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李静

2016-11-18作者:戴军编辑:谢爽

我认识这个女子十六年了,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你好,我是李静!



那是在二十世纪末一个夏日的午后。那时候的北京,几乎天天都是碧空如洗的,二环以里,都没有几栋高楼。自行车轻巧地穿行在胡同里,到处都是大爷摇着蒲扇在下棋,大妈摘着蔬菜在唠嗑。

 

我就在西直门一个这样曲里拐弯的胡同里,遇见了李静。那是一个干净到极致的女孩子,就跟那时北京的天气一样。一张小小的脸上,有着一对灵动的会说话的大眼睛,两条又粗又黑的大辫子搭在了肩上,看上去淳朴至极。走近了看,原来她戴了一个无比劣质的头套。很久以后我还在为这个头套纠结,我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想的。

 

她给我的解释是:“我只要戴上了头套,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做什么,我都不怕了。”

 

她就是这么坦然地向我伸出手来,语音清脆地说:“你好,我是李静!”

 

这句话,开启了我们一辈子的搭档之旅。

 

后来,过了很多年,我在想起那个画面时,依然会问,当时我答应了她的邀约,是被她的什么吸引了?

 

那时候,她刚刚辞了中央台的工作,出来自己单干做文化公司。

 

如果是现在,一点都不稀奇。我们在任何一个咖啡厅都能听到旁边有几人在肆无忌惮地谈融资、说风投。谁的项目没个十亿八亿的规模,都不好意思进咖啡厅。

 

可是那个年代,一个小女孩,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没有“干爹”,仗着一腔热血准备干一番事业,需要相当的魄力!

 

我们合作的第一档节目就是《超级访问》,当时国内的电视上还没有双人搭档采访嘉宾的访谈节目。节目一经播出,反响就相当不错。但是,因为合作方出了问题,李静迫不得已把团队撤出了高大上的写字楼,搬进了朝外的一栋旧居民楼里。



就在那个几十平米的空间里,挤着十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做前期的、做后期的、做现场的,都挤在那儿。靠墙摆着一张行军床,上面扔了几件军大衣,谁累了,就可以一头栽倒在那里。有时候,做后期的孩子连续对着电脑十几个小时,困得实在不行了,就想眯一会儿吧。

 

那年头还没有日抛隐形眼镜,说实话,有也用不起。导演摘下干涩的隐形眼镜片,找一纸杯,泡上药水,又怕别人弄洒了,然后找个电脑后面的犄角旮旯藏好。

 

一觉睡醒,惊觉杯子不见了,四处问大家看到杯子没。

 

这时就看到李静一脸无辜地坐在那儿,说:“我看到了,是你的杯子啊?我以为是矿泉水,喝掉了。”

 

导演经常就是这样,在极度抓狂中,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他们粗略估算了一下,那一两年,李静肚子里至少有五六副隐形眼镜,难怪她做事情那么心知肚明呢。

 

这样的日子撑了没多久,公司实在是没钱,撑不下去了,李静决定亲自出马去拉赞助。

 

那天,她穿了一件当年央视主持大晚会的露背华丽长裙,化了一个精致的小妆就出去见客户了。

 

她对大家说:“孩子们等着吧,等我的好消息啊!”

 

一顿饭,她喝得脸色坨红地回来了,然后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嚎啕大哭。

 

我说:“你怎么了?”

 

她说:“我放着好好的央视女主持不做,这是何苦呢!”

 

我说:“又没拉到钱吗?”

 

她摇摇头。我说:“哎,主要是你今天的衣服穿得不对。”

 

她扭头瞅我一眼。

 

我说:“你要是把露背装反过来穿,这赞助就有了。”

 

李静“噗”的一下笑出声来,那些日子,我们就是这样含着眼泪、带着笑走过来的。

 

李静妈妈给了她几万块钱,说:“这是你的嫁妆,看你糟蹋完了怎么嫁吧。”

 

李静用这钱租了办公室,居然还买了一辆车。

 

那辆没有厂标的车后来成了我们所有人的代步工具。



现在想想,觉得那车特别吓人,感觉是路边修车铺子里的小伙计自己装的车,一开起来直晃,然后发出各种奇怪的声响。好几次,熄火在了长安街上。

 

李静说:“你快下去推一下!”

