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相遇在校园

2016-11-17作者:谢素军, 著编辑:新世界悦读


蚱蜢。


我只是好奇地多看了一眼,她便问我,看什么?我说,你手里的蚱蜢很特别。她便笑了,说,来我们星海学院干什么?


我也笑了,说,打球。她甩了一下刘海,便不再理我,这让我觉得很闷,很不服气的感觉,她的眼神告诉我,她不相信我的话,确实,去星海的男生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看美女,我承认,她就是美女。


所以,我没有走,我想告诉她,因为华师的球场全被占了,所以才来星海打球,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说,她又抬起头来,举起那只用青草编织的蚱蜢,问我,喜欢吗?我说喜欢。她站起来,好像是对我说,以前,他教我的时候,我总是编不好,没想到,他一离开,我便编织得这么完美,真奇怪。


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寻思着她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却看见她已经走到远处,我喊她,喂了好几声,她却没有丝毫反应,我看了一眼篮球场,竟然是空空的,失望。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我看见地上有只蚱蜢,显然,是她留下的。


盒子。


其实小景送给我的东西很多,几乎每个节日,甚至每个周末,她都会送我这样或那样的一个小礼物,我已经习惯了接受,这个盒子,便是她送给我的礼物之一。


舍友说,人家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好好谈谈呢?我知道,舍友的谈谈,就是让我谈恋爱,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小景长得不差,人又特别好,至少对我很好,她喜欢跟我待在一起,哪怕吃饭也是,她会把餐盘上的肉全部夹到我的盘里,然后,傻傻地笑。


有时候,我也会反抗地告诉她:“你看,我都长这么肥了,你别害我了,每次说到这里,她便会极其花痴地说,你那不是胖,是强壮,人家就喜欢结实的感觉。”


我挺为小景感动的,所以,偶尔去内环,跑到中心湖畔,便非常想拉住她的手,抱住她,吻她,然后告诉她,这辈子就喜欢她一个。


可是,我终究是没有那么做,我不知道小景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总之,她的好一如往日,想到这里,我便有种很深、很深的忧伤感,仔细端详了一阵手中的蚱蜢后,便把它轻轻地放在盒子里。



食堂。


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邂逅,在华师的饭堂,我竟然看见她,那个留下蚱蜢的女孩。她穿着吊带,纯白纯白的,让我有种眩晕感。


小景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然后非常卑鄙地告诉她,我想吃辣椒炒蛋,然后,小景便屁颠屁颠地离开了食堂。


我知道,一时半会儿小景不会回来,辣椒炒蛋只有南区有,每次我想吃,她都会翻过那个小山坡,爬到南区食堂为我打这个菜,她是个很傻、非常傻的女孩。


其实,整个过程中,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吊带,那个星海学院的女生,端着盘子走到最靠墙的那张桌子,一个人显得特别优雅。我走过去,嗨,我说,怎么来这里吃饭啊?她笑了一下,很迷人,我便坐在了她对面。


听同学说,星海的女生特别喜欢来华师的饭堂吃饭,有个社会学的师兄甚至做了一份调查,认为那并不是华师的饭堂好吃,而是女生的一种优越感的寻找,因为到华师来,她们会显得更漂亮。


这个分析似乎挺有道理,但却没有人愿意承认,包括我在内,我说,华师的饭堂好吃吧,她回答,一般。便再也不出声,但我并没有气馁,其实,我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我只是对这个女孩有种感觉,至于是什么感觉,我也说不清。


我站起来,准备离开,或许,我错了。


礼物。


其实,我已经跨出了好几步,但不知为什么,好像有种奇怪的力量把我拉了回去,我说,不好意思,有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她迷惑地抬起头,看着我,就像看一个火星来的怪物一样,我便从包里拿出那个盒子,或许你不信,有时候就是这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却那么做了,就像我把那个盒子放进自己包里一样,直到拿出来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原因就是这个女孩。


我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轻轻打开,拿出那只蚱蜢,说,那天,我看到你编织这只蚱蜢,本来想跟你说,希望能送给我,但没想到你突然走了,还把蚱蜢扔在地上。


“现在,能不能把它送给我?”我对女孩说。


沉默了许久,我的坚持终于让我得到了那只蚱蜢,她说,如果你喜欢,就送给你吧。然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回到小景身边,她给我打了两份辣椒炒蛋,还一个劲地向我道歉,南区排队太长了,你饿了吧,来,多吃点。


我慢慢地咀嚼鸡蛋的味道,看了一眼靠墙的角落,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走了,我突然觉得很想流泪,小景问我怎么了,我说,好辣。



