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宣战郭德纲,岳云鹏力挺的背后,是他跟郭德纲鲜有人知的往事

2016-09-22作者:王俣钦编辑:茹鑫


自郭德纲公布德云社家谱,扬言要清理门户后,被夺名的相声演员曹云金不甘示弱,立刻回击,发表长文炮轰郭德纲要将自己赶尽杀绝。


德云社内外风波不断,作为郭德纲门下的弟子,岳云鹏昨日首个发声,微博力挺师父郭德纲,他写道:


“04年进入德云社,从来没有想过能够走进相声届,12年过去了,走在街上有人能够认出我来,有人能够找我演出,有人能够找我拍戏,有人找我代言,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庆幸自己身在云字科,义薄云天的云。”



按理说,曹云金自2002年拜郭德纲为师以来,一直深受郭德纲器重,曾被誉为“德云社四少”之一,演艺之路虽多有坎坷,但大体而言,因才华出众,舞台表现突出,星途亦可算得顺风顺水了,但曹云金与郭德纲的师徒关系只延续了8年。


2010年便曾有消息传出:郭德纲和曹云金两人分道扬镳,曹云金离开德云社并自立门户,在大众面前,自己与郭德纲之间的恩怨也从来避而不谈。接受媒体采访的曹云金被问及当年离开德云社的原委,他直言:“并不是我要离开,是(德云社)禁演我。他们又反过来又说是我退出的,我不明白。”


不少人说,是曹云金的离开,成就了小岳岳;岳云鹏今日为郭德纲出头,纯属被迫为之。殊不知,在岳云鹏和郭德纲之间,有一段鲜有人知的尘封旧事,耐人寻味。个中滋味,恐怕要由各位看客自行体会了。


01


岳云鹏说自己没有天分,虽然他干活勤快,也努力地背词、背贯口,努力完成姐夫交给他的功课。但他的性子比较闷,不多话,台上台下都不招人喜欢,整个人完全没有喜感。德云社其他人并不看好他,觉得他虽然努力,但却不是干这行的料。用相声圈的行话来说,祖师爷不赏他这碗饭。



岳云鹏没有办法,只有在后台努力干活打杂,更加努力地背贯口,希望有一天能得到认可,获得上台的机会。只是这一天究竟何时能到来,他自己也不知道。


孔云龙和岳云鹏一同加入的德云社,起初两个人一样,都在后台一起打杂。可孔云龙性格活泼,招人喜爱,很快就能上台了,下来后大家都会说,今天表现不错啊,比昨天强多了。



岳云鹏很羡慕,但也只能羡慕而已,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机会,而他平日里的表现也无法获得这样的机会。他好像就是为打杂而来的,打杂就是他的工作。岳云鹏就这样继续打杂,看别人背各种段子,看别人在后台练习,躲在舞台的角落看别人演出,当然,他每天也很努力地练习,并且期盼着有一天能拥有一次上台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姐夫安排他上台了,结果一个15分钟的节目他3分钟就下来了。一站在台上,原本熟透的词被他忘得一干二净,整个人直哆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还是被他给浪费了!



不看好他的人说,是吧,我就说他不是做这行的料!不过姐夫并没多说什么,而是拍着他的肩膀鼓励他,“没事,谁都有这么个阶段,慢慢来就好了!”


岳云鹏说我姐夫永远都是这样,他永远都在鼓励你,告诉你会好的,别气馁。姐夫的鼓励给了岳云鹏莫大的安慰,他是相信我姐夫的,即使其他人都不看好他,只要我姐夫还相信他,他就不会放弃,也不会想要离开,他决定依旧坚持下去,他相信自己能行。



在那段时间里,每天都有很多人跟姐夫说,岳云鹏这孩子根本不是说相声的料,赶紧让他走吧,别互相浪费时间了。每回姐夫总是点点头说,“再看看,再等等。”


02


时间到了2005年年底,忽然之间,来德云社听相声的人迅猛地增加——排长队买票,后台开始挤满了各路媒体记者,报纸上、电视上突然呼啦啦全是姐夫的消息……

姐夫和姐姐意识到德云社火了,姐夫火了!


德云社确实火了!日子开始好过了,不过这些跟岳云鹏的关系并不大,他依然只能在后台打杂,鲜少能有上台的机会。前台的热闹与风光与他无关,他不敢想,也不敢有什么奢望。


岳云鹏手里的这把扫帚一直拿到栾云平加入德云社。姐夫说,“行了,你现在把扫帚给栾云平吧”,对岳云鹏来说,姐夫的这句话犹如天籁,这是他天大的喜讯和鼓励,他终于可以扔掉了扫帚,终于可以从一名“专业打杂”转变为一名准演员了,也意味着他终于可以上台演出了。乐疯了的岳云鹏赶紧找词开始背,摩拳擦掌做着上台的准备。


过了没有两个月,姐夫又说,“栾云平,你把扫帚再给岳云鹏吧,你可以上台了”,当岳云鹏再接过这把扫帚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也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像别人所说的那样不是干这一行的料。


