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瘠土壤里的感恩之花

2016-11-22作者:秦以金编辑:谢爽

滚滚长江,千里激荡,万里奔流,过巴蜀山川,穿荆楚大地,当这股浩荡激流经九江进入安徽境内,到达天门山时,水势减缓,由于山势阻隔突然折向北端回旋彭湃,形成一幅龟蛇锁大江的壮丽景象。公元725年,大诗人李白乘舟过天门山,见此壮丽山河,不禁评然心动,随即,一首《望天门山》脱口而出:“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一千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几经变迁,天门山所在地区已归属今日安徽省芜湖市。


我就出生在这片有着“长江巨埠,皖之中坚”美誉的大地上。乡土与我连着血脉,无论在哪里生存,我的心永远深埋在这片土地中,浓浓深情,乡土之恋,根深蒂固。



1976年7月14日,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依照老辈人的话,他们是“土”命,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过着极其贫困的生活。在我们村,我家最贫困。如果把村子里的贫困分为三个等级,那么,我家处在第三个等级上。


如果要列举出象征“贫困”的实例来,这些实例会像夜空中的星星,满布苍穹,照耀着一个孩子的童年。


小时候,毎逢下雨,我家的房子都会漏水。这时,天上像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而我家的房顶像是筛子的底部,满是小窟窿。雨水带着欢快的“歌声”钻进我家的屋子里做客。我的父亲和母亲就把家里所有的瓶瓶罐罐、锅碗瓢盆拿出来“迎接”它们,我们一家人却没有了可以栖身的地方。


因此,从小时候起,我就特别喜欢晴朗的天气,喜欢阳光下花儿的笑脸,绿荫下声声的蝉鸣,被阳光亲吻过的被褥的芳香。


人们常说:“喜欢阳光的人,性格必定开朗。”有时,我会想:我就像贫瘠土壤中生长出的一束蔷薇花,面向阳光,顽强地绽放着。


贫困似乎带有世袭性。从1976年向前推移20年,在父亲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也就是我的爷爷奶奶离了婚,原因连我父亲都不知道。从此,父亲只好和他年近80岁的奶奶相依为命,在父亲10岁的时候,他的奶奶饿死了,从此,父亲便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



在缺吃少穿的岁月里,一个没有父母照顾的孩子,能够生存下来,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奇迹的背后,痛苦的遭遇也非常人所能想象。记得父亲回忆说:“在那些岁月里,能活下来就是天大的幸事。”


贫困的背后是“饥饿”。当我问及父亲关于儿时最深刻的记忆时,他用浑浊的目光,盯着远方,凝视许久,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饿”。饥饿像细菌一样腐蚀着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饥饿在父亲的心里烙下印记,让他在今天丰富的物质生活中,仍旧谈及色变。


古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一个人在连肚子都填不饱的情况下,哪里还顾得上礼节呢?在极其饥饿的状态下,父亲想到了“偷”。或许,对于只有12岁的孩子来说,在将要被饿死的情况下,“偷”根本不算是违背道德标准,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父亲在极其饥饿的状态下,爬进了生产大队的粮仓里,看到粮仓里的稻谷,他似乎看到了一片片稻田,谷穗在秋风中摇,稻香阵阵袭来。“饥饿”让父亲顾不上多想,在稻香的诱惑下,父亲抓起稻谷,一把把塞进嘴里,然后用力地咀嚼,稻谷就在父亲的嘴里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像是时代脉搏的跳动声,亦像战胜饥饿的呐喊声。


在一阵狼吞虎咽后,父亲急中生智,脱掉裤子,把裤腿打成结,迅速向裤腿里装稻谷。父亲满心欢喜,忘记周遭的一切。不知什么时候,粮仓管理员出现在父亲面前,狠狠地扇了父亲两个耳光。父亲把嘴里还没完全嚼碎的稻谷喷了出来,然后,他捂着脸,眼里噙着泪花,可怜巴巴地看着粮仓管理员。那时父亲只是一个孩子,他不知道什么叫偷,他只知道,肚子饿了,要找食物吃,不吃会饿死。



