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女孩,吟了不该吟的诗

2016-11-07作者:张晓风编辑:茹鑫

太过分了,这些女孩。


身为女人,居然还大剌剌的拥有才华。拥有才华倒也罢了,如果拥有的是刺绣或烹饪的本领,那还勉强说得过去。但她们居然爱吟诗且又能吟诗,这,不太过分了吗?(套句时下流行的“烂语”,也就是“太超过”了。)


其中第一个女孩名叫李冶,生在唐代。在唐朝,因为出了个靠上床取得政权的女皇帝,后来遂有人误以为这个时代的女权还不算低落。像清朝李汝珍写的《镜花缘》小说,就选择把天上的百花仙子贬落到大唐盛世的太平岁月里去。但,真相真的如此吗?



书上记载:


季兰(李冶字季兰)五六岁时,其父抱于庭,令咏蔷薇。


蔷薇似玫瑰而小,会攀爬,小女孩应口说:


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不得了,这下父亲变了脸,原本的爱宠消失了,小女孩立刻遭到鄙夷。


父恚曰:必失行妇也。后竟如其言。



李冶的诗在唐代少数女诗人中算是好的,却只因一句诗,被父亲预言为坏女人,真是情何以堪。那两句诗我姑译如下:


只因这阵子疏懒,没有好好去为花朵搭个架子,众蔷薇竟泛滥成灾,纵横满园,恰似我纷乱难整的心事。


乖女孩怎么可以告诉别人自己内心的失序和不宁!难怪李爸爸发怒了。


另外有位薛郧也是唐朝人,他的女儿薛涛八九岁了,也颇知声律。有一天,做父亲的以井畔梧桐为题说了两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不料薛涛接的句子是:“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书上所记的是“父愀然久之,后,果入乐籍。”


如果有个小男孩,吟出这样的句子,想来做父母的会说:“你听,你听,这孩子性格活泼,想来以后可以做外交部长哦!”


但薛涛是女孩,好女孩不应该跟人说她隐秘的私愿,如果说了,她未来的命运便是堕入风尘。


明代江苏常熟的季贞一(嘿,多正经的好女人的名字),也有这样的故事:


其父老儒也,抱置膝上,令咏烛诗,应声曰:


“泪滴非因痛,花开岂为春。”其父推堕地,曰:“非良女子也。”后果以放诞致死。



这小女孩犯下什么忌讳吗?她的诗,我为她意译如下:


小蜡烛啊


你的烛泪就这样一行行 一行行的滴滴坠


坠滴滴


不是因为皮肉之灼痛


而是另有其哀愁啊


正如春日花开了


但花岂为春日而开


它自有它自己非开花不可的自行自是的


自己的理由啊


这样的诗,有什么理由不准小女孩写呢?而痛责她们的,竟是她们仰之事之的父亲啊!虽说是几百年前乃至千余年前的老故事了,不知为什么我读来总觉熟稔切近,仿佛事在眼前。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初心
作者张晓风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我和青春有个约会--说给青春期女孩的悄悄话

陆士桢 宣飞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6

卖魔法火柴的女孩

陆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8

与女孩有效沟通的108个细节

石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万有童书·最经典女孩故事大全

桑妮
辽宁少儿出版社[2014] ¥8

楹联诗词曲基本知识(楹联诗歌卷)

何永年 编 中国地震局老年大学 组织编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左手实现了右手的梦想

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我们误判了中国

谷棣,谢戎彬 主编
华文出版社[2015] ¥24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