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悲剧在于,偷走青春才赐予智慧

2016-11-07作者:[美]威尔•杜兰特编辑:Alphabooks


威尔·杜兰特

Will Durant

1885.11.5~1981


美国著名学者,终身哲学教授,普利策奖(1968年)和自由勋章(1977年)获得者。


他先后在美国圣彼得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后来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物学,并在美国著名哲学家杜威的指导下攻读哲学,1917年获哥大博士学位。1926年,他出版了《哲学的故事》,获得出乎意料的成功。随后,他花了四十余年的时间完成了广受好评的重要著作——11卷的《世界文明史》。终其一生,杜兰特都热情致力于将哲学和知识从学术的象牙塔中解放出来。


威尔·杜兰特的《历史的教训》一书,被选为中纪委监察网网站2015年首推书,成为党政干部和大众哲学读者广为追捧的畅销书。

 

杜兰特语录


摘自《落叶:关于生命、爱情、战争与信仰的遗言》


对和而不同的渴望,是我永恒的动力。 


一流的雄辩术具有三个特征,即行动、行动和行动。


幸福在于创造,而不是消耗。保持忙碌是优雅的秘诀,也是满足另一半的关键。 


生命的悲剧在于,它只会在偷走我们的青春之际才赐予我们智慧。 


从书本里学到的知识根本不值一提,直到这些知识在生活中得到了证实、发挥了作用,才会开始影响行为和渴望。是生活在教育人,或许在生活中,爱高于一切。 


除非一个人生活得很好,了解完整的爱,有丰富的经历,才或许可以带着几分满足而死去,为更好的表演清空舞台,否则就离不开痛苦和死亡,并且总是在讲述相同的愚蠢故事。


相比任何推论,我更愿意相信最直接的内心感知。逻辑本身就是人类创造的产物,并且很容易遭到宇宙的摒弃。 


我从秩序的角度看待万物,就能更好地应对世界有,而宇宙没有义务遵照我得喜好。 


天堂和地狱始终都不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某个地方,而是思想状态,往往与这一世的善与恶有关。


人们永远无法满足道德家的要求,因为道德违背了自然规律,可道德重建必须得到解决,因为归根结底,道德和文明是一回事。 


利用智慧的发展,保持肉体健康、理性调和欲望,从而一箭双雕:为性短暂狂热,为天长地久的爱而安静满足。 


占有、求偶、战斗、行动和交际是人类的主要本性,而这些都是战争的终极源泉。 


 一定不能只想着乌托邦,而是按照亚里士多德建议的那样,应该满足于有所改进的国家。不要盼望这个世界的改善速度快过我们自己很多。 


 用充满智慧的研究、公正的历史、适度的旅行和坦诚的思想,来扩展我们的边界;了解别人的需要、观点和希望;觉察到各种文化和地域上存在的多样价值观与美好…如此学习易补充自身,就不会轻易地陷入因竞争而起的杀戮中,而是在我们心里找到空间,拥有更宽广的理解和包容万物之心,使我们既可以爱自己的国家,同时又不必背叛人类。 


当人们习惯了以牺牲他人为代价让自己生存下去,把自己的生计建立在别人的土地上,用别人的富有为自己的懒惰来买单……独裁、野蛮和暴君将会再度出现。 


抱怨、要求和叛逆都是美德的一部分,也是进步的源动力之一。 


一般来说,内在的自由与外在的危险呈反比:危险越大,自由越少。而每个敌对的社会体制都在敌人的帮助下改正了一些缺点。 


按照人类本性,相对“自由进取”的体制要比“群居追随”的体制更有吸引力。若要达到目的,所有经济体都必须激发出人们追求利益的本能,也就是对食物、商品和权力的渴望。 


我没本事去表达这个时代所有重要问题的看法,相反却只能在无知和偏见的基础上夸夸其谈—这可以称得上是肤浅和虚妄。 


相比描述上帝,哲学家更加不愿意给美下定义。由于美感中存在多种主观因素,因此,除了在最广泛的生物方面,否则不可能出现对于美的客观定义。


艺术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表达情感、渴望和思想,还为了能将这些传递出去。而一旦没有了规定的形式,艺术就堕落成散漫的心灵表现出的空虚浮夸。


