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笑着说在一起,却深知再见遥遥无期

2016-09-20作者:丁丁张编辑:联动书匠


林大的眼睛微微睁开,眼神闪出得意的光……他的嘴角咧开,无声地笑了。


喝酒 


在林大干完一整瓶白酒后,他终于不负众望地一俯身吐在我的腿上。


哥们儿,我告诉你,千万别相信女人。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女人这张嘴。林大两眼惺忪地对我说。我手忙脚乱收拾,一边点头,心想这不是妞儿对我说的话吗?


三天前,妞儿也喝得大醉,她拍着我的大腿,把我当成是她多年的好姐妹,直勾勾盯着我说,我告诉你,千万别相信男人。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这张嘴。


真是见鬼了,三天听了两遍不同的版本。我该信谁?


这俩人分别偷偷摸摸找我喝酒,跟我诉说他们分手的原因,妞儿说林大不忠贞,在手机里发现了林大和陌生女人的暧昧短信。林大说她放屁,明明他亲眼看到妞儿和一个男人举止亲密地逛街,还手拉手。


林大对我说这话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他两眼血红,响亮地打了一个嗝,拿着筷子敲酒杯,啪啪啪地响。我讶异地问,亲眼?在哪儿看到的?


林大说,就那个谁告诉我的⋯⋯那个谁,哎哟想不起那货的名字了,可惜没有拍到照片,妈的。我重重叹口气。


林大和妞儿在一起不到一个月时间,但按照林大的话说就是时间不在乎长短,他俩这叫对上眼了,两人在各种聚会上狂秀恩爱,彼此夹菜喂饭,彼此对望接吻,完全不顾旁人鸡皮疙瘩掉一身。林大在给我回顾这些往事时,眼睛里闪闪的,好像有泪。


他俩相识也是因为喝酒,某次朋友聚会我不在场,朋友拉来一大帮不认识的新人蹭饭,当林大第一眼看到妞儿时,眼睛就被点亮了,他凑到妞儿身旁,眯着眼睛问,美女,叫什么名字?有男朋友了吗?


妞儿看了他一眼说,妞儿。林大一愣:我是爷们儿,不是妞儿。妞儿扑哧一声笑了:我的名字叫妞儿。没男友,但有很多男性朋友。


饭局之后,林大对妞儿念念不忘,穷追不舍之下,妞儿说你干完这瓶白的,我就跟你。林大二话不说,仰起头干了那瓶原浆酒,当天晚上就住进了医院打点滴,然后妞儿就和他在一起了。


那次妞儿和我喝酒时说,我们在一起就是这么随便,就是因为一瓶酒,他说我为你毒药都能喝,何况区区一瓶酒?结果现在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你说这人是不是太操蛋?


我晃着手里的酒杯,看着妞儿在那儿滔滔不绝,实在想不到林大是怎么和陌生女子暧昧的。我忍不住好奇悄悄地问,他是怎么和别人暧昧的?


妞儿白了我一眼,还能怎样?嘘寒问暖,打情骂俏。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子的下半身动物吗?我一时语塞,半天才说,说不定是个误会。


误会个屁。妞儿把酒杯狠狠放在桌子上:微信里那么长的聊天记录我看得真真儿的,我也不傻,更不眼瞎,找小三儿谁不会?赶明儿我也找一个,找个比他帅的比他阳刚的比他有钱的,不出这口恶气,我就不是东北的大妞儿!


放他妈狗屁!林大听完我的描述,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放他妈狗屁!全是放屁!


林大扭过身子,拉住我的胳膊:我们一开始还挺好的,我以为找了个贤妻良母,没过几天这本性就出来了,晚上不是同事聚会就是朋友泡吧,电话微信都不发了。一开始还让我去接,后来只要出去索性就关机了。


我问,她为什么关机?林大一撇嘴:嫌我管她太严,不让她出去放松,不让她喝酒,理由多着呢。我默默给他重新倒了一杯酒:或许就是你管得太严的缘故,让她有压力了。


林大啐了一口:才没有,我连她的朋友都没有见过几个,我只是让她在外面野的时候,还知道她有一个男朋友。他继续絮絮叨叨:这下可好了,绿帽子戴到我头上了,就是有人看到她和一男的手拉手逛街,真是不要脸,恬不知耻,低三下四⋯⋯


转了半天词,林大终于瘫倒在桌子上,沉沉地睡了过去。我使劲晃晃他,丝毫没有反应,呆坐了一会儿,我轻轻地说,出来吧。


妞儿从包间的卫生间里走出来,她坐在我旁边,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的林大,低声说,他不会半截醒过来吧?


我摇摇头:不会的,我了解他,只要他喝醉了,醒来绝对是第二天的事情。妞儿握住我的手:你真棒。我掐她的脸:是你的计划好,没有那个女生,我们也不会在一起,那人是谁?


妞儿微微一笑:我东北一姐们儿,来北京住几天。林大微信一摇,把她摇到了,顺理成章,板上钉钉,谁能敌得过美女的诱惑啊哈哈哈。


我依然心有余悸:以后出去逛街可别那么招摇了,幸亏林大的朋友不认识我,不然咱们的事情就要穿帮了。


妞儿轻蔑地看了瘫倒的林大一眼:怕什么?迟早会知道的,自己是个二百五,还硬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谁。遇到你以后我就明白了,你才是我的真命天子。


我叹口气:幸亏我们就要走了,你真的决定跟我一起去国外吗?


妞儿深情地望着我:你去哪儿我就和你去哪儿⋯⋯话音刚落,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看,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彩信,图片里妞儿和一个陌生男人抱在一起,两个人在深情接吻,像极了我和她曾经的样子。


妞儿问,谁啊?我合上手机:没什么,广告短信。


妞儿钻进我怀里,脸亲昵地蹭我的脖子:亲爱的,可想死我了。


我紧紧地抱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我和妞儿都没有看到,林大的眼睛微微张开,眼神闪出得意的光,他轻轻把手机放进兜里,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扭曲,像极了我刚才的样子,只是他的嘴角咧开,无声地笑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丁丁张
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再见雨季

古丽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

潘云贵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不会笑的插班生

杨鹏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0] ¥5

父父子子:喊你只需要两个字,懂你却用了一生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智慧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温暖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快乐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幸福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