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身处黑客帝国

2016-11-14作者:姜萌编辑:谢爽

1948年,是一个活活巧死了的年份。


1948年,美籍奥地利生物学家贝塔朗菲发表了《生命问题》,该书的出版标志着系统论的诞生。


1948年,美国数学家维纳发表了《控制论》,该书的出版标志着控制论的诞生。


维纳


1948年,另一位美国数学家香农发表了《通信的数学原理》,这篇论文的发表标志着信息论的诞生。


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英雄所见略同,还是三个人商量好了,深刻影响了20世纪人类社会的三大理论——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在1948年同时诞生了。


虽然我们现在提起“系统”二字甚觉稀松平常,但是在20世纪之前,尤其是机械论横行的年代里,“系统”的概念还没有被广泛认识和接受。


很久很久以前,亚里士多德(怎么哪里都有他)曾经提出过“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一观点已经带有了一定的系统论的韵味,而且值得奔驰汽车公司好好反思的是,为什么他们的零件加起来比整车还贵。


不过,现代系统论是由生物学家贝塔朗菲提出的。继《生命问题》之后,他于1968年发表了《一般系统论:基础、发展与应用》,这部著作是一般系统论的代表作。贝塔朗菲运气不太好,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正准备提名他,他就去世了。


贝塔朗菲


在机械论甚嚣尘上的年代里,笛卡儿认为“动物是机器”,法国思想家拉美特利更是认为“人是机器”。这些把人与电视机和微波炉相提并论的观点,遭到了系统论的“系统”反对。系统论认为不管是生物还是一个组织,都是一个整体,而整体内部的要素之间需要相互作用,以产生相应的功能。


系统论催生的系统工程,在后来极其复杂和庞大的“阿波罗登月”计划中得以充分应用。中国古语有云:“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也是对系统论鲜明的写照。


“控制论”的创始人维纳是个神童。他9岁才上学,原因是这之前他尝试去过几次学校,都因为超越其他同学太多,导致一般学校容不下他。维纳12岁就完全有能力轻松上哈佛,只是他爸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死死压抑着他的才华,就不让他被哈佛录取,免得他轻松上了哈佛,别人再炒作出一本《哈佛男孩维纳》,对这么小的孩子的心理健康来说,极为不利。



维纳15岁的时候,他爸终于觉得他心智比较成熟了,于是稍微一放手,维纳就进了哈佛开始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结果他虽然智商高,但是动手能力实在太差,于是换了个对他来说比较简单的数理逻辑专业,然后18 岁轻松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


在博士学位授予仪式上,教授们看到维纳这么年轻,于是询问他的年龄。结果维纳回答道:“我的年龄的立方是个四位数,四次方是个六位数。这两个数,刚好把0到9十个数字全用上了,不重不漏。”


台下一堆数学教授面面相觑,大脑进入死机状态。


维纳提出的控制论成为现代自动控制技术的重要理论基础,而“负反馈”则是控制论的核心问题。所谓“负反馈”,就是使输出起到与输入相反的作用,使系统输出与系统目标的偏差减小,用做饭打个比方就是“火大了就关小点,火小了就开大点”。


央妈一会儿升息一会儿降息,也是在对股市楼市玩负反馈呐!



其实维纳也是信息论的先驱,只不过忙着搞控制论,没顾得上信息论,让香农占了便宜。事实上连信息论的创始人香农也承认维纳对信息论的贡献巨大。


自动化专业要学数学,得找维纳算账,通信工程专业也要学数学,“罪魁祸首”则是香农。这事儿也没办法,谁叫他俩都是数学家。


那么,信息到底是什么?


