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差生,我凭什么跟你在一起?

2017-02-21作者:易术, 著编辑:晚安书架

都说胖子是潜力股,在大人眼中所谓的“差生”其实也是实力不凡的潜力股。

 

 

—   1   —

 

1995年我初三,那时胆子小,喜欢谁只敢偷偷告诉同桌,然后换来他的秘密。

 

那个年代,爱是一件很羞于分享的事,我们被告知早恋可耻,一旦动心万劫不复。于是,优生独善其身,差生才敢明目张胆地写情书。我们也认定,差生才早恋,早恋的想必也都是差生,而那些还敢当众秀恩爱的,其罪当诛啊。

 

有天下课了,我看见初二的学妹薛一玉,和一个男生牵着手。

 

他们就站在校门口,薛一玉另一只手拿着棉花糖,两个人挺腻歪,你撞我,我撞你,然后又搂在一起。路过的老师摇摇头,一副任其自生自灭的神情。我和同桌推着自行车路过,我问同桌:“薛一玉长得挺好看的,为什么自甘堕落啊?”

 

同桌撇撇嘴,说:“好看个屁,一头黄毛,这种女孩,以后一定是社会败类,差生!”

 

我认同地点点头,转身离开。

 

回头看见她,不小心四目相对,竟然觉得她的眼睛很明亮。

 

同桌骑上车,说:“走呗!”

 

我说:“你先走,我车没气了,一会儿去打气。”

 

他离开了。我却放慢步伐,走几步,回头看一下,以确定薛一玉还一直在我身后。大概走了两三百米,再回头,发现只剩跟她牵手的男生。我骑上车,往回走,路过一个卖桃子的小摊,看见了薛一玉。她坐在一个中年女人身边,帮她洗桃。我停下车,看着她出神,她手脚麻利,满是破洞的牛仔裤明显画风不对。

 

她发现我在看她:“喂,买桃吗?”

 

我摇摇头。

 

她白了我一眼:“买就买,不买滚。”

 

我赶紧滚了。


 

—   2   —

 

讲真话,1995年啊,那一年邓丽君刚离世,黄家驹的歌刚流行到大陆,我的单车后座还没有坐过女生。薛一玉,一个初二的小姑娘,染了一头黄毛,穿着破破烂烂的牛仔裤,只有《星河影视》封面的王靖雯可以穿,她凭什么穿啊。

 

对,王菲那时还叫王靖雯,特立独行,我挺喜欢。同桌看了眼《星河影视》,撇撇嘴说:“好丑。”我把《星河影视》抢过来塞进桌子,不爽地回答:“那你别看。”同桌白了我一眼,伏在桌上睡觉。然后我看见薛一玉从教室窗边走过,眼神很亮很亮,黄毛在阳光下飞扬,跩跩的样子。

 

我看蒙了,她朝我看过来,再次四目相对。

 

我赶紧望向桌面,假装写字。

 

突然有人猛地拍我肩膀,我抬头,是薛一玉。她冷冷地问:“你看我干吗?”

 

我说:“没有啊。”

 

她说:“放屁,刚才外面就我一个人。”

 

我同桌醒了,看了看她,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时我们班好几个人意识到教室里进来了一个外人,都朝这边看过来。她甩甩黄得刺眼的头发,说:“你以后不准看我。”我点点头,看着她的背影离开,她“砰”的一声关上门。

 

班上一阵哄笑。

 

同桌戳了戳我的脑门儿:“要你别跟差生来往,不听话。”


 

突然不想辩解,好奇怪,竟然还蛮享受这种被误会的感觉。苍天在上我是个乖孩子,家教严格,成绩优秀,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班主任的口头禅是——你们就不能学学易术吗?

 

所以我和薛一玉不是一国的。听说她父母离异,成绩全班倒数第一,经常迟到旷课,跟校外的混混有来往,大名鼎鼎的桥南十二少认了她做干妹妹。

 

同桌手舞足蹈地为我补充着关于薛一玉的传闻:“听说她谈过好几个男朋友,还差点被前任打瞎了,现在十二少罩着她,才敢横行霸道,你不要惹她啊,小心死无全尸。”他用手作刀贱兮兮地在脖子上一抹。

 

我哦了一声,拿着笔在本子上乱画。

 

发了会儿呆,发现自己写了满满一页的“薛一玉”。赶紧撕掉,别让同桌看见。

 

放学,我走了卫校旁边那条小路回去,在巷子里看见了薛一玉。她在哭。

 

我停下脚步看着她。她看着我,继续哭。就这样面对面站了一会儿,她突然问:“这回你是在看我吧?”

 

我点点头:“你怎么了?”

