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的小伙伴,谁没遇见过几个奇葩合租室友

2016-10-26作者:由宾编辑:谢爽

“好奇葩啊!”


张超在吐槽完自己的室友后,大家同声感叹道。于是张超放松地呼一口气——朋友也这么觉得,那他就放心了,证明不是自己的问题。


几乎每个周日,我们都会在五环外的一个简陋到几乎无人问津的咖啡店举行聚会。单从外表看,这个咖啡店很像一个杂货铺,一点儿也没有一个咖啡店应有的情调。除了门外有一棵老大的梧桐树外,没有一丝吸引人的地方。当然这也是它的好处——几乎没有人能发现这个咖啡店,它隐蔽、安静,最重要的是,这里虽然简陋,做咖啡却极为讲究,滤纸加两道,奶泡打得细,抿一口香满嘴,几个朋友都不能抵抗。



最初发现这个咖啡店的人是张超,他是我们几个人中经济情况最好、时间也最充裕的,所以很有心思去发现周围好吃、好玩的。后来包括我和他在内的三男三女,定期在这里举行聚会,或者说,拼稿会。在创作力干涸的时候,我们就会扯一些生活里的小事,让脑子降降温。谈论最多的,就是张超的几任室友。


张超家里有一点点钱,我们几个同时做北漂,只有他家里给他在四环买了套房子。但是因为房贷太高了,家里提出的方案是,将买到的这套房先租出去,然后在张超的工作地点附近再给他租一套,让他当二房东,再招个室友分摊房租;等到张超结婚的时候,再正式住进家里给买的房子。这样收到的房租够付一部分房贷和张超自己的全部租金,大大节省了开支。


听上去是一般人求一辈子都求不来的好福气,但张超偏偏频遇奇葩室友。在东五环租下一套两室一厅之后,张超就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室友的道路。



张超的第一个室友是个男生,和他一样,是个自由职业者,暂且编号为A。A是个典型的夜间动物,每天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在工作的时候必听林肯公园,外放,声音开到最大,似乎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如此几天,张超受不了了,把A叫到客厅好好交谈了一番。当晚,张超没有再听到林肯公园,睡了个安稳觉。


两天之后,张超半夜睡得正熟,突然一阵惊天的摇滚音乐声贯穿耳膜——A又开始边放音乐边写作了。张超气愤地爬起来,穿好衣服,咚咚咚地敲室友的门,A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开门。


“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半夜不要把音乐放得这么大,不然吵得大家都没办法睡觉。”


“实在没办法,我戴耳机听了两晚上,结果白天睡觉的时候耳鸣得厉害,根本睡不着,所以今天不得已,才又开了公放。不听音乐又什么都写不出,写不出东西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就没法交房租,这也涉及你的利益啊……”



张超被这套奇怪的理论震惊了。和我们吐槽完没多久,听取了大家的建议,张超让A搬出去了,但愿他能找到一个半夜不嫌他的音乐太大声的好室友。


张超的第二个室友,暂称B,搬进来的时候还是单身,但是没过多久,找了个女朋友。两个人居住的环境填了三个人。B的这个女朋友长得白净秀气,性格也好,虽然B违反了合租的协议,但是有这么个养眼的姑娘在家里住着,张超也并不反对。但是不久,张超就发现B的女友有个严重的问题——洗漱化妆基本不下两个小时,洗澡不下一小时。为此,张超早上不得不六点起床抢卫生间,不然就要一泡尿憋到八点半,而且上班准迟到。


矛盾终于在张超忍了两个月之后爆发。一天,张超因为稍微起晚了一点儿,冲到卫生间的前一刻B的女友刚好关上卫生间的门。碰巧张超那天闹肚子,结果一等就等了两个半小时。中途他不停地敲门,只听女孩懒懒地说:“再等等。”“快好了。”“稍等。”……一字一句都像锥子一样戳到张超的心上。“势如破竹”的张超终于忍不住大吼起来:“你他妈有完没完,化妆还是画皮啊!”吓得姑娘一个哆嗦,张超等她好不容易出来后火速冲进了卫生间。稀里哗啦之后,张超迎来了和B的一场大仗。



又过了几天,张超在房间里打游戏,突然有人咚咚咚地敲门,一开门就见到B和他的女友在门口站着,那个姑娘气冲冲地拿着一双凉鞋,对张超大喊:“说,你是不是把我鞋子的带子剪断了?!”


