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雄心

2016-10-26作者:[英]雅克编辑:王燕京

中国:正在改变世界


1cb29b893bb1ada20d3cc69905692f28dcd8662733f3a-JJifDx_fw658.jpg


1945年以来,美国一直是世界的主导力量。即使在冷战时期,美国的经济实力也遥遥领先于苏联,经济规模是后者的两倍,军事实力和科技能力也无比强大。“二战”以后,美国是创建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一系列多边和国际机构的主要推动者,这也表明了美国在“二战”后所拥有的全球实力和权威。


随着1991年苏联的解体,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土崩瓦解,美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进一步增强。同时,还促使前苏东地区的国家开放了市场,并在很多情况下转而寻求美国的帮助和支持。


一个国家拥有如此广泛的影响力,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即使当年处于最鼎盛时期的大英帝国也无法与当今的美国相提并论。美元成为世界通行的货币,绝大多数贸易都以美元来结算,绝大多数国家的货币储备也都是美元。


除联合国以外,美国主导了所有关键性的国际机构,其军事存在遍及世界各个角落。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似乎无懈可击。在世纪之交,人们习惯用“超级大国”或“单极”等词语来描述这一全新的、独一无二的霸权形式。


37c1bf1a258f41ec6efa05ca2245bc6a90e9c2e81318b8-5y7SmY_fw658.jpg


全球实力最强的接力棒在传至美国之前,一直都掌控在欧洲的手中,尤其是主要的欧洲国家,如英国、法国和德国及早先的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


20世纪中叶,欧洲一直以一种影响极其深远的方式塑造着世界历史。欧洲活力的源泉就在于工业化及其殖民征服的扩张模式。“一战”之后,欧洲的地位日益衰落,尤其是1945年之后,更是急剧下降。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新兴崛起大国的美国,实际仍是欧洲文明的产物,并充当起了旧世界和新世界之间的纽带与桥梁。


这一方面使其表现出了西方世界的理念,另一方面也缓和了同英国的潜在竞争关系。200多年的时间里,全球一直都为西方所主导,首先是欧洲,后来是美国。


现在,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尽管这一变革目前只是萌芽初现,但是它最终必将改变整个世界。在经济规模方面,发展中国家正在急速地撼动着100多年来西方发达国家(这一概念虽然随着时代不断变化,但大致上包括美国、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的主导地位。


1973年,发达国家约占全球GDP(国内生产总值)的60%,而2025年,这一比例则将降至1/3左右。当然,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要想获得与发达国家同等成熟的经济和技术实力,仍需要很长的时间。但鉴于其所拥有的人口优势,以及近年来,特别是西方金融危机以来保持的经济高增长率,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已经导致了全球经济重心的转移。以下几组数据足以阐释这种经济实力对比的变化。


在经历了20余年的持续下滑之后,大宗商品价格终于在世纪之交开始回升。这正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果。虽然在遭遇全球经济衰退之后,这一趋势有所逆转,但短短几年的时间,大宗商品价格又重回上升势头。


一些身处困境的金融巨头转而向主权财富基金寻求支持,同时美国政府也在极力挽救住房抵押贷款巨头房地美和房利美。此举的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消除中国等国家的疑虑,这些国家向房地美和房利美投入了巨额资金。一旦中国撤资,可以预见的必然是美元的大幅贬值。


885b482c187dd0b36d31ee7c3c5c2524c0cff84311ab76-edPMxx_fw658.jpg


据估测,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花费的总预算和经济成本高达3万亿美元。即使花费如此之巨,军队还是感觉捉襟见肘、不堪重负。部署时间越来越长,重新部署的次数越来越多,长期服役的士兵越来越少,招募标准不断下降。军队失去了很多非常优秀的士兵,选择早早离开的军官也不在少数。


这便是美国入侵伊拉克的高昂代价,更别提政治方面的恶劣影响了。而如果再入侵伊朗,其财政负担将会更加庞大:实际上,出于军事、经济和政治的考量,特别是考虑到其针对阿富汗开展的军事行动,小布什政府已经无力针对其他两个所谓的“邪恶轴心国家”伊朗和朝鲜开展类似的军事行动。换而言之,美国已经开始面临保罗•肯尼迪所描述的、帝国过度扩张的经典难题。美国需要在全球维持庞大的军事存在,约800个美军基地星罗棋布地散布在世界各地,这也是导致当前巨额财政赤字的重要原因之一。


2006年,美国的军费开支约占其GDP的6.5%。未来,美国将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维持这一庞大的军费开支。美国已不再是世界上主要的工业国家之一,也不再是主要的工业品出口国,其位置正逐步为东亚国家所取代。最近,美国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政府的支出超过储备,家庭也是如此。


自1982年以来,美国一直处于入超的状态,仅有一年例外。这也导致了当前美国的巨额财政赤字和负债的不断累积。诚然,当前美国财政赤字是可以慢慢弥补的,但是只能通过放缓经济增长速度和降低经济活动水平的方式。直至2008年,外国机构一直担心美国的财政赤字将会导致美元的持续贬值,进而削弱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侵蚀美国的金融实力。


9d95bc6579a8b22e40608472d560b2970a1e8546ed220-9Tjblo_fw658.jpg


2008年,国际权威投资信用评估机构穆迪公司警告,美国若无法大幅削减政府开支,将可能丧失3A的信用评级。自1917年穆迪公司推出主权信用评级制度伊始,美国国债就被第一个赋予并一直稳坐3A宝座。这是发生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而接下来,随着美国政府拿纳税人的钱拯救金融部门,美国的债务负担再次急剧扩大。


