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情的世界,如何拥有一颗不被伤害的“玻璃心”

2016-09-26作者:林一芙编辑:悦读纪


小时候的我,是一个过度敏感的孩子。母亲回忆说,她至今都没有再看到一个孩子能敏感得像我一样,不知道这是不是“吾儿独善”的心态在作祟。


但敏感这件事,在我身上,确实是三岁看老。据母亲说,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出远门的爸爸写信回家,她在枕边念了一遍信的内容,当时还是孩子的我一时间竟哭得无法自已。


上面尚且是听闻,但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几乎都在给童话故事“陪哭”。


有一个故事是安徒生写的,讲一个母亲历尽千辛万苦到天堂去找她死去的孩子,孩子却变成了一朵枯死的花。还有一个白云狗的故事,讲落到地上的一朵白云幻化成了小狗,最后回到了天上找它的母亲。


这些故事我在长大后再向母亲复述时,母亲说,她不能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孩子在听到关于离别、关于爱的故事的时候,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但就从那个时候她开始觉得:我的孩子,和别人的不一样。


——她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过度敏感,容易发现藏在夹缝里的世界。


选择和分离、情感寡淡是我童年时感到恐惧的词语。

 

首先,我们要确定过度敏感不是一个缺点,如果利用得当,反而会成为最大的优点。敏感的人往往可以感知到一个与别人不同的世界。

 

其次,我承认敏感是一种有待改进的缺陷型人格。但我同样认可没有任何一种人格是完美无缺的。文静的人能够充分地预估危险,却在很多时候显得过于小心翼翼;活泼的人能够充分地接触外部世界,却容易随波逐流,难以潜心向学。

 

你的“玻璃心”不是你做任何事情的挡箭牌,也不是妄自菲薄的来由。


“玻璃心”们的成长,道阻且艰。

 

常常因为太考虑别人的想法,反而造成自身痛苦。


敏感的人很早就能从别人的言行举止上,感受出什么样是受欢迎的、什么样是不受欢迎的,并总结归纳出自己的模板,尽量向理想化的自己靠拢。


他下意识地想掩盖自己身上有缺陷的部位,展现出趋于完美的自己。也时时体察对方的喜怒哀乐,以便自身改进。


但其实很多时候,他可能都不是出问题的那个关键,或者别人根本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这种时时归咎于自己而产生的挫败感会滋生出小心翼翼的迎合,像时常端着瓷花瓶走高跷,大气不敢出。

 

敏感的人,在生活中反而是开心果。


很多人以为敏感的人在生活中一定摆出一副多愁善感的林妹妹的模样。


其实不然。敏感的人比别人更能感受到情绪的变化,并不代表他能够完整地表达出来,甚至有时候这种敏感就是他无法表达的一种原因,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自卑的人在表面上表现得很自大,一些忧郁的孩子在表面上表现得像一个开心果。


他们比别人更早地识破了自己的情绪,也更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

 

过度敏感是非常累的一件事,所以要学会自我排解。


很多人觉得性格是后天养成的,可是在我看来,性格中的一部分完全是先天的,而后天当然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甚至矫枉过正也是有可能的,但这一定是一个长期的结果。


但我始终相信还有特别多的人,和我是同样的情况,只是他们可能没有得到更多的垂爱,反而被家人、朋友认为这是一种理所当然。


在许多中国家长的眼里,孩子的心事都不值一提,用“小题大做”“太敏感”或“有心机”一言以蔽之。


自我排解在这时候就显得格外重要。

 

找到疏导内心的特定途径。


小的时候母亲会给我买各种不同的布娃娃,然后让我给它们取名字,组成一个小的世界。我还记得它们的名字,有的叫黛西,有的叫安娜,都是那时候在迪士尼童话里看到的名字。我可以跟它们进行自由的交流,分享它们的生活,揣测它们的对话。


其实和娃娃交流也是一个可以疏导情绪的很好的方法。因此,很多编剧之所以放不下笔,就是因为能够想象出一种与人隔空交流的方式。


长大之后我开始识字,母亲帮我找到了两个特别美丽的宣泄感情的途径——读诗和画画。先从带图片的小诗歌开始读起,再背诵一些名篇。


母亲曾经尝试过许多方法,刚开始她希望用理性思维的熏陶洗刷我对情感方面的过度敏感。她带我去科技馆看各种模型机器人,了解自然的奥秘,企图唤起我的兴趣。她买了很多科普类的书,《十万个为什么》《千万个为什么》……一套一套砸钱买来,我却将之放在角落尘封。


