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会跌,跌破一千

2016-11-29作者:韩寒编辑:茹鑫

最近我发现我钱包里老是没有钱,吃饭的时候掏出来只剩下几张十块,好在一碗面还能买。我开始思考,我一般出门都会往钱包里放个一千多块钱,为何呢?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加满一次油需要六百,几个朋友一起随便吃个饭再花掉两三百,来回高速公路花去五十,在不给自己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一千块就差不多了。


我不由感叹,那些收入两三千的朋友们,在这个城市里是如何生活的。当然你可以说他们不用加油,但毕竟你要过三十天日子,还要住。这个城市的大部分设施都不属于他们,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好在还算慈悲,看城市并不需要缴养眼税。



回去的路上,我便开始回想。记得2000年,我刚出版第一本书,当时买了一辆富康,因为那时只有富康、桑塔纳和捷达,富康显得最动感时尚。当时还没有时尚这个词。唯一的遗憾就是名字土气了一点。当时油价三元,加满一箱油一百多,我出门带一千的习惯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这点钱已经够我开到欧洲了。当时父母要我买房子,并不是因为要改善居住条件,也不是因为要投资炒楼,而是因为当时上海市房地产低迷,于是政府出台一个政策,购买商品房,退已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当时上海郊区的房价几百到一千元,市中心三千元。我说,这房价太贵了,太不合理了,市中心三千元一平米,买一百平米要三十万,老百姓要干十多年才能买得起房子,这是虚高的。干五年,买个一百平的房子,才是合理的。房价虚高了一倍。不能买。马上会跌,跌破一千。


后来我去了一次香港,觉得香港太贵了,怎么吃一个盖浇饭要四五十港币?当时港币和人民币是1比1.2左右。我在香港打了一次车,花了一百多人民币,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一问香港的房价,都要几万元一平米,酒店都要上千元一天,回到上海,身心舒畅。


2001年,我去了北京。我在望京租了一个房子,两室两厅两卫,房租一千多。当时版税都去练车改车了,差点连房子都租不起。后来终于积下五万块,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当时房价是每平方三千八百元,我买了个六十平方的房子,首付五万,月供一千二。房子位于管庄,名字很洋气,叫柏林爱乐。每天需要走京通高速从双桥出口下。令我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个房子是朝阳区的,但是我开车去通县狗市只要五分钟,而去朝阳公园却要半小时。但是很快,我发现,京通高速走到头连着的就是长安街。于是,我很简约地告诉我父母,我住在长安街沿线。乡亲们又是一顿乱传,等我回老家,他们都羡慕地问我,听说你住在天安门边上,见到过国家领导人么?



当时的油价还是三块多。我对朋友说,油价太贵了,得跌到一块才合理。要不然老百姓一个月工资就加几箱油,不合理。当时北京新源里都是站街的失足妇女,失足一次只需要一百五十元,失足一夜两百元。


后来,由于我在北京迷失了,而且再迷失下去也要失足了,我就回到了上海。到了松江,租了一个房子,两室两厅两卫,租金三千元。当时油价四块多,我对朋友说,如果油价突破了五块,按照老百姓现在的收入,就是个大笑话。当时松江还没有一个五星酒店。我租在开元新都,一个新的小区,在大学城的对面。当时那里房价五千。朋友说,你买一个房子吧,但当时我实在买不起房子,我经过松江新城区密密麻麻的新楼盘,销售率是百分之一百,入住率是百分之一。我对朋友说,这里肯定要崩盘,这么多房子,哪有这么多人去住啊,五千一平方,就是个大笑话,按照老百姓现在的收入,得工作二十年才能买套两居室。等着吧,松江新城区迟早跌破一千,我预计五百元一平,到时候我再十万块钱买两百平。朋友说,你说的一向有道理,我现在买就砸在手里了,我要憋着,谢谢你给我的启发。


后来我给父母买了一个房子,当时在金山区朱泾镇,我贷款买了一个三居室,至今我依然非常喜欢那套房子,虽然不大,但是非常工整。当时房价是三四千,花了我所有的积蓄。房子楼下就是洗头的,洗头一次十元,洗车一次五元,打飞机三十元。当时我几乎已经停止写作,赛车刚刚起步,过着最苦的日子,进了全国最好的车队当主力车手。年薪八万元,但因为经常不幸获得第四名,奖金就没有了,即使这样一年也有个十万多的收入。加上以前有些版税,我也很满意那样的生活,就是觉得这房子买的时候遇到了最高峰,以后肯定会跌进一千以内。不过让家人早些住,住得舒服点也是值得的。我当时都忘了北京有个小房子,我在想,那破地方估计快跌破一千了吧?不去想,省得烦心。



当年发生惊人事件,油价突破了五元。我想,这得游行了吧?当然,我错了。国民们真的很好,一点事也没闹。


后来就是一长串的省略号,就不细说了。那个要憋着的朋友我也再没见着。我的跌破一千的预言也时常被各种朋友们提起。有一天一个朋友说,你丫的直觉太准了,真的跌破一千了,不过不是楼市,是股市。我不炒股,但知道个大概,我说,什么,股市跌成三位数了?朋友说,是啊。我说,哦,你最近忙什么呢?朋友说,我一直相信你的老百姓买不起就是硬道理,楼市必然跌破一千的理论,于是我就去炒股了。


到了今天,油价已经接近十元,高得快离谱了。房价应该更高,高到根本就够不着,这样才能让那些非要房子不可的姑娘们都嫁给有钱人,保障我国的年轻男人一心创业,心无杂念,身无压力;税率也应该更高,个人所得税百分之八十,不光买房子要交房产税,生孩子还要交产房税,破坏环境以后老百姓要交纳环境保护税,赚了要交利润税,亏了要交经验税,死人要交遗产税,壮丁要交遗精税,男人要交睡人税,女人要交被睡税。至于为什么这样更好,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小时候墙上就写着,纳税光荣。能把字用红色写在墙上那么大而且不被擦掉的,都是不能惹的。


至于我,还是习惯了揣着一千块钱出门。只是前几天去了一次香港,觉得那里物价怎么这么便宜。今天去肯德基,买了一个甜筒,给了两块钱,服务员说,三块。可能是肯德基麦当劳涨得少,我还停留在汉堡十元的年代里。但是有一个喜讯,在房价油价电费水费齐涨的今天,终于有一样收费项目减价了,而且一减就减去了将近一半的价格,而那些涨价的项目往往每次只涨一两成,说明该大方的地方还是很大方的——登记结婚从九元降到了五元,也就是说,如果你一辈子结婚三次,可以为你省去足足十二块。谢谢。


2011年2月22日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MBA联考奇迹百分百 英语词汇千题大演练

周福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一“是”到底论

王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读览日本:日语泛读精粹(一)(第2版)

张继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继续教育创新实践(一)

刁庆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4

读览日本:日语泛读精粹(一)

张继彤、卢涛、朴正龙、福岛稔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无为集(一)——感悟宽沟建筑文化(清华学人建筑作品书系)

肖啟益、肖侠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72

电力市场对电力系统运行可靠性的影响(一)

薛禹胜、许剑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3

提高超高压交流输电线路的输送能力(一)

梁曦东、姜齐荣、曾嵘、董新洲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