 不以科学为基础的艺术是低劣,不以艺术为基础的科学是原始。让每种科学都力图以美和智慧来完善自身,当科学变成艺术时,会让我们真心欢愉。 


因为怀疑,我不再有宗教信仰,连科技也受到我畏怯的质疑。其实,科学家难以成为统治者,因为他们的天赋是用来处理思想和现实,而非对付人类。


只有知识并不够,我们需要智慧和性格,才能在远见卓识和谨慎基础上利用我们的知识,才能带着决心和克制来运用我们的知识。性格是理性的和谐与欲望的层次结构,并且与能力相协调;智慧是运用经验来解决现有问题,从全局角度来分析局部,能从纵观过去和未来的基础上思考当下。


把知识变成智慧,把科学变成良知,让权力为人性化的目的服务。 


最具价值的教育,便是要让肉体、灵魂、公民和国家了解他们和谐生活的所有可能: ①通过健康、性格、智慧和科技控制生活; ②通过友谊、自然、文学和艺术享受生活; ③通过历史、科学、宗教和哲学理解生活。 


美德是一种习惯,而不是一种思想。有教养的人对所有的一切都体贴周到,其道德和举止也非常具有吸引力。 


教育的目的不在于培养学者,而在于塑造人类。所以,有效的自制力是教师应当传授给学生的基本技能。在自律的艺术中,指挥和性格结合在一起,成为自控技巧中的第三种元素,而这正是教育的第一目的。 


思维能力是获取和积累知识的能力;智慧则是利用自身经验和他人经验,来使头脑清醒,实现目标。所以,智慧是唯一真正的美德,不能通过学校里传授,却可以经历和行动来获得。 


所有的哲学都是摸索,所有的信念都只是希望。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不会再去尝试争辩交战,也不会拒绝任何真挚的教义,愿意带着爱心去理解人类令人苦恼的行事方式,心胸从而宽广且深刻,并会明白和平与单纯,会理解圣贤的宽容。


如果去的地方太多,又来去匆匆,就会使人的思想变肤浅,在心中形成偏见;可如果能居住一段时间,并且接受能力强,就能了解当地的全貌,而这就是哲学里诱人的幻想。 


历史是唯一真正的哲学,也是唯一真正的心理学。 


在所有基层、国家和年龄段里,罪恶的根源在于人类桀骜不驯的本性,这个天性是在上百万年的狩猎、争斗、杀戮和贪婪中形成的。贫穷无非只是犯罪的一个诱因罢了。 


自由是混乱的秩序,是混乱的产物,甚至更是混乱的根源。 

 

革命是怪物,必须要怀疑,对于现实没有问题答案和解决方案,有的只是信仰、希望和爱,而这些都将以独裁告终。改革虽然不那么诱人,却也不需要大的代价,而是持续的宣传和逐步的实现。 


所有的问题,无论是长期积累的还是突发的,我们都可以面对,只要坚定不移地相互理解。社会之所以能维持活力,全靠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持续紧张的关系,全靠创新和传统的碰撞,全靠尝试和冷静经验的融合。年轻人和老年人都需要说一些只有他们能说出来的话。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威尔•杜兰特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苏格兰女王的悲剧:玛丽·斯图亚特传

斯蒂芬.茨威格(奥)
万卷出版社[2014] ¥11

莎士比亚悲剧集

莎士比亚(英)
万卷出版社[2014] ¥6

我和青春有个约会——说给青春期男孩的悄悄话

陆士桢 宣飞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6

我和青春有个约会--说给青春期女孩的悄悄话

陆士桢 宣飞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6

上帝造人有多难——生命的密钥

朱钦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生命的成长与回归

华文出版社[2014] ¥28

生命的足迹经典版

王顺、盛安平、孙辉、何成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