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如何,嫁一个心疼你的人

2017-03-02作者:沐儿, 著编辑:悦读纪


那是一个冬日的下午,柳絮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美得让人遐思。我和娇娇手心里各捧着一杯热茶,透过5楼的玻璃窗,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娇娇像个孩子,看着漫天飞舞的雪片儿,激动得不能自已。


张臣走过来,有些腼腆地对娇娇说:“雪下得这么大,你那电动车今天是骑不了了吧?下班以后,跟我一起坐地铁走吧,这样的天气,打车不安全。”娇娇巧笑着答应好的。


张臣看看娇娇脚上的高跟鞋,没说什么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他手里多了一双雪地靴。“就在公司门口的小商店买的,你凑合穿一下吧。别嫌不好看,起码比你那高跟鞋安全。”他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


“嗨,姐姐我也穿着高跟鞋呢,你这也太偏心眼儿了吧。”我对着张臣嚷,他笑笑,不搭理我。


不对啊,张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他的前任女友我也认识,叫可可,长着一张网红脸,笑起来千娇百媚的。我记得那时候,可都是可可照顾着张臣的。聚会的时候,可可总是帮张臣挡酒,喝得自己迷迷糊糊的。张臣有点儿丢三落四,什么东西忘在某个地方了,我们原地等着,可可颠儿颠儿地跑回去,帮张臣把落下的东西取回来。


我一向心里搁不了事儿,找了个机会赶紧问张臣:“老实交代,你啥时候开始喜欢娇娇的?隐藏得挺深啊,我们都没看出来。”


张臣不好意思地笑笑,老老实实地说:“姐,如果我告诉你已经很久了,从她离婚我就对她有意思,你信不信?其实对娇娇,我是心疼。她一个人,拉扯着个娃娃,还要跟我们一样在职场上打拼。娇娇是个优雅坚强的女人,婚姻的不幸、生活的压力都没有打倒她。看到她下班小跑着往家赶,想到她接完孩子到家,家里冷冰冰锁着的门,我就心疼……”


心疼,是张臣用来形容他对娇娇的感情的词,那一瞬间,我莫名地被触动。


后来我们聚餐的时候,我让娇娇给张臣代酒,张臣一把夺过酒杯:“我自己来,我又不开车。我一个大男人,哪能让女孩子代酒。”


我们去郊游,张臣总是替娇娇背包。有一次我们仨一起去怀柔,厕所没有洗手的水龙头。娇娇说上了厕所没洗手太恶心,吃不下去东西,反正也不饿,就不吃了。可张臣皱着眉头不依不饶,拿出自己带的水果和速食,硬是一口一口地喂她吃下去。


“不吃东西哪行,下午还要爬山。”张臣一边喂一边唠叨她,“你本身血糖就低,晕倒了怎么办?你自己不心疼我还心疼呢。”娇娇一边甜蜜地骂他烦,一边也就依着他算了。


两人后来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张臣成了称职的老公和继父。


心疼,一个多么温暖而有热度的词!心疼,是从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发出的最强烈的感受,想给她爱,想保护她,想把一生的幸福都给她,这种爱最简单,最纯粹,也最执着。



讲到懂得心疼的男人,我自然地会想起小禾的故事来。


我老家附近有一所幼儿园,幼儿园里有一位小禾老师,比我大不了几岁,弹得一手好钢琴。小禾老师身材高挑,典雅漂亮,喜欢穿一袭白色的长裙。她性格文静,知识丰富,与她聊天,天南地北,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可是,这么优秀可人的女子却有个小缺陷:从小在站桶里崴伤了大腿骨,虽做了两次手术,走路还是有点儿瘸。就因了这个,小禾28岁了,还是高不成低不就,没有嫁出去。


两个弟弟都已成家,父母日渐年迈。小禾的心里也是着急的,她知道父母很是为她操心。小禾开始同意相亲,可见了一个又一个,最终还是一拍两散。


屋漏偏逢连阴雨,小禾在幼儿园不慎又扭伤了那只本就有残疾的腿。旧疾加新伤,医生也没有了办法。两个月后出院,小禾的境况不容乐观:她走路再也离不开单拐,而且要先练习才会行走。


正在这个当口,小禾的姑姑给她介绍了一个忠厚老实的男人,离异,长小禾两岁。男方来家里跟小禾相亲以后,小禾没什么感觉。话不多、有点儿拘谨是她对他全部的印象。相亲结束,父母问小禾的态度,小禾不置可否:“先处着吧。”她淡淡地说。


他当然跟她理想中的伴侣相差太远了,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们就这样交往着。他每天下班都会绕过来看一眼小禾,陪她说会儿话。他问她:“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来吧。”小禾却推辞不要。他就只好从超市买一堆零食水果,难为情地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他跟小禾聊他的生活、他的工作,夸小禾多才多艺、温柔善良,小禾只是礼貌地跟他保持距离,对他不冷也不热。


后来的一天,他过来看她的时候,小禾正在院子里的杏子树下练习走路。他从来没见过她走路,生怕她摔倒,脸都涨红了。他要过来扶她,却被小禾冷冰冰地拒绝了。骄傲如小禾,不愿意让他看到她跛脚走路的样子,所以有些生气。


不知道是不是和他赌气,小禾走得急了点儿,一下子没站稳,扑倒在地上。男人一个箭步冲过来,跪在地上扶起小禾。小禾抬头,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看到他蹙起的眉头和他眼里紧张担忧的表情,笑了,笑得很舒展。


那天晚上,小禾告诉父母,就这个男人吧,她愿意嫁了。


“从他的脸上我看到了心疼,那是我在我父母脸上才能看到的神情。”小禾后来跟我说。


事实证明,小禾是对的,这个男人确实值得托付终身。他们结婚以后,男人风雨无阻接送小禾上下班,平时家务事都不舍得让小禾插手。为了小禾,他买了一辆二手车,天气好的时候,他就开车带小禾去远处玩儿。因为他知道,小禾不愿意熟人看到她拄拐行走的样子,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小禾才觉得放松,才更能享受美景美食。他发现小禾的钢琴太旧,就偷偷攒钱给她买了架新的。


过去的小禾,心底是自卑的,她总觉得自己有残疾,不如别人;结婚以后的小禾,从心底里不再那么在意了,“他总是对我说,腿上有点儿毛病只是个小瑕疵;人品上有问题,才是缺陷!”小禾说,语气里透着掩饰不住的幸福。


如果你想知道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不要去看他送给你的礼物的价值,也不要去计较他跟你说了多少甜言蜜语,一个标准就够了:他够不够心疼你。


浪漫可以制造,深情可以伪装,温柔体贴可以表演,唯有心疼,制造不了,伪装不来,也无法表演。只有深爱,才会心疼。


姑娘,若是有个男人心疼你,是时候考虑把自己嫁出去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沐儿
出版青岛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老鼠嫁女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老鼠嫁女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

莫文蔚嫁妝湯譜

莫天赐
圓方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2011] ¥44

一个梦一个家

中共沈阳市和平区委员会, 组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5

传播的进化: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人类的交流

牟怡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 海子经典诗选

海子
广东人民出版[2019] ¥20

我的老北京——一个平民的私人生活绘本

关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