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世界秩序的冲突:鸦片战争

2016-11-24作者:[美]基辛格编辑:茹鑫

崛起的西方工业大国显然不甘长久地接受一个称它们为“朝贡蛮夷”,或将通商限于广州一地并严加限制的外交机制。中国方面,虽然愿意对逐“利”(“利”在儒家思想中有不仁义的含义)的西方商人稍作让步,但听说西方来使称中国或许不过是众多国家中的一国,或中国今后必须每天与居住京城的蛮夷使节打交道,他们惊恐不已。


在现代人的眼里,西方来使最初提出的要求按照西方的标准衡量谈不上蛮横无理。自由贸易,正常外交往来以及设立驻外使馆等目标不会触动现代人的敏感神经,而且是惯常的外交方式。然而中英两国最终爆发冲突的导因,却是西方侵扰中国的一个更为可耻的因素:要求不受限制地向中国输出鸦片。


19世纪中叶,英国国内不限制鸦片,而中国禁止鸦片—虽然吸食鸦片的中国人已越来越多。英属印度当时是世界罂粟的种植中心,英美商人勾结中国走私贩子大肆走私鸦片,鸦片成了打入中国市场的极少数产品之一。英国闻名世界的制成品在中国被视为要么奇技异巧,要么质量低劣。西方开明舆论对鸦片贸易感到尴尬,然而商人却不肯放弃利润丰厚的鸦片贸易。



清廷讨论过对鸦片解禁但控制其销售,然而最终还是决定禁烟,彻底取缔鸦片贸易。1839年,朝廷派遣一位练达的官员林则徐前往广州查禁鸦片,迫使西方商人遵守中国政府的禁烟令。身为儒家士大夫,林则徐以处理棘手的蛮夷问题的手法处理禁烟问题:喻之以害,晓之以理。他抵达广州后,要求西方商馆交出所有鸦片销毁,西方人不予理睬。林则徐于是将所有外国人,包括同鸦片贸易无关的人,封锁在工厂内不准出入,宣布只有他们交出违禁鸦片,方可放行。


随后林则徐致函维多利亚女王,在中国礼仪许可的范围内,以尊敬的口吻表彰女王的前任英王向中国进贡时表现出的“恭顺”。林则徐此函的要旨是吁请女王躬亲销毁英属印度领土上的鸦片一事:


惟所辖印度地方,如孟啊啦、曼哒啦萨、孟买、叭哒默、嘛尔洼数处,连山栽种,开池制造……臭秽上达,天怒神恫。贵国王诚能于此等处拔尽根株,尽锄其地,改种五谷。有敢再图种造者,重治其罪。



虽然林则徐的言辞中显露出中国的妄自尊大,但他的请求合情合理:


譬如别国人到英国贸易,尚须遵英国法度,况天朝乎?……该国夷商欲图长久贸易,必当懔遵宪典,将鸦片永断来源……


王其诘奸除慝,以保乂尔有邦,益昭恭顺之忱,共享太平之福,幸甚,幸甚!接到此文之后,即将杜绝鸦片缘由,速行移覆,切勿诿延。


林则徐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外国人下了最后通牒,威胁切断中国产品的对外输出。他以为西方蛮夷没有中国的产品难以存活:“中国若靳其利而不恤其害,则夷人何以为生?”外国报复不足虑:“而外来之物,皆不过以供玩好,可有可无。”


林则徐的这封书函,维多利亚女王似乎从未收到。与此同时,英国舆论大肆渲染林则徐围困英国在广州的商馆一事,声称这是对英国不可接受的公开侮辱。鼓吹“对华贸易”的游说集团吁请议会对华宣战。巴麦尊致函北京,提出“满足英国要求,补偿中国当局对居住于广州的英国国民造成的伤害以及对大不列颠国王的侮辱”,永久性割让“一个乃至数个面积足够大,且位置适中的中国沿海岛屿”,作为英国贸易集散地。



巴麦尊在其信中承认,根据中国法律,鸦片乃是“违禁物品”。然而他却玩弄法律条文为鸦片贸易辩护,称根据西方法律条文,中国的禁烟令因腐败官员的暗自纵容而失效。巴麦尊的狡辩不可能令人信服,但他决心挑起事端,绝不因此却步。鉴于问题的“急迫性和严重性”,加之英中两国之间路途遥遥,英国政府令一支舰队立即“封锁中国主要口岸”,扣押“遇到的所有中国船只”,攫取“几块对英国有油水的中国领土”,直到伦敦满意为止。鸦片战争爆发了。


