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教你谈恋爱:学不会自省,就学不会爱人

2017-03-17作者:李一帆编辑:茹鑫

年终群众民主评议表:


表一:苗人凤,武艺高强、义薄云天、情根深种。


表二:南兰,有眼无珠、红杏出墙、狠心弃女。


南兰作为苗人凤的妻子,红杏出墙跟田归农私奔,甚至狠心置自己两岁女儿于不顾,再加上坏得不像康敏那样有个性,结果成了众人唾弃的坏女人,是大侠苗人凤婚姻不幸的根源。


那么,苗南两人婚姻的不幸,真的是南兰负主要责任么?在此,有女权主义倾向的我想为南兰说两句公道话。(有人看到我说有女权主义倾向推断我是MM,特在此声明,本人性别男、爱好女,不是只有女人才支持女权主义的,正如南北战争中许多奴隶主支持废奴而许多奴隶反而支持蓄奴一样)


首先是吐槽。苗人凤你以为自己很拉风是不?其实“打遍天下无敌手金面佛苗人凤”的ID很土鳖你知道不?这个世界上能够PK你这十三个字的名号的,也就只有“八步赶蟾、赛专诸、踏雪无痕、独脚水上飞,双刺盖七省”盖一鸣了。或许有的朋友没看过《鸳鸯刀》,但一看这名字也该知道就是个二货龙套,还是罗家英扮演的那种。还有,苗家剑法,听上去跟胡大姐家啤酒鱼私房菜一样土狗的武功名还真配你那张扑克脸!吐槽完毕。



其次,男女在一起,恋爱也好,婚姻也好,若是散了,无论如何理所应当是男人没做好,这是一个大老爷们起码的担当。我一个哥们,和对象好了七年,倾其所有想买房子结婚的时候,对象还是跳上别人的宝马了。我们都宽慰他说是那女孩不好,他从不搭腔,把自己灌到不省人事,大喊没意思,企鹅始终没说过那人一句坏话。相比之下,苗若兰对胡斐说,我妈妈做了一件大大的错事。谁教的?苗人凤啊。在朋友面前说eX坏话推脱责任就够恶心了,把妈妈有罪论灌输给小孩更见卑劣。对苗若兰说“不是看你孤苦伶仃,我早就不想活了。”这种话,哪里像大侠,完全就是个怨妇。如果我真心喜欢南兰,我在孩子面前装也要装一下,告诉她,“闺女,全怪你爹不好,不懂疼人,气走了你娘,以后你嫁人千万要嫁个懂你、疼你的人。”对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来说,孩子的鄙视和不认同无异于在人心口插刀,单就南兰走后苗人凤的作为来说,他根本就是一个不考虑南兰感受、小肚鸡肠的男人。


再次,苗人凤根本就不是合格老公。


错误之一:在老婆面前夸奖别人家老婆。这换谁也受不了啊!想人南兰,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过来好不容易终于摆脱了“别人家孩子”这个万千中国孩子共同的死敌,你又让人活在“别人家老婆”的阴影中么?


错误之二:采用家庭冷暴力。每天不说话,一张扑克脸,疯狂练武功,换谁不害怕啊!要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食草男娶了个大侠女,我跟人说,“老婆,是不是该睡觉了啊?”老婆一声不吭,黑着一张脸,拿出一根黄瓜大吼一声“苗家剑法”将其削为数片,然后再吼一声“火焰神拳”,将其烧为焦炭。我还睡个屁啊,整晚噩梦,说不定哪天就ED了。



错误之三:把老婆往别人身上推。换谁不上火啊!田归农来家里做客,你真牛逼不理人家就算了,天天让老婆陪人家算是什么个事。我百思不得其解,苗人凤这憨包到底出于什么心态干出这么个破事。说你想考验老婆吧,你倒是在边上盯着呀;说你设局甩掉老婆吧,你后面又痛苦得撕心裂肺;说你是猪吧,你倒是帮我摆平猪的怒火,不带这么侮辱猪的。我只能说服自己,或许你对自己自信自恋的程度超过了对老婆的爱吧。真喜欢姑娘的时候,要人家和别人说话次数超过自己,有什么忙不找自己干,我都要急死了,苗人凤他老人家居然在自己家里玩消失,给田归农创造勾引自己老婆的空间,不得不说,太特么二了。


