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简易说明手册:赢大选=胜利?

2016-10-17作者:[美]琼斯(Jones, C. O. )编辑:搜狐读书

最近,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如火如荼,进入10月,距离最终投票就一个月时间。不论是共和党候选人川普还是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都卯足了劲争取更多的选民。9月底那次辩论可谓吵得是如火如荼(笑)~

  

美国总统选举每4年举行一次,其制度复杂,过程漫长。第58届总统选举将于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随着时间的临近,各种美国大选的消息铺天盖地的袭来,大家伙搬着板凳看了半天的热闹,但真的知道美国大选的历史和流程吗?美国总统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候选人们要经过多少道关口才能通向胜利的彼岸?读书君决定用下面一篇小文来给诸君剖析下美国总统选举制度的历史、变化历程和制度。内容选自“牛津通识读本”《美国总统制》(美 查尔斯•琼斯 译林出版社 2013年2月版)

美国总统选举其实就是:慢慢走着~


神秘美国大选:选举人团运转+难以预料的结果

  

创新即做与众不同之事。(美国)开国元勋们创造了一种确认行政领导权效力的崭新方式。他们的方案不仅设定了一种从未尝试过的选举体系,而且也有助于塑造机遇,确定总统权力的疆界。

  

除了接受乔治·华盛顿作为首任总统之外,没有人确切地预料到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啊!今天的许多人都认为,选举人团运转的神秘之处,可能对这个制度的延续起到了作用,而对某一部分的修修补补(如任期、选举人的遴选、计算选举人票、替代性的普选等)充满着难以预料的后果。


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

  

(美国)宪法规定,总统选举人通过由各州立法机构决定的方法而任命。分配给每个州的选举人数目,设定为众议员数目加上两个参议员席位。选举人们在各州相聚并对两个候选人进行投票。随后,他们的投票结果被送到参议院议长处进行计算。获得多数选票的人当选总统。最初,如果两个候选人获得相同的多数(如1800年杰斐逊与伯尔的得票数),众议院将进行选举,每州一票。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选举人票多数,众议院将从得票最多的前五名候选人中进行选举。在这两种情形之下,获得选举人票第二多的候选人便将担任副总统,如果两个或更多的人获得相同数量的选票,参议院将作出选择。

  

以任何标准来衡量,这种选举方法都不寻常。它忽略了政党发展的可能性。它允许普选选举人,但并不要求必须如此。这样,在普选的民主方法之外,它也允许贵族式的任命选举人的方法。并且,副总统的选举是一件无关政党的事——实质上无论是谁,只要得票第二便可任职,就像杰斐逊担任亚当斯的副总统一样。

  

1803年,国会通过一条宪法修正案,要求选举人“投票选举总统和副总统”,从而区分了两个职位。这条修正案很快被批准为第十二条修正案,并运用于1804年的总统大选。伴随时间推移,提名和选举程序也发生了演变,从而与早期的竞争大不相同。


国会党团会议、政党全国大表大会……总统候选人提名这样演变


 

国会党团会议即具有相似思想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举行的会议,它在早期的几次选举中作为提名总统候选人的途径发展而来。国会党团会议的出现被一些人视为对制宪会议达成的机构分立原则的损害。因为,如果总统们首先必须由国会议员提名,他们难道不会觉得对议员们有所亏欠?然而事实上,这一时期(1804—1824)的党团会议,选出的基本上都是众望所归的(即使并不总是必然的)人选。1812年和1820年两次总统选举中,民主共和党人提名了时任总统麦迪逊和门罗。这段时期,联邦党人日益没落,到1820年之前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国会党团会议作为候选人提名组织的短暂时代已经结束。这种提名方式终结的大环境表明,必须找到一种更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提名方式。到1824年,已经明晰起来的是,公众并不支持国会议员控制他们对总统的选择权。1824年选举也标志着开国元勋一代的结束,以及联邦党人作为政治力量的逝去。此外,因为未能团结起来支持同一个候选人,民主共和党人也衰落了。

  

从1831年至今,每一个主要的政党候选人都是通过全国代表大会来获得正式提名的。

  

同样可以预见的是,人们的注意力将最终转到提名大会的代表选择上来。那些希望影响总统或者期望获得总统回报的人们,试图首先控制各州代表。当政党实力增强,各州和地方的头面人物便开始与候选人组织就人事任命和政策议题讨价还价。

  