“女生用卫生间的时间本来就长,你犯得着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报复吗?”B附和道。


张超一脸冤枉,任凭怎么解释,B和他的女友完全听不进去。最后B开口:“这样也住不下去了,我们收拾收拾,你还是找个合得来的室友吧。”张超想着B总算说了句实话,他们能这样和平地离开也是一件好事。


可谁知道B带着姑娘离开公寓的那天用一罐蓝漆把张超的门喷了个遍。



“王八蛋,狗男女!”张超愤愤地喊。


有了前车之鉴,张超第三次选室友的时候特别小心。我们都建议他考虑女生,一方面爱干净,另一方面男生和女生的气场比较和谐,不会动不动就起冲突。于是,张超在招租条件上特别写明:“男女均可,女生优先。”经过了几轮筛选,终于找到了一个甜美型的油画系艺术女生,即室友C。我们看了C的照片,那个妹子长了一双大眼睛,笑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属于娇小可爱型。


“张超真是艳福不浅!”大家都感叹道。


谁也没想到,这次张超的确“艳福不浅”……


C住进来两个星期后,张超才知道她是有男朋友的,和她一个学校,学雕塑。张超脑补了一个在苹果电脑前边抽烟边奋战设计稿的留着长发的艺术型男形象。一天,C的男友过来吃饭,张超见面的时候发现,这个设计男矮矮的、胖胖的、黑黑的,其貌不扬,和自己想象的一点儿都不一样。设计男盯着张超看了一会儿,看得张超很不自在。



那顿饭吃到很晚,吃完后,设计男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收拾了东西感觉像是要过夜。果然,张超猜对了,不一会儿浴室里响起了洗澡的声音。张超仔细一听,浴室里有两个人,于是他甩甩脑袋,在卧室把音乐的声音调大了一点儿。过了很长时间,张超听到浴室的开门声,估摸着他们的鸳鸯浴洗完了,在确保留出了他俩都进屋的时间后,张超起身打算上厕所。他一开门,没想到设计男还在浴室里涂涂抹抹,还好身上裹着浴巾。


可奇怪的是,一般男生把浴巾围在腰上就行了,设计男连胸也一起裹着。张超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男生像女生一样裹浴巾,加上设计男的身形,整个人显得有些滑稽。设计男见张超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竟然像害羞一样闪出了浴室。


又过了两天,张超早起,在厨房煎鸡蛋,油沾了水四处迸溅,刺刺作响,没有听见C进厨房的脚步声。C突然拍了一下张超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


“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吓我一跳!”


“哎,问你个问题哈,”C答非所问,“你觉得我男朋友怎么样?”



“挺好的啊,挺老实的一个人。”尽管被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蒙了,张超还是礼貌地回答了,手上还摆弄着自己的煎蛋。


“你觉得他不错?那太好了!”C扯着嘹亮的嗓子嗷地叫了一声,完全没有了油画系女生该有的特质,“我问你,你要不要考虑和他在一起?”


张超一个鸡蛋没翻好,直接从锅里掉了出来:“我没听错吧?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实话告诉你吧,他其实不是我男朋友,我是他为了应付家里人找来的幌子,他其实喜欢男的。那天他见到你,觉得眼缘很不错,所以托我来问问你的意思。”


张超已经被雷疯了,一句合眼缘就非得牵线搭桥,现在年轻人都已经开放到这个程度了吗?在他婉转但又斩钉截铁地拒绝了C之后,两人的关系明显冷淡了很多。C进进出出的时候见到张超就好像见到空气一样,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可能在C的眼里,张超是个乏味又不解风情的人吧。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高潮在半个月后姗姗到来。一天晚上,张超回家,看到门口有成堆的纸箱,门里传来搬东西的声音。他打开门一看,C和设计男站在客厅中央,客厅被各种家具填满了,一看就是搬家的情景。C指着设计男,愉快地对张超说:“快,对你的新室友说‘嗨’吧!”矮矮胖胖的浴巾男站在那里憨笑,一脸羞赧。原来,C在没有同张超商量的情况下,私自决定把自己的房间转租给设计男。这触碰了张超的底线,在吵了一晚之后,张超决定赔一个月的租金给C,让她带着设计男一起离开公寓。他们走了两天之后,张超回家时发现,公寓的门又被喷了漆。