 

她擦擦眼泪,扬起下巴:“你请我吃冰我就告诉你。”

 

说完,她站起来朝前走,我呆住了,不知去还是不去,她回头,笑了笑:“你怕什么,怕十二少打你啊?”

 

十二少,谁怕谁,豁出去了!

 

我一赌气,说:“走!”然后上前拽着她的手跑起来,她有些意外。

 

天知道我干吗要跑,大概是古惑仔看多了,陈浩南上身吧。

 

我们在街口买了两支冰棒,坐在附近的台阶上聊起来。

 

我问:“你为什么哭?”

 

她说:“失恋了。”

 

我问:“你怎么会失恋呢?”

 

她疑惑地看着我说:“我为什么就不能失恋?”

 

我说:“我以为一般都是你甩别人,上次看见跟你牵手的那个男孩,挺老实的。”

 

她说:“对啊,挺老实的,他妈让他不理我,他就真不理我了。”

 

然后她点了根烟抽起来。她吞云吐雾,我呛得咳嗽起来。


 

她故意把烟圈吐我脸上,我挥手散开,她哈哈大笑,说:“你也挺老实的嘛,好学生。”

 

我说:“我可以不老实的。”

 

她白了我一眼说:“得了吧,就你还敢跟我不老实,你不怕十二少打死你?”她神秘地一笑,我一时语塞。

 

她又笑了起来。

 

我说:“我不怕,你男朋友甩了你,也没被十二少打死啊。”

 

她突然很惆怅。

 

她问:“你真觉得有十二少这个人啊?”

 

我问:“难道是假的?”

 

她吐了口烟,说:“当然是假的。”

 

我惶惑了:“那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说你?”

 

她说:“我们差生,就活该被你们看不起,好像全天下的坏事都被我们干尽了,你们优等生编起故事来,连我自己都信,如果真有十二少,还舍得让我大中午顶着大太阳卖桃?”

 

我有些自责,但随即解释:“我也是听人说的,我没编。”

 

她顿了顿,突然语气变得温柔起来:“我们只是差生而已,对吧,差生就不能被人喜欢吗?”

 

然后我们陷入一阵沉默,我抬起头想说点什么,她却站起来走了。

 

她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像个小姑娘。

 

哦,她本来就是小姑娘。

 

—   3   —

 

我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疯狂地爱上她,但我一直对她很好奇。她也很清楚与我之间横着凶猛的楚河汉界,无法越雷池一步。我们保持了淡淡的默契,她从我教室窗边走过,我望向她,她对我笑了笑。

 

每当这时,我的同桌就被八卦刺激得无比亢奋,他掐着我的脖子说:“你老实交代,她为什么对你笑!听说她从来不笑的!”

 

每当这时,我便虚荣心爆棚,故弄玄虚地笑笑,偏不告诉他。

 

后来我升了本校高中,她初三,我的同桌去了别的高中,没有人再关心我和她的八卦。有天下课,我突然看见她出现在窗前,她挥挥手,我起身出去。

 

我很高兴她来找我,问:“你最近怎么样?”

 

她拿出一封信,说:“我写了封信。”那语气,还有些小羞涩。

 

我有些激动,不知所措,颤巍巍地接过信。

 

她说:“不是写给你的,你文笔好,帮我改改,行吗?”

 

我说:“哦……这样啊,好啊,哈哈!”


 

原来那是写给高二学长樊军的。

 

我有些失望,但也很乐意帮她。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帮她,特别想看她幸福的样子。回座位后打开那封信,有些诧异。她的字写得很好,整洁娟秀,措辞也很动人。我没改动,找到她,交还。

 

我说:“没改,我觉得不需要改,写得很好。”

 

她开玩笑地收好信,说:“一个字都不帮我改,他妈的白让你看了。”

 

我问:“你喜欢樊军啊?”

 

她摇摇头说:“是爱。”

 

—   4   —

 

樊军是我们学校的一道光。成绩好,演讲比赛拿过奖,还会弹钢琴。他妈是教委的领导,他的照片被放得很大挂在学校橱窗被我们膜拜。我经常可以看见他背着书包、推着自行车从校道走过,路过的老师和他打招呼,他热情洋溢地招手,像个太阳。

 

我跟薛一玉说:“我觉得吧,他也是个很老实的人。”

 

她撇撇嘴说:“我就喜欢老实人。”

 

我很少打击人,但听到薛一玉说这话,还是不屑地笑起来,但突然就不笑了,我看见阳光下她的一头黑发。刚才居然没有留意,也许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意过她的黄毛,我从不像同桌那样鄙夷差生的一切,差生只是差生,优等生也可以是黄毛啊。

 

不过坦白说,她黑发真好看。

 

她甩甩头发说:“怎么样,像不像个老实人?”

