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公主坟”葬的是哪位公主?

2016-11-16作者:马燕晖编辑:茹鑫

庄敬和硕公主,嘉庆帝第三女,为和裕皇贵妃所生,生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十二月。于嘉庆六年(1801)十一月,下嫁蒙古科尔沁部博尔济吉特氏索特纳木多布济。嘉庆十六年(1811)三月卒,年三十一岁。葬于王佐村园寝,称东公主坟。


庄静固伦公主,嘉庆帝第四女,为孝淑睿皇后所生,生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九月。于嘉庆七年(1802)下嫁蒙古土默特部的玛尼巴达喇郡王。嘉庆十六年(1811)五月卒,年二十八岁。葬于王佐村园寝,称西公主坟。


清朝的时候,离玉渊潭西边不远处有一座大坟头,人们都叫它公主坟。为什么公主的坟修在这里啊?这里面又埋的是哪位公主啊?



相传,乾隆派人拆明陵修建了乾清宫,刘墉奏本参了皇上一个偷坟掘墓之罪,乾隆无法抵赖,只得准奏,自己定了个发配江南的惩罚。说是发配,实际上是一不穿罪衣,二不戴刑枷,只是换上便衣小帽步行罢了。刘墉、和珅一路跟随。


这是乾隆第一次微服到民间,对什么都感到新鲜。一路上问这问那,不知不觉日落西山了,乾隆一行人感到又累又饿,就走进一个小村庄,来到一户门前,和珅前去敲门,开门的是个老头儿。老人看他们的模样不像是恶人,就把他们让进屋里,叫女儿为三位客人准备饭菜。老头的女儿只有十四五岁,穿得虽然破旧,但干净利索,显得十分可爱。不大工夫,小姑娘端上几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和一大海碗白薯。乾隆一行人饿急了,吃得真香。


第二天,他们要出门走了,看见小姑娘比昨天晚上显得更清秀,乾隆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就对老人说:“老人家,你要乐意,就让您的女儿给我做干闺女吧!”老人一听很高兴,就让女儿过来拜见了干爹,乾隆掏出一锭银子对老人说:“拿去给孩子做几件衣裳吧。”又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姑娘,“孩儿,如遇急难,可拿它到京城找我,只要一打听皇……”这时和珅“哼”了一声,说:“打听皇家大院!”乾隆忙改口:“对!对!皇家大院。”



几年后,赶上连年闹灾荒,父女俩实在过不下去了,只好到京城来找姑娘的干爹。父女俩千辛万苦来到京城,找遍了北京城里的黄家大院,就是没找到女儿干爹的家。老父亲直埋怨自己当初太粗心,没问清孩子干爹姓啥名谁,住在哪条街。爷俩在京城无亲无故,无钱无粮无处住。没法子,只得白天沿街要饭,晚上缩在墙根或破庙里过夜。老人年岁大了,熬不过这苦日子,得了重病,姑娘愁得只是哭,没办法。


这天清早,姑娘急得实在无奈,来到护城河边想寻短见,可想起身染重病的爹爹,犹豫了,生,生不得,死,死不得,只好一个人在河边痛哭。说来也巧,这时刘墉正好出来遛弯儿,听见这哭声悲切,便循声而来。姑娘见有人过来,连忙止住哭声,抬头一瞅,不觉怔住了:这人不就是随干爹一起到我家的那位先生吗?这可有救了,连忙上前双膝一跪。这一跪倒把刘墉弄糊涂了。他仔细一看,认出来了,噢,是皇上的干闺女!于是,他问明原因,就把老人和姑娘接到了府中。到了府上,爷俩才知道,干老子原来就是乾隆皇上,接他们的先生是丞相刘墉,“皇家大院”指的是皇宫。爷俩先惊后怕,心想:平民百姓,怎敢和皇上攀亲?



第二天一早儿,刘墉带着父女俩进宫去见乾隆。再说乾隆回宫后,早把干闺女的事忘了,如今一提才想起来,他怕别人知道这件事笑话,想赖亲。可父女俩手中有自己的黄手帕,又有刘墉作证,怎么赖得掉?没辙,只好把两人宣进宫来,找了个住处。没曾想宫里虽然不愁吃、不愁穿,可繁文缛节多得要命,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侍卫太监都是势利眼,老人家受不了,本来就是病歪歪的身子,再加上连惊带吓,没多少日子就死了。咽气之前,嘱咐女儿把他的尸骨葬在家乡。


打这儿以后,就剩下姑娘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宫里,每日思念爹爹,想着老人的临终嘱咐,常常泪流满面。姑娘有话无处说,不仅把眼泪往肚子里咽,还成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皇妃、公主见她长得漂亮,很嫉妒她,常常冷言冷语地挖苦她;王爷、阿哥、王孙们见她长得端庄秀丽,与福晋、小姐大不一样,都对她不怀好意,总想欺侮她;太监、丫环们也因她出身贫贱,又给不起赏钱,看不起她,时不时地指桑骂槐地数落她一通。



俗话说:宁喝舒心的粥,不吃皱眉的饭。姑娘整天以泪洗面,日久天长,就憋出了病。眼看着姑娘病得不行了,几天水米没沾牙,昏昏沉沉的,宫娥这才害了怕,回禀皇上。乾隆无奈,只能去看她。可姑娘已经病入膏肓,第二天就死了。宫女禀报了乾隆,说姑娘临死前要求皇上把她和她爹爹的尸骨葬到家乡去,乾隆说:“埋了算了!”这时,正好刘墉进宫,听到这话心里很不高兴,抢上一步,拱手道:“启禀万岁,臣有一事不明。”乾隆一听,就像当头挨了一棒,他就怕听到刘墉这句话,刘墉一句“一事不明”曾经参过自己和多少大臣啊,这回不知又该谁倒霉了。乾隆赶紧朝着刘墉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意思是说:咱们待会儿再说。刘墉装作没看见,接着说:“这位公主虽说不是万岁亲生的,可却是您自己认的干女儿啊!并且留有信物,就这么草草葬了,万岁脸上也无光啊!”乾隆心想:“越怕你吧,你还越来,真晦气!”有刘墉这儿盯着了,乾隆只好传旨,按公主的葬礼,把姑娘葬在了翠微路这一带,后来人们就都管这座坟叫公主坟了。


天长日久,坟头周围长满了杂草。直到新中国成立前,这座孤坟还孤孤单单地立在那里,就像姑娘生前在皇宫里一样凄凉。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马燕晖
出版武汉大学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殡葬法律实务研究

潘元松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18

瞳趣集:妈咪亲手钩的小公主毛衣

瞳娘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5] ¥12

文成公主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

龙王公主

潘小庆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

莲花公主

潘小庆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莲花公主

潘小庆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5

凌岚动物励志故事.斑鬣狗公主

凌岚,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青少年益智冒险故事2.王子救公主

于雷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小公主(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王勋、纪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6

公主病駕到

Mr. C
圓方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2011]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