在有些情形下,磋商一直持续到代表大会召开,争议主要围绕着代表席次、施政纲领撰写和总统候选人选择等。在总统预选产生之前,往往要通过多轮投票来提名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特别是民主党,因为它要求候选人需要以三分之二多数来赢得提名。从1832年到1924年的24次民主党代表大会中,有13次经过了多于一轮的投票。7次大会经过了超出10轮的投票,4次大会超过40轮投票(最高纪录是1924年的103轮)。1936年,民主党放弃了三分之二多数规则,自那以后,只有一次民主党代表大会经过多轮投票(1952年)。

  

共和党在提名总统候选人时自始至终规定简单多数规则。


初选:从忽略到必须赢,砸钱比赛起始于此

  

在现代,总统初选制度的发展与完善是全国大会上只需单轮投票的主要原因。1901年,为遴选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佛罗里达州成为实施初选制度的第一个州。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人们对于初选制度的热情开始衰退。有几个州相继废止了相关法律规定。大多数政党领导人不再热衷于初选制度,因为初选用地方和各州领导对代表席位的控制取代了选民的选择。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总统初选作为候选人提名的普遍方式得到复兴。如果候选人能够获得足够的代表支持,即使得不到政党领导人的支持,他们也能赢得胜利。

  

1952年,对民主与共和两党而言,初选都非常重要。从那时起,人们就期望候选人参加初选并在初选中确立领先优势,即使大多数代表是通过其他方式来参加初选的(大多通过各州政党党团会议)。

  

民主党的1968年提名事后看来是巩固初选之重要性的关键事件。总统林登•约翰逊决定放弃连任,从而为提名提供了一次公开竞争机会。主要的候选人是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尤金•麦卡锡和来自纽约州的罗伯特•肯尼迪。在肯尼迪参选之前,麦卡锡就赢得了早期的初选。肯尼迪赢得了关键的加利福尼亚州初选,但是就在获胜的当晚被人暗杀。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未参加初选,只能获得“另选他人”(write-in)的选票。当时的主要议题是越南战争,麦卡锡和肯尼迪反对这场战争,汉弗莱则代表着约翰逊政府的一贯态度。

  

这场全国代表大会可以说是历史上最为热闹的一场。汉弗莱是政党领导人选定的,但是未经初选的检验。刚刚浮现的热门人选肯尼迪已经身亡。反战活跃分子孤注一掷。汉弗莱获得提名后,代表大会所在城市芝加哥发生了若干起骚乱。代表大会后的改革委员会聚焦于确保建立一个更为开放的程序,以更好地代表所有群体。

  

到20世纪末,提名机制已经在总统初选制度中确立下来。从1972年到2004年,每个党的领先者都得到提名。全国代表大会成为已经选出的候选人的批准机构。此外,各州开始让初选“前期吃重”(front-loading),即将初选制度在日程上前移。于是,提名竞选更早地得以展开,领先者从最初阶段的初选中便脱颖而出,全面的大选造势较过去提前了几个月。不难理解,这些变化增加了竞选总统的成本,并且提出了竞选筹款改革的要求。

  

“初选竞选与电视这样的可视媒介被证明是完美搭配。”通讯手段的急剧发展对提名过程具有深刻的影响。恰如赛马,竞选也会吸引人们兴致勃勃地去关注。竞选在公开场合举行,赌注可观,并设有终点线——选举日。但是,电视、网络和其他的通讯方式也以大幅攀升的金钱代价和组织化努力而被纳入个人竞选之中。

  

从历史角度看,总统候选人提名经历了几个阶段的演变:(1)选择众所期待的国之栋梁;(2)国会党团会议背书;(3)全国政党代表大会;(4)由初选制度作为补充的全国代表大会;(5)确立领先者的初选制度;以及(6)决定最终选择的初选制度。这些阶段演变反映出把公众纳入其中的意图,主要是回应普遍的民主化进程,例如政党的出现、选举权的扩大、各州选举人制度的改革以及大众媒体的成长。


插播:如何看待党争,如何制衡和分权,麦迪逊这么说

  

詹姆斯•麦迪逊(编者注:美国第四任总统,他与约翰•杰伊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共同编写《联邦党人文集》,亦被一些人视为“美国宪法之父”)在《联邦党人文集》第十篇中针对“党争危害”提出警告,并强调控制其影响的必要性。麦迪逊将宗派(faction)定义为“全体公民中的多数或少数,团结在一起,被某种共同情感或利益所驱使,反对其他公民的权利,或者反对社会的永久的和集体利益”。他相信开国元勋们已经发现了规制宗派的方案:跨越“更多种类的宗派和利益”的代议制政府。简言之,即缔造共和制度,拓展其涵盖范围。


