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界|除了东京热和二次元,关于霓虹国你还知道什么?

2016-11-22作者:张进步, 程园园编辑:Alphabooks

一说起霓虹国,你会联想到哪几个关键词?


岛国动作片?东京热?波多野结衣?苍老师?……此组小编就知道这么多了……


广岛?钓鱼岛?靖国神社?南京大屠杀?


动漫?二次元?黑泽明?今敏?是枝裕和?小津安二郎?


今天小编再给你们普及下你所不知道的霓虹国更多面!


爱意弥漫日本情人旅馆布满了小编看不懂的物件!!


说起日本的情人旅馆,一般都把江户时代就出现的“出会茶屋”(交友聚会的茶屋)和“川舟”(包场后进行娱乐活动的小型游览船)看作是情人旅馆的起源,不过真要说起来,二战前流行的“円宿”才算是真正的前身。“円”为日元单位,円宿就是便宜的钟点房,所以小情人们屡屡光顾。如今日本有3.7 万多家情人旅馆,布置豪华浪漫,仅在东京就占了10%左右。


▷日本搜素数量第一的情人旅馆 Hotel X,位于东京。


情人旅馆在日语中叫作“ ラブホテル”,是Love Hotel 的直接音译。与普通酒店不同的是,情人旅馆以钟点房为主要经营模式,且内外装修浮夸,对客人的隐私保护也是做到了极致。比如来客开房一律采取不记名式,入住酒店时也接触不到服务员,一般为电话联系;很多情人旅馆在入口处即可看出房间的内部构造,这样既可由顾客自由选择房间风格,也减少了顾客与工作人员的接触;最后收银时,顾客和收银员之间也有屏障挡住,最大程度上保护客人的隐私,给予客人最大的安全感。


▷各种情人旅馆,布置满了小编看不懂的东西~


情人旅馆之所以在日本大量存在,是由于日本独特的历史社会原因而造成的酒店业细分。但由于社会风气的变化,现在的情人旅馆业也大不如从前景气,许多情人旅馆也开始接待所有客人的生意了。

 

精准到可怕的列车时刻表,在日本永远不用担心被放鸽子


在日本的地铁抑或电车的车站里,每个月台上都会有小型的便利店,卖一些便当、饮料等生活用品,以及厚厚的列车时刻表。


列车时刻表在中国的火车站里也有销售,听来并不稀奇,但要注意的是那不仅是远途的一日趟次并不算多的列车时刻表,而是每日经过这一站的所有轨道交通列车的进站时间安排表。也有些小一点的站,时刻表是贴在墙上的,也有的大型车站会有如同机场航班信息表那样的电子屏时刻表。但无论是以什么形式呈现出来的,初次接触者首先都会被其复杂度所震惊,密密麻麻,每一页都布满了表格和数字。当然,很快还是能看出门道的。因为只要找准了列车线路,就会轻易地发现每一辆车都完全按照时刻表所列的时间进站和出站。不夸张地说,每辆车哪怕连关门的时间都是早已定死,绝不会轻易改变。


这一点就像和日本人约见一样,只要你跟日本人确定过一次时间地点,他就会记下来,无须再提前一天确认,到时间他一定会极为准时地抵达,甚至早到都是少有的。


▷新干线


后来去日本的次数多了,对时刻表又有了更深的认识。原来不仅仅是轨道交通,就连公交车都是完全按照时刻表规定的时间进站出站的。说是分秒不差有点夸张,偶尔也会出现大概不到1分钟的误差吧,但到下一站时间一定会被司机追回来。我猜日本公共汽车公司在面试司机师傅的时候一定是只挑处女座有强迫症的吧……


不过,也正是因为在交通方面也能如此守时,守时到强迫症的地步,才能催生出仅在日本才可能有的推理小说门类:时刻表诡计。在案件中,凶手都靠列车时刻表来证明自己来不及往返于作案现场,从而提供不在场证明。这要是在除日本以外的任何一个国家,恐怕根本都无法计算出搭乘交通工具往返两处之间的精确时间,那么更别提诡计的成立了。

 

有名无实的妖怪们组成了《阴阳师》里面的 N级式神!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雪女——


日本的妖怪,种类繁多,自不必多言。仅仅只是河童,就有几十种不同种类。天狗也是一样,还有狸。这些都是妖怪界的大族群。仅从种类和数量上来说,日本可以算是个妖怪大国了吧。


▷阿岩据说阿岩是日本最丑陋的女人,斜眼、兔唇、光秃滚圆的脑袋上飘着几根稀疏的细发,她丈夫因此对其厌恶到了极点,最终娶了美丽的小妾并将她杀死。阿岩死后怨灵不散,经常提着灯笼返回家中,并在丈夫面前慢慢挽起灯笼,火光中清晰的浮现出阿岩丑陋的面庞。


