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者情怀”成抑郁症主因 韦小宝名言抗抑郁

2016-09-19作者:许添盛编辑:搜狐读书

演员乔任梁过世,据报道是抑郁症导致的自杀。在现代社会高转速之下,抑郁症已不在罕见。尤其在北、上、广、深这样的超大城市中,竞争的激烈,社会关系的复杂,诱惑的无处不在,个体的无能为力,都让年轻人抑郁不已。抑郁症的症结在哪里?什么是缓解抑郁的万能箴言?台湾著名心理学家许添盛给出了答案。


  

人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已经把路都封死了。有些人从家到上班的地点,每天永远走同一条路,习惯一旦养成就没有改变过。一位老师说我有30年的教学经验,另一位老师就嘲笑他,你是个30个1年,因为你只有第1年有创新,第2年、第3年、第4年统统是在用第一年的东西。你从来没改变过,所以你不是30年的教学经验,而是30个1年的教学经验。1×1×1×1,乘到第30还是1。

  

当你的性格形成之后,你是否常常在让自己改变?当你的思考模式养成之后,你就常常走惯性思考模式,就没有那种突破超越的思考了。一个人之所以会得抑郁症,也是由于他缺乏很多弹性的思考,是非标准常常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而没有“灰色地带”。

  

为什么我要举韦小宝作例子?因为他几乎根本没有黑跟白,他只有灰。他可以同时当皇帝身边最宠爱的小太监;又当反清复明的韦香主;又当神龙教的白龙使——小白龙。他有这么多的角色和身份,每个都有矛盾和冲突,可是对他来讲好像还挺开心的。直到最后皇帝要逼他灭掉天地会,天地会要逼他把皇帝杀掉,他说了一句话:老子不干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我既不当“天地会”的总舵主,我也不要杀掉康熙自己来称帝。大不了,我回去扬州开我的妓院。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不干了——当我们面对工作,真的感到痛苦、左右为难的时候,你说得出这句话,你就得救了。


  

以前我辅导过一个病人,他才二十四五岁。因为当董事长的爸爸得了晚期肺癌,结果他没有办法,只好去顶爸爸的位置,可是没有经验,人家不服他。他每次开车回家都会哭。后来他看到我这本书,翻到这一章:“哎呀!大不了老子不干了嘛!真的,大不了我就不干了!难道要害得我跟爸爸一样也得癌症吗?我可没那么笨”。好,这一关想通了,反而做得很好,因为没有得失心了。他告诉我,他现在上海、日本到处跑,觉得干得心应手,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这就是我们常讲的置于死地而后生嘛。

  

因缘际会的结果,韦小宝当上了天地会青木堂堂主,又被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收作关门弟子。陈近南收韦小宝的目的是,在皇帝身边卧底,作为一枚厉害的暗棋。这是韦小宝知道也同意的。

  

大家都知道,韦小宝和康熙的感情非常好。他们不打不相识,从小打打闹闹而成为好友。自己并无兄弟姊妹的韦小宝,内心深处其实有点把康熙视为亲人的感觉。韦小宝心知,康熙与天地会是绝对不相容的,因为天地会的目的就是反清复明,而康熙身为皇上,当然是要剿灭逆贼的。

  

韦小宝是康熙最得力的部属和最要好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康熙这辈子唯一的朋友。而韦小宝又是陈近南的弟子。在此过程中,韦小宝一直是“脚踏两条船”:身为天地会青木堂堂主,得到的是很多的尊敬和冒险机会;而身为康熙的得力助手,除了能A很多钱,更是权势熏天,且参与不少重大机密,替康熙找到父皇顺治的行踪,并完成许多历史性的任务——奈何天地会和康熙是死对头。


  

后来,问题终于出现了。天地会中有人泄密,将韦小宝是天地会堂主的事告知康熙。康熙没处死韦小宝,却要求他必须选择“一边站”,并下决心剿灭天地会。后来,陈近南被奸人害死,天地会以为是韦小宝干的。后来虽然澄清,却因韦小宝曾千方百计救过康熙,免于天地会刺客之手,天地会也始终不敢完全信任韦小宝,甚至最后还要求韦小宝行刺康熙,带领天地会反清复明。

