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买时代:财产和专家知识统治一切?

2016-10-24作者:[法]雅克·朗西埃编辑:搜狐读书

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希拉里和川普吵的沸反盈天。围观的吃瓜群众一大群,大家搬板凳看热闹的同时,真的看懂这场美国总统选举了吗?

  

现代社会与其政治的运行机制是什么样的,上了十几年学的我们是否真的了解其背后的内核?每天我们在新闻媒体、社交网站上不知不觉攫取了大量的信息和观点,身处各种议程设置当中……这些是我们的真正看法和观点吗?

  

读书君也不知道,但一点可以肯定,只有我们了解了一个社会及其背后各种关系运行的根本原理,才能真正掌握论据,进而产生自我意识。所以,下面的文字只提供理论,至于观点,我觉得人人看完后都会有自己比较中肯的想法。本文摘自同济大学哲学系陆兴华教授为《对民主之恨》(法国 雅克•朗西埃 中央编译出版社/三辉图书)一书所撰写的导读。


 

社会契约早已变成情色关系:你情我愿?

  

我们总已陷身某个共识时代。我想要从你身上得到快感,是与你想从我身上得到快感一样急切的。我对你做的,正好是你渴望我对你做的,这才是服务,这才是我们的学校里在教导、父母最支持的事情。我们之间的社会契约早已变成一种色情关系,且是最自由放纵的那一版本:你爽么?爽的;她说:你就这样继续搞吧,我愿意,我想要,我这样最爽。我要的,也是你想要的东西,我只做你想要的。


 

我们是一架架欲望机器,互相配套,互相取悦。“我们打扮得像是正在出演未来主义式科幻色情片。我们需要一些专门在床上讲的故事,我们的爱的流水作业里,需要一点辣酱的刺激,我们需要一点点快乐的理由,去挤尽每一滴快感的汁液。”爽,但残酷。这是萨德式的残酷:必须造成欲望之间的不平等,这才有落差,才有快速的上窜或回落,才有晕眩,才有快感。这也是一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搞定:总假定你会要我给你的,我给你了,还怕你不要么?你不是要我肏你么?那我就用机器,用半自动或全自动武器,用宝马和法拉利,来动手。机器的力量和人类的欲望之间被订出细密的契约,像苹果手机提供的各种应用软件。总有更多的做爱机会和办法,因为有了机器,尤其是汽车的帮助。汽车成为我们的欲望的飞镖,是我们的欲望始终烘托着的那一玩意儿:它为我们挤皱、压扁、毁灭和燃烧。它是我们的欲望的放大器。我们被拖着往前了。


各安其位做分内事儿就是和平共处的民主社会吗?

  

后民主时代的共识秩序,是财产和专家知识来统治一切的状态。在这样的秩序下,在现代大众社会中,来自个人的无限制的欲望,转而对人人的统治,被我们习惯地称为民主。哲学家哈贝马斯企图证明,这种统治,在理性的引导下,尤其在交往理性的日常运用中,会进入普通民众的自然语言使用中,会将政治交往放进更可靠的规范框架,因此会具有更多的合法性。而悲观者却看到,这将是一种诸众对于我们人人的无名统治(l’innommable gouvernement de la multitude),而且纵观世界,目前也只剩下这种统治了。在共和政体下和社群政治下,在政治的深层结构里,那一财产秩序,和大众传媒体统治下的专家知识的统治,共同汇成我们时代的新的统治秩序。因为拿不出更好的自我统治手段,我们就落进这样一种共识财产法治秩序中。民主了,但不政治,结果,民主和政治都在消费社会中无限地因循、败坏下去。


 

什么是大家似乎都要的共识之下和平相处的民主社会?那就是每个人各安其位,顺从于自己必须接受的剥削和玩弄,被社会科学、专家和哲学忽悠,落进越来越人性化的技术管理之中,由一个稳固的权力装置来统治的共识社会。这一切又被涂上一层由大众传媒天天研磨出来的似像(simulation):每一个人都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都在做他或她份内该做的事儿,享受着他们的价值观和权利下该得到的那一份幸福。这就是柏拉图笔下的那个幸福图景(sophrosunè)的实现。大众舆论号召我们去做的只是:使每一个名字都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让专家和主持人来帮大家安排好前前后后的每一个步骤。

  

先有真(the real),然后有它的似像,渐渐地,后者全面覆盖了前者。大家都想用法治和谐社会的图景,来掩盖现实。这就像好莱坞电影《楚门的世界》里,连阳光和海滩也都只是布景。我是公民,但我当前还是公民么?


舆论政权与权力政治之间:谁被妥妥搞定了?


 

我们的治体,也是那一共识财产权力系统了,其中,政治也介于一种舆论政权和权利政治之间,被妥妥地搞定了。人人盼望的只是富足的法治社会,为了得到它,肯付出任何代价。

  

而民主并不是议会政权或权利国家里必然可期待到的事。它也并不就是对社会的个人主义式统治,或者来自群众的统治。民主是对政治的制服形式,是对身体、地点、权力和功能的重新动员。更精确地说,民主是对共同体内的身体组织之秩序的独特的打乱,就像麻将桌上用骰子去开盘一样。这种对身体的组织,具体地反映在共同体内已落实的警治之中。比方说,教育在安排我们人人的社会位置,娱乐在安排我们的精神和情感位置,大众传媒里的立场游戏则不断在安排我们人人的政治话语位置。民主是要不顾现有治体秩序,去重新打乱它,再重新汇聚。


觉得现代的民主搞得不好?朗西埃:就这一种没别的了

  

