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最美萤火虫

2016-10-24作者:[法]让·亨利·法布尔编辑:谢爽

萤火虫,我们儿时记忆里的常客,随着环境的不断恶化,已经越来越难匿其踪迹了。




在我们这个地区,萤火虫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什么昆虫像它那么家喻户晓的了。这个人见人爱的小东西,为了表达生活的欢乐,竟然在屁股上面挂了一只小小的灯笼。炎热的夏夜里,没有人没见过它的。古代希腊人把它称之为“朗皮里斯”,意为“屁股上挂灯笼者”;法语中则称它为“发光的蠕虫”。其实,萤火虫绝对不是什么蠕虫,即使是从外表上来看,它也不像蠕虫。它有6只短小的脚,而且十分明白如何使用自己的脚。它是可以用小碎步奔跑的昆虫。雄性萤火虫发育完全后,如同真正的甲虫一样,长着鞘翅。但雌性萤火虫却无此造化,享受不到飞翔的快乐,终身保持着幼虫的形态。不过,雄性萤火虫在尚未到达交尾期之前,形态也是不完全的。即使如此,称它为“蠕虫”也是不恰当的。法国有句通俗语,叫“像蠕虫一样一丝不挂”,用以形容身上未穿任何保护性的衣物,但是,萤火虫可是穿着衣服的,就是说它有略为坚韧的外皮,而且它还有斑斓的色彩,身体呈棕色,胸部呈粉红色,环形服饰的边缘还点缀着2个红红的小斑点。这哪儿会是蠕虫呢?


 

我们先来看看萤火虫以什么为生吧。萤火虫看上去既小又弱,像是与他人无害,可它却是个最小最小的食肉动物,是猎取野味的猎手,而且,捕猎时还相当地狠毒。它的猎物通常是蜗牛。昆虫学家们早已知道萤火虫的这一习性。但是,我从他们书中的介绍中,总感到人们对这一点了解得很不充分,特别是对萤火虫的奇怪的攻击方法,几乎是一无所知。


 

萤火虫在啃啮猎物之前,先对它施之麻醉,使之失去知觉。它的猎物通常是很小的蜗牛,个头儿还没有樱桃大,是处于变形状态的蜗牛。夏日里,这种蜗牛一大群一大群地聚集在稻子和麦子的茎秆上,或者其他植物的干枯的长茎上,在上面一动不动地要待上整整一个炎热的夏季。正是在这种时候,在猎物处于这种状态中,我不止一次地观察到萤火虫对猎物发动攻击,对之施以灵巧的外科麻醉手术,使猎物在颤动着的茎杆上昏死过去,然后,对之下口,美餐一顿。


 

萤火虫对其猎物的其他藏身处所也了如指掌。它经常飞到沟渠旁边,因为那儿土地潮湿,杂草丛生,是蜗牛喜爱的栖身之所。在这种情况之下,萤火虫便在地上对蜗牛施以麻醉术。我在家中也饲养了一些萤火虫,它很容易被捕捉到,也很容易喂养,因此,我可以仔细地观察研究这位外科医生做手术的详细过程。


 

我在一个大玻璃瓶里放上一些草,把捉到的几只萤火虫和几只蜗牛也放了进去。蜗牛个头儿正合适,不大不小,正在等待变形,正符合萤火虫的口味。我寸步不离地监视着玻璃瓶中的情况,因为萤火虫攻击猎物是瞬间的事情,转瞬即逝,不高度集中精力,必然会错过观察的机会。我终于发现是怎么个情况了。萤火虫稍微探了探捕猎对象。蜗牛通常是全身藏于壳内,只有外套膜的软肉露出一点点在壳的外面。萤火虫见状,便立刻打开它那极其简单、用放大镜才能看到的工具。


 

这是两片呈钩状的颚,锋利无比,细若发丝。用显微镜观察之,可见弯钩上有一道细细的小槽沟。这就是它的工具。它用它的这种外科手术器械不停地轻轻击打蜗牛的外膜,其动作不像是在施以手术,而像是在与猎物亲吻。用孩子们的话来说,它像是在与蜗牛“拉钩”。它在“拉钩”时,有条不紊,慢条斯理,不慌不忙,每拉一次,都要稍事休息片刻,似乎是在观察“拉钩”的效果如何。它“拉钩”的次数并不多,顶多5、6次,就足以把猎物给制服,使之动弹不得。然后,它就要动嘴进食了,它很可能也是要用弯钩去啄,因为我几次都未观察清楚,所以对这一点我却说不太准。总之,萤火虫在施行麻醉手术时,动作麻利,立竿见影,快如闪电,不用问,它利用带细槽的弯钩已经把毒液注入蜗牛体内,使之昏死过去。