这次是红色。


“我去,好奇葩啊!”大家都觉得,今天的聚会真是值了。有好听的故事、好喝的咖啡,稿子完不完成都不重要了。


“以后咱们把聚会的名字改成‘张超的心碎吐槽会’怎么样?”


张超的一张脸窝成苦瓜,说:“我的要求也不高,就想求一个靠谱一点儿的室友,怎么就这么难啊,是不是所有合租的室友都是奇葩啊?”



“不是啊,我们的室友就很棒啊!”大家几乎同时说道。


在又面试了七八个人之后,赶稿会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张超,说他的朋友现在找房子,是个女生,性格特别好,干净、靠谱、负责任,绝对是合租的理想对象。介于张超和这个女生都是单身,男才女貌,让他们住在一起说不定还能撮合一对佳人,功德无量,就这样,张超的第四号室友小美出现了。


小美搬进张超的公寓的时候,我们都去帮忙了。等我们见到小美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介绍人这么激动。这确实是个无论长相、谈吐、气质都和张超非常相配的人。小美的东西可真多啊,成箱成箱的书,还都是原版画册,看得几个画画的人目瞪口呆。她的衣服多得一个衣柜都放不下,根据在场女生的反应来看,都是价格不菲的牌子。小美很大方,让几个女生试来试去,有喜欢的可以随时借着穿。她还有两张桌子外加一张大床,神奇的是,她把这么多东西都合理地归置在卧室里,一点儿也不显得拥挤。


“真是个会过日子的姑娘!”大家一致对小美做出好评。小美淡淡地笑着。


当晚,大家在张超家吃了顿饭,小美丝毫不认生,谈笑自如。举起酒杯喝酒的时候也很大方。



“张超以前的室友都比较那啥,以后有小美在,张超终于可以结束担惊受怕的合租日子了。”介绍小美住进来的那个朋友感叹道。所有人都替张超感到高兴。张超喝了两杯,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朦胧间觉得好像是自己在办喜宴一样。他瞥了一眼小美,看小美也在对自己笑着,瞬间春心荡漾,一种叫作幸福的东西好像能融化心底那块冻了很久的冰块。一颗干瘪的种子戳破种皮,绿油油的小芽渐渐探出来,长出小叶子。张超知道,可能未来的某一天,这棵小芽能长成参天大树,但是他不着急,现在有一点儿懒洋洋的暖意已经很好了,他不贪心。


暖房派对举行到凌晨三点才结束,空酒瓶堆了一桌子。小美和张超送我们离开,温馨的气氛还在张超的内心回荡着。


这时,小美突然想起什么事儿似的回到房间,然后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很大的宠物包。


“你还养了只猫?”就在张超觉得没有什么能让小美更加可爱的时候,居然得知她还是喜欢小动物的女孩。可爱的猫和女孩,真能组成一幅完美的画。


“不是猫,不过也差不多啦!”说完,小美拉开宠物包的拉链,宠物包晃动了几下,接着一个东西从黑乎乎的包里爬了出来。



张超突然坐直了身子,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小美养的不是可爱的小猫,而是一条让人望而生畏的花斑大蟒!


“它叫小花,不喜欢被关着,我的房间东西太多,实在没有空间了,以后只好将它放在客厅里啦,还请多关照!”


咚!张超的世界重新遁入黑暗,心里的小绿芽迅速枯萎,又变成了沉沉的冰块。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由宾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校园里的奇葩部落③鸡蛋撞地球(小布老虎新经典)

吴依薇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5

人生中要读的几本书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2

网店装修就这么几招

王红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4

丁丁上学了2.8减一半等于几

彭柳蓉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当改革遇见王安石

陈胜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1

天天遇见马云

张勇、闫秋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1

谁赶走了优秀员工

郑一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