既然数量如此庞大,那么去一趟日本总该遇上一两只?实话说,很多妖怪的确恐怖,雪女、土蜘蛛、飞头蛮等等,都是以极端的手法来杀人的妖怪。这样的妖怪,估计谁都不想遇到。还有一些妖怪,未必是你遇到了就真的能发现得了的。比如说滑头鬼。这种妖怪,不害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杀伤力,唯一特点就是让人发现不了它的存在,然后肆意地在人们的厨房里蹭吃蹭喝。


▷手游《阴阳师》中的雪女及其原型。“雪女出,早归家”是一句日本民间广为流传的古话。擅长制造冰雪的雪女,又名雪姬,是传统的日式妖怪,妇孺皆知。在深山中居住,和人类差不多,有着令人惊艳的美丽外表,常常把进入雪山的男子吸引到没人的地方与他接吻,接吻的同时将其完全冰冻起来,取走其灵魂食用。雪女在日本人心中是一种很纠结的妖怪,她拥有雪白的肌肤、漂亮的外貌、贤惠的性格,却可以在你违背誓言的瞬间毫不留情地取人性命,美丽而又恐怖。若遭遇雪女,你很可能会遭遇一段充满艳情的恐怖经历。


不过,人们都还是会在侥幸心理下,盼着遇到些萌一点的,不危及自身安全还能发现得了的妖怪。


这样的妖怪也的确不少。


记得有一年和几个女孩一起去京都玩。因为是夏天,京都又处在闷热的盆地内,女孩子们都穿着轻薄的裙子。说来也奇怪,京都的夏天没什么风,但女孩子们的裙子却总是莫名地被吹起来。我随口开玩笑说,其实每一次吹起来都是因为脚下跑过了一只看不见的狸子。大概因为我对日本的妖怪略知一二,她们便都信以为真,还要我多讲一些关于那些看不见的狸子的故事。


那都只是旅行过程中的一些情趣小事而已,谁也不会在意更多。但当我回了家,却饶有兴致地又想看看关于狸子的介绍。打开电脑一查,关于狸子,竟然真的还有其他人提到了类似的说法。虽然不是什么妖怪专家所说,但竟然有这么强的一致性,说不定还真的有这么回事哦?哈哈。


与狸相比,还有更多奇奇怪怪似乎没什么用的妖怪,比如只是一把伞的,只是一盏灯笼的,只是一堵墙的。


▷手游《阴阳师》中的伞妖、灯笼鬼和涂壁。属于攻击力最差的N级式神。


身为一堵墙的妖怪叫作涂壁,同样并不可怕,更像是恶作剧般的存在。人越是在山里走迷路,它就越是喜欢出现在人面前,给人添堵。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慌张,不然正中这堵墙的下怀。正确的做法是,假若在山林里突然看到一堵墙,就用木棒往它的墙根戳。它是妖怪,并非真的是墙,所以其实墙根是它的脚。戳下去,戳中它的脚趾头,涂壁就会落荒而逃不再来添堵了。


而在山里还有另外一种奇怪的妖怪,叫镰鼬。听名字似乎有点可怕,但其实却不然。镰鼬一般会一家三口同时出现。行人走在田地或者山林里时,镰鼬爸爸飞快冲出,伸出一只脚把行人绊倒,随后镰鼬儿子出阵,用利爪挠破行人的小腿,紧接着镰鼬妈妈冲来,在伤口上神速抹上一种创伤药,伤口迅速愈合,完好如初。这一系列动作,几乎全在转瞬间完成,对于那个行人来说,只是走着走着突然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赶路,小腿上不疼不痒,甚至连伤痕都根本没有。


▷手游《阴阳师》中的镰鼬。


这,也就是镰鼬这种妖怪的日常生活了。而这样的生活,对它们的意义何在呢?身为人类而非妖怪的我们,还是不要跨越物种地去揣摩它们为好。

 

博物馆里的日本人,只会喊“苏高一”


博物馆抑或还包括各种艺术馆、民俗馆,假若是人气高的,都不可能像电影里所表现的那样静悄悄,让人忘我地沉浸在历史长河或者艺术的世界之中,哪怕是在以“无声的世界”著称的日本也是一样。


