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金庸先生的梦中情人

2016-11-04作者:张绛编辑:悦读纪


今生今世难偿所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

 

女人的美,假如不经一个或几个成功男士的口碑相传,又正好她具备低调的内敛,那么,即使她是一枚珍珠,也是很容易被大众所忽视、被岁月的长河所淹没的。


提及夏梦这个名字,恐怕如今知道她的年轻人并不多。但如果提及金庸大侠,再附上金大侠说过的那几句话,我想,这个名字立即就会被人们记住。


她是金庸暗恋多年的梦中情人。金大侠对她的评价是:“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


这已经足够形容她的美了吧?然后对她爱得如痴如狂的金大侠,还有另外的说辞:“生活中的夏梦真美,其艳光照得我为之目眩;银幕上的夏梦更美,明星的风采,观之就使我加快心跳,魂儿为之勾去。”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文化圈,谁人不晓大美人夏梦呢?她一米七的高个子,身材苗条,气度非凡,一口甜糯糯的语言,性情贤惠温柔,待人又极其亲和,毫无明星架子。


王家卫说:“我觉得夏梦才是古典美人。”


的确,她的美是一种古典美,具有诗一般的韵味,端庄大方,清丽脱俗,又浪漫俊逸,似火花,很轻易就能点燃人们心里的欲望。


她是老影迷心中,中国唯一一个可以与奥黛丽·赫本相提并论的人,被誉为当时“香港最漂亮的女演员”“上帝的杰作”。


电影史学家石川先生评价她:“是传统士大夫心中的理想女性化身,又是承载着三四十年代民国文人的梦中情人。”


倪匡说:“要我流连在电影院之中,历三天之久,被赶也不走,就是为了要看夏梦。”


素来毒舌的作家亦舒也说:“美女迄今只有两位,一个演员能令观众仰慕这么多年,真不简单,且对于最挑剔、眼睛雪亮的观众,她无论时装、古装,俱美得咚的一声。近十年来,后起之秀,可与之相提并论的,亦只有林青霞一人。”


夏梦,原名杨濛,她出生于艺术之家,父母都是票友,她在浓重的艺术氛围中长大,少女时期就读于玛丽诺书院,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字和好文,热衷于戏剧表演。


十八岁时,她受邀于香港左派长城电影公司,是公司力捧的新人中的佼佼者。公司有“长城三公主”,她是大公主,当家花旦,另两个分别是二公主石慧,及三公主陈思思。


她主演的第一部作品《禁婚记》,演活了片中妻子的角色,该片获得当年的华语港片票房冠军,并蜚声新加坡、越南和泰国。此后她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先后主演了四十多部影片,《白日梦》《娘惹》《孽海花》等,红遍香江、南洋。


在大陆,每有她的影片上映,影院外总是排起彻夜的观影长龙,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上海曾有“千方百计为‘一计’,三日三夜为‘一夜’”的说法,“一计”,指的是陈思思主演的《美人计》,“一夜”,指的就是夏梦主演的《新婚第一夜》。


即使红遍大江南北,但是她却笑言自己“不是个好演员,只是自然,不做作,充其量只是等同于歌星的偶像派”。谦虚、平和的性情,更令追求或暗恋她的人络绎不绝。


金庸当时已是才学多面的大才子,却委身加入长城电影公司,化身“林欢”,做起了影视编剧。他对夏梦如痴如醉,不可自拔,对友人开玩笑道:“当年唐伯虎爱上一个豪门的丫环秋香,为了接近她,不惜卖身为奴入豪门,我金庸与之相比,还差得远呢。”


这大概是金庸的“公开的秘密”了,原来他是为接近心上人而去的。


既然魂牵梦绕,那么,他肯定就会在电影事业上给予她无尽的帮助。果不其然,金庸大侠为她量身定制了剧本《绝代佳人》。正是这部剧的成功,奠定了她在长城公司首席当家花旦的地位。


1957年,夏梦作为香港左派电影界唯一的演员代表,到北京领取文化部颁授给《绝代佳人》的“优秀影片荣誉奖”,同时还参加了第二届中国电影工作者代表大会,获得了中国内地媒体和评论界的广泛赞誉。


1960——1965年间,金庸为其量身定制的另一部电影《王老虎抢亲》,和她主演的其他电影《金枝玉叶》《烽火姻缘》等四部影片,均获得巨大的成功,这使她成为当时少见的可以自己选择导演和剧本的演员,这个“自由权”的获得,也成就了她的另一番艺术旨趣。


但“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夏梦二十一岁时就已经结婚。她的丈夫林葆诚是毕业于圣约翰大学、经营纺织的商人。由于忠于婚姻,面对金庸的款款深情,她虽然心思明了,感动有余,但却只能委婉拒绝。


坊间流传一个故事,说他们之间唯一的一次约会,是一个深夜,金庸约她出去喝咖啡。一向对感情专一、从不参与任何不良社交活动的她,竟然爽快地答应了。在幽幽的烛光和缓缓的音乐伴随下,金庸先生向她吐露心声,然而恨不相逢未嫁时,她对他说:“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


1959年,金庸带着自己的破碎美梦,无奈之下离开了长城影视公司,自己去创办了《明报》。但是,虽不能同她一起,他仍然没淡化这份感情,之后他创作的所有武侠故事里,无不具有夏梦的影子:《射雕英雄传》里的活泼、可爱的黄蓉,《天龙八部》里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王语嫣,《神雕侠侣》里脱俗美好的小龙女等等。


