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疯子创造出的世界

2016-10-28作者:张林编辑:王燕京

媒体的现代革命是由四个疯子折腾出来的。

  

不是吗?


  

第一个疯子出现在1925年。

  

那一年,英国青年贝尔德发明了电视机。当时,这个病歪歪的青年为了搞到一点钱研究电视,跑到伦敦大大小小的报馆去求情,门房接到的指示是“把那个疯子赶走”。

 

后来,他终于用电信号将人的形象搬上了屏幕。

  

从那一刻起,电视就注定要改变世界。

  

但是,当时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因为在常人眼里,所谓天才,都是疯子。

  

第二个疯子的出现与第一个疯子相隔了20年。

  

1945年,一个名叫阿瑟•克拉克的英国大兵说出了一句让世界震惊的话:优胜者将是第一个飘过月球的人。

  

这句没头没脑的疯话,让阿瑟•克拉克成为世界最伟大的预言家。

  

这个想象力超群的人物,才是电视传播的真正先知。

 

2c9af3bbe5d479c30301e91c0c3ef387afd7d9812b596-WYIiCr_fw658.jpg

 

在人们根本无法想象卫星是什么怪物的时候,克拉克预言了通信卫星。他在《世界无线电》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地球外的中继》,提出了关于卫星通信的科学设想,不仅预言了卫星通信的可行性,还重新界定了关于国家主权的概念。也就是说,国家安全仅仅保卫自己的领空是远远不够的,在比我们的领空更高更广的天际,一颗与地球同步转动的卫星将会把某个国家的一切秘密尽收眼底。

  

“紧紧系在悬索上的大圆盘形太阳帆,已经鼓满了宇宙间的长风”,“它是那么的轻,一平方公里薄膜只有1000公斤重,可采集2公斤辐射压力。假如给它系上悬索,它就能拉着我们上天。第一秒钟,我们移动5毫米;一小时后,我们以每小时13公里的速度移动;一天之后,我们以每小时3000公里的速度移动;一两天内就可以达到第二宇宙速度。这一切,无须耗用一滴燃料。”这是克拉克关于卫星运载工具的想象。

  

从我们站的地方向上再向上,到达35860千米的高度,就进入了另一种天空。

  

没有空气的天空,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世界。

  

在那儿,没有空气的反射,天空变成只有星光闪烁的黑灰色,火球一般的红太阳变得像雪一样洁白耀眼,让人不禁想起佛经所言,“洁白其心,犹如雪山”。

  

在这样的世界里,只有神鸟能飞。


934ec7eb0469e645f48fed8a36e2d70c683f70277be7-vaVEjz_fw658.jpg

  

把巨大的太阳翼当成翅膀的通信卫星带着改变世界的魔力,与地球同步旋转。它们是地面上的智者用无限延长的手臂在太空中玩的把戏。卫星以君临天下的高度和明察秋毫的能力,颠覆了人类大量的固有观念。在克拉克的预言发出13年后,1958年12月18日,美国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通信卫星。1965年4月6日,美国又发射了世界第一颗实用静止轨道通讯卫星。这颗卫星大约能够覆盖40%的地球表面,使覆盖区内的任何地面、海上、空中的通信站能同时相互通信。通信卫星的出现,使电视能够播放遥远的地方传回来的画面,电视逐渐成为传媒业的霸主。

  

第三个疯子出现在1952年。


那个年代,美国所有的政治家都把电视视为毒药,认为它是低档、庸俗的代名词,以不看电视为荣。而报社的记者也认为,电视记者根本称不上专业,不过是一群油腔滑调的小青年,“他们更像一群演员”。

  

但是,一个改变他们看法的人出现了。

  

那一天,电视制作人舍恩布伦正在指点准备在电视上竞选总统的艾森豪威尔。

  

舍恩布伦:“你的头有问题。”

  

艾森豪威尔:“我知道我是秃子,你还能告诉我什么呢?”

