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历史 | 一把大火如何烧到了圆明园?

2016-10-19作者:张鸣编辑:Alphabooks

1860年的今天,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火烧举世闻名的皇家园林圆明园。


英法联军兵力如何?为何能长驱直入进犯北京?前前后后清政府是如何应对的?



如果说,战争的第一阶段,英法联军还只是一支讨伐部队,英法两国加起来,不超过6000人。那么到了战事再起之际,英法联军则变成了一支名副其实的大军,英军1.8万,法军7000人。还要加上2500名从中国南方征集来的中国苦力,这些人尽管需要冒着被中国军队抓住遭受酷刑的危险,为了每个月9两银子的报酬,都乐于从军。在英法联军的入侵中,他们运给养、抬伤兵、送弹药,十分卖力。英国人夸他们说,一个苦力,比三头骡子都管用。这一次行动,他们吸取了以往的教训,不占城池。英法联军的目标,是占领北京。在西方的殖民史上,这样规模的军队,已经堪称大部队了。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被征用的中国劳工。


更令人生畏的是,这支部队还装备了新型的阿姆斯特朗野战炮,这种新型野炮威力巨大,可以把金属炸成碎片。也装备了更加精良的来复枪和火力更加猛烈的加农炮。显然,侵略者是把中国当成新式武器的试用场。此前,人们对英国的陆军颇有微词,说他们不如法国陆军那样有战斗力,新装备的到来无疑有助于改变人们的刻板印象。其实,对付只有古老的抬枪和火绳枪的中国兵,以及只有弓箭和马刀的蒙古骑兵,他们原有的装备已经足够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进军中国,英法联军居然可以拿上海做中转站和补给的基地。在上海的清军,根本没有想到要对侵略军发动一场哪怕象征性的袭击,连丝毫敌意都没有。不仅没有敌意,而且上海道台还要求联军配合打击太平军。只要上面没有明确旨意,清朝的地方官似乎根本意识不到英法联军是来进攻北京的,即使意识到了,也是事不关己。这样的情景,大概也是只有王朝国家才能出现的一景。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征用的中国劳工,每个人用批带表示自己的号码,由英国人带领。


然而,中国方面的主帅僧格林沁,尽管亲自指挥了第二次大沽之战,而且占了大便宜,却固执地认为,利用有利地形在岸口与洋人对阵,并非上策。要想克敌制胜,还是得把敌人放到岸上来打。最好是选择一段开阔地,利于骑兵展开的地方,双方决战。他不知道,在欧洲战场上,自从新式火炮和步枪问世以来,密集的大规模骑兵和步兵的集团冲锋,就已经成为灾难。在密集的枪弹和爆炸力巨大的炮弹面前,这样的集团冲锋,已经成了绞肉机。当然,这一切,僧格林沁怎么会知道呢?他知道的,还是十几年前国人流行的成见,洋人腿脚不利索,不利陆战。洋人的威力,就在于船坚炮利,所谓的炮利,主要是舰炮之利,到了陆地上,舰炮就发挥不了作用了。其实,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上岸的英军步兵,也带有陆炮,只是由于舰炮使用得比较多,被打晕了的中国人,就忽略了敌人的陆炮。


基于这样的认识,虽说大沽的守备,也得到了加强,但中国方面防卫的重点,却并非依托海岸,依托坚固阵地,安了心要跟洋人打野战。在地势上,北塘和大沽原本成掎角之势,但北塘的炮台相对于大沽要差得多,僧格林沁干脆将北塘守军撤到大沽,弄一些假的大炮,摆在那里吓唬人。认为如果敌人从这里上来,不如将他们放进来,地势平坦,正好可以用骑兵歼灭之。


▷大沽炮台远景


结果,英法联军轻易地在北塘登陆,而僧格林沁的两千骑兵,尽管勇猛无比地扑将过来,但遭到密集的枪炮轰击,几乎被全歼。然后联军就拿下塘沽,抄大沽炮台的后侧,腹背受敌的大沽炮台,在一日之内沦陷。京师门户洞开。其实,相比较而言,大沽之战对侵略者造成的威胁,要比陆战的骑兵冲锋大得多。