 

我说:“我不下去。”因为那时的我,多少还有些小知名度,不肯在长安街上丢这个人。

 

李静说:“你赶紧的!警察马上就要过来了!”

 

然后我就飞身下车,把车推动起来。

 

李静摇下车窗喊道:“你跑快点,跳上来,这车不能停下来……”

 

我就在长安街上追着一辆破车,拉开车门跳了进去。

 

还是这辆车,有一天李静拉着我,描绘着她的宏伟蓝图。一个拐弯,我着急忙慌地对她说:“静儿!你把方向盘拔出来了!”

 

李静看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没事,按回去就是了。”

 

她淡定地把方向盘按了回去,继续往前开。

 

我给大家说这个,不是单纯地给你们讲讲笑话而已。

 

我要说的是,她就是这样起步的,没有在创业大街上的咖啡厅里,天天跟人聊着大买卖,说着五亿飘十亿的买卖。她就是开着一辆看不到未来的小破车,毫不犹豫,更多的是毫不胆怯地上路了。

 

我们搭档主持的《超级访问》,是中国电视史上最长寿的访谈节目,风雨无阻,走了十六年。

 

就算在李静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她还是挺着个大肚子在主持。

 

有一期的嘉宾是姜昆老师,说到兴头上,完全打不住。

 

两个小时之后,李静实在是撑不住了。

 

她说:“你们等我一下,我现在特别想吐。”

 

然后她就冲了出去。她冲进了后台,可她领口别的话筒却没有关,现场传来了她一阵阵干呕的声音,嘉宾和现场观众面面相觑。

 

姜昆老师尴尬地问我:“我刚才都说什么了,把李静都说吐了?”

 

我们就是这样,不看过去,不问将来,快快乐乐地走过了十六年。

 

李静用十年时间,把乐蜂网做成了化妆品行业的门户网站。

 

这十年,更是她不眠不休的十年。



有一次,在录像的间隙她跟我说:“我明天要给几百号人发工资,你说我的压力大不大?”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打消了我开公司的念头。

 

坐在后台,她一边化妆一边开着电话会议,扭头看到窝在沙发里嗑瓜子的我。

 

她说:“胸无大志的男人。”

 

我嬉皮笑脸地回答:“我胸有大痣,两颗。”

 

我们就这样,坐在那条叫青春的河流的两岸,相互看着对方。

 

我看到她在骑马狩猎,她看到我在闭目垂钓。

 

我们就这样,快快乐乐地走过了十六年。

 

二〇一四年,她把一部分乐蜂网的股份卖给了唯品会。

 

她轻松地跟我说:“我卖掉了百分之七十五,给自己留了百分之三十五。”

 

我的妈呀!就这个数学,她是怎么在商海中存活下来的?

 

李静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女子,如果要细数她的故事,我真的可以为她写一本书。


 

二〇一五年,她牵头中鼎投资的老大汤涛,航班管家的CEO连长王江,成立了星创投基金。

 

她说:“女性创业太难了,我们做一个专门关注和支持女性创业的基金吧。”

 

然后,那英、蒋雯丽、梁静、我和易到用车的周航都加盟到了这个基金里。

 

就这样,李静生生地把她那辆没有厂牌的小破车,开成了一辆豪华旅游大巴士。

 

我希望有一天,每一位走上这辆大巴的创业女性,都能握到李静温暖的手。

 

然后,听到她用清脆的声音说——你好,我是李静。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戴军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4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我不是拖拉机:注音全彩美绘

钟小白,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小飞侠日记:注音全彩美绘版. 我不是胆小鬼

钟小白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我不是草包

孙幼军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5

Dreamweaver CC网页设计从入门到精通

李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65

中文版Illustrator CS6平面设计实用教程

李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中文版Illustrator CS5平面设计实用教程

耿艺瑞 李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7

中文版Illustrator CS4平面设计实用教程

李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3

胜行者定律

李静涛、刘钘、王秀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5

我怎样学习当记者 (增订本)(南振中文集)(1)

南振中,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7

谁说我不能当班干部:注音全彩美绘

钟小白,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