  

“你总爱低着头,那就把头拉长了,使头显得更长更秃,活像一个鸡蛋壳。大概你得换一个方向侧头,稍稍往后一点。”

  

艾森豪威尔十分不情愿地接受了,但随后就对舍恩布伦建议他化妆的要求咆哮起来:“你为什么不去找一位演员,他才是你真正需要的。”

 

59aa5649b4a088b8fec41b671a3da4ab1a61c7f253725-XQjH4W_fw658.jpg

 

但是,不喜欢电视的艾森豪威尔最先意识到电视是一个有力的竞选工具。他知道,在没有广播的时代,白宫每天只会收到几十封来信,只需要雇用一个人处理,而罗斯福向全国发表了广播讲话后,白宫每天会收到4000封信。

  

艾森豪威尔是一位职业军人,职业军人需要很快地适应新的武器,而电视显然不是新式武器。尽管他在实践中不喜欢拍电视节目,在理论上更是厌恶电视的意义,但他还是创造了电视传播中的许多第一:

  

第一位通过电视实况转播发布总统竞选宣言的候选人。

  

第一位利用电视广告间隙出镜的候选人。

  

第一位利用电视转播记者招待会的总统。

  

而他的对手则是传统政治的代表,电视、喷气式飞机、计算机都与他们格格不入。

  

可以说,艾森豪威尔是在电视的帮助下,在激烈的竞选中最终胜出的。

  

从那时起,电视人舍恩布伦将美国总统竞选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电视事件。

  

从那时起,世界上的所有大事都变成了电视事件。

  

电视的厉害之处在于不仅传播信息,还能传播图像,使地球上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如同置身事件的现场,成为一个亲历者和参与者。

  

舍恩布伦算疯出了水平。

 

73d502fdde8bf63dccdda8899e8b9b9f9248d0d6a9a3-K9ahVo_fw658.jpg

 

第四位疯子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


这是一个理论疯子,他叫马歇尔•麦克卢汉。他被世界传播界尊为“老大”,却没有办过一份报纸,更没有办过电视台,只是一个加拿大教书匠,所教专业是英美文学。但是,与一切智力超群的人一样,他根本不甘心守在自己的领地里,而是每每面对传媒大发感慨。他的思想狂放不羁,他的语言晦涩难懂,传媒人嫌他烦,嫌他费解,却不得不承认他开辟了一条没人走过的路。

  

他说,媒介即人的延伸。文字和印刷媒介是人的视觉能力的延伸,广播是人的听觉能力的延伸,电视则是人的视觉、听觉和触觉能力的综合延伸。

  

这不是严密的科学考察结论,而是一种“洞察”。

  

他还拿中国的《老子》说事,称这是一本有4000年历史的管理学著作。

  

他说,老子“明道若昧,进道若退”这句话讲的是创新,是说向自身的反方向转化,是事物自然规律的运动方式,新东西实际上是旧东西的幽灵。昧而不彰的变化之力产生新的速度,这种速度可以改变一切力量的形态。

  

他的智力世界像魔方一样费解而有趣。

  

他创造的“地球村”“媒介即讯息”“电子媒介是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部落化”等语汇正在被电子时代一点一点证实。

 

f823e89f010791660c74c00dfce8b158bae1686e24853-q9I3sl_fw658.jpg

 

传播史上的四个疯子从视觉、听觉、感觉、观念和中枢神经系统等方面,告诉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张林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5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创造丰盛.2,丰盛的智慧

华文出版社[2015] ¥34

创造完美--风光摄影的创新突破

李子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7

企业间电子商务价值创造:部署、适配与重构的新机制

朱镇、江毅、池毛毛、赵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劳动创造美学

陈相道, 李良玉, 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6] ¥20

用Arduino进行创造

刘玉田、许勇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0

创造天下

王达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2

我要去旅行(涂色版):世界

萍子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比尔·盖茨:从世界首富到世界首捐

于成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抽象空间中线性时标动力学方程的研究

冯由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