  

当康熙年少时,韦小宝整天可以与他说说笑笑,少年君臣,胆大妄为,力擒鳌拜。当康熙渐渐长大,威严日甚,韦小宝有些胡说八道的话语,便吓得再也说不出口了。康熙希望他剿灭天地会,天地会希望他行刺皇上,他完全做不到。韦小宝两边都是过命的交情,两边都有情义:一边是师父、兄弟,反清复明的民族大义;一边又是个好皇帝,尤其当台湾出现天灾人祸时,康熙还流着泪想救百姓。韦小宝内心的冲突越来越大,真有说不出的痛苦!

  

当康熙发现韦小宝被逼行刺他时,说:“这些反贼逼你来害我,你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你跟我很讲义气,可是小桂子,你一生一世,就始终这样脚踏两条船吗?”韦小宝心想:“他奶奶的,老子不干了!什么都不干了!”当他心中一出现“老子不干了”这5个字时,突然之间,竟感到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这里先来分析韦小宝的心态。你看,如果韦小宝听皇上的话去剿灭天地会,他会成为皇上最宠爱的臣子,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另一边若听天地会的话杀了皇上,又成了绝对的英雄好汉。但当他必须从中择一做决定时,他什么都不要了,只想做自己。

  

此外,当韦小宝心中一出现“老子不干了”的想法后,我觉得,此时一个高贵的、没有思维框框的人性就出来了。最后,韦小宝选择两边都不帮,因为他两边都不亏欠。他不觉得对不起康熙——先前已经帮皇上做很多事了;他也不觉得对不起天地会——若不是因为他,天地会早被剿灭了。他既没做过危害天地会的事,当然也不愿危害康熙。当韦小宝说“老子不干了”时,心态是“无所求了,没有压力了”,这是他很了不起的地方。


  

好,让我们来看看这与抑郁症患者有什么关系。

  

抑郁症患者内心常有巨大的冲突。比如说在本章的故事里,韦小宝到底是要剿灭天地会,或是帮天地会杀了康熙呢?在抑郁症病人心里感受到的是,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内心充满了冲突与自责,觉得自己两面不是人。他们常常觉得,站爸爸那边就会被妈妈责怪,站妈妈那边又会对不起爸爸,根本没有立场可言。在人己之间,不是你对,就是我错;不是我对,就是你错。抑郁症病人常是和平主义者,不想得罪任何一边,不想造成冲突,最后常倾向于自我责备,认为“都是我不好”。当他形成一个核心信念“都是我不好”时,便落入“我是个没有用的人、是个没有价值的人”这样的负面想法中。

  

“情绪”不会单独而无缘无故地存在,它总是忠实地跟随着“信念”。病人不会莫名奇妙脑内血清素失去平衡、凭空得了抑郁症,而病人的情绪也绝对是忠实地跟随着他的信念走。

  

当我们追踪病人抑郁情绪的来源时,不论是做个别或家族的心理治疗,很多人都是根源于青少年时期的核心信念“我是个没有用的人”,面对环境无能为力且身不由己,由于这个信念如此坚定,他整个人生往往就是灰暗的,很容易成为环境的受害者。

  

回到抑郁症的核心信念:“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用,我是无力改变环境的。”这个信念本身吸引很多负面情绪,也难怪抑郁情绪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可是,此时我们如果没能够帮助病人处理核心信念,是无法真正帮助到这个人的。这种核心信念又会造成什么结果呢?它会造成当抑郁症在严重期出现的“罪恶妄想”。

  

我有个门诊病人,自从初中升高中后,发现周遭没有思想、人生观及背景相似的人可以聊天。他跟同学处不好,却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后来他认为一定是“自己不对”,用这个理由来为所有一切的不顺利和不快乐作出解释。这样根深蒂固的信念,甚至演变成脱离现实的妄想:“都是我不好,所以他们上课聊天时,一定是在说我坏话。” 或形成偏执信念:“一定是我不好,所以爸爸才会打妈妈。”这些通常都是抑郁症相当顽固的症状。


