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碗是我们一生的窝

2016-11-07作者:朱成玉编辑:谢爽

祖母去世的时候,父亲特意找了一个破碗盛满碗的饭,然后在上边插上香,放到灵前。问其缘由,父亲说,这是为了让祖母明白,这个碗永远都不用了,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一只碗,就这样成了送行的最佳道具。比起悲凉的唢呐,我觉得一只碗,更温暖些,更能慰藉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的心。


祖母走的时候整整九十岁,是属于喜丧的。在我们这里有一种习俗,人们喜欢在喜丧上偷碗。据说那样可以带来“寿气”,让带碗走的人也长命百岁。当然,最好是百岁老人的喜丧,但我们这里很少有人活那么大岁数,祖母的九十岁,已不多见。喜丧后,碗被偷走很多,害得我们有一段时间无碗可用。



小时候因为碗,没少在饭桌上“受虐”。要么是敲打碗的边沿儿,被父亲拿筷子抽打了手背,父亲说只有乞丐讨食的时候才会这样做;要么是吃完饭把碗扣过去,挨了父亲一顿训斥:只有死了的人不用碗了才把碗扣上。当时只觉得这说法有些怕人,现在想想,饭碗扣上,如同一座小坟丘,真的不是很吉利的呢。


“那么扣肉呢?你还不是照样吃得满嘴淌油?”如果换了现在,我定用此来顶迷信父亲的嘴,一只碗盛肉,另一只碗倒扣在上,才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肉的香气。两只碗紧密配合,才蒸出那么一碗好肉来,让年有了年味儿,让贫瘠的日子有了对油水的展望和回味。


祖母走了,祖母的饭碗倒是可以扣上了,一起扣上的还有绕梁三日而不绝的唠唠叨叨。


我们敬畏饭碗,因为它是我们生命最直接的表达。人要活着,果腹为先,吃不饱肚子,其他什么都得靠边站。



大年夜,打碎了碗,母亲赶紧过来拍拍惊吓中的我,嘴里念叨着“宝儿不怕,碎碎(岁岁)平安”;结拜后的兄弟大口喝完一碗酒,然后摔碎,这是既已结拜,永不反悔之意;现如今,就连安身立命的工作也被以饭碗来划分级别:金饭碗,银饭碗,铜饭碗,铁饭碗,泥饭碗……一切都以“吃饭”为根本;连一句广告语“快到碗里来”,都成了热度极高的网络用语,这碗,真的是无时无刻不与人息息相关啊!


有这么一个稍有些“荤”的段子:古一土豪的漂亮女仆摔碎一碗,主欲惩罚,仆下跪,乳微露,主性起,携至厢房了却好事,不予追究,并赐钱十文。哪想,次日女仆又叫醒午睡的主,告又碎一碗,主又成全她,再赐钱十文。此后碗常碎,并求主严罚,有时一日碎三碗,主年事已高,难以招架,遂将家里的碗碟全部换成铁的,并下令该女仆从此不用工作,薪饷照发,偶还有小费相送。“铁饭碗”由此得名。此乃笑谈,却也可以看作是对当下人们过度热衷于各种“饭碗”的一种讽刺吧。


诗人张绍民说,饭碗是我们一生的窝。它一翻身,就成了坟。



饭碗是我们一生的窝,多么形象。一个人的生和死,通过一个饭碗,就可以如此清楚地表达!


与生命息息相关的碗,是儿时的玩伴,长大后不发一言默默陪伴的挚友,衰老后的念想,死后的坟,一生蜷缩在里面找食和取暖的窝。


不管是你吃饭用的饭碗,还是你工作的饭碗,都请怀着敬畏之心对待吧,敬畏饭碗,就是敬畏自己的良心。


妻子做好饭,盛好满满的一碗,端给我。举得高度不够,离眉毛尚有一段距离,不过看在晚餐丰盈的份上,我不予计较。接过,并大快朵颐。辣子鸡、焖刀鱼,别愣着了,快到我的碗里来!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朱成玉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2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一年级的小豆豆2.我们都是木头人(修订版)

狐狸姐姐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幸福力:一生必读的七堂幸福课(修订本)

王薇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1

为了孩子赢得一生:给父母的100条金言

胡美山,李绵军主编
辽宁教育出版社[2010] ¥11

父父子子:喊你只需要两个字,懂你却用了一生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用破一生心

王充闾,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