在大沽和天津失陷之后,咸丰曾经派桂良来跟联军交涉,但最终还是因为公使进京(要带一支壮观的队伍一起)问题,没有达成协议。有了北塘的教训,僧格林沁还不死心,决心与联军在大平原上决一死战。当联军推进到通州张家湾和八里桥一线时,他派出了所有的骑兵,加上胜保所部步兵,一并压上,与英法联军决战。这样摆开阵势的决战,尽管清军在人数上占优,而且士气不低,作战勇敢,一批倒下,再上一批,前赴后继地往上扑。但是,在敌人密集而且猛烈的炮火面前,密集的集团冲锋,变成了集团送死。一场大决战,蒙古骑兵尸横遍野,而联军的损失是个位数的。战争告诉人们,仅仅有自杀袭击的勇气,不足以改变战局。这样的一场屠杀过后,清军已经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守卫北京了。


▷残破的大沽炮台


其实,要论兵力,北京城里兵还相当多,京营八旗和步兵统领麾下的绿营兵,建制完整,至少十万有余。北京城墙很高,也很坚固,就当时联军的火炮,还不足以摧毁这些城墙,如果守军能战,哪怕有僧格林沁麾下骑兵那样的士气,联军想要攻下北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这些军队,都是样子货,根本不能打仗,八里桥惨败的消息传来,大家集体缺钙了。


所以,尽管有众多的臣子要求皇帝留下,作为游猎民族出身的满人统治者,对于守城一向缺乏信心,这种时候,咸丰皇帝只好仓皇出逃,跑到热河行宫北狩去也。清朝的内务府体系,是一个腐败到家的系统,只要皇帝足迹不到,他们就偷工减料,能糊弄就糊弄。由于此番北狩,根本不是季节,仓促之间,行宫根本来不及预备供给,到了行宫之后,宫里一大堆人吃饭都成了问题,只有皇帝可以吃肉,别的人,包括后妃,想沾点荤腥,也得特批。有人说,当时大权在握的咸丰宠臣肃顺,因此就得罪了作为贵妃的叶赫那拉氏。


▷惨烈的八里桥之战。僧格林沁的大炮还没起作用就被打哑了。


咸丰走的时候,留下他的六弟恭亲王奕,跟洋人办交涉。这事,往好里说,是留个余地,下台阶跟洋人交涉。但就奕个人而言,却是一个九死一生的陷阱。这样的任命下来,反正是死是活,奕都不能走。而待在北京,会不会被洋人一刀杀了,谁也说不好。那个年月,人人都传洋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生番,奕又没有见过活的洋人,谁知道留下来以后的命运如何呢?


留下之后的奕,只能听凭洋人摆布。洋人进了城,抢光了户部,扫荡了各个衙门,他没辙儿(还好,没有抢掠皇宫)。抢了圆明园,一把火烧了,他也只是徒呼负负。京城老百姓受到的骚扰,比后来的八国联军进城时要小一点,但也是有的。对此,奕更是只能看着。


抢掠和火烧圆明园,摆在面上的理由,是联军进城之后,打开监狱,放出了此前被俘和因谈判被僧格林沁扣押的联军人员。发现有些人已经被刑讯虐杀了,剩下的也伤痕累累,有人甚至奄奄一息。联军发现,当年的清廷刑部,给这些人定的罪名,居然是反叛。为了这些遭刑讯被虐杀的人,联军决定报复清朝的皇帝,在他们看来,圆明园是皇帝个人的园林,所以,把它给抢了烧了,算是对中国皇帝个人的惩罚。


▷被焚毁的圆明园的谐奇趣主楼


其实,这样的说辞,仅仅是借口而已。由于传教士的传扬,圆明园在欧洲大大有名,这些联军将领,在来北京之前,就闻名这个园子藏宝无数。现在战胜了,藏宝园就在眼前,里面珍宝无数,而且毫无防御能力,这让这些万里远征的武夫们,如何能耐得住?所以,抢掠圆明园,是一个必定要发生的事情,抢过之后,再一把火烧掉,毁尸灭迹,顺理成章。英法联军闯进圆明园的时候,庞大的圆明园护军已经销声匿迹,只有几个太监站出来试图阻止强盗,当然只能命丧当场。随后,圆明园就是抢掠者的了。