性格不是可以硬掰过来的,而是要找到合适的途径,从热爱的事情开始去改善。


阅而优则写,渐渐地我也能写出自己的作品,倾诉的通道化作强烈的满足感,就成为解脱敏感的方式。


我经常觉得,自己提起笔的时候,才会重变回那个童年敏感纤弱的孩子,而当我放下笔的时候,就能瞬间回到枪林弹雨的世界里,做保护自己的英雄。


后来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都有这样的感受。


只是他们通往敏感世界的通路变成了音乐、舞蹈、射击、打球、绘画……


找一些具有表达性的活动,将其培养成能与自己相伴一生的朋友,就不至于在寂寂无人夜,自己独唱悲歌。

 

主动寻求陪伴,感受到内心的稳定。


我曾经是一个羞于向别人谈起“陪伴”这两个字的人,仿佛别人在我身上耗下的时间都是浪费的。


我去食堂吃饭茕茕孑立,去教室上课独自一人,去图书馆自习形影相吊。


那时,提及陪伴,我也总强调要“高质量的陪伴”。


其实哪有什么高质量的陪伴,陪伴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高质量的事。


付出等量的时间,就是一种良好的信任交换。找一个信任的人,偶尔约谈,三两成群。在用工作无法充满的时间里,在所有闲下来胡思乱想的日子里,给身边的朋友打一个电话,约伴而行,一同去看一场情感电影或是吃一顿佳肴,都能削弱因为敏感带来的不安感。


前提是这个朋友一定要是你所信任的,互相之间的交流不需要猜忌。敏感的人对熟悉感和规则感有着天然的重视。

 

除了自我的排解,如果你的朋友或家人是“玻璃心”,你也可以学着体谅他。

 

之前看到一个亲子博主在他的博客上记录女儿生活的点点滴滴。

 

小秧刚到美国上学时,语言不通,不敢一个人去洗手间。女儿的班主任每次都不厌其烦地随机安排一个小女孩陪小秧去洗手间。小秧班上所有的女孩,都陪小秧去过洗手间。我听了以后非常感动,觉得老师特别体贴,就特意去感谢老师。老师根本不以为意,说:“Sophie就是这样比较敏感的孩子,我小时候也这样。等她完全熟悉了,她自然会放松下来。”


老师说得对,小秧很快就不需要人陪伴了。


但是同样的情况,在中国学校,老师会很温和、很亲热地鼓励小秧大胆一点:“这有什么可怕的啊!你为什么不敢一个人去呢?”

 

敏感的孩子,会反复试探安全感,不要嫌他麻烦。


我算是个没有什么“叛逆期”的孩子。最大的叛逆就是偶尔逃课,半路撞见母亲。


母亲就会先把我拎回家,平心静气地问我为什么。


是对老师上的课不喜欢,是有什么更想做的事,还是仅仅出于贪玩?


然后母女俩一起想出一些两全之策。


现在想想,其实那个年龄的我并不是真正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想用这种出格的叛逆引起家长的注意。而家长用回馈过来的尊重,完美回击了我的叛逆。


很多事情他们都让我自己做决定,没有用强制的方法否定我的思考,这反而让我放下戒备。


父母的开明,让我一直在家里受到平等和尊重的对待。所以我不需要去叛逆。


这种对安全感的试探,是“玻璃心”们的常态,小时候对父母,长大了对朋友和爱人。很多时候,“玻璃心”们也知道这是毫无意义的,但就是需要反复试探,来获得别人言之凿凿的肯定。


但更多时候只是敏感让他们看出了端倪,就像之前许晴在节目里说过,她父母离婚的原因是“他的眼睛里没有爱情了”。


真正的感情就像曾经听过的寓言故事:继母和生母在抢夺孩子,继母死抓着不放,而生母在孩子喊疼的那一刻选择了放手。


不是强制执行,而是思你所想,给予你平等、尊重。


就像前面说的小秧,她需要的是一个陪伴上厕所的人,不是“你应该变勇敢”。要的是有人接纳她的不完美,而不是用理想儿童的完美模式来套在她身上。


还记得王菲在窦靖童一岁的时候,为她写了一首《童》。她对女儿说“你不能去学坏,你可以不太乖”,大概就是同理。

 

我坚信自己是个有缺陷的人,无论到人生的哪一个阶段。


都说这世界薄情,做个重情义的“玻璃心”颇为辛苦。但愿你也拥有战甲,在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活得快乐。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林一芙
出版青岛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那颗星星不在星图上:寻找太阳系的疆界

卢昌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7

连锁超市促销伤害危机对消费者品牌忠诚的影响研究

花海燕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16

产品伤害调查与防范

王慧萍、肖金坚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7

产品伤害监测概论

王忠敏、王赟松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0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被误解的高考:高三应该这样学

娄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2

人事第一:我是如何在世界500强做HR的

赵洪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3

上帝如何设计世界——爱因斯坦的困惑

张天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8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爸爸被盗版

杨鹏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