最初中国人认为,英国入侵纯属空口恫吓。一名官员上奏皇帝称,中国和英国相隔遥远,英国人势必难有作为:“英夷乃一渺小可憎之族,惟恃其船坚炮利耳。然远道而来,必无新鲜食品接济。兵卒既无粮草,一败即士气顿挫,惶然不知所措。”英国人为了炫耀武力,封锁了珠江口并占领了宁波对面的几个岛屿。即使到了这时,林则徐仍然激愤地致函维多利亚女王:


尔等海外蛮夷气焰日张,竟敢辱慢我大清帝国。不从速“洗心革面”,改弦易辙,更待何时?尔等若能俯仰天朝,诚心归顺,或可洗清旧日罪孽。


中国几百年的上国地位造成了天朝对现实的一种扭曲认识,自高自大带来的是不可避免的受辱。英国兵舰迅速绕过中国沿海的防御工事,封锁了中国的主要口岸。接待过马嘎尔尼的中国官员不屑一顾的大炮显示了残酷的威力。



直隶(涵盖京城及周边数省的行政区域)总督琦善奉旨同一支驶到天津的英国舰队交涉时,意识到中国防御的薄弱。他看出,中国人无力对付英国兵舰上的火炮:“无风无潮,顺水逆水,皆能飞渡……炮位之下设有石磨盘,中具机轴,只须转移磨盘,炮即随其所向。”琦善看到,中国的大炮都是明朝遗留下来的,且“盖缘历任率皆文臣,笔下虽佳,武备未谙”。琦善得出结论,广州城无法抵御英国的海军力量,于是改为安抚英夷。他向英国人保证,中英在广州的纠纷纯系误会造成,并不代表圣上的“大公至正之意”,中国官员将“秉公查办”。但此前英国舰队“须返回南方”,在那里等候中国钦差大臣。琦善的这一手居然奏效了,英国舰队驶回南方口岸,受到威胁的中国北方城市得以幸免于战火。


因为退兵有功,琦善又被派到广州取代林则徐,再次办理对夷事务。皇帝似乎并不了解英国巨大的技术优势,训令琦善与英国代表谈判时拖延时日,等待中国调兵遣将。皇上朱批:待谈判久拖不决,夷人疲顿之时,汝等可突然袭之,将其降服。林则徐因招致蛮夷用兵遭到废黜,被流放到遥远的中国西部边陲。被放逐的林则徐一路思考西方武器的优势并拟写了密折,建议中国发展自己的先进武器。


琦善到广州上任后,形势变得更加严峻。英国人提出割地赔款的要求。他们当初南下是为了提出的要求得到满足,绝不会因为中国人的拖延战术而缓兵。英军炮轰了沿海的几个港口城市后,琦善与他的英国谈判对手义律谈判签署了《穿鼻草约》,给予英国在香港的特殊权利,赔偿英国600万美元,并许诺今后中英两国官员平等交往(对英人免用通常用于蛮夷的礼仪)。


这一交易遭到中英两国政府的拒绝,双方政府都认为草约条文是对自己的侮辱。中国皇帝因琦善越职擅权,对蛮夷让步过多,将琦善锁拿归案,处以极刑(后改判流放)。代表英方谈判的义律下场没有琦善这么惨,但巴麦尊严词训斥他所得太少,并抱怨说:“谈判自始至终,你似乎都把我给你的训令视为废纸。”香港“是一座贫瘠岛屿,岛上人烟稀少”。义律对华过于迁就,既没有争得更有价值的领土,又没有提出更苛刻的条件。


巴麦尊任命了一位新特使璞鼎查,并训令他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因为“女王陛下的政府不能允许在大不列颠与中国的交往中,中国人的无理方式凌驾于人类其他地方的合理方式”。[注释]璞鼎查抵达中国后,挟英军优势,封锁了更多的港口并切断了大运河及长江下游的航运。英军兵临古都南京,准备攻城,中国人这才开始求和。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论中国
作者[美]基辛格
出版中信出版社
定价6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清华法律评论(第九卷第一辑):变化社会中的法律文明秩序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我们内心的冲突(黑金典藏版)

(美)卡伦霍妮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自由与秩序——美国法治观察笔记

肖双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8

冲突与传播

(美)弗雷德·E.詹特 著;王楠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1

千古两圣贤:王阳明+曾国藩传记(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2

挑战思维极限:勾股定理的365种证明

李迈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