按照香农的说法,信息就是“让不确定性减少的玩意儿”。


香农


越确定的事儿,信息量就越小,比如“明天太阳肯定升起”,这就是句人所共知的废话,信息量几乎为零。但是如果一件事是不确定的,比如“××股票明天开盘后15分钟内将涨停”,这就是信息量巨大的消息。信息量越大的消息价值越大。


信息量大到已经触犯法律程度的消息,被称为传说中的“内幕消息”。而在战争时期,这种信息量巨大的消息则被称为“情报”。正如我们知道的,一条有价值的军事情报,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在系统理论和复杂科学领域中,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组成了所谓的“老三论”,而耗散结构、协同学和突变论则组成了“新三论”。这“六论”虽然不曾广为人知,更不曾惊天动地,但却潜移默化、不可阻挡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20世纪之前,各个学科之间的界限划分得很明确,这也是西方拆解式思维与机械论盛行的原因之一。然而到了20世纪,各个学科高度融合,我们很难说一个智能手机到底属于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还是无线通信技术;一个智能的心脏起搏器也很难被单纯地看做一种电子产品或是医疗器械;一辆能够定速巡航的汽车则绝不仅仅是机械技术发展的产物,而是自动控制技术的“当街展示”。



20世纪的科学技术,在回归系统与融合,中国自古以来的整体性思维沉寂了千年之久,终于开始与系统理论遥相呼应。而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的逐渐崛起,也许正是整体性思维开始要引领世界。而整个人类融合在一起的重要标志,就是全人类已经都被“一网打尽”。所有人都已经被锁定在了这个或者那个网络之中。


1969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分组交换网络“阿帕网”,当时连接了美国四所大学。“阿帕网”的建立开创了计算机网络的新纪元。


接下来各种网络层出不穷,人们纷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网络技术的发展风生水起。但是各个网络之间各自为政,缺乏有效的互通性,大家都呼唤着新时代的秦始皇能够站出来,像统一度量衡一样统一网络协议标准。



1980年,TCP/IP 协议横空出世,它扮演了网络时代秦始皇的角色,从此全世界的互联网走向了天下大同。90年代以后,随着Web 技术的推进和商用化的进程,互联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20 世纪人类社会最重要的连接方式。


21世纪的世界,是一个网格化的世界,所有人都是这个网格中的一点。处于这个网格之外的人,严格意义上讲,已经不能算现代社会的人类。一个饭馆可以没有饭吃,但不能没有WiFi 信号。


套用马克思的话说:人的本质,是一切WiFi信号的总和。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进入了黑客帝国。


尽管我们的后脑勺并没有插着数据线,但是我们已经开始脱离我们所熟悉的本真的世界。现代社会的人类,已经一秒钟都无法离开手机,即使吃饭上厕所,也要盯着手机不放,用手指在屏幕的玻璃上不厌其烦地划来划去。


曾经有一对夫妻,因为双方长年独自玩手机,缺乏有效的沟通,最终导致感情破裂,不得不对簿公堂,走向了离婚的结局。结果在法庭上,一向冷静的法官也勃然大怒:


“你们俩能不能不玩手机?没看到我在宣判吗?!”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我们控制了技术,但更多时候我们是被技术控制了却还不自知。很多时候,我们认为我们利用技术征服了自然,但更多时候我们发现不断产生的环境问题、社会问题恰恰是技术滥用的结果。很多时候,我们认为技术不过是贯彻我们意识形态的工具,但更多时候其实技术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当我们使用它的时候,已经被它所洗脑。


当克隆羊、克隆牛、克隆狗满街跑的时候,是否应该让克隆人也一起出场?



21世纪,也许将创造出过去所有年代所创造不出的更先进的科学技术,也可能引发过去所有年代所不可想象的技术灾难。在这个我们正在经历的世纪,也许人类最主要的关注点不应该再是狂热于科学的革命或者技术的突破,而在于从人文、社会、伦理和哲学的角度去思考技术到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它又意味着什么。


只有这样,科学技术的历史,也许才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戛然而止。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姜萌/著 邵孟奇/绘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黑金典藏版)

(美)卡伦霍妮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我们内心的冲突(黑金典藏版)

(美)卡伦霍妮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凌云、张超、蔡志楠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7

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

肖卓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正青春,正能量2:考上清华北大,我们找到方法

学方团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正青春,正能量3:考上清华北大,我们塑造心态

学方团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正青春,正能量1:考上清华北大,我们经历艰难

学方团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新常态下的心常态—让我们习惯增长的“极限”

杨英杰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