暗恋。


曾经一度,我特别喜欢去星海学院,不是为了打球,只是想在里面走走,可惜,即便我转上千百回,却再也没有看见那个编织蚱蜢的女孩,这让我陷入深深的遗憾之中,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单相思,又或者说,暗恋。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便会问小景,你有没有曾经暗恋过一个人?这时候,她总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我只能摇摇头,算了,什么都不懂,或许,只有她才能与我心心相印,知悉我所思考的一切。


许多个日子,就在那么寻寻觅觅中逝去了,每次走过学校的那座天桥,都会觉得,这么宽阔的鹊桥,却没有真爱在此相逢,这世间所有的爱情,都是这么地残忍。


本来,我以为再也不会遇见她,如果不是她,我肯定已经和小景在一起,跟她去海南她的老家,一起看海,一起在海角,在天涯,开始一段地老天荒的爱情。


可是,离放假还有十三天,那个晚上,迎新晚会上,我做主持,她竟然是特邀嘉宾,那晚我才知道,她叫惠子,惠子的惠,惠子的子,她唱了一首陈绮贞的歌,在她的歌声里,我彻底迷失了自己。


追逐。


我开始疯狂地追惠子,每天都会跑到北庭广场去买玫瑰,鲜红的那种,我在纸条上写着,只有天下最红的玫瑰才配得上天使般的你。可是,写了好几次,都觉得不满意,倒是小景,竟然热心地帮我用美工笔写了上去。但是,我的追逐惨败,她告诉我,还没有从过去的爱情中走出来,请我不要骚扰她,最后,还说了谢谢两个字。


我觉得那是一种侮辱,问小景,那是不是一种侮辱,她也点点头,说,算了吧,大哥,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一点我同意,无论是星海还是华师,美女到处都是,为什么我要喜欢一个执迷不悟的女生呢?


回到宿舍,我把蚱蜢拿出来,用剪刀狠狠地一剪,蚱蜢的翅膀便断了。


我以为,自己可以同样简单地剪掉对惠子的单相思,可是,我没有成功,不管小景如何劝慰,我只觉得她不是我,她不懂爱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感觉,更不知道被自己爱的人忽略是一种什么样的伤害。


当我把小景端着的辣椒炒蛋打落在地,她终于夺门而去。



爱情。


打死我也不相信,惠子会来我宿舍,穿着那条吊带裙走到我面前,说,如果你真喜欢我,就答应我一件事。我说,一万件也答应。


从11栋宿舍到10栋其实并不远,但我却想了许多许多,惠子告诉我,其实她喜欢的是女孩,一直以来,之所以不愿意跟我解释太多,只是不愿意透露自己是同性恋的秘密。


可是,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即便做不了恋人,我想,自己仍然愿意跟她做朋友,只是,我没想到,惠子的造访,不是因为内疚,而是因为小景,她说,那个叫小景的女孩找到我,让我一定要来看看你,她聊了很久,说了你很多好话。


“但我并不是因为她说的你的那些所谓的优点而来找你,更不是因为我欣赏你,坦白说,自从失恋后,是小景的到来让我重新有了爱的感觉。”


小景答应她,只要她来找我,就愿意和她做朋友,虽然不是恋人,虽然只是两个女生之间关于爱情的一点小交易,但却已经让我羞愧到骨子里,我对不起小景,所以,我必须找到她。


可是,当我不顾一切地推开她的宿舍门,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


听说。


许多时候,我还会去星海学院走走,但却再也没有任何去邂逅一个女生的想法,不仅仅是在星海,在华师、在广外,在大学城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一样,我曾在天桥上发誓,再也不会爱上别人。


小景的舍友说,在很久之前,小景便申请了去英国留学,或许是因为感情的原因,她终于走了,走得很突然,很果断,让我猝不及防,让我后悔莫及。


这是唯一的一次,她没有跟我打招呼的离别,或许,她再也不会跟我打任何招呼,因为她会觉得为一个愚蠢的,不懂珍惜的男人浪费青春是一种屈辱。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在很多时候,无论是食堂还是宿舍,她都不愿意揭穿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的秘密,她给我留了尊严,我却给了她永远的伤害。


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校园一如既往地热闹,但我却总是那么寂寥,直到毕业那天,我再也没有去南区吃过饭,因为我害怕看到辣椒炒蛋,我再也没有碰过那个盒子,因为我会为自己剪掉的蚱蜢鄙视自己。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小景有一天回来了,我想,自己也没了说爱的勇气。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谢素军, 著
出版新世界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

肖卓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只为与你途中相遇

鲁小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开物成境——中国大学校园规划与建设

龙奋杰 盖世杰 任莹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5

中西文化交融下的中国近代大学校园

冯刚 吕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7

战斗的青春5胜利是我们的

雪克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6

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

潘云贵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慢慢成长 新校园励志系列-做个守信用的男子汉

钟小白,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