不辞辛苦地赶到某座城市的某个慕名已久的博物馆,看到那些自己朝思暮想的真品,怎么可能保持淡定?他们会三两成群地围在展窗前,悄声说着自己关心的话,并时不时指着展品说“すごい(厉害)”。日本人太爱说“すごい”了,只要有什么需要自己来表示惊叹或者敬重,这个词都会脱口而出。所以,也会有那样的笑话:在博物馆里,假若看到一小群人站在展品前面留影,那就是中国人;如果看到他们只是默默地低声惊呼すごい,那就是日本人。(当然,这只是个笑话而已,太过于刻板和片面,却也从这么个片面的角度感受到了一些不同文化下的特性。)


但到底这些展品厉害不厉害,自己看没看懂厉害之处呢?恐怕很多时候呼出此词的人也未必知晓。


▷多拉A梦展览


记得几年前,在台场的科学未来馆举办了一次哆啦A 梦特展,展厅里展出了许多用现代科技已经实现抑或效仿实现了的哆啦A 梦的神奇道具,并且有些展品可以亲身体验。现场最受欢迎的展品有:能和小朋友智能对话的机器人、竹蜻蜓、隐身衣。其中对话机器人十分可人,它可以识别标准的日语口语并且自行处理智能对话,而竹蜻蜓却只是一个说辞,实际上是超小型直升飞机展示,虽然相对于通用的直升飞机已经算是相当微型,但和漫画里直接粘在头顶就可以飞的竹蜻蜓还是有些差距。最后,则是排了最长队,所有人都想亲身体验一下的隐身衣。


大概排了整整一个小时的队,终于就快轮到我了。而排在我前面的,则是一家三口,上小学的儿子看起来很兴奋。妈妈走到体验区里去,穿上了隐身衣,爸爸先趴在观察口看,情不自禁地说出了“すごい”,随后赶紧让儿子也去看,嘴里还一直不断地“すごい”着,就好像真的特别特别厉害一样。而原本很兴奋的儿子,趴过去只看一眼,就离开了观察口。爸爸依然“すごい”地对着儿子说着,儿子却鄙视地瞥了一眼假兴奋的爸爸,说了句“ぜんぜん(一点也不厉害)”。


我差点笑出了声,小朋友真是太不给爸爸面子了呀,然后我也趴过去看了看,的确一点也不厉害,只是投影在白色衣服上一个背景图案而已。幸好我也没有日本人的那种习惯,没有随口说“すごい”,也就离开了。

 

私密阅读:暴露自我的书籍怎么能够展现给外人?!


前段时间, 一位ID叫Ourit Ben-Haim的姑娘在自己的网站上发了一系列照片,每张照片都是一位乘坐或等地铁的人捧着书在阅读:他们姿势各异,样貌不同,阅读的书也是包罗万象,Ourit Ben-Haim在照片下面标注了照片中的人所读的书名,亨利·米勒的《南回归线》、卡夫卡的《变形记》、J·K. 罗琳的《偶发空缺》等等,她将这系列取名为“地下纽约公共图书馆”。


▷纽约地铁阅读


但同样是阅读大国,在日本,要完成这样的系列照片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公共场合让别人一目了然地知道自己正在看的是什么书,想起来就觉得好羞涩好难为情啊!这样才是日本人最为普遍的反应。


无论是在读什么书,都会觉得十分难为情。读的是经典,比如夏目漱石吧,要是让别人知道,岂不是会被嘲笑怎么现在才读?读的是推理、科幻甚至轻小说,那么岂不是更容易被别人看低?然而如果读了《源氏物语》这样高规格的书,会不会给别人太大的压力影响了别人的心情?


总之,无论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终究不好意思也不愿意让他人知道自己到底在读什么书。可是等地铁、坐地铁的时间那么漫长,又想看书,怎么办?聪明的书店经营者给予了最好的解决办法——包书皮。



▷日本和风书衣


在日本买过书的朋友一定会对此印象深刻的。当你在书店、书报亭买了书,收银员必然会从柜台下面掏出一张颜色清淡带有樱花或者梅花图案的纸,动作麻利地在你还没感到时间有所流逝的一瞬给书包好了书皮,塞进你的购书袋子里。似乎这是每一个书店收银员的必备技能,假若连迅速给书包上书皮的能力都没有,也就别想在书店打工了。


带着包了书皮的书去坐地铁,即便有陌生人近在咫尺,也不再担心暴露了自己在看什么书。真是安心得多,自在得多。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张进步, 程园园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建筑是什么——关于当今中国建筑的思考

季元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

世界第一好懂的经济学——关于经济学的100个故事

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0

你知道我的迷惘——商业伦理案例选辑

钱小军、姜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财富的真相——你应该知道的98个经济学关键词

蔡平、吴永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服务+:关于服务的常识、评断与狂想

袁道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5

行走 阅读——关于欧洲的笔记

顾功尧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价值伦理:关于性和谐的本体论分析

胡晓萍, 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7]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