我检查了一下猎物。在萤火虫与蜗牛拉了4、5下钩之后,我便立即从它口中夺下它的猎物,用针尖刺蜗牛的前部,亦即缩在壳内的蜗牛所暴露在外的身体。我没看到它有任何反应,仿佛像是一具没了生气的尸体。


 

我还发现一个令我信服的例子。有一次,我幸运地看到一只蜗牛正在爬行,其足正在蠕动着,突然,萤火虫向它发动了袭击。蜗牛十分惊慌,乱动了几下,然后便一动不动了。它的脚不再爬行,身体的前部也失去了如同天鹅脖颈那种优美的弯曲状,触角软软地耷拉下来,如同一只折断了的手杖。它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


 

蜗牛是否真的被蜇死了呢?没有,根本没有。我可以让这只表面上看似已死的蜗牛活过来。我把这位处于半死不活状态下的病人隔离开来,给它洗了个澡,尽管这对于取得实验的成功并非绝对必要。


 

两天过后,这只被萤火虫施以麻醉术的蜗牛终于复活了,它又能动弹了,又有了感觉了。我用针尖刺它,它有反应,它开始蠕动,爬行,伸出触角,仿佛什么危险都没有发生过,像个没事人似的。那种昏昏沉沉、如死一般的全麻状态已经消失,它苏醒过来了。



对于蜗牛这样的一个与世无争、平和温顺的对手,萤火虫有何必要先要对之施以麻醉术呢?这使我想起了另一种昆虫,名叫德里尔虫,生活在阿尔及利亚。这种昆虫虽说不会发光,但其身体结构,尤其是在习性方面,与我国的萤火虫却颇为相似。德里尔虫以陆生软体动物为食,它所捕食的是一种圆口类的动物。这种动物有着美丽雅致的陀螺形外壳。一块结实的肌肉把一个石质封盖固定在这种圆口类动物身上。这个石质封盖把甲壳闭合得严严实实。这个封盖是个活动的门。居于甲壳内的隐居者只需缩回身子,封盖便立即盖上。当隐居者想要外出时,此门也很容易打开。德里尔虫被黏附器(我们下面将会看到萤火虫也具有这种同等器具)固定在蜗牛的甲壳表面,耐心地等待着、窥伺着,等着甲壳里面的蜗牛憋不住,露出身子,便立刻冲到门边,把门挡住,关闭不上,自己则进入门内,占领了这个城堡。我并没有经常见到这种德里尔虫,但我认为,它的进攻策略与我们的萤火虫颇为相似。它钻进甲壳内,身子扭动几下,里面的隐居者也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我们还是回过头来谈谈我们的萤火虫吧。如果蜗牛在地上爬行,甚至就龟缩在壳里,萤火虫袭击它是很容易的事,因为蜗牛的壳没有封盖,而且,蜗牛身体的前部暴露在壳外,因此它无法自卫,很容易被伤害。即使蜗牛待在高处,紧贴在一棵禾本植物的茎杆上,或者紧贴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袭击者无从下手,但是,只要是这个外界的封盖稍有缝隙,它仍然难逃厄运。


 

萤火虫施以麻醉术时,总是非常小心、轻手轻脚地对待它的猎物,不想引起对方的注意,免得它挣扎、乱动,从高处掉到地上。如果猎物掉到地上,萤火虫也就不会再想方设法地寻找它了,因为它只是依靠运气去捕捉落入口中的猎物,而不想费心劳神地去寻来找去。因此,萤火虫在发动袭击的时候,从不掉以轻心,总是小心谨慎地不让猎物感到疼痛,使其肌肉失去反应,否则猎物便会从高处掉下地来,到嘴的猎物便化为乌有了。由此不难看出,突然对猎物施以深度麻醉,一针见血,是它捕捉猎物的绝招。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昆虫记
作者[法]让·亨利·法布尔
出版海南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童年记事——一位太空科学家的民国童年

宋礼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7

《贝迪的秘密》-1 寻找超级萤火虫

王士利、刘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5

童年

曹文轩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7

童年是一首歌

李勇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童年

(苏)高尔基著;夏洛编译
万卷出版公司[2011] ¥6

从童年看财商

冯旷主编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7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高尔基[前苏联]
连环画出版社[2006] ¥4

最美宇宙全纪录

刘佳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人格的力量:辽宁理论宣讲“最美讲师”的故事

李满春, 主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