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美国发财史:晚清移民 称霸旧金山三大行业

2016-10-08作者:[美]邝(Kwong, P. ),[美]米赛耶维奇(Miscevic, D. )著编辑:郭超

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电视辩论开始了。这种源自希腊和罗马的公开撕X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摒除了难以言说的暗箱操作,辩论的优胜者将像拳台上的冠军一样,收获观众(选民)更多的青睐。可美国大选似乎从来与华人无缘——美国学者彼得-邝、杜桑卡-米塞耶维奇发现,华人与美国社会的相融,比我们知道的要早得多。为何华人在参政议政方面,反而却走在最后?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若想充分理解在美国社会中华人的阶级划分,首先需要了解华人劳工是通过何种机制进入美国的。虽然看起来是白人雇主在雇佣华工,并不断挖掘潜在的移民资源,但实际上可以说是中国人自己在掌握着华人移民的方向(秘鲁、古巴和夏威夷除外)。淘金热刚刚兴起之时,北美的大规模移民潮也接踵而至。因此,每个人都使尽浑身解数,不是托亲戚就是找关系,千方百计想渡过太平洋去圆自己的淘金梦。但凡有一个移民者在新地方“站稳了脚跟”,家里的其他人就可以得到资助,从而可以资助更多的人移民。这样下去,一个移民链条就形成了。

  

随着移民人数的逐渐增多,这种血缘纽带带来的关系脉络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很快,中国商人开始资助去加利福尼亚淘金的人,并要求他们将未来利润的一半分给自己作为交换。此时,美国的船运商人和劳工经纪人也掺和了进来,把劳工运输扭转为一本万利的行业。一张船票的价格在40至50美元之间,这抵得上华南多数农民和劳工的全部家产了;华人移民经纪人则接管票务买卖,整条船包下来需要再付给他们5%到10%的佣金。美国船运商人对这样的安排满心欢喜,甚至不要求经纪人支付预付金。“如果中国人想要一百张第二天的船票,我们就给他一百张,我们需要钱的时候,告诉他们就行了,”太平洋邮递公司总代理亨利•哈特吹嘘,“我们从来没少拿过一分钱。”

  

这里有一个活生生的商业案例。1850年,英国商人和中国人签署了一条协议,这协议目前属威尔士法戈银行(WFC)所有,内容如下:今诚信商行(TseangSingHong)租借美国船只阿曼山号作航行之用,船上技工和劳力均属自愿至此,目的地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港,上述技工和劳力以寻找工作为此次航行之目的。船只离开上海后,所有物品和航行费用全部由诚信商行承担。到达目的地后,外国商人将接洽相关事宜,并为上述劳工推荐工作,工作落实之后,劳工应退还垫付款项。根据协商规定,雇主应向上述商行缴纳125美元旅费,商行负责向雇主安排劳工,并每月扣除劳工工资的一半还贷。待债务清偿完毕之后,劳工可领取全额月度工资。

  

整个流程均以信用作保。所有移民者须向经纪人缴纳100至125美元的票务费用,而实际票价还不到所缴费用的一半。利润中包含经纪人的佣金和利息费,这些费用全部用于补偿经纪人所承担的“风险”。对于一个移民者来说,虽然偿清债务最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但是新大陆的工作前景如此美好,因此前往美国的劳工依然络绎不绝,经纪人从来不缺劳工。拿1852年来说,美国船运商人通过运输中国旅客就赚取了足足150多万美元,而追偿信贷债券的差事则落在了中国经纪人身上。此事令中国商人们十分头疼,他们想尽各种办法追债,其中最常见的招数不外乎将移民者的亲人留在中国当做“人质”。


  

中国经纪人也开始逐渐扩大业务内容。他们不仅为移民者寻找工作,还负责为之提供日常所需的商品。由于此时加利福尼亚的移民已完全商业化,海外经商的华人为了控制各个商业领域,不断地致力于进一步扩大关系网络。华人的势力最终渗透进了资本投资和金融行业,凭借着如此盘根错节的关系,中国商人们在交通运输、资金转换、货物交易、服务业和劳动力供需等方面一路顺风顺水。尽管根依然在中国,但是中国商人的关系网已经遍布整个泛亚地区。哪里能赚钱,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特别是在东南亚地区——那里是中国移民最早踏上的地方。为了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中国商人们迅速建立起了迅捷的通讯体系,保证信息传递能够畅通无阻。

  

鸦片战争以后,整个中国笼罩在经济危机的阴云之下。19世纪中叶以后,许多华人纷纷离开故土去海外谋生,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经济危机也为海外华人提供了追寻财富的商业机遇。首先,他们在将移民者送至新大陆的道路上赚了第一桶金,然后,他们又成中间人,主动为雇主介绍劳工,为冒险的中国人寻找工作。可以说,去海外求生的华人为中国的消费品输出国外开拓了条新路子。

