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好的事情,是爱有回应

2016-09-27作者:三乖编辑:Alphabooks

生活中,总是需要很多温暖的、细小的东西——


一首歌、一幅画,或者伸过来的一只温暖的手,我们从其中看见世界更鲜亮的记忆,以此熨帖自我,也安慰他人。


世界上最好的事,是爱有回应。


以之犒赏自己,会发现其实一路走来,收获过比自己以为的要多得多的温柔;以之馈赠他人,换来的也是自我的愉悦——当你爱的时候,每当想起“for you”,心底里都是软的。



就想亲手为你画一张小卡片


关于生活·慢

 

我不是一个很着急的人,和拖延症患者有相似的症状。


大多数的早晨,我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我起得并不晚,毕竟我不是那个可以睡到中午十二点的十几岁少年了。自然醒,那一定不是被梦想唤醒的。没有被唤醒,不代表我没有梦想,说到梦想,呵呵,大抵是世界和平。


生活中,我用碎碎的时间,去想象,去发呆,大脑偶尔处于无意识状态。这个空隙,我会有些这样的想法,地球那么大,人却那么渺小,思维可以无限大,脑袋只能那么小。我也会释放我无数的坏情绪,我的多肉植物为什么变成瘦肉植物了?皱起来,像极了蒙古牛肉干,如果我按时浇水施肥,它们还会很胖吧……也罢,瘦肉植物,不也还是植物嘛,没变成僵尸的生命,都是可以重新来过的。我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的时候,甚至忘记阳光对眼睛的伤害,直到眼睛酸涩,眼泪滴落在手臂上。



我想每个人的晚上,都是最自由的时光,有人在灯红酒绿中穿梭,有人嬉戏人生,有人读书写字,有人在努力工作(比如我)……当然,努力工作不代表不快乐。安静的夜晚,效率往往比白天还高。


坐在我工作台边向右转,视野宽阔,相当美好,每次有朋友来,我都说:“你看,远处就是天安门前的五星红旗。”他们都不相信。但是它真的就在我的正西面,我看到了,他们没有。当然,晚上看不到,不是双眼疲惫,不是因为光线不好,是因为晚上会降旗。但它仍然在我心里。


关于视界·小

 

我有一辆特别好玩的自行车,田园风格的,咖啡色和米黄色的搭配,前框的盖子上被我插了两束花。有朋友说你好有爱,有朋友损我,矫情过火……


我骑着它出门,觉得自己的速度堪比风,后来才知道,因为建筑角度,我出门经过的地方刚好就是风口。前行转弯处有一片绿地,从盛夏到初秋,都有无名小花欢乐地盛开着,它们的笑脸,为我一天的好心情拉开序幕。我会经过一条小路,这条路,从东到西再到南,共有32棵白杨树。 白杨树干上有眼睛,当然,白桦树上的疤痕更像眼睛,白杨树的眼睛是砍掉枝丫后愈合的伤疤。白杨你很美,白杨你疼吗?我经常乱想,在安全骑行的前提下。从1数到32,我就可以轻松下来,加油,就快到了。白杨再见。



前方小面馆里有只叫阿旺的狗狗,我之所以叫它阿旺,大概是想让它给老板旺财旺气旺生意,哈哈。第一次见它,它被拴在门口,哼哼唧唧的,眼睛上方有两簇黄毛,像极了眉毛。后来,阿旺长大了,忽然间,就变成巨型大狗狗,像黑背。再后来,我便没有见过阿旺。难道是因为担心它的巨大吓走客人吗?毒舌朋友说:“估计被偷去吃了肉。”“不不,我觉得阿旺只是回老板家休息了,并且每天都在晒太阳。”


再往前骑,会路过路口那家早点铺,每次老板都说:“来啦,我认识你,你的车很好看。”我瞬间骄傲得不得了:“是吗?那再加俩包子!”


过了桥,便是我的画室了,那桥下的水,好绿。那天上的太阳,好大。


我一路笑着,就到了。 


关于记忆·甜

 

我可以说我有选择性失忆症吗?嗯,存入我记忆的,都是开心的事。


好朋友问我:“你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它会痛苦吗?爱上一个人,七秒就忘了。”我回答:“你傻啊,都忘了,还痛苦什么呀?”


我记忆力不好,所以我爱记录,有些记在碎纸片上,有些记在日记本里。还有一些承载记忆的东西,被我塞在柜子里,每年翻出来看一看。



小时候邻居送给我的卡片、我画上的姐姐、和朋友一起积攒的贴纸、老师送的石膏像……那个翻开来就有音乐响起的小卡片,都十年了,直到去年还可以唱歌。我每次听到,嘴角都会扬起。今年它发不出声音了,我打开它的时候嘴角还是习惯性扬起。抽屉里有琉璃海豚,有木头娃娃,有坏掉的小玩具,有不再工作的腕表,还有凝固的颜料,我从不曾忘记它们。