在古希腊,人们就为了反对神父或医生们的统治而投向哲学和政治,将对自己的统治这件大事寄托到民主这样一种流沙和火山般的基础之上。但在现代,我们渐渐发觉,民主政治所保护的一般公民,实际是一些为自己的快乐而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自利小人。于是,我们,尤其是媒体大学知识分子,就因为要谴责这些小人行为,而扩大至攻击民主政治本身。是不是因为我们本来是可以搞出一种更好的民主,所以才对当前的这一种如此反感的?朗西埃的回答是:搞不出另一种的了;要搞,也就只能搞眼前这一种了。民主只能是这样:它不凭出身,不凭教育,不凭财富,也不凭知识,来搞和搞好。它不光来自自利小民对我们大家的统治,而且来自无论任何一个小民对我们其余的人的统治;在民主里,统治不借任何名义。朗西埃的这一立场,堵住了我们不断从现有民主之外去寻求另外的民主的路。民主只能在现有的不大好的民主里继续往下搞。

  

无论在古希腊,还是在今天,民主这种位置和角色的分配方式都是随机和无序的。小的与老的平起平坐,学生在教师面前老三老四,女人也与男人抱同样气量,外国人也有了一样的发言权;民主状态下的人,与一切传统都闹翻了。


希拉里川普吵得那么凶:今天的欧美民主仍不充分

  

民主下,人民不是该去统治,但也不是就应该被统治。每一个政府都须在之后的行为里搞出政治,来给自己做合法性辩护。在欧美的市场大众媒体托起的自由主义社会里,所有人都成了发言者,讨论、争论和表决,然后达成契约,这中间会改变规则,使正常的规则和特例的公约渐渐定型。但这也只是一个共识的乌托邦,里面没有战斗,只有解决,只有业绩,只有交易。所有人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与其他人谈判,来修改规则。

  

改变社会,首先是改变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契约,如果不成功,就用一种自由主义式的看透,来慰藉我们自己:去继续讲出更好玩的关于我的自我的故事吧。

  

因此,今天的欧美民主,也仍是不充分的。

  

知识分子该做什么:为何政治的学问老被搞的看上去特难?

  

在当代,在西方,我们的确见到了一些看上去很“民主”的政府,这是因为我们自己已搞不清国家的形式和政治行动的形式之间的区分了,于是就将这样的国家也称作是民主的。这些国家并不是像表面看上去的由大众传统播和大众消费的平等主义来统治。它们其实是整合了资本家、国家、军事强权和媒体权力的东西。

  

在这个国家寡头和金融寡头统治的世界里,知识分子应做什么,才能去推动他们所说的民主?他们引经据典和穿针引线来讨好那些对人民颐指气使的统治者,用自己的经学式细勘来为统治精英抹油添彩。知识分子忙着要去搞经学、古典学之类,用句子背后的微言大义来吓唬百姓,使他们进一步感到自己的无知和无力,进而威逼他们顺从主人统治。

  

权力的根源,在现代社会里,不再来自神圣,不再来自法典,也不大来自传统,不大来自个人魅力,而很大程度上来自这种经学、国学、政治哲学、文化研究式的知识装置。权力的来源必须这样被知识遮掩,才显得神秘,才构成维持的暴力,统治也才更有效。尤其是关于政治和民主的学问,那是永远要被弄得看上去很难,虽然统治者自己也懒得去细做,但一定要骗别人说,他们在拼命研究,否则,那不是连蝇头小民也来说他们已经懂了,也要来管国家大事!将民主当作经学和古典学问式的政治哲学或政治科学的对象来研究,是招术,是要将权力的源头尽量藏好,不让人发现,只让学术和统治精英家们知道其底里。这些以为是用学问、哲学和思想研究政治的人,其实仍只是在用财富、出身和学问来统治,也只不过是在为统治集团卖力,来帮助他们统治大众。他们自己最后其实也只是国家寡头和金融寡头的炮灰而已。


国家精英用专家式科学浇灭大众热情?


 

国家精英用专家式科学,来浇灭大众的政治激情。政治于是只与个人的私人好恶和利己主义有关了。个人好像无关于公共政治的利益了。他们纯粹凭消费者的个人利益牵挂和行为的朝三暮四来出手。选举成了从各种备选的寡头里选择出一个来的事,选左派还是右派来当权,是凭一时意念,反正只是选一个寡头来当权。而且,财富寡头和科学寡头已联合起来。华尔街金融风暴后,国家寡头与金融寡头的勾结,便更赤条条暴露在我们面前了。

  

在这样的没有人民和没有政治到场的气氛里,我们的热情变成了怨恨。我们看透了:主导者和统治者总想用梦想来喂饱我们,以便更好地来剥削和压迫我们;明明是商品对我们的残酷统治,他们却一定要说成是我们自己在豪情地消费商品。那些我们本指望着去搞民主的人或原来的民主人,现在却忙于吞咽商品、人权和电视里的直播现实。资本主义的利润法则统治着每一个角落。是的,一边是个人的无法被满足的民主—消费者,一边是金融和国家寡头,这就是我们说的“国家”。


内容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法]雅克·朗西埃
出版中央编译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

肖卓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财产与责任保险

兰虹 编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21

订货专家——从入门到精通的买手订货技巧

于有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4

共情:好的亲子关系胜过一切教育

临界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细节决定一切

杜婷
万卷出版社[2014] ¥6

责任决定一切(白金版)

唐渊(唐高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很灵很灵的中药方 皮肤病一扫光:专家调治皮肤病的故事

周宝宽著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 ¥1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