人们奇怪金庸大侠笔下的作品里总少不了一个又一个公主,熟悉他的人自然知道,在长城电影公司里,就有一个他深深爱慕过的“大公主”。


虽然慧剑斩情丝,但他仍将浓浓的爱慕全部转化在笔尖,化思念为故事,这就是金庸先生对于爱情的最好诠释吧。


用三毛的话来讲就是:“金庸小说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他写出一个人类至今仍琢磨不透,既可以让人上天堂,又可以让人下地狱的‘情’字,而不了解金庸与夏梦的这一段情,就不会读懂他在小说中对‘情缘’的描写。”


1976年,夏梦告别影坛,跟丈夫移居加拿大,这本来也是很平常而司空见惯的一件事,但金庸却连续几天在报上对此做了详细的报道,并且都刊在头版头条上,并专门写了一篇社论《夏梦的春梦》,向她表达深深的祝福。


由此不难看出,为什么金庸笔下最完美的爱情故事,一直就是相爱的两个人携手远离江湖,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了吧?这也许就是他对夏梦的爱情、生活方式,给予最大的祝福和羡慕吧。


美人怎么会只有一位倾心于她的追求者呢?在众多的倾慕者之中,除了金庸先生之外,还有一个叫岑范的导演。


这位导演更是爱得深沉而专一,他跟追求林徽因而不得的金岳霖,竟然是同道中人。为了夏梦,他终身未娶。


其实,说起来,他才是夏梦的初恋情人。夏梦在片场拍戏时,他去现场观看,被她的可亲、美好的形象所打动,之后的相知相处,两人没多久就相爱了。


那部让夏梦一炮而红的电影《梦婚记》,男主角就是清隽儒雅的岑范。拍这部电影时,他就已经很有名气了。


之后,他回到内地拍戏,夏梦得知后,斩钉截铁地对他说:“你回我也回!”


当时回内地需要办签证,他很快从广州市军管会工作的哥哥那里拿到了签证,而负责为夏梦办签证的长城电影公司,却没能帮她办好。


牛郎织女从此天各一方,痛断肝肠。他被相思折磨,天天给她写信。然而他写给她的信,她却一封没收到。而她写给他的,他却当成了宝贝收藏起来。他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盼望着心上人的佳音,谁知,她在此时却误会了他。


首先是公司私下把他写给她的信全部扣住了,他们担心自己好不容易寻觅和培养出来的夏梦一旦出走,将对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其次,她在盼不到他的来信时,竟然意外得知他在内地早已结婚的消息,杳无音信的情况下,她伤心不已,煎熬痛苦、心灰意冷。


一对有情人,就这样毁在了别人的一手操纵里。爱情有时候,也真的是无奈又痛彻心扉的。不是遗憾于有缘无分,就是痛恨于人为摧毁。


1955年,夏梦有机会回内地,千方百计,她找到了他。两人在北京北海公园见面,一番交谈,他们才得知彼此阴差阳错,而她已在一年多前结了婚。他仍旧是单身一人,他一直在等她。但从此以后,他们只能以兄妹相称了!


也有许多人给他介绍,但是他全部拒绝了。他对媒人说:“假如没有认识过夏梦,我也许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跟某个女子结婚生子。但是,我认识了夏梦,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


也许,他在后悔自己当年回到内地,所以才造成他们天涯两隔,再也无法在一起吧?因为痛恨曾经的选择,所以拿一辈子折磨自己,以此来祭奠他们曾经海枯石烂的爱情。


只能说,在绯闻不断的电影圈,太痴情的人物,简直是难能可贵!这个男人用他最沉默而执着的爱,坚守着一生爱的誓言。年华一去不返,岁月日月交替,美人千千万万何其之多,然而他爱上的,仅仅只是世间这一个。可怜,可叹,可敬!


导演许鞍华曾说:“夏梦的智慧比她的美貌更出众。”她在红极一时时,淡出了影坛,转做制片人。大名鼎鼎的影、视、歌三栖明星刘德华就是她捧红的。


晚年,她生活在加拿大,看淡名利,深居简出,过着含饴弄孙、享天伦之乐的幸福生活,鲜少露面。


在她一帆风顺的婚姻生活里,不知内心某个隐秘的角落里,有没有藏着一个忘不了的影子?


爱一个人,比等一个人容易。等一个人,比爱一个人,更充满意义。

 

女神的自我进化:


只有你过得比我幸福,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有生之年,情深不言,沧海浩瀚,爱慕如歌,就算不能在一起,虽然悲壮,也是欣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遇到一个可以将心交付给他的人,先别急着去唱“爱转角遇到了谁”,无数故事告诉我们,爱情里的误会实在太伤人,走得越急,便越遗憾和后悔。还是等把所有的不甘,全部痛彻心扉地了解完毕,再做下一步决定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张绛
出版青岛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金庸武侠中的法律学

黄豹 编著
金城出版社[2018] ¥9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 劳伦斯 (Lawrence,D.H.)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6

儿子与情人(中文导读英文版)

王勋、纪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0

《心灵成长系列》之《叮叮当先生有了新工作》

陈梦敏编文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 ¥10

我该怎样爱你,先生

韩梅梅,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0

住在先生小姐城(国内大奖书系)

萧袤,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国华水木 鼎实春秋——李国鼎先生九十寿诞忆录(百年校庆)

李国鼎文集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