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我们该选择爱情婚姻还是理性婚姻?

2017-02-14作者:[法]吕克·费里 , 著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


既然已经到了年关,就不得不聊一聊七大姑和八大姨都关心的问题——爱情和婚姻了。逢年过节,试婚年龄的单身男(女)青年们最头疼的就是感情归属的问题,无论是正面“逼婚”还是旁敲侧击的“类似逼婚”都够单身狗们好受的了。在“磨刀霍霍”的新年里,我们简单聊聊爱情和婚姻。



很早以前,一个朋友跟我说,谈婚姻的时候不要说爱情,爱情这个东西就是文学构建的产物,尤其在中国,爱情就是现代西方思想传入中国的附带产品,几千年的中国婚姻历史里根本就没有爱情的字眼存在,那些爱情故事都是后来的文艺青年们浪漫又牵强的附会。


如果从这个观点出发,似乎婚姻的选择题就变得很简单了,因为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看上去像是一种虚无的建构和文学的想象,而以经济条件、社会地位和家庭背景等等客观因素为核心进行对比考量的理性婚姻才是人生的坦途。


那么,作为一个接受了现代高等教育的青年人,到底应该为爱情奋不顾身还是像签订一单商业合同一样完成一纸婚姻契约呢?在选择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爱情婚姻产生的历史背景和传统婚姻制度的发展与沿革。法国哲学家吕克·费里在《论爱》中,简单扼要地梳理了西方婚姻制度和理念的历史变化与发展。



在中世纪时期,婚姻是家庭建立的基础,严格地说和爱情或者感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虽然教会不断宣扬爱与忠诚,也确实有极少数家庭能够相亲相爱,但是婚姻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建立或者巩固家庭,家庭成员之间的爱与关怀并不是婚姻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旧制度下,婚姻的合法性由族系、生物学和经济学三大因素决定,婚姻只有相对应的简单功能:家族传承、传宗接代和财产继承。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爱的基础并不是两个人或者两个家庭结合或者分开的必要原因。即使“伟大的人文主义者”蒙田也会坚定地认为:“先生们,不要娶你的情人!”,因为,在他看来娶了因为情感、欲望和色情而爱上的女人,是一场灾难,好比“把篮子放在头上之前,先往里面倒上了粪便”。


显然,那个时代的婚姻观念,允许男人有无数的情人,却不同意男人把情人娶回家。那个每天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伴侣,不折不扣地符合社会理性和标准,仅仅是最合适的人选而没有任何爱情渗透的空间。在莫泊桑的小说《昔日的爱》中,一个生于旧时代的老奶奶告诫自己的孙女——婚姻和爱情毫无关系,因为你只能结婚一次,却可以谈20次恋爱。



旧制度下的理性婚姻不仅仅是无爱而结婚,更多的则是“被”婚嫁的情况,当事双方甚至完全丧失了婚姻的自主权。在西方古典戏剧中,我们很容易看到,婚姻完全不是两个男女之间的事情,而是家族乃至村庄的事情,婚姻是为了维系乡村或者家族的宗族体系和传统风俗的纽带,人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不被允许的爱情而使共同遵守的习俗规定不受破坏。


那么,爱情婚姻是如何在理性婚姻的历史传统中破土而生的呢?


爱德华·肖特在《现代家庭的诞生》中指出,他在理性婚姻中看到了大资本力量促发的劳动工资和市场发展的结果。随着工业的发展,农村劳动力逃离了代表着农业生产和宗教势力的旧社群,而进入城市从事工业生产。农民尤其是妇女,第一次享有远离旧有社群的自由,拥有了私人财产,并单独或者同工友生活在大城市,因为工资收入带来的经济独立和相对开放的城市环境,女人们可以暂时脱离乡村的控制开始自主选择爱情。这一时期,大量表现自由爱情题材的文学作品出现,而其中最经典的主题沿用至今:一个坠入爱河的女孩子不惜违抗父亲的意志,只为选择自己所爱的伴侣和想要的婚姻。



有趣的是,爱情婚姻最先在工人阶级中产生,资产阶级因为自身的经济原因和传统在接受爱情婚姻的道路上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爱情婚姻才在所有的社会阶级中占据了上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并宣扬突破功利目的、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爱情似乎成为了家庭成立的唯一标准——而不再是生物学原则(人们可以相爱结婚而不要孩子)、不再是门第或者财产原则(人们可以相爱而不在同一社会阶层,虽然这样未必会幸福)。人们因此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结合方式——可以不结婚但组成家庭,也可以突破性别阻隔组建家庭,更可以签订同居协议而不组建家庭……


爱情婚姻被人类普遍接受之后,产生了两个最直接的影响:一是对孩子的爱诞生并产生了各种类型和花样;二是离婚成为可能并普遍化。


在旧时代,孩子的死亡的严重性甚至比不上一头牛或者一匹马的死亡,抛弃孩子这种事情在19世纪初都依然存在,历史学家博斯维尔的调查数据显示那个时期接近三分之一的孩子曾被自己的父母遗弃。而爱情婚姻让孩子成为了爱情的结晶,现代家庭内部对孩子的爱持续增长,以至于我们对未来的讨论都避不开一个重要的话题——我们有责任让我们自己的子孙获得幸福。



因为情欲难以持久,离婚的发明和普及在爱情婚姻盛行的时代就见怪不怪了。情欲和爱情的本质并非单一的,而是脆弱多变的,即使有婚姻法的保障,依然无法阻挡离婚的蔓延。在如今的欧洲,六成的婚姻是以离婚为结束,当然这并不是说爱情婚姻失败了,而是说维系爱情婚姻比维系传统的理性婚姻要难得多。


必须要说的是,离婚并不代表婚姻的失败甚至指向的是多元的幸福选择,被很多人理想化的1850——1950年间的资产阶级家庭并非那么完美,虽然离婚被禁止,但是很多家庭过着相爱6天却争吵60年的悲惨日子,男人们虽然没有抛弃妻子,却流连在家庭之外的声色中,而那些家庭主妇们既失去了爱情生活也失去了职业生活。


所以我们不难想象,今天为什么那么多人惧怕爱情婚姻或者说拒绝承认以爱为名的婚姻,最重要的隐患就在于爱情本身的不确定性和脆弱性,如果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常常因爱情转移而破灭,那么门当户对、精打细算的理性爱情则显得更加稳定和靠谱,如果所有的婚姻都要处理无爱的挣扎和琐碎的生活,那么为什么不抛开爱情的短暂幻觉而多考虑一些现实的客观条件呢?



无论作何选择,值得庆幸的是,当今社会很少会出现单纯的爱情婚姻或者理性婚姻,人们既难以接受为爱放弃一切的头脑发热的婚姻,也会拒绝家族操办仅以社会指标对等的无爱婚姻,只是在二者中间的广阔地带,有的人更偏向于给爱多一点自信,而有的人给自己的理性加重砝码。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论爱
作者[法]吕克·费里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社会认同的逻辑:集体行动的理性与感性之争

薛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城市规划建设中的一些理性思考

刘小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4

理性协议公平性进展研究

王伊蕾 李绍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SAP就该这样干

王 丹、洪 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2

我该怎样爱你,先生

韩梅梅,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0

妙哉!PPT就该这么学

陈婉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妙哉!Excel就该这么学

杨阳、孙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妙哉!Excel数据分析与处理就该这么学

杨阳、孙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