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印度,中国已经没有了退路

2016-10-27作者:薛涌编辑:清华大学出版社


19世纪中期,中国人小看日本,从来不认为这个“弹丸小国”能够对中国产生实质性的威胁。然而转眼间日本就在甲午战争中大败清政府,迅速成为世界列强的一员,实现了其“脱亚入欧”的强国梦。如今,中国人小看印度,觉得那不过是中国在第二世界中的“小老弟”。那么,几十年后印度是否也会在国际竞争中击败中国呢?对于这一问题,我们绝不能小看。


当年中国人小看日本并非全无道理。日本不仅国家小,资源匮乏,而且是中国文化的学徒,接触西方也较中国晚,乃至魏源的《海国图志》成为许多日本人了解世界的“教材”。但是,中国人也昧于自己的自大。中国人不知道:即使在江户时代,日本社会各个层级的高度自治,使其地方行政远较中央集权的中国有效率。商业体系远较中国的完备,资本积累远较中国的雄厚。同时,日本本土的国学派与中国的国学派又有本质的不同。江户中后期,为了从中国文化中获得独立,日本的国学积极拥抱西学,声称日本文化比中国文化优越的地方,就在于这个“日出之国”有海纳百川的气魄,而中国只知道固守自己的传统。所以当时学西方的急先锋,常常是些国学派人士。后来日本突然敞开国门,搞起现代化,三四十年间国家焕然一新,并出了福泽谕吉这样的“全盘西化”派人士,也并非明治维新的一日之功。


今天中国人看不上印度也是有根据的。中国1978年就开始大胆的经济改革,开放国门。三十几年间翻天覆地,成为“世界工厂”。印度1991年才开始打破其封闭的经济体系。中国改革以来经济平均年增长率达10%;,印度过去10年内的平均增长率不过区区6%。如今,10亿印度人中30%是文盲60%的居民住户没有电力供应,官僚体制臁肿腐败,10%的政府财政赤字威胁着国计民生,教派冲突不时把国家推向战争的边缘,国民平均收入不过460美元,远不及中国的2/3,印度何足挂齿?



然而,在未来几十年中,印度很可能成为第一个通过脑力劳动面非体力劳动而起家的发展中国家。笔者曾撰文指出,如果说20世纪90年代的全球化是以制造业打头阵的全球化“第一波”的话,21世纪初期将迎来以服务业打头阵的全球化的“第二波”。作为“世界工厂”,中国在“第一波”中占尽优势,但印度目前已经显示出其在服务业中对中国的压倒优势。那么,制造业和服务业哪个对经济发展更重要呢?我们只需看一个简单的数据:制造业在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只占产值的14%,吸收区区11%的劳动力;而服务业的份额,占美国经济产值的60%,吸收了美国2/3的劳动力。如今服务业在全球化过程中如火如茶,印度正在抢着分这张更大的饼。


什么是服务业?除了传统的餐饮、医疗、零售业外,还包括软件设计、IT咨询、电话服务、金融分析、工业工程设计、医药研究等。美国在这些领域对印度的依赖,已经不亚于其对中国制造业产品的依赖。美国著名的硅谷拥有不超过12万IT工程师,但印度的 Bangalore竟集中了15万IT工程师。美国各大跨国公司,离了印度人的后援服务几乎无法运转。举例而言,CE的资金服务部门有1.6万印度雇员,GE的 John welch技术中心又有1800名印度雇员。美国政府的财政根基——税收财会,也越来越依赖印度人的服务。而这些行业,是美国的神经系统。在大部分中国人对此还缺乏基本的知识时,印度却已经抢滩登陆了。



比起制造业来,服务业属于智能产业,对劳动力的素质要求高,利润丰厚更重要的是,印度在这些领域已经发展出自己的名牌企业,能够把盈利留在国内。而中国的制造业,利润更多的是被外资剥夺,除了解决一些就业压力外,自己获益甚少。许多美国人,早已把印度视为未来真正的超级大国。《商业周刊》曾出版了一期题为《印度的崛起》的专辑,对印度的竞争优势做了令人信服的综合分析。首先,印度是个英语国家,这使之在占领国际服务业市场上具有天然优势。也正是对这一优势垂涎已久,日本正企图把英语作为其第二官方语言。其次,印度的金融市场较为健全,小型私人企业容易融资。另外,印度的民主制度,正在开始发挥优势。司法制度的健全,在保护商业合同知识产权方面,比中国有效得多。而服务业比起制造业来,更依赖这样的保护。同时,印度的人口年轻。如今,35%的印度人在15-59岁的工作年龄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47%,远比中国和美国的人口年轻。到时即使中国总人口仍比印度多,印度的劳动人口也将超过中国。面中国将负担更多非劳动人口的福利和医疗费用。要知道,日本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之所以经济发展超过美国,一大原因就是其人口年轻。90年代美国的经济增长之所以超过日本、欧洲,重要的因素也在于其人口比后者年轻。


印度的崛起,已经不是个神话。而印度的崛起,对中国提出的挑战远比对美国的挑战要大。美国依靠自己的资金和制度优势,完全可以把印度的崛起变成自己发展的动力。中国则是和印度竞争瓜分同一张廉价劳动力的大饼。所以,中国未来几十年若不能改革教育体制,加大教育投资,建立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服务业在中国的发展就没有根基,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就会被印度击败。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薛涌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因为星星在那里:科学殿堂的砖与瓦

卢昌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心灵成长系列》之《因为有了熊饼干》

陈梦敏编文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 ¥10

印度玩全攻略 (图文全彩版)

《行者无疆》编辑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财务没有“潜规则”——读懂财务 把握财富

任小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没有什么不可能:乔布斯传

李亚萍,张婧婧著
华文出版社[2012] ¥9

我们误判了中国

谷棣,谢戎彬 主编
华文出版社[2015] ¥24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左手实现了右手的梦想

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