“孩子没有错,错的是贫穷。”在一阵僵持中,仓库管理员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也不知哪根神经触及了他的慈悲心,他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把这些稻谷拿回去吧!”我的父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离开粮仓。回到家,父亲急急忙忙找来一块石头,他要把稻谷砸碎,把谷壳去除,可是,他实在是太饿了,没等把谷壳除去,更没等把这些米下锅,便抓起稻谷往嘴里塞。他狼吞虎咽,咀嚼着香喷喷的稻谷,像是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他吃得很开心,以至于谷糠沾满了嘴角。


父亲在讲这段经历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父亲的这顿“美味”,是被打两巴掌换来的。我不能想象父亲承受两巴掌时,疼痛与饥饿的抗衡,那感觉就像是天平,一边是两巴掌的疼痛,一边是饥饿,都给父亲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父亲在讲他小时候的经历时,他的表情、言语和手势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他的描述把我带到那个并不遥远,却与当今社会相差甚远的年代,当我沉醉在父亲的讲述中,我的内心是痛苦的,我的眼泪一次次流下来。我想象不到父亲在那个时候有多坚强才能生存下来,有多勇敢才能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个世间。


尽管父亲的生活很卑微,但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给我灌输做人的道理。他常对我说:“做人要善良,正直,懂得感恩,不能做伤害别人的事情,不能欺负弱小。”父亲没有上过学,讲不出隽永的话语,这些大概是他说过的最深刻的话了。父亲希望我做一个好人,能够把这句话像“家训”一样传承下去。当时,我还很懵懂,不理解他的话,时至今日,在经历岁月的风霜洗礼之后,我才真正地理解父亲,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从小就缺乏亲人庇护的父亲,在人生的磨砸中,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勇敢,学会了仁慈,学会了善良,更学会了感恩。


在父亲17岁的时候,艰难困苦的生活,让他不得不到离家十多里路的一家砖窑厂工作。父亲像一头老黄牛,弓着身子,默默无闻地在砖窑厂劳作。厚道与老实的本性使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勤奋与努力使他成为人见人爱的小伙子。在又苦又累的环境中,父亲认识了他的干妈,一位朴实而又善良的农村妇女。她对待父亲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她的身上,父亲品尝到了遗失许久的母爱,享受到了拥有母爱的幸福。


在我依稀记事的时候,父亲的干妈,也就是我的干奶奶,眼睛已经瞎了。她每天坐在院子里,听着风声、水声和虫鸣声,享受着安详的时光。父亲时常去看望她,拉着她的手,走在田间的小路上,陪她聊家常,“咯咯”的笑声就从田间飘向远方。


父亲的孝心感动了我的干奶奶,也感动了村里人。村里人夸父亲孝顺,夸他的干妈有“福气”。每当这时,父亲的干妈就会心一笑。


农忙时刻,父亲经常搁置自家农活,步行十多里路,去帮他的干妈干农活。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当一家人在田里热火朝天地劳作时,我的父亲却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待夜幕降临,父亲才回到家。



父亲第一次从田间消失后,我着急地问母亲:“妈,我爸去哪里了?”母亲说:“他去帮你干奶奶干农活去了。”父亲再次从田间消失之后,我便不再问了。


小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感恩,关于父亲的说教,我似懂非懂,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的推移,我慢慢地理解到:感恩是一种对恩惠心存感激的表示,是每一位不忘他人恩情的人萦绕心间的情感。感恩让父亲的人格变得高尚,让父亲变得更加慈爱与善良,受父亲的影响,我时常把感恩放在心里,融入生命中。


在极度的贫困中,父亲度过了他的少年、青年时期,在与饥饿抗衡中,父亲苦苦挣扎在生命的边缘,而他被打两巴掌换来粮食的故事,却深深烙在我的记忆中。每每想起,我总是泪流满面。父亲在生活的磨砺中学会了感恩,也教育我要感恩,他的感恩之心,深深地影响了我。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秦以金
出版广东旅游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降雨-径流条件下土壤溶质迁移机制及其模拟

田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2

中国好诗词——古诗词里的花事情未了

曾雅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鞍山耕地地力及果园适宜性评价

鞍山市土壤肥料站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8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的小熊呢》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花——境界人生

姜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辛苦種成花錦繡--品味唐滌生之<帝女花>

阮兆輝、 張敏慧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 ¥75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去小岛》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逛公园》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想要长高》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爱喝欢乐汤》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