进行兑换为前提的,但由于厉会平接过来的媳妇只住了一个晚上就回去了,厉会平的妹妹便没有再送走。


范董代秀,63岁,甘肃宕昌县车拉乡茹树村人。全家3口人,2.5亩山耕地,人均占有粮食170斤,人均收入50元。无耕畜。她一共生育5个孩子,只成活1个,33岁的儿子至今没有娶上媳妇。


没有彩礼就私奔


阎光荣确定的对象叫韩艳花,是本乡另一个村庄的人。韩艳花和阎光荣是自由恋爱,但她清楚自己的父母不会同意自己的婚姻选择,便选择了和阎光荣私奔。韩艳花的父母起初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和谁私奔了,便四处打问,最后终于得知是崖边人阎光荣“拐跑”了自己的女儿,他们对阎光荣非常恼怒。因为韩艳花的家里非常贫穷,加之韩艳花的两个弟弟都需要娶媳妇,韩艳花的彩礼是两个弟弟婚姻大事的救命稻草,韩艳花的私奔造成了彩礼的流失。


韩艳花打工时已怀孕,返回家乡时被父母扣留了起来。阎光荣的父亲便前往韩艳花家中去谈判,对方提出要4万元的彩礼,一分都不能少。阎光荣的父亲又找来能说会道的媒人第二次前往谈判,最后敲定给3万9千元。但阎光荣说自己只有1万元现金,对方根本不答应。阎光荣采取了拖、等、躲多种办法逃避韩家人追要彩礼。


阎光荣答应有钱了一定给岳父偿还彩礼,韩艳花才被允许带走生孩子,双方不欢而散。尽管韩艳花回到了崖边,成了崖边人的媳妇,但韩艳花家人对阎光荣家人作为亲家,并没有丝毫亲近,反而萌生了仇恨。彩礼让亲家不亲。


马尕红,51岁,甘肃宕昌县车拉乡茹树村人。全家3口人,人均收入100元,人均占有粮食100公斤。无牲畜,住三间茅草房。30岁的儿子至今娶不起媳妇。


奢婚之重


为了摆脱光棍,崖边人有着沉重的梦想,忍受着甜蜜的负担。成为光棍可怕,为了娶媳妇花费巨额彩礼同样不轻松。结婚成了大龄男青年的奢望和负担,就算铆足了劲凑够彩礼结了婚,高筑的债台也会让原本甜蜜的生活陷入窘迫当中。自然条件艰苦、交通不便、缺水,是边远村庄的共同特征,姑娘们都不愿意嫁进村庄。日益城市化的中国,光棍问题在穷人心中愈发变得恐惧起来。越来越高的彩礼,已经把不少农村家庭压得喘不过气来,造成双方家庭在交往过程中纠纷矛盾不断。


一些老人回忆说:“上世纪60年代结婚,离不开灯心绒;70年代是涤纶、海虎纶,家庭状况好的给几十元的彩礼,送些粮食和布匹票,再准备一对木头箱子,一床被子就可以娶媳妇了;进入80年代,在市场经济大潮的推动下,特别是受城市高消费的影响,在农村,彩礼上涨到了1000多元,婚礼中也加入了名目繁多的附加费用;到了1990年代后期,农村青年结婚单是彩礼一项就上涨了十几倍,远远高出了收入的增幅与物价上涨的速度。原来几十元、二三百元的,涨到了三五万。”


时间到了2010年以后,崖边的小伙子即使有足够的金钱,也很难觅到愿意嫁到崖边的姑娘。


2013年10月,甘肃农村地区彩礼居高的问题被媒体广泛报道,特别是大专8万元,本科10万元的彩礼“价目”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2015年,中央电视台以《陇东婚事》为题,对甘肃庆阳高价彩礼做了报道。节目揭露,有的彩礼甚至高达15万元。彩礼只是婚姻花销的一项,一桩婚事要办完,还有办酒席,买家具、家电等开销。


彩礼其实是双方表示祝贺亲事的意思,男方给女方一定的彩礼,也表达了男方对女方的谢忱之意,这种礼节性的表达,没有买卖性质,其数额也可以随男方的家庭经济情况的高低而决定。彩礼逐渐演化,性质完全变了样。特别是市场经济环境下,女方漫天要价,婚姻的买卖性质不受制约地浮出了水面。


高价彩礼无疑给光棍“脱光”制造了门槛,加剧了更多光棍的诞生。


扬边,65岁,贵州三都县水龙乡独寨村人。全家5口人,2.4亩田地去年收水稻650公斤、杂粮100公斤,无牲畜。卖蔬菜、鸡蛋一年有100多元收入。


光棍没有明天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对光棍而言,性的需求显然是最大的需求。人活着的确需要激励,光棍生活无望,性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由于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致使光棍很难再有为其他需求奋斗的激励性动因。


一个农民的所有梦想和希冀全部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包括用抚育孩子的艰辛换取老年之后得到孩子赡养的诉求。子又生孙,孙又生子,这种做法不断延续、代代连绵。而光棍,因为注定没有后代,也失去了这种生活的奋斗意志。


光棍还要应对人们的歧视。人是群居动物,人不能孤立地生存。社会对光棍往往会自然而然形成一种歧视,这让光棍自感低人一等,很难融入群体交往的圈子。光棍身份的确定,一般都在30多岁。在此后的30年时间,他可以和父母住在一起。尽管没有妻子,衣食起居上的照顾,母亲还是能给他提供的。但父母去世后,他就彻底孤独了。而这时候,他也会步入老年,生活上的诸多不方便会让他孤苦伶仃。


人活在世界上,信心很重要。光棍与常人之间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十有八九都是性情落寞,生活信心不足,自暴自弃。光棍通常懒得做饭,懒得洗衣服,懒得打扫屋舍,睡懒觉是他们的功夫。有的甚至懒得种庄稼,连生活都难以为继。


一面是城市的飞速发展,一面是农村的不断凋敝,城市对农村构成了强大的吸引力,农村人口在不断向城市转移的过程中,城市优于农村的现实,会继续让全社会形成思维和意识上对城市膜拜、对农村歧视的态势,社会贫富差距逐渐拉大,人口比例失调,受困于田野无法进入城市的人必然难以找到伴侣,光棍问题只会更加严重。崖边人对光棍问题的惧怕,比对贫穷本身更加厉害。(本文节选自《崖边报告》,图片来自网络,部分来自书中。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阎海军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变迁中的云南少数民族乡村政治

周俊华, 等著
云南大学出版社[2015] ¥27

中国乡村社区发展与战略研究报告

贾敬敦,吴飞鸣,张明玉,李宏主编
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 ¥48

乡村旅游与社区可持续发展研究——以浙江省为例

王昆欣, 周国忠, 郎富平,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 ¥18

乡村教师突围

吴再柱,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0

民国时期滇越铁路沿线乡村社会变迁研究

王明东, 著
云南大学出版社[2014] ¥28

乡村记忆

朱东海著
现代出版社[2013] ¥14

乡村词典

朱海东著
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 ¥42

乡村旅游经营宝典

蔡小于, 主编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 ¥13

快乐并痛着:现代生活中的冷面杀手及其应对措施

祥贵、寒心
中国纺织出版社[] ¥13

企业成长之痛——创业型企业如何走向成熟(第4版)

(美) 弗拉姆豪茨 (Flamholtz,E.G.) , (美) 兰德尔 (Randle,Y.)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4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