错误之四:爱面子胜过爱老婆。如果你真要放手,就不要去追;如果你舍不得,就别顾及自己脸面。苗人凤在南兰跑了以后,天降神兵堵住他俩,然后居然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他在等什么?难道你不知道《非诚勿扰》最后一个环节是真情告白么?你一句好话不说,就想牵手心动女生啊。你心里想的话挺多的,为什么不说呢。不是不善言辞,是放不下这张脸面。无论你觉得自己多爱南兰,我要说,两个女人追一个男人,用情深的那个先放弃;两个男人追一个女人,用情浅的那个先放弃。你自己走了,怨不得别人。


苗人凤的问题还有很多,当然,南兰也确实不对,毕竟是她跟人私奔了。只是我一直想,南兰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和决心,抛开两岁的女儿和多年的丈夫,忍受巨大的道德舆论压力和死亡威胁跟人私奔,要知道她丈夫可是黑道扛把子,随时可以捅死她。只是不适合么?只是错误的婚姻么?我们中国人以前多半是先结婚再恋爱也没搞成这样啊。所以,苗南两人婚姻不幸还有更本质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始终为南兰鸣不平而讨厌苗人凤的原因。


苗人凤心里有毒刺!



《飞狐外传》中,苗人凤认识南兰以后总计出场5次。第一次在客栈面对钟氏三人,他百忙中观察了一下南兰没跑开,爽了。后面人放火烧店,他一看南兰也跑了,毛了。第二次在胡一刀墓前,他搬出别人家老婆也就算了,居然来了一句要是丈夫在火里,她一定也在火里,指桑骂槐啊。第三次出场在商家堡,他就一直在想前面两件事。第四次在自己家,眼睛被毒瞎,屋子被放火,他想的是八年之前,也是与钟氏三雄对敌,也是屋中起火,也是自己身上有伤,只是陪着自己的却不是女儿,而是后来成为自己妻子的姑娘。不,她没有陪,是在危急之际先逃出去了……


一次不落,他都纠结于南兰没陪自己一起在火场。一叶知秋,他平时和老婆相处的时候是多么的耿耿于怀,让人多么难以接近。但这还不是那根毒刺,真正的毒刺,是他的自卑!


作为一个武人,他在官家千金小姐面前始终有自卑感,但作为一个顶尖的武人,他又不允许自己自卑。无时无刻存在的自卑感会导致一个可怕的产物。


一是受害者心态。总将自己置于弱势一方,觉得别人看轻了自己,对不起自己。所以在商家堡追南兰的时候,苗人凤想的不是如何挽回南兰,也不是如何把以后的日子过好。他想的是:你跟我回来,我就算了。言下之意就是,我都这么悲催了,你这么对我,我都不计较了,够可以了吧,你你你还想怎么样啊。受害者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却没有关注过伴侣真正需要什么。


二是证明者心态。他病态地去搜集南兰爱自己的证据。所以他对南兰在客栈着火时一个人出逃感到无比愤怒。听过一个故事,说男女相恋结婚半年,女孩说,“离婚!”原因是丈夫每次惹自己伤心了,她就在瓶子里放一滴水,代表自己的眼泪。半年了,一个瓶子满了,她心碎了。男孩说,“不离!”原因是妻子每次让自己感到甜蜜了,他就折一个红心放进纸箱,半年了,两大纸箱红心在床底下都放不下了。同是婚姻的囚徒,有人得到的是满天繁星与泥土清香,有人得到的只是四面牢房。


原本只想要一个拥抱,不小心让人吸了两口毒,然后苗人凤发现需要一个老婆,一个知己,一个崇拜者,一个烈火中永生的革命烈士……老婆跑了才想起,原本只想要一个拥抱。


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不是让你用来翻白眼的,去寻找光明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一帆
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金庸武侠中的法律学

黄豹 编著
金城出版社[2018] ¥17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不会笑的插班生

杨鹏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0] ¥5

教你轻松学电商之店铺装修设计

聂榕 叶振艳 刘豫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4

教你轻松学电商之淘宝海报设计

王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3

恋上你的家 大数据教你装修

王拥群, 郭翀,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5

一本书教你打造超级爆款IP

柏承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