  

抑郁症到最严重的程度时,常会出现幻听现象。很奇怪的是,幻听属于第二人称,以直接责骂患者的形式出现。常见的情况是这样的:“你这个没用的笨蛋,你为什么不去死!”这种命令式的幻听往往令患者受不了而自杀。但第二人称责骂式的幻听其来有自:因我不好,这个世界才不好——将一切问题归咎于自己。以前我有个病人,认为他该为所有一切的不幸负责,完全扭曲了一个健康正常的人生观。他一边以为自己得为世上的一切不幸负责;一边又被教以自己是无力的。他既然无能为力,就根本无法突破困境。于是罪恶妄想、责骂式幻听,甚至命令他自杀的幻听便不断地出现。

  

我们继续分析,这样的患者到底在儿童及青少年时期出现了什么问题?从我治疗过不少儿童及青少年的病例中,发现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这样的人在儿童期对自己的双亲都有着未分化的、很深的爱。

  

有些心理治疗学派曾说,每个儿童都以为自己是家庭的拯救者,都试图借着自己的出生及后天的努力,让整个家庭走向正面的方向;但当儿童如此设想时,自己会承担了能力负荷不了的压力。弗罗伊德主张“伊底帕斯情结”,认为男孩在权力及性方面想取代父亲、占有母亲,这样的想法是谬误的;其实男孩更想证明父亲是对的,或是想达成父母亲的期望、完成父母亲做不到的事,来证明父母是好的、是不败的。儿童常常不知不觉地成了父母未竟的人生期望的达成者,背负着很大的家庭历史性任务,不是为这个家求取成功,就是为这个家求取和谐。

  

这样的儿童在逐渐长大时,也许会发现他的一生“根本没有真正为自己而活”。从小看了太多父母的辛劳付出、殷殷期盼及自我牺牲,因此,他的一生是在达成父母的期望、为父母而活,并非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久而久之,终于得了抑郁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家庭或整个世界的拯救者,让自己承担了过度的压力,偏偏内心又不认为自己真能办到。这种人在儿童期的人格分化与父母之间并未完全切断“脐带”,他没发现自己根本从未为自己而活着。

  

有时候,我们予以治疗是要引发他的退化性行为,以及内心根深蒂固的偏执认知,借由让他明白过去的不幸和不愉快并非是他的错,父母的失和或离婚是父母的选择,也不是他的问题;让他明白自己并不需要为别人负责。他存在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证明父母是对的,而取代父母的角色,或达成父母尚未完成的人生期待。最后,他必须回归生命的主体性。当他明白一个人只需为自己负责之后,自然也就能帮助别人了。

  

我们回到韦小宝身上。虽然韦小宝跟康熙情同兄弟,但为了康熙要剿灭天地会,他可不干;要他牺牲情义去刺杀康熙,做民族英雄,他也不干。韦小宝是如此可爱地坚持了自己的个人性,而当他回到主体性时,他破除了任何罪恶感——就是那5个字“老子不干了”,他卸下了所有的执著。其实想想,本来就没亏欠任何人,当他以个人为单位去行动时,顿时觉得非常轻松,将之前所有的压力都放下了,也放下了所有他本来就不该承担的事物。

  

这是可让所有抑郁症病人借鉴的地方。大部分抑郁症患者都将别人的事情当成自己的责任,根本没有让别人为他自己的人生负责、也让自己为自己而活。如果我们能在潜意识层面,帮助抑郁症病人解除这种从小到大的“拯救者情怀”,他以后的人生就可以快活得不得了。



内容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许添盛
出版凤凰出版社
定价2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大宝和小宝

马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大宝和小宝

马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

电子,电子!谁来拯救摩尔定律?

张天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藏地少年探险传奇3.拯救喜马拉雅雪人

李澍晔,刘燕华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5

《贝迪的秘密》- 2 拯救精灵族

王士利、刘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5

火星卷 拯救地球

陆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9

美能拯救世界:梅利尼科夫与俄罗斯美术

孙韬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7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