2011年4月,另一家主权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宣布将把美国长期国债信用前景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并警告美国有可能失去3A评级。当然,这并不表明短期内由于财政制约,美国必须削减其军事开支:实际上,鉴于军事在美国国民心目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及其长久以来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所处的优先位置,削减军事开支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身为“帝国”本身就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随着经济实力的持续相对下降,在未来的某一节点,美国自然无法维持这样的军事存在,也无法保持目前压倒性的军事优势。


与此同时,目前有充分证据表明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正不断下降:在被其视为“后院”的拉美,美国的权威处于百余年来的最低点;在东亚地区,中国的强大使美国日益相形见绌;同样在非洲,中国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美国;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的实力和影响迅速下滑。“二战”后美国所打造的、其占统治地位的国际秩序已经日薄西山。


5987ebb82b41a2ab49526aca6a91e2eafd453a9c22566c-K257pP_fw658.jpg


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们很快就将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但思想却依旧沉浸在旧世界之中:我们早已习惯了现在这个世界处理问题的范式与套路,从骨子里认定它们都是理所当然的,都是活生生的现实,而非变化的历史长河中的一部分。考虑到美国的全球霸权延续了几十年,西方的霸权地位更是历史悠久,这种想法不足为奇。


我们习惯称当今世界是“西方的”,甚至是“美国的”,却很少设想世界是否还会呈现另外的模样。而且,在现有的、以西方理念打造的世界中,西方有很强大的既得利益,可以从中获益颇丰。霸权国家力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和打造的体系灌输给附属国,后者也会因地制宜地进行调整和变革;如果后者没有做出令其满意的回应,霸权国家就会将价值观和条约强加在附属国身上,必要时甚至采用武力等极端方式。


这种情况似乎是历史的必然。因此,无论从心态上还是利益上,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都很难设想或接受一个自身影响力不断削弱和缩减的世界。


以全球化为例,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国家普遍认为全球化是世界其他国家日益西方化的过程,即接受自由市场、西方资本输入、私有化、法治、人权制度和民主规范的过程,并将其视为理所当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西方国家确实付出了很多政治努力。


a543cc696fc747a7d42f46ff31a93f3dcf0697aa168cd6-FNN5SV_fw658.jpg


与此同时,自由竞争、市场和技术等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强大压力,使世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都呈现出融合和同质化的态势,随处可见的摩天大楼、高速公路、移动电话等就是典型例证。然而,各国不同的历史、文化也形成了强大的全球化反制力量,对本国的家庭、政府和公司等进行形塑,使其各具特色。


此外,随着国家的日益繁荣昌盛,它们对自己的文化和历史更加自信,越来越不愿意效仿西方。全球化远不是一个单向的过程,其实相当复杂:美国固然可能是最具影响力的行为体,例如能够对数轮全球贸易谈判施加很大的压力,但最大的赢家却是东亚,最大的受益者则是中国。全球化进程本身就是无休止的冲突和碰撞的过程:一方面,西方政治压力等力量使世界不断融合、趋同;另一方面,各国、各地区又不断呈现出离心化和本土化态势。


1960年之前,与世界其他的、基本上以农业为主的国家相比,西方国家和日本享有巨大的经济优势。但从那之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东亚地区的发展中国家,逐渐缩小了与西方的差距。


51a3e0e2835d19ffb9ab27d6655639304368342614d04-Fsmlq1_fw658.jpg


结果,发达国家与较为成功的发展中国家之间越来越难以区分,如韩国和中国台湾目前都被视为发达地区。这就带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随着这些国家和地区逐步达到西方的发展水平,它们会变得更像西方,还是更不像西方,抑或是兼而有之呢?显然,趋同的压力将导致前者,而离心化和本土化的力量又将导致相反的趋势。


以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同主要表现在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上。只有当发展中国家达到相当于西方发展水平的较低层次时,探讨趋同或分歧的问题才比较恰当。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只存在唯一一种现代化的方式,即走西方的道路,接受西方的制度、价值观、习俗和信仰,如法治、自由市场和民主等规范。


此外,那些自认为比他人更加先进、更加文明的民众和文明通常都觉得,落后的国家只有按照先进国家的发展道路走,才能逐步赶上。


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越来越拥有影响力的世界来说,这场讨论的意义是深远的。如果它们最后发展成类似西方的国家,换句话说,即实现西方现代性,那么新世界将与我们早已习惯的当代世界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仅以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巴西4个国家为例,届时它们在本质上几乎与西方无异。这也正是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设想的未来。


福山预言后冷战时代将建立在一种体现自由市场和民主等西方原则的全新普世主义上。如果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方式有别于、甚至迥异于西方模式,那么其主导的世界将与我们当前仍然生活在其中的、“西方制造”的世界完全不同。正如我在第一部分的导读中所言,正是工业化进程使现代性变成了现实,而工业化的进程直到20世纪中叶仍为世界的一小部分所独享。


因此,在20世纪下半叶之前,只有西方国家才具有现代性(其中日本是个特例),因为也只有这些国家实现了经济腾飞。可能有人认为,苏联模式也是一种现代化的路径。但从人均GDP、农村人口所占比例及技术水平等方面来衡量,苏联与自己声称的正好相反,它依然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此外,尽管苏联是个欧亚国家,但它却是一个传统的欧洲国家,沿袭了很多西方传统。


8d859e245280320dc1936702233dcec78ec23a67d7424-BiSYtb_fw658.jpg


鉴于中国的崛起势不可当,自身又与西方迥异,因此人们很容易接受一种看法,即中国的崛起最终将预示着一种全新的国际秩序的诞生。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大国雄心
作者[英]雅克
出版中信出版社
定价8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特例独行的航母大国

曹晓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91

战争与大国崛起

邵永灵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2

大国传播:跨国电视媒体研究(第一辑)

高晓虹 吴锦才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