 

我点点头,又摇头。

 

她急了:“你什么意思,我的头发染回来了,再没穿过有洞的牛仔裤,十二少是假的,我怎么就不能是老实人?”

 

我说:“不是,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是老实人,可是你还是差生啊,樊军读的高中,你能考上吗?”

 

她突然沉默了,说:“也是,我妈让我读卫校。他妈眼中的老实人,肯定是能上大学的那种,他妈的。”

 

她点了根烟抽起来。

 

她补了句:“去他妈的老实人。”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去老地方吃冰,她边吃边傻笑。

 

我问:“你怎么了?”

 

她说:“告诉你,樊军单身。”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从包里掏出一个日记本,是以前那种上锁的,锁已经撬开了。

 

我问:“这是什么?”

 

她得意地说:“樊军的日记,我昨晚去他教室偷出来的,哈哈哈!”

 

我看这烂掉的锁跟狗啃的一样,就问:“你是怎么打开这锁的啊?”

 

她张开嘴,我看见一丝血迹,牙齿还有个缺口。

 

她说:“他妈的老子崩坏了一颗牙。”

 

我哈哈大笑,脑补她刚得手时的手忙脚乱。我也好奇地翻开樊军的日记,艾玛,这简直是个党员的手抄章程啊!每一页都洋溢着对大好前程的向往,每一句都透着浓浓的优等生气息。我扔回给她,说:“你放弃吧,搞不定的。”

 

她不接茬儿,说:“我决定了,我要追他。”



—   5   —

 

她真的开始追樊军了,跟追命一样。

 

听说有一天她躲在琴房的窗帘后面听樊军练琴,她的衣领上飞来一只螳螂,她一声尖叫裹着窗帘滚了下来,披头散发出现在樊军面前,把他吓尿;学校联欢晚会,她喝多了酒,壮着胆伸手邀请樊军跳舞,当时那气氛挺好,一怂恿,樊军答应了,爽快地伸出手,然而这不争气的差生接过他的手,把晚上吃的炒面扎扎实实吐在了他的手心;她还在樊军晚自习下课后,拦住他,说要削桃子给他吃,她把刀拿出来的那一瞬间,樊军腿软,踩沟里摔得一身湿。

 

樊军打听到我是她的好朋友,拜托我劝劝薛一玉。他说,只要放过他,他什么都可以给她。我耸耸肩:“她就想要你,给吗?”

 

樊军一度想转学。

 

然而,一年后,她真的追到了他。

 

对,没错,你没听错,她真的追到了他。差生追到了优等生,我简直要为她鼓掌,她追了整整一个初三,樊军躲了她整整一个高二,最后樊军挽着薛一玉的手参加了她的初中毕业晚会。不过,差生终归是差生,尽管她染黑了头发,穿了规规矩矩的牛仔裤,尽管十二少是假的,但她仍然没考上高中。

 

她连卫校都没上,去了很远的一个师范中专。

 

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她过得很开心,我们很多人一起去吃冰,吃到一半,看见樊军在不远处挥手,她笑着对我们说,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来接我了,先走了。然后她蹦蹦跳跳挽着樊军的手离开了,那幸福的模样,很动人。

 

出发念中专之前,我去送她上大巴,发现就她一个人。

 

她转身,一头黄毛。

 

我问:“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她说:“我们分手了,你说得对,我们差生终归是差生,跟你们不是一国的。”

 

我说:“但你变得更好了,就不要再变回去了呀。”

 

她叹了口气:“唉,明明是个差生,装什么优等生。”

 

她说完就上大巴走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敢肯定,薛一玉很伤心。我看到她的新牛仔裤有破洞,那破洞,分明是生生用手撕的。


 

我一个人在老地方吃冰,遇到了樊军。

 

我问樊军怎么回事,他不吭声。

 

我说:“你就是看不起差生。”

 

他瞥了我一眼,不屑地回答:“你知道什么?”

 

我生气地说:“我当然知道!我知道薛一玉爱你,我知道她自己也不想做一个差生,她爸把她抛弃了,她每天下课了还要去帮她妈卖桃子,她也不想做个差生,她只是成绩不好,她努力试过了就是好不了,她只不过是个差生,并不是不配爱,你只不过是个优等生,但你懦弱不敢爱,你才是差生!”

 

樊军依然不吭声,眼睛红红的,走掉了。

 

我叹了口气,想起薛一玉写给樊军的信,有时候我想,倘若不是因为成绩差,她应该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可是就因为这该死的成绩,让她变成了一个差生,好像什么都不配拥有。

 

—   6   —

 

一年后樊军考上大学,在镇上摆酒,我也参加了。

 

吃完饭出来,我看见薛一玉站在餐馆外的一角。我开心地跑过去。

 

她说:“去吃冰?”