那时候的世界,还处在丛林时代。丛林时代的战争,跟抢掠关系密切。再早一些时候,欧洲的战争也是伴随着抢掠,甚至绑票。文明的发展,只是让这些欧洲人在欧洲的行动有了一点约束,到了世界上别的地方,则依旧是能抢则抢。抢掠的过程中,毁掉了大批珍贵的文物,很多价值连城的绘画和宋版书,都被付之一炬。就当时而言,那些联军的大兵,没有文物这个概念。对他们来说,只有金银、珠宝、钻石,才是值钱的好东西。听闻火烧圆明园的消息,法国作家雨果写了一篇慷慨激昂的文字加以谴责,然而,那些身临其境的大兵们,看不到这样的文字。需要特别说一句的是,英法联军抢劫圆明园,抢走的不只是皇帝的家产,还有1793年马戛尔尼勋爵来的时候送给乾隆皇帝的礼物。这些礼物中,还有两门榴弹炮,居然原封未动扔在库房里,从来没有人想过,将它们拉出来对付一下打上门来的英国人。最后,这些英国人送给中国人的礼物,又回到了英国人手里。


后来,英国和法国人都在回忆录中谴责对方更加贪婪,而自己则是有节制的。其实,他们都是彻头彻尾的强盗,参与分赃的人中,也包括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和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战争,抢劫合法化的战争。


▷咸丰皇帝画像


当然,现今被炒得价值连城的几尊兽头,可以肯定不是当年联军抢掠的对象。它们不过是圆明园西洋楼前大水法的喷水头,当年圆明园珍宝遍地,随便什么东西都比这些铜质的喷头值钱,这些喷头,又大又笨又不值钱,谁会抢它们呢?英法联军走后,大批的中国人涌进园子,很多东西,都是这些拣洋捞的人弄出来的。几个喷头,应该也是这样失窃的。这些“宝贝”流落海外,应该是后来的事儿,清亡之后,这些东西被老百姓弄出来,外国人从摊上很便宜地买了,放在家里的院子里,当个玩意儿。


圆明园被抢掠烧掉,在热河的皇帝知道噩耗,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哭够了,想起一桩大事,圆明园里存放着清朝历代皇帝的御影即画像,不知道在浩劫之下,这些画像怎么样了?于是下令依旧在京的大臣去找。皇命不可违,两个大臣,趁着天黑,悄悄溜进被烧成废墟的圆明园,在存放御影的旧址四下搜寻。你还别说,御影还真给他们找到了。那帮外国大兵,全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只是将它们扯下来,扔在地上,光顾抢金银财宝去了。当时看守殿堂的太监们,全无政治觉悟,不知道一事当前,先保全先皇的御影。可怜,这些清室列祖列宗的御影,每个人的脸上都被印上了无数外国大兵的靴印,有的,还被扯破。这两位大臣,原来还打算将这些找到的御影拿回去交差,转念一想,御影这副尊容,皇帝见了,还不雷霆大怒才怪,讨个没趣倒也罢了,万一……于是,赶紧拢把火,把这些劫后余生的御影,一把火都烧了。给皇帝回话,说是都被鬼子烧了,一张没剩。


咸丰皇帝,旧病未愈,又添新病,病得更重了。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开国之惑
作者张鸣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五朝皇帝与圆明园

刘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9

走进中国城市内部——从社会的最底层看历史

王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9

从历史看职场

商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8

让历史有“实践”——历史人类学思想之旅

张小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上了哈佛又如何?人生的另一种修炼

郭宇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从男孩到男人:如何把男孩培养成男人

东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人生必读经典:涵盖经济、哲学、历史、文化等方面的知识点。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59

从北京到华盛顿:我的中美历史回忆

王冀著
华文出版社[2012] ¥22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N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