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存在月节律吗?

2016-11-18作者:[韩]姜锡基编辑:谢爽

( 图片源自维基百科)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荷尔德林


可能是因为才疏学浅吧,我对天文学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即便如此,对于从地球上看到的两个非常壮观的天体——太阳和月亮(所以我们的祖先将天体统称为“日月星辰”),每每看到它们,我就会由衷地觉得非常神秘。太阳的直径为139万千米,是月亮直径(3476千米)的400多倍,但日地距离1亿4960万千米,是地月距离(38万4400千米)的390多倍。因此,从地球上看到的两者大小相差不大。就算是一种巧合,也的确够神秘了。


如此一来,古今中外的人们都普遍认为太阳和月亮是一对(虽然太阳或许会认为自己多少有些委屈)。太阳象征着男性、阳刚,月亮象征着女性、阴柔。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的力量(能力)已经大大增强了,但太阳仍然对人类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可是,月亮的处境就不同了,人们只有在中秋节或元宵节时才会关注月亮的存在。如果自己对他人产生的影响力被别人抢走,自然会怨恨对方。人工照明的出现已经使很多人不知何为“朔望两弦”了,换作是月亮,可能也会怨恨发明了电灯的爱迪生吧。



满月时的睡眠时间会缩短20分钟


“明月夜,你会思念谁?睡梦中,你会见到谁?”


这是韩国著名歌手李仙姬1986年发表的名曲《想知道》(梁仁子作词,金喜甲作曲)的前两句。本来是非常抒情的歌词,但如果让像我一样无趣的观察者解释的话,或许就只能理解成“可能在明亮的月光下不能入眠,因此就会胡思乱想一通,好不容易才睡着,可是却睡不香甜,甚至还噩梦连连”吧。实际上,尽管东亚地区的人们很喜欢满月,但是在西欧,满月却被视为凶兆。甚至有说法称,圆月之夜不能安然入眠。


《当今生物学》( Current Biology )2013年8月5日刊登了一项研究结果,称月亮的周期性(圆缺)和睡眠之间确实存在某种关系,而这种观点一度被人们认为是毫无根据的迷信(就像血型决定性格一样)。瑞士巴塞尔大学精神病院时间生物学中心的研究人员以33名成年人为对象,分析了他们的睡眠时间和质量,结果发现这些都和月亮的周期性有关。


月亮的周期是29.5天(朔望月标准),如果把满月设为0,那么它前后的14.75天就是朔月。分析结果发现,满月时,入眠所需的平均时间要长5分钟,整体睡眠时间也平均缩短了20分钟。并且,深度睡眠时出现的δ波的强度也减少了30%。总之,满月夜的睡眠时间和质量都会降低。



当然,研究人员并没有事先告诉测试对象,他们研究的目的在于探究月亮对睡眠产生的影响。实际参与操作的人员也不知道实验目的,他们只知道这是睡眠研究而答应准备测试,并制作了问卷。正如前面的客观数据所显示的那样,测试对象对睡眠时间和质量的主观评价也遵循月亮的周期性。那么,月亮是如何对睡眠产生影响的呢?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即使是满月也不能对地球产生明显的重力效果,因此,不能认为是人体感受到的重力变化对睡眠产生了影响”“当然,也不是月亮对海水产生的潮汐力对人体的水分(血液)造成的影响(因为太微不足道了)”。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种现象是遵循人体内部的周期性,即“月节律”(circalunar rhythm)的结果。



也就是说,由于地球自转,太阳光的量以24小时为周期呈现波动,这种环境使生命体具有了昼夜节律(circadian rhythm)。同理,与月亮圆缺的环境相适应的结果就是,生命体产生了月节律。我们先说说大家容易对昼夜节律的概念产生误解的地方。昼夜节律是生命体在昼夜周期交替的环境中,经过数十亿年的适应过程形成的内在性的生物体节律。因此,即使外部信号(昼夜)消失,这种节律仍然会保持下去。也就是说,即使整天生活在亮着灯的室内,体内的生理指标仍然会以24小时为周期呈现波动。


当然,昼夜节律的绝对时间并非固定不变。如果去了国外,即使最初的几天会因为时差而比较疲倦,但很快就能适应,这就是体内的昼夜节律在当地环境的刺激(昼夜)下与之适应而发生变化的结果。可是,周期本身是不会改变的。如果把人置于以22小时为周期的昼夜环境中,人体便不能适应这种新的日周期,从而会一直生活得不舒服。总之,外部环境的变化可以使身体的节律与其同步,但不能改变节律本身。



表示月亮圆缺对睡眠时间和质量影响的数据。从上到下分别为主观睡眠质量评价、整体睡眠时间、深睡眠潜伏期(入睡后至深睡眠时所用的时间)、深徐波睡眠(第四期)、δ波活性、褪黑素(melatonin)数值(熄灯2小时前吐出的口水)。(图片源自《当今生物学》)


根据这次研究的结果,月亮的周期性也会在我们体内留下月节律的痕迹,其中之一就是睡眠时间和质量呈现周期性。并且,由于这是内在性的节律,即使人工照明泛滥而使月亮不能很好地发挥其同步作用,这种节律仍然存在。总之,从论文中的数据看,月节律好像的确存在。但说实话,我对此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可能正因为如此吧,研究人员在论文末尾提到:“月节律虽然不如昼夜节律那么明显,但它的确存在”“其作用比较神秘,且个体差异较大”。还补充了一句:“有少数人对于月亮的圆缺会非常敏感。”我甚至想,除了像我一样有散文倾向的人,如果只选择很有诗意的人重新进行上面的试验,说不定会得出更加戏剧性的结果呢。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韩]姜锡基
出版人民邮电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淘气包日记2-存在一千年的外号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营养配餐:你真的会吃吗?

万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0

给你一家微企,你能赚钱吗?——创业策划

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难道我们又要搬家吗?

李海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星月童話‧兩顆追月的星

馬翠蘿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1] ¥23

从地球到月球/环月旅行(中文导读英文版)

(法)凡尔纳(Verne, J. )原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幻夜月公馆5

神起果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8

幻夜月公馆6

神起果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8

幻夜月公馆4

神起果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