 

我说:“好!”

 

我们又去了老地方,一开始我们绝口不提樊军。快吃完了,她问:“樊军摆酒来了些什么人?”我一五一十地跟她说,有谁有谁。

 

她郑重其事地问:“有没有女朋友?”

 

我说:“看样子没有,高三怎么可能谈恋爱啊。”

 

她有些宽心地点点头。

 

我问:“你这一年读书怎么样?”

 

她笑了笑:“我没读。”

 

我很惊讶:“可我看着你上的车啊。”

 

她顿了顿,突然眼泪掉下来了。

 

我赶紧给她擦眼泪,我说:“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读书?”

 

她说:“你放心我会读的,我都计划好了,他考了北京的大学,我也要去北京,他上哪儿我就上哪儿,他妈不同意,我就做一辈子的老实人,什么时候通过考核什么时候就是我的新天新地。”

 

我说:“你先告诉我这一年干吗去了?”

 

她说:“报完名,我发现自己怀孕了,第二天我就退学了。打掉孩子以后,我去打了一年工,我谁都不敢见,我妈都不知道,她卖了多少桃子才供我上学,如果告诉她,等于是捅了她一刀。”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没让我告诉樊军,甚至也没有去找樊军送上什么祝福,她说这是差生造的孽,不用优等生来还。但她在樊军去北京读书的第二天也去了北京。

 

我很欣慰,依然是我送的她,她染回了黑发,在火车车窗里对我微笑,一如初中时她路过我的教室,我看见的那个冷漠又敏感的她。我很想告诉她,就算她依然是黄毛,穿破洞牛仔裤,成绩垫底,我依然觉得她是个优等生。

 

火车鸣笛,开动了。

 

我在心里祈祷她是去往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地方。


 

—   7   —

 

又过了一年,我初中时的老同桌打了个电话给我。他刚去北京读大学。

 

他说:“喂喂喂,还记得那个黄毛吗?冲着你笑的,叫薛一二的!”

 

我说:“是薛一玉啊,蠢货!”

 

他说:“对对对,你猜她在干吗?”

 

我说:“咦,她不是去北京读书了吗?不知道在哪儿读。”

 

他说:“读个屁啊,她现在在我们学校食堂上班,我打饭的时候认出来了,还是当年那个冷漠脸,我叫她黄毛,她一瓢甩过来差点打死我!”

 

我打给她:“薛一玉你个大骗子,你不是说你去读书了吗?”

 

她在电话里不疾不徐地说:“我读啊,我每天在大学旁听呢,然后还在食堂上班,管吃管住,还有工资,我不需要我妈卖桃子了。”

 

我心里一酸:“你干吗这样呢?你一个飞扬跋扈的差生,我宁愿你染着黄毛,身边有个十二少,做个骄傲的差生,也不要你为了一个男人委屈自己。”

 

薛一玉在电话那边笑:“易术你傻啊,我怎么可能是为一个男人呢?”

 

“那你为了什么?”

 

“我是为我自己的幸福啊,你可不要忘了,我是一个差生,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差生,我想重生就得让自己变得牛逼,我其实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了,就算全世界都觉得我配不上樊军,我也不能成为我自己认为的那种差生。”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   8   —

 

中间的剧情我不清楚,其实我觉得不重要,那是属于一个差生的涅槃。我与薛一玉之后来往得少,偶尔会听到她的传闻。一年又一年,各自成长,分开旅行,每当我想起她时,都会去打探一下她的消息,然后为她感动。

 

樊军读研后留校,薛一玉用六年时间拿到了自考本科文凭,然后考上了樊军学校的研究生,统招的。

 

听说樊军挽着薛一玉的手回去见他妈。

 

他妈哭了,说:“姑娘你辛苦了,你是个老实人,你是个优等生。”

 

薛一玉一开口就眼泪直流,她问:“阿姨,我配得上樊军了吗?”

 

他妈说:“配得上配得上,除了你再也没有人配得上。”

 

她是个优秀的差生,哪怕她一头黄毛,穿着破洞牛仔裤,眼睛依然很亮。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易术
出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跟我一起做网站

张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朋友,我能给你什么

周建新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1] ¥11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永远在一起:我曾有一只名叫阿丑的狗

刘干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3

我来当侦探:什么宝贝埋掉了?

任小霞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没有什么不可能:乔布斯传

李亚萍,张婧婧著
华文出版社[2012] ¥9

拿什么安慰自己——成长那些事儿

周星潼(李玉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1

拿什么养活自己——理财那些事儿

艾馨(朱丹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0

拿什么超越自己——工作那些事儿

周俊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1

差什么——民营企业破局八诀

苏文忠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