  

白人雇主清楚地知道,要想雇佣到并留住华人劳工,最终靠的还是中国商人、代理人以及劳动立约人。利兰•斯坦福和中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合伙人通过与中华公司签订了分包合约,雇佣了15000名华人劳工修筑西段的州际铁路。休斯敦&得克萨斯中央铁路公司采购总监约翰•沃克,于1869年在旧金山和华工立约人周亚祥签订了一份劳工合约,要求周亚祥为自己提供300名华人劳工。在这些情况下,华工经纪人通常不仅负责招募劳工,同时还会协助雇主管理工作岗位、为劳工提供日常必需品,给劳工发放薪水。事实上,加尔文•辛普森通过上述代理公司为自己的北亚当斯鞋厂雇佣到75名“稳健、积极、聪明的中国人”。当中有72名劳工、两名厨师和一名工头,工头的薪水和翻译一样高,领双份工资,人们都叫他“查理”。查理的工资是每月60美元,是其他劳工3年合约实发工资的两倍。


  

一些美国雇主发现,这样的运作方式成本过高,便试图绕开旧金山直接从香港招募劳工,但到头来还是不得不请中国商人出面做中间人,进行劳工的招募、运输和管理。1869年,船长乔治•华盛顿•基弗作为南方种植园主的劳工招募代表前往中国,但是没有一位华人劳工愿意与他签署协议,因为他们深信船长此行是为了招募奴隶。美国领事馆也认为“劳工是在美国工作,如果在中国与他们签订协议,这不合法也不道德”。

  

最后,他聘请香港的一位中国商人,委托他以每人每月25美分的工钱招募劳工。按照协议的规定,待劳工合约期满,他可以从每个人身上额外抽取10美元。这种分包雇佣华工的形式同样适用于大型农产品项目招募工人,比方说小麦收割和罐头制作。

  

有时,雇佣华人劳工要经过好几层转包。1869年,休斯敦&得克萨斯中央铁路公司急需劳工,船长博伊斯负责替总监约翰•沃克招募劳工,他找到了劳动立约人多西。从多西那里了解到,如果他想要招募劳工,要先和加利福尼亚的中国“社团”或“帮会”的“主事人”全权协商,并打点好各方利益。“主事人”一般会要求“附加合约和好处费,这种行径和那些政客们没什么区别。因为他们只有得到足够多的好处之后,才会考虑是否要与美国人做正经生意”。而博伊斯自己也不得不答应建造一个中国仓库,并准备3000美元,以方便华工立约人购买干货、衣服、办公用品和会计用具。圣•路易斯•迪蒙克里弗特印出一份货物采购清单:茶叶,500磅;竹刷,5打;豆腐干,10箱或400磅;挂面,10箱或50磅;生姜200磅;橘皮,50磅;鱿鱼,200磅;大豆,10箱;番茄酱,10罐;书写纸,10令;毛笔,200支;记账本,10个;名片纸,5000个;5张灯笼纸;加利福尼亚鲍鱼,300磅;西瓜子,40磅;锅铲,2打;铜制汤勺,4打(大);纱帐吊杆,10对;冰糖,50磅;红枣,50磅;记事牌,6个;墨汁,1磅……另附中国年货。

  

受国内华工需求增长的刺激,旧金山商行的代表在新兴市场附近开起了店铺,专卖华工日常所需的物品。弗乌尔•罗伊公司在新奥尔良开了家总店,专营杂货、茶叶等琳琅满目的中国货,还有烟花爆竹、旱烟和布鞋。

  

用《新奥尔良时报》的说法,这里还有“几千种中国的新奇玩意”。时报称其为“股份公司,每个会员都能参与公司的事务管理”,而且萨拉曼得保险公司为其出具了一张价值2万美元的保险单。弗乌尔•罗伊同时为附近种植园的华人劳工提供食品,按人头每月收取1美元。1871年,公司向当地报社宣称,应糖料种植园主的要求,公司将从加利福尼亚招募华人劳工,每月发放价值22美元的黄金,劳工自行解决衣食问题。(毫无疑问,弗乌尔•罗伊当仁不让会经手这些事宜。)


  