岳云鹏也想过,要不就这样在后台打杂一辈子吧,自己也认了,权当是为了报答我姐夫,谁叫自己如此不争气呢?栾云平打杂的那两个月,他也上过几次台,但每一次表现都不好。


03


一天,孔云龙告诉岳云鹏,德云社要开一个会,会议的议题就是讨论如何让你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岳云鹏一听就傻了,多少眼泪也不能形容出他当时的失落与痛楚。知道了消息的岳云鹏谁也没找,谁也没问,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等待自己被“审判”的结果。


会,还真开了。会议的主题也确实是讨论如何赶岳云鹏走。大家众说纷纭,纷纷举例他如何不适合这个行业,如何笨,如何没有发展,绝大多数人都断定——岳云鹏在这一行没有前途,还是早点让他走人算了。在这场岳云鹏“批判大会”上,只有两个人替他说了话。

第一位是邢文昭老先生。老先生不同意其他人的意见,说:“我觉得这个孩子行,他身上还是有股这个劲儿的。”


另外一个认为岳云鹏能行的人就是我,我不是相声演员,我也不懂相声,邢爷说他身上有股劲,如果能坚持下来,会很有前途。我不明白邢爷说的这个劲儿是什么,但我就是认定他能成功,而且是必定火,比C还要火!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当时说这话的理由是什么,但我就是很喜欢他,我喜欢他的相声,也喜欢他说话,我看见他就想乐,听见他声音也想乐,我觉得老百姓听相声就是图一乐,他那种有点贱兮兮的风格很能打动我,我从认识他的那天起,就一直坚定地鼓励他。


关于这一点,岳云鹏也很纳闷,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地看好他,并且坚定的认为他是最棒的、最好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时候人的直觉是件很奇怪也很神奇的东西,好在我的判断于今天全部实现了,我没有信口雌黄,我成为了岳云鹏第一个粉丝,从见他的第一天一直到今天。


在会上,我一直跟姐夫说,一定要留下小岳,再给他一次机会。



最后,姐夫站起来说了一句话,“各位,什么都不说了,岳云鹏这孩子,就算他只能在后台扫一辈子地、擦一辈子桌子,我也不会让他走”。姐夫这句话给事情下了定论,彻底留下了岳云鹏,岳云鹏没有接到让他走的通知,惊险地渡过了这次危机。不过他心里依然不踏实,因为直到此刻,他还没有拜师。


孔云龙、C先生、栾云平、H先生拜师时,他就在旁边,忙前忙后,还不能表现出丝毫难过,他就这样看着和他一起来的孔云龙,比他晚来的栾云平都拜师了,他心里难过得不得了。拜师那天来了很多相声界大腕,大家都争着拍照留影,岳云鹏什么心思都没有,忙完后傻傻地站在一旁。快结束时我姐拉着他说,我带你拜见一下侯耀文师爷,一起照个相吧。


这是岳云鹏唯一一次和侯耀文先生的接触,性格使然,如果不是我姐拉着他,他绝对不会主动攀关系说话,别说是照相了。


04


岳云鹏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出身,也没有后悔过自己选了相声这门行当。现在德云社有自己的学校,每天都有学生进出,岳云鹏习惯和孩子们聊天时多问一嘴他们的家境,遇到穷苦家庭出生的孩子,岳云鹏反而会高看一眼,能给机会的就尽量多给机会。


家里的那门亲事,在岳云鹏选择从事相声后,反复考虑后给姑娘发了一个很长的短信,回绝了。姑娘很通情达理,接受了分开的事实,岳云鹏很感激这位姑娘,不嫌弃他穷,愿意嫁给他,又不埋怨他的离开,愿意成全他。如果说岳云鹏的今天得益于几位贵人,那么也包括这位姑娘在内。



成名前有段日子是岳云鹏很难忘的,和孔云龙在庞各庄的一个小院子里帮姐夫养狗。白天去园子里学相声,晚上回来养狗,他和孔云龙都很下功夫,互相比着来。一个《地理图》的本子他用三天就背下来了,孔云龙用了七天。当时的孔云龙在台上已经有模样了,但他还没上过台,什么都不会。了解相声的人都知道,《地理图》是最难背的一个本子。


从《地理图》开始,岳云鹏上台的机会开始多一些,但和谁搭都搭不顺,换了无数人都不行。后来搬到大兴住,狗越来越多,他每天按时上下班,往返在园子和大兴之间,尽管上台了,但还是心里忐忑,没有固定搭档,这对一个相声演员来说,离成功的路还远着呢!



