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成为看《红楼梦》的人,还是打麻将的人?

2016-11-10作者:秋微编辑:茹鑫

我喜欢的女作家亦舒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人只有两种,一种看《红楼梦》,一种打麻将。我很懊恼自己成为成年女人之后才看到这句话,否则,应当在青春少小的时候就做个决策或了断:一定要成为“打麻将的女人”!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幸福存在的话,它一定是留给那些“打麻将的女人”的。甚至包括我自己——一个非常确定的“看《红楼梦》的女人”,也会游说男性朋友尽量都选择“打麻将的女人”作为伴侣。你问为什么?因为只有选她们,才能让这个世界更加简单并顺利地运行。



是啊,我们已经疲于应对诸多的复杂局面:政治、经济、文化……如果再冒出来更多“看《红楼梦》的女人”,并成为体系,那场面真将不堪设想。


好吧,不管此刻,女性同胞们,你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判定是什么,“成为×××”似乎已经是一个成语式的说法。像一部我很期待的电影,叫作《成为简》,“简”是指享誉全球经久不衰的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还不知道这个电影讲什么,但我已经在质疑,为什么要“成为简”?


简·奥斯汀生平的著作不多,难以用数量取胜,但,她不多的作品中显而易见地对情感的教益绵延不绝,至今为各国人民称颂。基本上,她作品的核心,都是让一个女人如何从“看《红楼梦》”类型,逐渐自我教诲,演变成“打麻将”类型。所谓理智与情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显然,在简·奥斯汀的字典里,打麻将是比较理智的生活做派。



然而,作家本人在教诲了别人之后,自己似乎并没有特别醒悟。简·奥斯汀只活到42岁,终身未婚。在那个时代,一个容貌与家世都不差的才女,42岁尚没有结婚,羁绊她的,只可能是她自己不愿意屈服的内心世界吧。想到另一首好听的歌,我喜欢的女艺人莫文蔚唱的《单人房,双人床》。那歌里的情境,和简·奥斯汀其实是一样的——挣扎,挣扎着在与这个世界调性不搭的时候,到底是要说服自己融入,还是忠于自己孤独着。


是啊,不管时代、地域、文化是怎样的,女人的挣扎永远都是换汤不换药。如若上天不巧给了这女子一颗“看《红楼梦》”的内心,又拣选她来到这个“打麻将”的世界,或许,出路就只有一条——“成为简”,成为一个将纠结和委屈变成文字或任何形态作品的人。也许用这个逻辑,可以解读缘何如今女作家泛滥,或Blog有着广泛的拥趸,那底里的助力,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一天,在录我的电台节目《城市日记》时,我跟搭档绿妖说:“一个女作家的生活不可能是幸福的。”她是女作家,所以听了很恨。但我一直都忘了告诉她,其实,这句话表达了一种恳切的钦佩和共勉的愿望。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秋微
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定价3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如果有来生 还是做记者

范敬宜新闻教育奖组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4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这样做,你也可以成为职场红人

耿兴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连环画小人书—红楼梦(葫芦僧错判葫芦案)

曹雪芹(清)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11] ¥1

末世悲歌红楼梦(大家小札系列)

曾扬华
天津人民出版社[2019] ¥25

尘世梦影:彩绘红楼梦

王典弋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1

清刻红楼梦图咏

来新夏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