西海岸的大规模制造业飞速发展,导致中国的劳工供不应求。从1870年到1880年的10年间,美国招募的华工人数为123201人——是过去10年(64301人)或者未来10年(61771人)数量的两倍。前20年间,从中国来美国的移民者中有大批的商人、生产者、手工业者以及专业人员(药材商、医生、翻译、投机者和演员等),但自从《蒲安臣条约》签订之后,中国的移民者全都成了无产者。在各行各业,绝大多数华人劳工在监工的眼皮子底下给白人雇主工作。(截至1880年,70%在萨克拉门托和67%在西弗吉尼亚州的中国人依托白人雇主生活。)然而,还有一些人在华人的血汗工厂里显得格外扎眼,他们多数都是承包商或者监工出身,但几经变化成了剥削华工的资本家。这些人在低成本投资的制造行业内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借着靠近华工市场的便利条件,他们最终占据了旧金山三大主要行业的霸主地位——制衣业,51家华人企业;制鞋厂,61家华人企业;烟草加工厂,120家华人企业——共雇佣华工7500人。

  

中国人商业网络的规模日益扩大,逐渐将移民者各方各面的需求衍变为生财之道——中国商人不仅供应诸如中国产的大米、茶叶、加工食品、药草、药品、衣服和七零八碎的东西等消费品,更重要的是,他们还通过邮件和新闻报纸与国内保持信息传递,并汇款给国内的亲人。香港是他们的大本营。作为通商口岸,香港彼时受英国法律体系的保护,中国政府鞭长莫及,另外由于地理位置靠近移民村庄,更易于融入到全球经济贸易的大潮之中。此时的香港俨然成为几千名移民商人的福地:银号,专营买卖黄金兼营贷款业务;信局,收发邮寄信件包裹,并承办代写书信和现金汇寄业务;公司,由地区行会经营,通过其他各国的分支机构,如新加坡、纽约、旧金山、墨西哥、哈瓦那、温哥华、秘鲁首都利马,管理国内和国外华人社区间的货物、劳力以及金钱买卖。

  

“金山庄”主要打理美洲地区的生意。该公司于19世纪50年代起家,负责根据旧金山和北美地区华人店铺和餐馆的订单,将大米、干牡蛎、干姜、荸荠、鲜花和药草运输至目的地。之后,该公司还增加了书籍、报纸和杂志的运输业务。“庄”原意指代“村庄”或“庄园”,此处应理解为“商铺”,是以血缘关系建立的商业活动中心。许多散布在美洲的“商铺”按部就班、依照同样的模式进行经营。生意人和客人通常来自同一个村庄,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他们的社交关系也越来越广,广到可以与美国移民团体搭上关系。有了这层关系,地区性的血缘关系就跨入了跨国贸易网络。

  

哪里有移民者,哪里就有金山庄——甚至连偏僻的沃伦、爱达荷州也有他们的触角,要知道即便是数字化的今天,美国的邮政服务也只每两周光顾这些地方一次。金山庄为当地的移民者提供贷款,以优惠、稳定的汇率保证货币转账业务,管理储蓄方案,通过贴息向国内的移民家庭支付生活费用。彼时中国政府的服务机构效率低下,倒是成全了他们在广东省的服务生意。因此,为目不识丁的客人提供代读、代写服务也随即扩展到他们的服务范围之内。

  

移民这一举动为太平洋两岸的中国人创造财富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因此,当1880年美国排华运动的势头越来越猛时,不少香港和广东商人上书请命,督促清政府采取强硬措施保护中国移民者的权益。“我们经营金山庄已经多年,与旧金山华人商铺的关系也相当融洽。我们相互扶持,一路走来。只有当杂货生意欣欣向荣的时候,中国人,当然大部分都是劳工,才能自由进出美国,”他们写道,“许多广东移民者可以每年赚几百万,为什么?因为美国的经济环境好,赚钱容易。实际上,中国劳工每天的生活用品——丝绸、衣服、鞋袜、药品、油、酒、茶、糖、海产品、酱汁都是从中国进口的。这些东西价值几百万美元,海关税收更是惊人。因此,去美国的中国人越多,中国商人就越能赚到钱。这不仅关乎民生,更关乎国计。


内容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美]邝(Kwong, P. ),[美]米赛耶维奇(Miscevic, D. )著
出版江苏人民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史记故事·帝王诸侯篇:齐桓公称霸

司马迁(汉)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11] ¥5

水浒传故事—好汉大战篇:三大祝家庄(上)

施耐庵(明)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11] ¥8

水浒传故事—好汉大战篇:三大祝家庄(下)

施耐庵(明)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11] ¥8

决定学习成绩的三大习惯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富过三代:华人家族企业传承研究

郑宏泰、高皓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美国留学移民800问

江乐兴、杨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美国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移民,就那么回事儿

老冯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8

酉酉和西西贴纸吧:可爱版.旅行啦 美国

萍子编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怎样到美国留学?——兼评美国教育

何学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