我从宜家买回来几个可以盛放文件的盒子,是那种有黑白红三个颜色、金属边条的简易收纳盒。其中一个的标签上,我写上了“月光宝盒”四个字。此宝盒非彼宝盒,因为没有人来抢夺,它只属于我。里面放什么不重要,我爱这个盒子,我想让它与众不同。


我还记得很多很多…… 


关于时光·暖

 

不得不讲讲我的妈妈。


和你们的妈妈一样,我的妈妈也很漂亮。因为她的美,我爱上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小时候我想做手工,妈妈就买来各种纸教我剪纸,后来我真的剪得很好;我想画画,妈妈就自己先学会画一样东西,再教我画;在公园里,没有绘画技巧的我,看着一片树林,画出来的永远只有一个跳舞的小姑娘……


五六岁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尼姑,并认真地画出了那个美丽尼姑的脸。我以为我比别的小朋友都有本事,因为妈妈总说我做得好,妈妈的表扬植入我心里,长成太阳,我当真了,从此我幸福了好多年。因为从那以后,我坚持画画,并坚信自己画的每一幅画,都漂亮得不得了。



很多年后,我收拾新房子地下室的破烂物件,找到了一些因为受潮腐坏得很严重的图画本子,我翻看,那些个姿势不变、裙子不换的跳舞小姑娘,还有那个尼姑的画像都在,只是那些画幼稚、丑陋得让我瘫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庆幸的是,我现在还在画,可以画很多很多漂亮的姑娘,还用画换来了稳定的生活。


妈妈收留过一个流浪孩子,他走的时候把我的随身听也顺手“拿”走了,为此我很是埋怨:“他又听不懂!他是坏人!”妈妈说:“给他吧,等他饿了,能卖掉换些吃的呢。”类似这样的小事,很多很多,好些我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我知道,她温暖了我和我的世界,再后来,我也可以温暖别人了。


对路边瞅我一眼的人微笑,给火车上拍照的陌生人露出笑脸,为雨中候车的大叔撑伞;我也经常给失败的自己鼓劲儿:“没事儿,重来。”


在我看来,世界,原本就是暖和的。


谢谢你,我不会忘记你的,妈妈。 


关于画画·用心


与朋友闲聊时,她们会时不时地说:“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甚至有些女孩儿会抽空来我画室,一起画画。我记得她们画完每一张小画时的开心表情。是的,其实谁都可以画画,并且从中得到快乐。


记得上学时,一位师兄很擅长画漫画,我羡慕不已,问:“你怎么画得这么棒?”他瞅我一眼,说:“用心去画!”看得出他在开玩笑,但这句“用心去画”影响我至今。用心,大抵是我现在画画最在意的“技巧”了。

 


而现在,我就想亲手为你画一张小卡片


在我旧书桌的抽屉里,有我积攒了多年的信笺、明信片和一些别人看来莫名其妙的小东西,几次收拾家,我都会拿出来看一遍。每一封信和每一件小物都有一个小小故事,我每次看到它们,嘴角依旧会不自觉地扬起,幸福好一阵子,因为它们让我想起一些美好的时光和一些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比如:


在我睡着的时候,为我盖毯子的美丽空姐;

一个人旅行时,一直跟着我走了很远的流浪小猫;

下雪的夜里,咖啡店老板娘递过来的热热的巧克力;

总是与我分享饼干的睡在我下铺的姑娘;

在我想要放弃考大学时,给了我很多帮助的邻居一家人;

那个让我不再感到孤单的男人;

那个四处旅行,把家装在行李箱里的姑娘;

那个为了理想在北京打拼,每次到我的画室都会蜷在沙发上睡着的姑娘;

那个终于不再抱着时钟奔跑,选择慢下来生活的姑娘。


还有一些属于自己的独处时光:


下雨的天,躲在窗户后看被雨水冲刷的城市;

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过郊区的杨树林;

7岁时,瞒着家长偷偷去买一支艳丽的口红;

和我的猫一起,趴在桌子上看一缸热带鱼游来游去;

给一棵多肉植物浇水。


这些美好的时光、美好的人,构成了我生命中美好的画面。有的人也许只出现了短短的几分钟,在我生命中留下些许善意就消失在时光里;有的人还像从前一样陪伴着我。我再次翻看这些物品时,很想很想为他们送一份祝福,而现在,就想亲手画一张小卡片,为这些我生命中的人和事物,把每一个我能回忆起的美好的瞬间,都统统画在纸上,送给他们。每画一张,那些美好的时光便会像电影的片段一帧一帧涌现;每画一张,心里都会涌出浓浓暖意。是你们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是永远被爱着的。


如果你心中也有很多思念或是感动,那么也请跟我一起,拿起画笔,画一张小小的卡片,送给出现在你生命里的那些人吧。画画不难,用心就好。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三乖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4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中国好诗词——古诗词里的花事情未了

曾雅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小学六年要做的120件事情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1

中学六年要做的120件事情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8

世界是随机的——大数据时代的概率统计学

李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三爱学生读本(初中版)

汤春艳, 著
华文出版社[2014] ¥6

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三爱学生读本(高中版)

牛文澜, 著
华文出版社[2014] ¥7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