德云社的商演开始多起来,一次要去上海演出,姐姐就找到姐夫说,你带着小岳去一趟吧,让他也见见世面,多点经验,姐夫同意了。几天后,上海商演名单下来,果然有岳云鹏的名字。岳云鹏兴奋得不得了,开心得都睡不着觉。一是能坐飞机了,二是能上大舞台了。不过,开心之余也为作品犯愁。姐夫跟他建议,让他走个捷径,既然他会唱歌,那就从唱歌入手,现在用这个包袱的人少。岳云鹏得到启发,写出了《学唱歌》的本子,练习后念给姐夫听,姐夫说还行,先去园子里试试反应吧。


这时的岳云鹏没有固定搭档,只能在后台看谁闲着就把谁拽来对对词,然后拉着人一起上台。《学唱歌》在小园子的演出效果不错,他就又带着这个作品去上海演出。到了上海,刚好侯震有空,他又拉着侯震一起对词演出,没想到演出效果超出预期的好,这个作品一下在观众里炸开了锅,几个包袱一直沿用到今,仍然非常受欢迎。


岳云鹏第一次尝到成功的滋味,上海商演回来,大家开始张罗着给他找搭档,但搭配换了一个又一个,效果始终都不好,大家又开始怀疑岳云鹏,觉得他上海商演那次的成功纯属意外,就连岳云鹏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小自信又被摧毁了。



这个情况一直延续到岳云鹏与史爱东搭档,两个人对脾气了,相互欣赏,演出终于开始越来越顺。小剧场演出有规矩,越受欢迎的演员出场顺序越靠后,慢慢地,开始陆续有演员找姐夫说同样一句话:“把岳云鹏调到我们后面吧,我们接不住他了。”


演出反响越来越好,史爱东找着岳云鹏说:“小岳,打今儿起,咱俩不能泥。”“泥”是相声用语,就是“不火”的意思,不能泥,也就是不能不火。两人暗下决心,哪怕是现在的作品有不太严谨的地方,演出也不能不火,必须要树立起自己的风格。



岳云鹏找到了舞台的感觉,一个礼拜上三个新作品,整个人都处于疯狂状态,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也不想休息。德云社新剧场开张,岳云鹏就去新剧场——争取所有能争取的演出机会。演出越来越火,姐夫很开心,找到岳云鹏:“我给你说说吧。”


“我给你说说吧!”这句话姐夫可不常说,一个演员不到一定程度,姐夫是绝不会跟他说这句话的。姐夫能对岳云鹏说这句话,愿意给岳云鹏解析作品,意味着岳云鹏终于在专业方面得到了姐夫的认可。



《白蛇传》《歪唱太平歌词》《卖吊票》都是姐夫亲自跟岳云鹏“说”的作品,而这些作品也成为了岳云鹏的代表作。包括《学唱歌》,姐夫也给了很多意见,重新确立了角度和切入点,教他如何把握人物,如何扔包袱,如何应对观众的现场反应,几天交流下来,岳云鹏开始脱胎换骨,整个人完全开窍。


《学唱歌》《汾河湾》《当行轮》等一系列火爆作品将岳云鹏推到新的高度,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的表演,网上也开始有人关注他、追捧他、铺天盖地的赞誉接踵而至。姐夫也开始对他寄予厚望,特地为他筹办专场演出,因势利导,希望他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2010年7月,在姐夫的支持下,岳云鹏举办了他的首个相声专场——岳云鹏相声专场,这也是德云社“云”字辈首个专场个人秀。


05


2010年,德云社经历出走风波,骨干力量奇缺,郭德纲决定让岳云鹏挑大梁,但史爱东请假回家,需要离开好几个月,岳云鹏没有搭档,急得不得了。姐夫找来了孙越,让岳云鹏与孙越搭档演出,第一次演出时,姐夫、于谦坐在台下看着,觉得孙越很适合和他搭档。两个人自己感觉也很默契,决定固定搭档演出。


与孙越固定搭档后,岳云鹏又连续推出《我在保安队的日子》《车在囧途》《歌曲漫谈》《做个有钱人》《河南style》等影响力巨大的相声作品,一时之间,声名大噪。



《五环之歌》让岳云鹏获得了许多网民的追捧,并给他取了个“五环教主”的外号,《今夜有戏》《郭的秀》等节目让更多的电视观众知道并喜欢上了他。他开始品尝到成名的滋味,上街有人认识了,会有人要求签名合影了。“成名的感觉很好,也很微妙”。关于成名的滋味,岳云鹏用这么一句话来总结。


和岳云鹏相处时你能感觉到在他身体里有另一个他,私下的岳云鹏与舞台上完全相反,他话很少,说话时没有太多表情,时不时会陷入沉思,皱紧眉头,然后长出一口气。1985年出生的他仿若一个老者,已经看淡了这世间的风雨。他能恬淡微笑着跟你讲述所有的委屈和苦难,也微笑着跟你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俣钦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38.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 5,女王的宣战

李榕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2] ¥6

作品的背后

刘溢绘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 ¥39

最美不過夕陽紅——白荻的往事追憶

白荻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 ¥64

辽宁抗战往事

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 共青团辽宁省委员会, 东北新闻网, 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1

抚顺民国往事

抚顺市政协文化和文史资料委员会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8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历代才子爱情往事

杨古月、钟洁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商界往事

张爱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8

科学你我他

阿孜古丽·吾拉木,张德政,马月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智商只占七分之一——哈佛为什么录取他

朱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跟着郭明义学雷锋:小学高年级版

《跟着郭明义学雷锋》编写组编写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