严肃正义脸的麦迪逊老师

  

在《联邦党人文集》第五十一篇中,麦迪逊通过对控制之必要性的类似承认,证明了分权和制衡的合理性。因此,恰是开国元勋们才使得宗派控制整个政府体系实际上成为不可能之事。

  

然而,宪法方案中并未禁止宗派或者政党。麦迪逊阐明,消除共同情感冲动或利益冲动产生的原因,这是错误的或者不可能的。自由社会的繁荣系于民众组织起来维护共同利益的权利。政党是如何发展的?它给总统带来了哪些不同之处?要对这些问题予以回应,指出麦迪逊及其同仁设计了有效的控制机制意义重大。联邦主义、权力分立、选举分离、制衡原则、两院制、不同的任职期限以及选举人团等决定着政党如何发挥功能。这种设计并不限制政党或宗派的出现,但是它创造了使这些政党各安其职的环境。

  

这个宪政结构将政党塑造为松散的、以选举为基础的、基本上无意识形态的、利益驱动的组织,党员身份基于自我认同。更有纲领性和意识形态导向的第三政党都好景不长。的确,共和党倾向于更为保守,不大可能推动政府来解决问题,并代表商业利益。民主党则倾向于更为自由,更有可能支持政府发挥较大功能,并代表劳工的利益。但是,这两顶“帐篷”都很大,并存在重大的区域差异。


制衡才是真谛!69-09年7成时间两党分控国会与总统


吵来吵去的意义是什么……

  

政党得以组织正因为那里存在着选举。并且,根据宪法的意图和允许,选举无处不在。对总统而言,最为重要的是那些争夺总统职位以及竞争众议院与参议院席位的选举。从多个方面而言,这些都是州选举,受制于那个层面的规范。相应地,政党需要适应州的法律,这些法律规定着它们如何组织、如何遴选候选人、如何实施选举以及如何募集和支出资金。

  

任职期限长短影响着政党的组织和运转。总统选举之时,众议员两年之后便会重选;只有三分之一的参议员将任职六年,除非总统获得连任,否则这部分参议员的任期将比总统多两年。

  

开国元勋们通过错开选举来强化分权。将全国性的选举错开所带来的一个清晰且完全是宪法性的影响是,允许两个政党都取得胜利。例如,1996年民主党人克林顿总统轻而易举地获得连任,共和党人则继续把持着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这种政党分裂(split-party)的结果使宣布授权变得困难起来。

  

在两个政党和三种选举之间,共有六种分裂的可能。自1856年现存两党制成型以来,所有六种情形都曾经在现实中出现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政党分裂的政府成为普遍形式。这段时期,11位总统中的8位曾经面对着国会一院或者两院中的反对党多数。引人注目的是,在1981至1993年的整整12年中,不同政党分别控制着总统职位和国会,并且,这种情况占据了从1969至2009年期间75%的时间。

  

对政党而言,选举错开和任期分割的影响甚为广泛。在总统选举中被击败的政党可能掌控众议院和/或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在这种情况下,总统在推行一个项目时,必须寻求跨党支持。面对反对党控制国会这种情形的总统还发现,针对反对党的太多妥协会导致来自本党支持的流失。有时,你即使赢了选举,甚至也不能算赢。


压力山大!永不停歇的民意调查:竞选绵绵无绝期

 

根据法律,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在11月第一个周一过后的首个周二举行。民意调查活动持续地展开,经常主导着媒体竞选的报道。时至今日,大多数主要媒体都会发起民意调查,州和地方的媒体也会发起相应层面的民意调查。大学和研究机构同样会进行调查和民意测验。候选人机构和政党也开展自身的民意调查活动。

  

公共舆论的此类测量大多针对候选人展开。目前谁领先?领先多少?测试也会针对具体议题,并有可能影响竞选的言辞和辩论。现在,持久的竞选已经成为治理的显著特征。各种民意调查会常规性地针对主要议题展开,总统的工作满意度会经常性地得到检视。


内容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美]琼斯(Jones, C. O. )
出版译林出版社
定价2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总统来信:美国总统书信精选

王瑞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4

总统们:法兰西第五共和

李晓兵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简易领导——读《易经》谈领导力

钟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5

说明、定律与因果

王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9

2012 世界大选年

李晓兵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日本百年企业的长赢基因

周锡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会说才能赢·奇辩

谢伦浩 杨光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6

会说才能赢--演讲

谢伦浩 龚翔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6

会说才能赢·对话

谢伦浩 龚翔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